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2)]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抗辩要点?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上帝之道》陈泱潮文选第六集
***(21)《国际互联网自由》郭国汀译
·互联网自由至关重要:中国屈居全球互联网最不自由国家亚军
·互联网自由度的测定方法
·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互联网自由日益增长的各种威胁
·国际互联网自由调查团队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词汇表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表格和图示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目录
·古巴互联网自由评价
·伊朗互联网自由评价
·突尼斯互联网自由评价
·俄国互联网自由评价
·马来西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土耳其互联网自由评定
·肯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埃及互联网自由评价
·印度互联网自由评价
·乔治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南非互联网自由评价
·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英国互联网自由评定
·全球最自由的爱莎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22)《仗剑走天涯》郭国汀著
·我的真实心声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南郭 网友评论
·《仗剑微言—我的四十自述>
·相信生命—郭国汀律师印象
·赵国君 做一名人权律师——访郭国汀律师
·申请任专兼职教授与评审一级律师的故事
·志当存高远-我的理想与追求/南郭
·我的知识结构与思想/南郭
·汝凭什么任教授?!/郭国汀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郭国汀:正义者永不孤单
·虽千万人,吾往矣!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郭国汀答《北大法律人》主编采访录
·法律人的历史使命 网友评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优秀的法律人?
·如何成为一名伟大的律师?网友评论
·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我的告别书—再见中国律师网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 中国律师!
***(23)《郭国汀自传》郭国汀著
·《郭国汀自传》第一章:阴错际差(1)
·《郭国汀自传》第二章:灭顶之灾
·《郭国汀自传》第三章:奋力拚搏
·《郭国汀自传》第四章:东山再起
·《郭国汀自传》第五章:山重水复
·《郭国汀自传》第六章:永恒的中国心
·郭国汀致海内外全体中国网民的公开函
·极好之网站-天易综合网
·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易道天成
·南郭不与匿名者论战的声明
·请广西网友立即转告陈西上诉
·就朱镕基与法轮功答疑似五毛党徒古镜质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2)


   
   
   
   南郭点评:列宁迄今被全世界共产党誉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俄国人认为他是俄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仅次于彼得大帝和普希金),哥尔巴乔夫直至 1991年仍对列宁赞颂有加,然而,真实的列宁是伟人?是魔鬼?是无赖?是混蛋?是杀人恶魔?历史已作出了回答,时间判官已盖棺定论。本文依据苏联解体后解密的原始档案材料而作,作者是苏联前将军 德米特里,后成为历史学家,叶利钦总统的特别助理和检查苏联档案总统委员会主席,因此其真实性与权威性不容置疑。南郭在原文的基础上,参阅了其他数种权威历史专着作了一些补充与调整。编译此文的目的是为了彻底揭露批判共产党的罪孽与邪恶历史的根源,以期唤醒国人精神,彻底唾弃终结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以便开创真正自由人权法治宪政民主共和的新中国。

   
   2010年8月1日第231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8.共产党犹如强盗匪帮抢劫
   
   1903年夏天第二次俄国社会民主党代会在布鲁赛尔(后移到伦敦)举行,结果分裂成以列宁为首的布尔什维克和以马托夫为首的孟什维克。列宁答记者问“布尔什维克党是否偷盗”时称:“是的,我们偷盗那些已经被偷盗者”[1]。1906年在第四次党代会上,原旨在布党与孟党合并,却发生激烈争论。布党主张武装抢劫银行,孟党坚决反对。但布党继续抢劫银行,列宁明知却从未制止。克鲁斯卡娅坦承:“布党认为允许没收沙皇的财富,允许抢劫银行”。抢银行的核心人物是斯大林、卡蒙和克拉新(电子工程师)。最大的抢劫案发生于1907年7月26日,在乔治亚布党劫匪击毙三名押运员,伤多人,抢劫走34万卢布。布党还在巴库港抢劫过汽船,抢劫邮局和铁路站。布党的资金全由列宁撑控。财政资助布党的还有不少富人,莫洛佐夫是个千万富翁,做过很多善事,也资助了布党大量金钱,后来因精神失常而自杀,死前通过高尔基给布党10万卢布。其侄儿亦支持社会民主党,1905年因支持起义被捕,1907年在监中自杀,留下一大笔钱给社会民主党包括布党。
   
   9.马克思主义与列宁主义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政治学教授霍尔蒙认为:列宁主义对马克思主义最重要的理论贡献在于论证了职业革命党的重要作用、分析了帝国主义的及区分了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在《怎么办?》中提出有些人比其他人更有政治觉悟,因而应当承担领导社会走向社会主义的责任;因此主张建立由精英组成的秘密的有严格纪律的职业共产党领导革命;第二,1917年提出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帝国主义扩张的唯一途径乃是寻找新的资源,新的市场和廉价的劳动力,它只能从其他帝国列强手中夺取殖民地,因为主要的帝国实质上已经将世界分割完毕。认为俄国构成资本主义国家链条中最薄弱的环节,打碎该链条,则整个世界资本主义将由此崩溃;第三,将“各尽所能按需分配” 的共产主义原则改成“所尽所能,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原则。[2]
   
   1902年列宁在《怎么办?》中提出组织军事性质的高度组织纪律的职业革命党,宁可要少数聪明人。列宁相信只有觉悟的人的积极行动,才能保证革命的胜利,马克思则认为革命是物质生活条件的必然产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列宁得出结论:社会主义可能首先在一国胜利。1914年11月列宁写道:“将帝国主义战争转变成内战是无产阶级唯一合适的口号。”
   
   奥地利物理学家和哲学家马契(Ernst Mach)认为:“物质世界、颜色、形状、结构,是由人类心灵的目的授予。即人按照其想象制造了世界。此种理论的目的在于消除心灵与物质世界的区别,因为世界是意识构成的物质实在”。生物科学家布尔什维克党的知识分子波格达诺夫(Bogdanov)比马契更激进,认为“不仅物质世界,而且社会本身是人类心灵的产物。没有人的心灵意志构成共公生活,社会将不复存在。因此社会的意识的表现”。
   
   马克思唯物主义认为物质世界、环境、是人类心灵的形式和条件。马克思主义是现实或唯物主义的。列宁绝对相信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园满的哲学唯物主义,是唯一真正的理论。
   
   1889年列宁第一次读《资本论》,马克思主义者费得赛夫(Fedseev随后不久在流放地自杀,其女友也随之自杀)在与列宁一道流放到西伯利亚途中,曾开列一个社会民主的书目给列宁。1893年,列宁写了第一篇文章:“农民生涯的新经济运动”。马克思的两个主要论点占据着列宁的心灵:阶级与阶级斗争及无产阶级专政。但马克思本人对专政语渊不详。列宁写道:“什么是阶级斗争?就是一部分人反对另一部分人的斗争,无权的被压迫受剥削的群众,反对特权压迫的剥削者的斗争,它是工人或无产者反对拥有者或资产阶级的斗争。”[3]哲学家贝尔德雅夫(Berdyaev)指出:“阶级以数量计,人安质量论。阶级利益,由观点激发,掩盖了人的质量的想象,因此,阶级的观念抹杀了人的观念,这种谋杀是由马克思主义理论推行的。”[4]
   
   列宁与车尔尼雪夫斯基一样定义工人阶级的主要敌人是自由主义和经济主义,即工联主义,他们组织工人是为更好的生活条件而斗争。知识分子则是为政治和公民权利而战。列宁认为自由主义和经济主义引导工人远离政治斗争。
   
   列宁对早期马克思着作中含有的人道主义思想不感兴趣,他只吸取马克思主义用于革命。普列汉诺夫的着作将列宁更进一步带至车尔尼雪夫斯基,最终导向社会民主的圣经——马克思着作。列宁欣赏早期的普列汉诺夫而公开对他晚期着作表示敌意。普列汉诺夫称:“1917年列宁的政策是精神错乱的产物。”1922年4月苏共政治局讨论出版普列汉诺夫着作时,列宁坚持仅能出版第一集他的早期革命写作,因为列宁不喜欢他后期着作,而仇视普列汉诺夫的革命观念。1910年10月普列汉诺夫曾写道:“唯有列宁才能走过头问何时我们举行武装起义”。
   
   《共产主义黑皮书》的主编斯得佛纳(Stephane Courtois)指出:“恐怖涉及双重变异:对手被首先标签为敌人,然后宣布其为罪犯,导致将他从社会上排除出去,排除社会很快又变成消灭。敌友之间的辩证关系不再能满足解决极权主义的根本问题:寻找经净化的不再含敌意的重新组合的人类,通过马克思主义摩西式的计划,将无产阶级重新组合成新人类,并清除任何不符合新世界要求的分子。在一个相对短的时期内,社会从政治斗争逻辑进展到排它阶段,然后进入清除意识形态阶段,进而至消灭不纯成员阶段,最后便是对人类的犯罪”。[5]
   
   10.大文豪高尔基与列宁
   
   高尔基于1917-1918年在彼得格勒报纸上发表了48篇猛烈攻击布尔什维克党的文章,直至1918年6月被列宁下令关闭。列宁还下令关闭了歌剧院和巴雷舞院。1917年11月7日,高尔基写道:“列宁和他的同志认为他们能犯任何罪行,诸如彼得格勒的群体屠杀,莫斯科风暴,取消言论自由,蛮横无理的逮捕。应当明白,列宁不是全能的魔术师,而是个冷血的诡计家,既不尊重无产阶级也对他们的生命漠不关心。”[6]
   
   高尔基反对布尔什维克党的残暴方法,1922年他写道:“俄国人的残忍似乎没有任何进化:在受害人嘴里塞入炸药,然后点燃引信;在肛门塞入炸药引暴;在妇女的乳房挖孔,用绳子穿越伤口并牵引。”1918年和1919年,“在丹纳和乌拉尔地区在男人屁股下放炸弹然后引爆。这种残忍无法用精神病或变态形容,也非个别现象,我是以他们将人类受难作为群体娱乐来考虑的。”
   
   1919年9月6日,在苏共逮捕了几十名公共知识分子后,高尔基给列宁发了一封义愤的信:“我认为国家的富强,人民的力量应当以知识发展来衡量,革命仅在有利于此种发展时才有意义。学者应当受到慎重对待和尊重。但是试图拯救我们的皮肤,我们正在毁灭我们自已的大脑,砍掉人民的脑袋!”列宁却残暴地回答:“将人民的智慧力量与资产阶级公共知识分子的力量等同,我们就要犯错误…工人和农民的知识力量,是在推翻资产阶级和他们的辅助者的斗争过程中成长起来的;那些二流知识分子及其资产阶级走狗,自认为他们是国家的大脑。他们不是国家的脑袋,而是狗屎!”[7] 1922年列宁针对财务专家写道:“我们总是发现象屎一样臭的专家们:让这些毫无用处的猪靠边站。教这些蠢货学会提供完整具体准确的数据。”[8]从上述两例明显可见列宁极度仇视知识分子,尽管列宁本人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其实仇恨知识分子几乎是全世界共产党当权者的普遍现象,根源在于知识分子知书识礼有独立思想与头脑不容易上当受骗,且易识破共产党的骗局。
   
   不过,很快高尔基实质上被驯服了。高尔基1930年11月2日至罗曼罗兰的信中写道:“苏联以阶级战争对付公共知识分子,他们试图回到资产阶级政体。内战仅仅是杀虐。”[9] “如果敌人不投降,我们当然得消灭他们”。高尔基回应一封由爱因斯坦和托马斯曼等人签署的呼吁书时写道:“我认为处死这些人完全合法。很自然,工农政权将象清除蚂蝗一样消灭其敌人。”[10] 1932年高尔基(高是特务头子雅哥达的私友,高的儿子在秘密政治警察局工作)在一信中说道:“阶级仇恨应当根植于对敌人的某种原始的嫌恶反感。敌人必须被视为劣等的,我坚信敌人是比我们劣等的,他们不仅在肉体上而且在道德意义上均是劣等的”。[11]知识分子在共产党暴政的淫威下,大多放弃原则立场甚至转而成为极权暴政的帮凶帮闲,因为若非如此,他们的优厚物质特权待遇立刻将被取消,甚至失去人身自由。
   
   11.俄国马克思主义之父与列宁
   
   普列汉诺夫1856年出生于唐波夫省的古达拉夫卡市的一个军官家庭。1883年成为马克思主义者。列宁1895年第一次会见普列汉诺夫。1903年社会民主党分裂后,普列汉诺夫加入孟什维克。自1879-1917年,他在瑞士生活了三十七年。1917年“二月革命”后于3月31日回到彼得格勒,实质上在一年内他便远离他等待了一生的革命。
   
   早期的普列汉诺夫说过一句名言“革命的利益就是最高法律”[12]实际上开启了无限暴力之闸门。他还说过“如果议会在革命后变坏,可以取消它。不是在两年后,而是在两星期内”。列宁对此极为欣赏,实质上,布尔什维克党正是适用了普列汉诺夫的公式,1918年1月6日强行武力解散了议会。
   
   
   普列汉诺夫毕生致力于马克思主义研究,研究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工人阶级在构建新社会的先进作用,社会主义革命等。在十月革命前夕,他有政治勇气大声呼吁:“即将到来的政权,不能建立在狭窄的无产阶级专政基础上,而应基于国家所有重要力量的联合”。他认为通过社会改革,社会主义与非社会主义因素可以实现有限协作。他在《俄国社会思想史》中写道:“任何社会的发展均取决于各阶级之间的相互关系的发展,首先,在国内社会结构方面他们的相互斗争;其次,就抵抗外部入侵而言,他们之间或多或少的友好合作”。[13]因此,他强烈反对社会主义革命的观念,谴责列宁强行在俄国不具备条件时强行推行社会主义革命,他坚信俄国仅适合资产阶级革命。[14]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