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郭国汀律师专栏
·自由法治宪政民主联邦体制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最佳方案
·达赖啦嘛最常使用的词汇
·达赖啦嘛的使命与梦想
·达赖啦嘛论西藏问题的实质
·达赖啦嘛论西藏文明文化和历史
·达赖啦嘛论解决西问题的原则
·达赖啦嘛论爱同情怜悯与慈悲
·达赖啦嘛论藏传佛教的价值
·是中共暴政而非汉族奴役迫害藏民族!
·新疆暴亂是中共流氓暴政故意利用民族茅盾转嫁统治危机人为泡制的惨案
·坚决支持藏民维民争自由,平等,人权,民主的英勇抗暴运动
·从图片新闻看达赖喇嘛的国际影响力
·达赖喇嘛语录郭国汀译
·蜡烛与阳光争辉------从温家宝批达赖喇嘛说开去
·达赖喇嘛代表流亡政府及全体藏民与中国政府和平谈判理所当然----兼与王希哲兄商榷
·三一四西藏暴乱事件的真相
·布什总统再度敦促中国(中共)与达赖喇嘛对话
·达赖喇嘛抵美国西图参加为期五天的慈善的科学基础大会,据称150000门票全部售出
·布什总统出席奥运开幕式已不确定
·达赖喇嘛今天重申不抵制奥运会
·布什总统决意出席奥运开幕式并非仅由于他性格顽固
***(47)人权律师法律实务
·郭国汀:中国人没有基本人权——2008年加拿大国会中国人权研讨会专稿
·我为何从海事律师转向人权律师?
·盛雪专访郭国汀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心路历程
·我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思想根源
·郭国汀律师受中共政治迫害的直接原因
·我从海事律师转变成人权律师的心路历程
·成为一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律师专访
·一个中国人权律师的真实故事
·世界人权日感言/郭国汀
·人权漫谈/南郭
·人权佳话
·保障人权律师的基本人权刻不容缓
·不敢或不愿为法轮功作无罪辩护的律师,不是真正的人权律师!
·人权律师辩护律师必读之公正审判指南(英文)
·我为什么推崇中国人权律师浦志强?
·巴黎律师公会采访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
·
·人权律师的职责与使命----驳李建强关于严正学力虹案件的声明
·驳斥刘路有关六四屠城的荒唐谬论
·李建强律师与郭国汀律师的公开论战
·李建强与郭国汀律师的论战之二
·英雄多多益善!郭国汀
·英雄辈出的时代刘路千万别走错路 郭国汀
·答康平伙计关于郭律师与李建强之争
·揭穿刘荻的画皮----南郭与[三刘]之争不属刘家私事而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公事
·刘荻的灵魂竟是如此[美丽] !
·废除或修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思想监狱中国律师集体第一议案的诞生
·团结起来共同对敌 答刘路先生的公开信
·敦促刘路公开辩污的公开函
·敦促刘路公开辩污的最后通牒
·我为法轮功抗辩——答刘路质询函
***自由人权宪政共和民主之路争论
·中国人缺少宽容精神么?
·郭国汀评价刘晓波诺奖
·关于刘晓波是否合格人选答阮杰函
·郭国汀评刘晓波之伪无敌论
·中共怪异重判刘晓波的意图旨在克意扶持默契能控的民运‘领袖’
·质疑刘晓波先生盛赞俞可平民主论 郭国汀
·我愿意出任刘晓波2006/guoguoting/68
·郭国汀与刘晓波先生关于人民起义权利的对话
·刘晓波案之我见
·郭国汀预言刘晓波与中共之间的默契
·刘晓波虚伪有余而真诚不足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公然践踏法律枉法刑拘刘晓波先生!
·为什么应当支持刘晓波?
·郭国汀邀请刘晓波公开论战的函
·告别自由中国论坛网友公开函
·郭国汀:质疑一个刘晓波超过全部民运人士
***(48)人权律师思想辩护策略论战
·律师应当如何为颠复及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抗辩?----就如何为郭泉、谢长发、刘晓波、谭作人等民主斗士抗辩答网友咨询
·辩护律师为法轮功讲真相案件辩护的基本原则 郭国汀
·真正的刑辩大律师! 郭国汀
·深入骨髓的奴性!
·《九评共产党》是没有价值的政治大字报?
·如何识别网警共特?----答毕时园伙计的质疑
·中共网络别动队业已渗透大量西方中文网站
·什么是南郭之一不怕死二不爱钱?
·答草兄及建强兄质疑
·答张鹤慈先生质疑
·刘荻为何害怕这篇文章? 中国知识分子死了!
·郭国汀答小乔函
***(49)重大人权案件辩护
·民运英雄杨天水危在旦夕
·强烈谴责中共暴政企图暗杀冯正虎先生的流氓下三滥作为!
·关注声援支持人权律师刘士辉,强烈抗议流氓暴政的政治迫害人权律师!
·呼吁全球华人关注支持民族英雄郭泉博士
·真正的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
·决不以出卖灵魂出卖人格尊严为代价打官司
·严正警告流氓无赖中共匪帮
·南郭警告胡锦涛别再玩火!
·强烈谴责中共暴政枉法滥捕自由作家谭作人先生
·胡锦涛最害怕最恨谁?
·为申曦(曾节明)作证的证明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南郭点评:共产党的野蛮残暴通过列宁亲自下令谋杀尼古拉二世沙皇全家及其灭绝皇族、秘书和仆人可见一斑。处决沙皇未经任何法庭审理,更无任何法律依据,纯属野蛮谋杀。人类历史上,沙皇并非第一个被处死的,但肯定是第一个被一个已经撑权的新政权谋杀的,而且连带谋杀完全无辜者。1644年英国处死查理一世国王经过上议院大法官组成特别法庭公开审理后依英国当时有效的法律处死刑;1789年法国大会革命时处死路易十六世国王也经过国会组建的特别法庭经公开审理后并经议会三次投票表决依法律处死刑,路易国王被判死刑后请求予之三天与亲人告别,法庭仅给了他24小时,因此路易经与亲人一一告别后才被执行。尼古拉二世沙皇则是在死前两分钟才知道自已被处死,他悲叹道:天哪!他的妻子,三个公主及一个年仅15岁的王子皆在数分钟内被残暴地杀害。罗马尼亚革命者处死齐奥赛斯库夫妇时,经过军事法庭审理(虽然不正规),但列宁处死沙皇一家人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残忍、野蛮,那怕装样子的审判也全免了。”
   

   2010年8月15日第233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26.列宁下令野蛮谋杀尼古拉二世沙皇全家
   
   列宁说“罗蒙诺夫(即尼古拉二世沙皇)全家人必须干掉”!他说“革命是一项艰难的工作,你不能戴着白手套,用干净的手为之,党不是淑女学校。我们需要流氓,正因为他是个流氓。”[1] 不独有偶,毛泽东亦公然称:“流氓分子作战勇敢,我就不赞成将他们清洗出红军”。越南共产党甚至聘用社会流氓充作秘警察。
   
   列宁非常崇拜最后在监狱中疯狂的革命家内查也夫。列宁告诉布鲁埃维奇“内查也夫有特殊的组织才能,建立特殊非法活动的能力…应当杀皇家哪个成员?应当全部杀掉。他真是个天才。”[2]
   
   1918年5月19日,苏共中央委员会曾讨论如何处置沙皇全家,当时尚未决定。“待机行事,要保住布尔什维克党的脸面”。
   
   1918年7月16日早上草拟了一份电报给莫斯科的史威尔德洛夫批准了处决沙皇全家。凶犯言及他接到了“来自上峰的指令”,同日全俄苏维埃中央执委会批准确认处决令。
   
   7月16日夜命令处决尼古拉二世罗蒙诺夫。列宁事实上早知道沙皇一家全被处死,他与史威尔德洛夫和托洛斯基讨论过多次。谋杀沙皇一家人的命令来自莫斯科。托洛斯基问史威尔德洛夫有关情况时,后者承认了一切。沙皇夫妇与年仅13岁的公子亚历克赛及四个公主奥尔珈、塔缔娅娜、马丽娅和安娜斯塔西娅及两名女仆一道被谋杀。间接证据证明实:处决皇家成员的命令是由列宁和史威尔德洛夫口头下的,同时灭绝罗蒙诺夫皇家整个家族的所有公、伯、侯、子爵。沙皇的哥哥米歇尔曾写信给列宁请求放他出国,被列宁拒绝。随后于1918年6月11日,米歇尔与他的英文秘书约翰逊一道被拉出城外就地枪决。
   
   杀人凶犯是叶卡特林博格的共产党员尤洛夫斯基(Yurovsky),梅得维德夫(Medvedev),锐德兹科霍夫基(Radzikhovky), 尼枯林(Nikulin),和雅尔马科夫(Yarmakov)。1940年尼枯林抱怨雅尔马科夫贪天之功为已有;而雅尔马科夫争辩是他亲自射杀了沙皇和皇子亚历克赛及一名公主;尤洛夫斯基在日记中写道“1918年7月16日下午两点射杀沙皇、公子、公主后发现公子亚历克赛及四个公主奥尔珈、塔缔亚娜、马丽亚和安娜斯塔西亚均未死,于是雅尔马科夫用刺刀将他们全部刺死;后发现是因为他们皆身穿钻石编织成的防弹衣,“可惜的是红军方面的人看见了这些宝贝并决定他们要这些东西”。[3] 亦即这些苏共杀人犯,被共产党洗脑皆变成毫无人性怜悯是非心,不但对已之谋杀罪行不以为耻,反而争先恐后争功呈能。
   
   谋杀完成后,尤洛夫斯基和尼枯林专程前往莫斯科汇报,列宁曾亲自数次接见主凶犯尤洛夫斯基。列宁此前曾接见过其他谋杀皇族的凶犯。哥洛诗切金是谋杀米歇尔公爵的凶手,列宁接见他时,询问了谋杀的详细情况后赞道:“那很好,你干得很恰当”。
   
   列宁之兄长是确实犯有阴谋刺杀国家元首罪,沙皇政府并非滥杀无辜,而且手下留情,只要忏悔求饶皆予免死改为强制劳动,故仅处决了五名不低头认罪的罪犯。较之沙皇,列宁可谓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卡普兰未遂刺杀案,列宁政府立即以屠杀500人作为报复,并于三天后展开一场面向全民的红色大恐怖,结果150000人被杀害!
   
   1918年7月18日,史威尔德洛夫在全俄苏维埃中央执委会上宣布:尼古拉二世沙皇已在叶卡特林博格被处决。
   
   1975年7月26日,秘密政治警察头子安得罗波夫建议将谋杀沙皇一家所在的伊帕缔尔宫以市政改造计划为名铲除,苏共中央立即批准了该建议。而时任该地区党委书记的叶利钦立即执行了该命令。[4]
   
   英国查理王被处死是由最高法院大法官根本法律依法公开审理后进行,法国路易十六皇帝被处死时经过议会三次投票表决,他曾要求给他三天时间准备,但被拒绝,仅给了他24小时,路易十六用此机会与家人一一告别。但列宁处死沙皇一家人却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残忍、野蛮,那怕装样子的审判也全免了”!
   
   [1] Voitinskii, V.,Gody pobedi porazhenii, Book 2 Berlin, 1924, p.227.
   
   [2] Bonch-Bruevich, V.D. Tridtsat dnei, no. I.1934, pp.15-19.
   
   [3] APRF, f.3.op.58. d.280.II.12-13.
   
   [4] Dmitri Vokogonov, Lenin A New Biography, 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Harold Shukman( The Free Press New York London, 1994)p.218.
(2010/08/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