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郭国汀律师专栏
·古巴共产极权政权的罪恶:共产党暴政罪恶批判之二
·越南共产党暴政罪恶昭彰: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三
·中欧和东南欧共产党暴政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批判之四
·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五
·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血腥暴力:共产党政权罪恶实录之六
·阿富汉共产党暴政罪大恶极:共产党极权暴政罪恶实录之七
·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八
·秘鲁共产党的血腥残暴: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之九
·虐杀成性的柬普寨共产党暴政: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评论系列之十
·波兰共产党政权的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一
·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罪行: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二
·中国共产党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共产党暴政罪恶实录系列评论之十三
·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归宿-- 2010年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斯特拉斯堡大會专稿
·金正日真面目
·韩战真相
***(25)《苏联东欧天鹅绒革命》郭国汀编译
·东欧天鹅绒革命导论
·苏联政治民主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一
·罗马尼亚暴力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系列评论之二
·匈牙利静悄的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三
·捷克戏剧性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四
·东德和平革命:共产党国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五
·波兰自我限制的革命:共产党极权暴政崩溃原因分析之六
·罗马尼亚35天革命成功真相
·社会转媒(国际互联网)对阿拉伯之春革命的巨大作用
·郭国汀:苏共政权垮台的根本原因
·阿拉伯之春埃及部分成功的革命
·阿拉伯之春:突尼斯成功的革命
·觉醒的人民粉碎专制体制:阿拉伯革命
·民主革命决非恐怖主义
·东欧各国追究共产党罪犯的罪责概况
·共产党专制暴政皆依赖秘密政治警察实行极权恐怖统治
·共产党极权暴政利用强制劳改劳教集中营野蛮残暴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实质上皆与人民为敌
·共产党极权专政暴政的大清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利用强制劳改集中营野蛮迫害人民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践踏法律司法暗无天日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疯狂迫害宗教信仰者
***(26)《共产主义的历史》郭国汀编译
·序《共产主义的历史》
·共产主义的理论与实践批判
·列宁主义批判
·斯大林主义批判
·西方国家的共产主义
·第三世界的共产主义
·共产主义谬误的根源及其注定失败的原因
·共产党政权跨台的理论与实践根源
·马克思确认共产主义是“可怕的妖精”和“鬼魂”及“幽灵”
·共产主义注定败亡的十四项理由
·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究竟是什么?
·郭国汀马克思主义批判
·宗教是毒药!宗教是引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吗?!
·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政权为何仇恨宗教?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
·中共政权极度腐败的宗教根源
·共产党仇恨宗教的根源—与网友的讨论
***(27)《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郭国汀编译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
·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6)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7)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0)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1)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6)
·列宁是天真无知与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马克思私生子考评
***(28)《苏俄革命》郭国汀编译
· 列宁共产主义实践的恶果
·极权主义术语的由来
·苏俄十月革命真相
· 列宁首创一党专制体制
· 卖国求权的布列斯特和约
·革命的真实含义
·支撐沙皇的五大政治力量--俄國革命前夕的历史格局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
·权欲知识分子与苏俄革命
***(29)《基督教与人类文明》郭国汀编译
·《基督教与文明》
·基督教是自由资本主义之母
·基督教与共产党暴政
·天主教皇与犹太人
·纳粹和法西斯极权主义与基督教及罗马教皇
·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吗?
·纳粹决非极左而是极右也非国家社会主义而是国家资本主义
·恐怖主义与反犹太主义
·纳粹极权兴亡简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南郭点评:共产党的野蛮残暴通过列宁亲自下令谋杀尼古拉二世沙皇全家及其灭绝皇族、秘书和仆人可见一斑。处决沙皇未经任何法庭审理,更无任何法律依据,纯属野蛮谋杀。人类历史上,沙皇并非第一个被处死的,但肯定是第一个被一个已经撑权的新政权谋杀的,而且连带谋杀完全无辜者。1644年英国处死查理一世国王经过上议院大法官组成特别法庭公开审理后依英国当时有效的法律处死刑;1789年法国大会革命时处死路易十六世国王也经过国会组建的特别法庭经公开审理后并经议会三次投票表决依法律处死刑,路易国王被判死刑后请求予之三天与亲人告别,法庭仅给了他24小时,因此路易经与亲人一一告别后才被执行。尼古拉二世沙皇则是在死前两分钟才知道自已被处死,他悲叹道:天哪!他的妻子,三个公主及一个年仅15岁的王子皆在数分钟内被残暴地杀害。罗马尼亚革命者处死齐奥赛斯库夫妇时,经过军事法庭审理(虽然不正规),但列宁处死沙皇一家人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残忍、野蛮,那怕装样子的审判也全免了。”
   

   2010年8月15日第233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26.列宁下令野蛮谋杀尼古拉二世沙皇全家
   
   列宁说“罗蒙诺夫(即尼古拉二世沙皇)全家人必须干掉”!他说“革命是一项艰难的工作,你不能戴着白手套,用干净的手为之,党不是淑女学校。我们需要流氓,正因为他是个流氓。”[1] 不独有偶,毛泽东亦公然称:“流氓分子作战勇敢,我就不赞成将他们清洗出红军”。越南共产党甚至聘用社会流氓充作秘警察。
   
   列宁非常崇拜最后在监狱中疯狂的革命家内查也夫。列宁告诉布鲁埃维奇“内查也夫有特殊的组织才能,建立特殊非法活动的能力…应当杀皇家哪个成员?应当全部杀掉。他真是个天才。”[2]
   
   1918年5月19日,苏共中央委员会曾讨论如何处置沙皇全家,当时尚未决定。“待机行事,要保住布尔什维克党的脸面”。
   
   1918年7月16日早上草拟了一份电报给莫斯科的史威尔德洛夫批准了处决沙皇全家。凶犯言及他接到了“来自上峰的指令”,同日全俄苏维埃中央执委会批准确认处决令。
   
   7月16日夜命令处决尼古拉二世罗蒙诺夫。列宁事实上早知道沙皇一家全被处死,他与史威尔德洛夫和托洛斯基讨论过多次。谋杀沙皇一家人的命令来自莫斯科。托洛斯基问史威尔德洛夫有关情况时,后者承认了一切。沙皇夫妇与年仅13岁的公子亚历克赛及四个公主奥尔珈、塔缔娅娜、马丽娅和安娜斯塔西娅及两名女仆一道被谋杀。间接证据证明实:处决皇家成员的命令是由列宁和史威尔德洛夫口头下的,同时灭绝罗蒙诺夫皇家整个家族的所有公、伯、侯、子爵。沙皇的哥哥米歇尔曾写信给列宁请求放他出国,被列宁拒绝。随后于1918年6月11日,米歇尔与他的英文秘书约翰逊一道被拉出城外就地枪决。
   
   杀人凶犯是叶卡特林博格的共产党员尤洛夫斯基(Yurovsky),梅得维德夫(Medvedev),锐德兹科霍夫基(Radzikhovky), 尼枯林(Nikulin),和雅尔马科夫(Yarmakov)。1940年尼枯林抱怨雅尔马科夫贪天之功为已有;而雅尔马科夫争辩是他亲自射杀了沙皇和皇子亚历克赛及一名公主;尤洛夫斯基在日记中写道“1918年7月16日下午两点射杀沙皇、公子、公主后发现公子亚历克赛及四个公主奥尔珈、塔缔亚娜、马丽亚和安娜斯塔西亚均未死,于是雅尔马科夫用刺刀将他们全部刺死;后发现是因为他们皆身穿钻石编织成的防弹衣,“可惜的是红军方面的人看见了这些宝贝并决定他们要这些东西”。[3] 亦即这些苏共杀人犯,被共产党洗脑皆变成毫无人性怜悯是非心,不但对已之谋杀罪行不以为耻,反而争先恐后争功呈能。
   
   谋杀完成后,尤洛夫斯基和尼枯林专程前往莫斯科汇报,列宁曾亲自数次接见主凶犯尤洛夫斯基。列宁此前曾接见过其他谋杀皇族的凶犯。哥洛诗切金是谋杀米歇尔公爵的凶手,列宁接见他时,询问了谋杀的详细情况后赞道:“那很好,你干得很恰当”。
   
   列宁之兄长是确实犯有阴谋刺杀国家元首罪,沙皇政府并非滥杀无辜,而且手下留情,只要忏悔求饶皆予免死改为强制劳动,故仅处决了五名不低头认罪的罪犯。较之沙皇,列宁可谓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卡普兰未遂刺杀案,列宁政府立即以屠杀500人作为报复,并于三天后展开一场面向全民的红色大恐怖,结果150000人被杀害!
   
   1918年7月18日,史威尔德洛夫在全俄苏维埃中央执委会上宣布:尼古拉二世沙皇已在叶卡特林博格被处决。
   
   1975年7月26日,秘密政治警察头子安得罗波夫建议将谋杀沙皇一家所在的伊帕缔尔宫以市政改造计划为名铲除,苏共中央立即批准了该建议。而时任该地区党委书记的叶利钦立即执行了该命令。[4]
   
   英国查理王被处死是由最高法院大法官根本法律依法公开审理后进行,法国路易十六皇帝被处死时经过议会三次投票表决,他曾要求给他三天时间准备,但被拒绝,仅给了他24小时,路易十六用此机会与家人一一告别。但列宁处死沙皇一家人却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残忍、野蛮,那怕装样子的审判也全免了”!
   
   [1] Voitinskii, V.,Gody pobedi porazhenii, Book 2 Berlin, 1924, p.227.
   
   [2] Bonch-Bruevich, V.D. Tridtsat dnei, no. I.1934, pp.15-19.
   
   [3] APRF, f.3.op.58. d.280.II.12-13.
   
   [4] Dmitri Vokogonov, Lenin A New Biography, 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Harold Shukman( The Free Press New York London, 1994)p.218.
(2010/08/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