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6)]
郭国汀律师专栏
·进化论与基督教信仰
·西班牙宗教法庭
·中国基督教发展简史
·基督教与现代语言
·基督教与理性
·基督教的慈善爱与大学文化教育
·罗马帝国为何迫害基督教?
·基督教与诗歌文学音乐绘画建筑艺术文化美学
·基督教与科学和利玛窦
·基督教与法学
·基督教与哲学
·基督教与自然科学和人文教育体制
·基督教的人人平等和反奴隶制
***(30)《近现当代真实的中国历史》郭国汀译著
·为抗日救亡战争血洒长空的美国空军飞虎队
·蒋介石打输国共内战的七大原因
·西安事变真相
·宛南事变真相:毛想迫斯大林支持他与蒋介石争权同时借刀杀项英
·史迪威与蒋介石的命运
·腐败无能的满清屈辱史
·宛南事变真相
·西安事变真相
·到底是谁领导了抗日救亡战争?
·抗日救亡战争简史
·毛泽东再批判
·郭国汀 毛泽东批判
·国民党比共产党好得多,蒋介石比毛泽东高贵得多
·文革是人类历史上最荒唐最愚蠢最无知最残暴之举/郭国汀
·老毛和中共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犯
·赫鲁晓夫评论毛泽东
***(31)《孙文传奇》郭国汀译著
·南郭:关于孙文评价与网友们的争论
·有关孙中山评价的争论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的原则性区别
·《孙中山传奇》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身世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6、日本政要支持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8、义和拳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9、革命派与改良派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0、孙文革命与华侨和留学生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1、晚清的改革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传奇》12、四处筹资促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3、黄花岗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4、保路运动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5、武昌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6、袁世凯趁虚劫权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7、辛亥革命的意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8、捍卫革命精神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9、宋教仁遇刺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0、二次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1、袁世凯破坏共和体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2、中华革命党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3、袁世凯称帝闹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4、袁世凯众叛亲离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5、张勋复辟帝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6.孙文护宪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7.著书立说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8.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
·29.新文化及五四期间的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0.东山再起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1、孙文为何联俄容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2.孙越上海宣言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3.阴差阳错 逼上梁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4.以俄为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5.反帝遵儒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6.关税事件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7.国民党一大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8.三民主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9.屡战屡北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0.最后岁月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41.壮志未酬身先死
·国际权威专家对孙文的客观公正评价
·辛亥革命重大历史与现实意义
***(32)《还原蒋介石》郭国汀译著
·郭国汀谈论毛泽东和蒋介石
·我为何研究孙文,蒋介石及中华民国史?
·《民族英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身世
·《还原蒋介石》:辛亥革命中的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二次革命
·《还原蒋介石》:中华革命党
·《还原蒋介石》:袁世凯称帝与张勋复辟
·《还原蒋介石》:军阀混战
·《还原蒋介石》:南北军政府对抗
·《还原蒋介石》:辞职将军蒋介石
·《还原蒋介石》:孝子情深
·《还原蒋介石》:情深义重
·《还原蒋介石》:远见卓识 肝胆相照
·《还原蒋介石》:壮志未酬身先死
·《还原蒋介石》:列宁的对华政策
·《还原蒋介石》:中共的由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6)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6)
   
   
   南郭点评:归纳列宁主义即是:政治法律问题军事手段解决,为达目的(夺权),不择手段,推崇暴力恐怖,抛弃一切人伦道德底线,故意制造借口大开杀戒,旨在用血腥吓倒一切反抗力量。因此,本质上看,列宁主义即是崇尚恐怖暴力谎言的政治流氓主义。
   

   2010年8月15日第233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21.列宁以发动内战摧毁旧秩序和传统生活方式始,以暴力恐怖镇压终
   
   列宁一撑权,便根据马克思主义教条:废除私有财产、粉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军队由武装工人甚至流氓取代,宣布民族自治,建立严厉的社会控制机制,确立多数专政。现实中,饥荒、工人罢工、农民暴动藏粮,匪帮四处横行。托洛斯基回忆道“左派社会主义革命党人斯太因博格反对用暴力和镇压作为解决社会争议的手段”。
   
   1917年12月哥萨克人被布尔什维克党列入富农阶级敌人,群体灭绝的对象。他们的财产被没收,土地分给俄国移民,并被责令交出武器,而历史上哥萨克人作为边境居民,沙皇法律许可他们拥有武器。这些措施皆是1919年1月24日布尔什维克党中央委员会为消灭哥萨克人的一个秘密决议:“唯有政治正确,采取群体恐怖手段无情地消灭哥萨克富裕农民,只至最后一个人。”[1]
   
   列宁在“如何组织竞争”文中提出目标“清除俄国土地上所有害虫,诈骗的苍蝇,富有的臭虫”。列宁一开始就想将资产阶级列入应被清除的人之列,由于他们的身份属于“无权在阳光下生活的人,应当每十人枪决一个”。[2]
   
   1918年夏天,列宁命令潘渣地区司令:“实行无情的恐怖袭击富农、牧师和白军,将任何可疑者关入城外的集中营。”[3]
   
   1918年厦季,苏联暴发了140起大的暴动起义。大多与农民抗拒抢粮和抗议限制贸易有关。
   
   1918年8月6日,列宁在给苏维埃执行委员会主席诺夫哥洛德的电报中说:“你们首先必须成立一个独裁的特洛伊卡[4],引入群众恐怖,射杀或驱逐出境几百名引起所有士兵酗酒的妓女,所有前政府官员等;抓住时机,你们必须决绝地行动,采取大规模报复,立即枪决任何被抓住的持枪者,将孟什维克和其他可疑分子驱逐出境。”次日,列宁在给诺夫哥洛德苏维埃中央执委会的一份电报中对屠杀富农作了类似的指令。
   
   1918年8月,列宁号召“对富农发动无情的战争,杀死他们”。[5]
   
   1918年9月,苏共成立共和国革命战争委员会,托洛斯基受命组建苏联红军,因为列宁发动的红色恐怖大清洗引发了内战。列宁下令:“不惜一切代价不计损失达到目标”。
   
   1918年11月22日列宁在致斯大林的函中称“关于驱逐孟什维克,大众社会主义者,卡得兹…是否已决定清除所有的大众社会主义者?我认为他们必须全部驱逐;社会主义革命党人是最危险的,因为他们更聪明。应当制作名单,将数百此种绅士,全部驱逐出境。我们必须为了未来相当长期间将他们清洗出去。在审判社会主义革命党人时,无需任何理由,再逮捕数百人。”[6]
   
   1920年1月29日,列宁致信第五军区军委主席斯米诺夫称“我很吃惊你对此问题的轻视,而不立即枪决为数众多的破坏犯罪的罢工工人。”[7]
   
   1920年5月12日,列宁向各地签署一项指令“七天内逃役者不回各自家中,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助逃役者,均得作为人质,并按例处置。”[8]此处的‘按例处置’即可以枪决。
   
   1920年8月,列宁命令秘密警察头子斯克来安斯基和德泽尔津斯基“绞死富农,牧师和地主。然后,将这些罪责嫁祸于波兰人并谴责之”。[9] 列宁此种流氓手法后来被所有的共产党暴政奉为圣旨。
   
   1920年秋列宁给中央委员会秘书克瑞斯汀思泰一封信建议立即成立委员会“采取极端手段,准备秘密恐怖是必要的和急迫的”。[10]
   
   1921年2月1日,列宁致信托洛斯基称“如果必须如此,那么让数千人死亡,但必须拯救国家。”[11]
   
   1921年列宁写道:“唯一适合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人的地方就是监狱。”数月后他写道“如果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人仍然如此,他们必须全部被无情枪决。”[12]
   
   1922年3月,列宁致函卡门内夫“认为新经济政策将结束恐怖,那是最大的错误。我们将恢复恐怖,并实行经济恐怖。”[13]
   
   1921年3月,巴尔缔克岛克隆斯他德特要塞近20000名士兵和海军起义反对布尔什维克党专政,要求政府真正建立在社会主义苏维埃基础上。列宁立即派了50000名军队前往镇压。最高军事法庭索诺金向托洛斯基汇报称1921年共处决4337名将士。
   
   1922年7月17日,列宁指令斯大林将其前社会民主党的数百名同志,毫不留情地赶出国境。
   
   理论上,苏联人按等级分成五类,布尔什维克党享有特权,其次是重工业工人和红军,最末尾是坐着干活的人,包括所有的知识分子和贵族;彼得堡1919年-1920年分成33个等级卡,凭卡领取不同的物资;布党利用饥饿方法来控制和奖励不同等级的人。
   
   列宁说:“如果我们不采用最严厉的革命恐怖手段,你肯定不认为我们将能获胜?”“你们难道没有看到资产阶级垃圾在报上是如何形容我们的吗?”[14]“我们若不采取恐怖,即就地枪决黑市交易者,我们将得不到任何粮食。”列宁下令“在每个产粮区,应抓25-30名富人作人质,将用他们的生命来保证征集馀粮。”[15]
   
   伦那在其《哲学对话》中指出“在无神论社会确保自已拥有绝对权力者,不是对那些有神信仰者的威胁,而是创建了一个真实的地狱--集中营,以惩罚反抗者,并恐赫吓唬所有其他人;丧失良知,完全忠于政权,完全抛弃道德的秘密政治警察,变成随时准备实施各种残暴行为的顺服机器。”[16]
   
   列宁作为一名高级知识分子,却极力主张大规模暴力恐怖镇压。为何列宁虽然理解人道原则,却极力主张恐怖暴力手段有三个原因:其一,面对一大堆头痛的问题,他方寸大乱,失去理智,因为列宁从无任何行政管理经验;二是布尔什维克党只考虑其自已的道德价值,缺乏人性与同情心,主张阶级仇恨和斗争,马基雅佛利主义是其最高革命价值;第三,列宁想用恐怖作为武器,唯有恐怖能摧毁数百万人的反抗意志。因此列宁说“我们必须用大规模的恐怖对付反革命。”[17]他还说“苏维埃政权为了工人、士兵和农民的利益,针对地主、抢劫者及其附佣实施恐怖。”[18]于是革命的领导人变成了恐怖的牧师。
   
   [1] 郭国汀译《共产主义黑皮书》第99页。
   
   [2] PSS.vol. 35.p.204.
   
   [3] Leninskii sbornik, Vol. 18. Moscow, 1931. P.202.
   
   [4]南郭注: troika即由秘密警察头目、检察长和公安局长组成的公检特联合特别法庭。大陆中国之公检法联合办案也源于此。
   
   [5] PSS.Vol. 37.p.40. Lenin called for “Merciless war against these Kulaks! Death to them!”
   
   [6] PtsKnidni, f.2.op.2, d.I.1338. II.1-2.
   
   [7]郭国汀译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90页。
   
   [8] 郭国汀译《共产主义黑皮书》第93页。
   
   [9] Rtskhldni.f.2.op.2.d.380.L.1.
   
   [10] Valentinov, N., Tragediya Plekhanov, in Novyi zhurnal, 1948. No.20.p.280.
   
   [11] 郭国汀译《共产主义黑皮书》第89页。
   
   [12] 郭国汀译《共产主义黑皮书》第114页。
   
   [13] PSS.Vol.44.p.128.
   
   [14] Trotskii O Lenine: Matorialy dlya biografa,(Moscow, 1924). Pp.104-105.
   
   [15] PSS.Vol.50.p.30.
   
   [16] Idem Todorov, On Human Dirersity ( Can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93) 165.
   
   [17] PSS.Vol.50.p.106.
   
   [18] PSS.Vol.35. p.186.
(2010/08/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