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民主与革命]
傅申奇文汇
·中国民主党在国内展开修宪活动
·争取回国权利运动誓师大会
·国内接力绝食行动在继续
·傅申奇改写的《新华日报》社论
·厦门“远华”案
·纪念孙中山
·三民主义与当代中国
·祝贺《黄花岗》杂志的出版
·王炳章营救委员会公告(一)
·王炳章营救委员会严正声明
·王炳章营救委员会部分在场成员的陈诉和声明
·未完成的革命
·《零八宪章》是中国宪政民主改革的里程碑!是民权时代的开端!
·《零八宪章》将引领中国走向民权时代!
·《零八宪章》已经阐明了未来中国的立国基础和社会有序变革的具体框架
·中国民主党将不畏强暴,一如既往高举《零八宪章》宣扬的基本理念
·新时代的民主运动,即宪章运动已经不可避免的开始了
·没有国籍的流浪者
·致各位新老朋友:
·筹备报告
·我们的立场、定位和努力目标
·告海内外同人书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简介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大的公开信
·立即启动政党法的立法程序的建议书
·建议书签名
·建议书最新签名名单
·中国大陆时局走势之我见
·傅申奇如是说:傅申奇的讲话
·致友人-今天我们都是民主党人
·敦促温家宝
·公开信已到人大,签名继续
·谈下贱和下跪
·推动提名刘晓波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委员会全体签名
·关于提名刘晓波-长话短说
·感谢信-为诺贝尔和平奖花开中国授予刘晓波
·温家宝言论之假设
·到狱中给刘晓波颁奖
·但如果诺奖委员会提出到监狱颁奖,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
·快讯:郑恩宠夫人蒋美丽被传唤/海平报道
·郑恩宠夫人蒋美丽被传唤/海平报道
·劳教必须废除,迫害必须停止
·在朝鲜局势讨论会上的发言:
·秦永敏:不屈的人权、民主战士
·邀请函
·同庆典礼
·中国政局走势之我见(二)
·蓝丝带连着你和我
·美国众议院关于刘晓波的决议案
·信心百倍!满怀希望!
·新年文告:继往开来
·悼力虹(草稿)
·沉痛哀悼司徒华先生
·快讯 纽约举行张建虹先生追悼会
·力虹治丧委员会香港同步沉痛追悼力虹先生
·曼谷同步举行力虹先生追思活动
·释放一切政治犯!!
·沉痛哀悼司徒华先生
·何德普的信
·欢迎何德普
·《向何德甫致敬》
·新年伊始上海访民聚餐,国保紧张,冯正虎遭绑架
·中国民主党的中流砥柱何德普
·长话短说:
·王希哲可以闭嘴了
·谴责、警告、提醒和致敬
·全委会追思华叔 顺致香港同胞
·中国在等什么?/国际歌新歌词
·抗议书和声明
· 新春贺词!
·公民选举关注团筹组启事
·埃及民主革命的启示、思考和呼吁
·关于埃及民主革命的公告
·呼吁美国人民和政府制止裁撤美国之音中文广播的联名信
·声援国内茉莉花革命
·值得纪念的日子!!
·致中国公民!!
·呼吁和建议
·谴责卡扎菲血腥镇压抗争民众!
·China's Egypt Song怒吼吧,埃及雄狮
·(视频)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向利比亚驻纽约领事馆递交抗议书
·全委会再次与利比亚民众一起集会抗议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在时代广场再次唱响《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时报广场第三次声援茉莉花行动(视频)
傅申奇2013年评论
·《罢免庹震》
·驳环球时报的谬论
·《雾国联想....》
·《基尼系数》
·《打老虎也打苍蝇》
·《习近平的容量》
·《习近平的算盘》
·《看这一老一少》
·《雅量与胆量》
·《中国梦、民主梦》
·《胡春华的考题》
·《谁在中国家门口生事?》
·《释放政治犯》
·《派别和道路》
·《习近平的半年》
·《谣言和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与革命

   原载1997年3月20日《责任》号外第7期

   

   民主与革命

   

    中共曾经是一个高喊民主与革命口号的在野暴力对抗力量,成功地骗取了各种力量的支持,于一九四九年夺取了政权。但无论在夺权之前还是之后,中共都不是一支维护民主的力量,而且也不是真正的革命政党或共产主义者集团。中共始终实施着封建家长式的统治术,顽固地抗拒历史进步的潮流,它根本没有弃旧图新的创见,仅如朱元璋、李自成式的农民暴动和改朝换代,那实在谈不上是什么革命,实质上是反革命的------连孙中山领导的革命所创立的民主、法制基础都被中共破坏无余。中共鼓吹的共产主义全是些骗人的、害人的歪门斜道。什么大跃进、人民公社之类,与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学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说到底,中共只是一个以枪夺权、以权谋私的暴力集团。由于历史的机遇,加上它从封建帝王、纳粹、克格勃那里学来的权术,它终于达到了它的目的------打下江山,并暂时保住了江山。

    中共执政后,为巩固政权,为满足一党之私利,愚弄人民,以革命的名义,行暴虐之实,倒行逆施,创造了八千万人死于非命的世界记录,把我国的自然环境、文明水准糟蹋得惨不忍睹,造成我国大陆的历史性大倒退。

    一九七六年的政变,缓解了民众的革命情绪,民众对执政党的和平变革产生了希望。这种希望从一九七八年起变得更为强烈,这种希望表现为社会各方面的巨大压力,促成了改革开放的大转变。

    这一转变正是革命的起点,什么是革命?按《辞海》的说法:就是人们在改造自然和改造社会中所进行的重大变革。是事物从旧质向新质的飞跃。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国正在发生的就是一场革命,这场革命的实质就是在社会的各个层面、各个领域,从一元走向多元,从集权走向分权,从人治走向法治,在政治上就是结束专制制度建立民主制度。

    这场革命主要的具体目标是:

    一:政治民主化。

    由一党专政转变为多党共和,从装饰门面的政协、人大,转变为议会民主制度。人们可以谈论集权制度的优越性,赞叹它不可思议的效能,但不能忘记一个基本事实:任何集权制度都是以无视人性和基本人权为基础。在希特勒的集权统治下,德国曾经变成多么神奇的战争机器?而希特勒在种族灭绝方面所犯下的滔天大罪难道还不足以警世么?我们难道因为希特勒曾经成功地解决失业问题,而赞美集权制度的效率么?同样毛泽东的集权统治给中国造成了多大的灾难?文革中践踏人权的暴行真是花样百出,空前绝后。而在所谓比较开明的邓时期也演出了动用军队镇压和平民主运动的六四悲剧,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专制集权制度必然会制造社会悲剧么?

    二。军队国家化。

    军队的天职是抵御外敌入侵,军队参与政治只会使政治笼罩在暴力的阴影之下。所谓党指挥枪实质就是专制者以军队为本而已。有了军权就有了一切,这就是中共党内斗争的关键。而以服从独裁者为天职的军队,就可能成为屠杀本国民众的刽子手,国家化的军队是不会参与六四这样的屠杀的。

    三。经济私有化。

    所谓的国有大中型企业的改革已走进死胡同,现有的国有大中型企业,已成了暴发的官僚资产阶级以不公平竞争手段攫取暴利的取之不尽的源泉。实现私有化,培育公平竞争的社会机制,按市场本身的发展规律形成社会化的生产,形成社会福利制度,这才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国有化不是公有化,也不是社会化。中国的国有化经济制度,其实只是一种超经济的强制制度,是一种尽人皆是的现代奴隶制度,在这一制度下所有人都沦为奴隶无产阶级,都和生产资料无关,只是在金字塔式的奴隶制阶梯中沉浮。八十年代的经济改革在这个制度上打开了缺口,但没有根本解决问题,在国有企业中这种制度仍在苟延残喘。因此将国有大中型企业的财产股份化,把股份分给人

   民,不失为一种理智的选择。这将为经济的私有化和资源的合理配置铺平道路。

    四。新闻、言论、文化艺术的自由化。

    现代社会必定是法治社会,而法治社会的根本前提是新闻、言论的充分自由。法律的权威性和严肃性不在于它基于惩罚的不可违背性,而在于全民的认同和自愿的契约性,而没有新闻、言论的充分自由,法律便无从获得这种认同和契约的特性。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官僚的腐败速度和腐败面令世界惊讶,问题不在于中国没有反腐败的严刑峻法,而在于这些法律没有权威性和严肃性,更深一步说是没有认同感和契约的特性。对任何人来说,法律似乎都是外在的、强加在自己头上的、需要加以躲避的东西。只有充分的新闻、言论自由,才能在全民意志的基础上形成有权威性和严肃性的法律。借助这种法律,并借助以新闻、言论自由为手段的社会监督,才能真正抑止腐败现象,使社会进入既保护个人自由又保持正常有序的状态。

    文化艺术究竟为什么服务?为一切人服务。就象世界上找不到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一样,世界上也找不到两个完全相同的人,每个人在文化艺术方面的需要是千差万别的。因此文化艺术的创作应当根据它的服务对象的多样性而呈现纷繁的形式。文革时期按照划一的政治格式创作的文化艺术作品,不是毫无价值,只是只能为一小部分人服务,并被夸大成为无产阶级服务、为人民服务。这种缺乏自由而创作的文艺作品,几乎不能为人类文明提供真正有价值的、有生命力的东西,这已经是不言而喻的了。所以文化艺术必须自由化,必须摆脱政治性,赋予人性。

    这场革命并不是单纯的政治革命,而是在各个领域,各个层面展开的革命,是一场社会革命,是一场社会各阶层自觉或不自觉都参与其中的社会革命。自觉的民主自由运动固然是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实际上凡是自觉或不自觉地在推动文化艺术自由化、经济私有化、军队国家化

   和政治民主化的人们都在推动革命。

    政治革命也许是这场革命的龙头,也许是这场革命的结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不进行政治革命社会革命便难以快速展开,甚至受到阻碍,因此政治革命便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今天,结束一党专政,确立主权在民,实现多党民主,已成为朝野有识之士的共识。政治革命已不可避免,问题是革命以和缓的方式进行还是剧烈的方式进行。我们希望以和缓的方式完成这场结束传统政治制度,建立现代政治制度的革命。这对于中国人民来说,是痛苦和损失最少的方式。其前提是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一切革命力量利用可能的各种空间,运用一切斗争手段,迫使共产党开放党禁、开放言论,在社会矛盾还没有白热化之前,走上和平的民主革命道路。如果共产党不能审时度势,把

   握时机,革命便可能采取剧烈的、甚至暴力的形式,共产党就可能被革命洪流冲得一干二净,象苏联那样被禁止活动,甚至被禁止存在。

    我们作为民主自由运动的一部分自觉承担者,主张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完成政治民主革命,但我们不否认,如果共产党继续采用非理性的、暴力的手段抵制革命,压迫人民,中国各民族人民有权使用包括暴力手段在内的一切手段反抗暴政。

    革命的潮头已经涌起,势不可挡,无论是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小工商业者、新兴的中产阶级、甚至大官僚资产阶级都将在革命中得到解放。

(2010/08/3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