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傅申奇改写的《新华日报》社论]
傅申奇文汇
·《再谈人命和人权》
·《再谈走向共和》
·《周正毅与郑恩宠》
·《腐败与反腐败》
·《新圈地运动》
·《三中全会》
·《神州五号与中国前途》
·《胡锦涛与政治改革》
·《向何德甫致敬》
·《衡阳大火》
·《香港的地方选举》
·《声援王炳章》
·《香港的政治改革》
傅申奇2002年评论
·《新年展望》
·《王策的关与放》
·《公民意识的觉醒》
·《魏泉宝回到纽约》
·《节日的感叹》
·《江泽民的退与不退》
·《民权的兴起》
·《掌声的启示》
·《贫富差距》
·《中国的工人运动》
·《政治与经济》
·《希望工程也成了腐败工程》
·《胡锦涛访美》
·《民主与中国》
·《胡锦涛与李登辉》
·《历史的伤口》
·《江泽民的五三一讲话》
·《胡文海案件》
·《防民之口》
·《欺骗与抗争》
·《专制改良》
·《王炳章失踪》
·《民主与统一》
·《人权与法治》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封锁信息和镇压》
·《北京当局持续践踏人权》
·《中国特色》
·《共产党的下台与垮台》
·《权力与制衡》
·《话说十六大》
·《共产党代表谁?》
·《专制的延续》
·《难产的新闻法》
·《新的政治迫害》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
傅申奇2001年评论
·《新年贺词》
·《新年贺词》
·《也谈“天安门文件”》
·《拾起旧梦》
·《也谈自焚》
·《欲加之罪》
·《法制的笑话》
·《国际人权公约与中国》
·《政协会议上的掌声》
·《危险的信号》
·《铺路石子》
·《人心的向背》
·《撞机事件》
·《中国的民主》
·《钱冠林免职所想到的》
·《严打与法律》
·《中国的悲哀》
·《“六四”十二年》
·《中共内部报告》
·《中共八十年》
·《江泽民的创新》
·《奥运与中国》
·《中国人的耻辱》
·《危言耸听》
·《中共向何处去?》
·《苏共解体十年祭》
·《毛泽东二十五周年忌辰》
·《世贸中心的倒塌》
·《小议六中全会》
·《反左与反右》
·《祝贺[黄花岗]杂志的出版》
·《道德与政治》
·(旧文重读)中共给世界的圣诞礼物
·《中国加入世贸》
·《挑战与机遇》
·《白莲湖村的冲突》
·《农村的出路》
·《湛江、江门爆炸案》
傅申奇2000年评论
·《新年新世纪的展望》
·《葛玛巴活佛出走》
·《读报感叹!》
·《第一案评析》
·《民主、选举与拉选票》
·《民主化与皇帝梦》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
·《西部开发之我见》
·《台湾选举与江泽民的皇帝路》
·《钱其琛谈人权》
·《朱熔基的四•一行动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傅申奇改写的《新华日报》社论

   傅申奇改写的《新华日报》1946年5月17日社论。
   
   刊登于1999年《自由时报》美东版《民主论坛》
   
   谁使中国不能安定?专制政府

   
   中国人民的灾难实在太深重了。在共产党反动派将近五十年的长期专政中,中国的危机达到空前未有的程度。前十年,他们主要的工作就是大刮共产风。结果,搞出天灾人祸,饿死上千万人。在文革的十年中,越到后来,共产党反动派越是搞建设消极;争权夺利、镇压人民积极。文革一结束,他们就把他们在文革中积聚的能量、怨气和失落大量释放,党国上下大捞特捞,化公为私。
   
   ……
   
   长期的灾难折磨着中国的人民,但同时也教育了他们。从五十年来的历史事实,他们深深地懂得了共产党反动派的专政不改变,中国就永远不可能安定,中国人民就永远不可能有好日子。这个真理,不但中国的人民懂得,而且许多远隔重洋的外国人,也都逐渐清楚地了解了。现在,只有那些舐刀口上的血来养肥自己的奴才们,才还在那里厚颜无耻地讲他们那个臭不可闻的“法统”。而各国政府和议会,却不但要共产党停止对内镇压,并且要它放弃一党专政、放弃它那个“法统”。
   
   然而站在人民的头上、吸人民的血过活的共产党反动派。并不是轻易地就放弃他们的专政的。恰相反,他们要用各种方法来继续维持他们的专政。镇压是一种方法,制造假象与欺骗世界也是一种方法。今天,中国还不能安定的主要原因就在这里!
   
   曾经有人提出这样的说法:“要变不要乱”。仿佛谁要把中国变得更乱似的。现在,官方豢养的论客们更公然地企图恐吓人民,说共产党是希望中国安定的,而民主党却希望天下大乱。其实,“要变又要乱”的人是没有的。中国人民和它的利益的忠实代表者中国民主党,不但“要变不要乱”,而且正是要“以变止乱”,而且知道只有变方能止乱。与这相反,“要乱不要变”的人却是有的,那就是共产党反动派。他们企图“以乱止变”,他们正在用各种可怕的乱来阻止他们的专政被改变。自然,他们也是希望某一种“安定”的,但那并不是全中国的安定,并不是全中国人民的安定,而仅仅是他们坐在压迫人民的宝座上的“安定”。他们那个小集团可以统治全国、为所欲为的“安定”。他们的“安定”就是全中国人民的祸乱,因为他们的利益是与全中国的利益根本矛盾的。他们的统治“安定”了,中国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老百姓就更会没有饭吃、没有衣穿、没有事做、没有书读、没有说话的自由、没有走路的自由、没有住家的自由。而且,他们所希望的他们少数人的“安定”也不过是主观幻想而已,老百姓太多了,他们杀不完,他们抓不完,他们关不完,因此他们就难于“安定”。他们最恨民主党,说什么民主党活动一天不停止,他们就一天不得安定。他们大概认为是民主党破坏了他们专制独裁的“美”梦。其实,就是没有民主党,他们的梦也是不能实现的。袁世凯时代,中国没有民主党,但是袁世凯的专制宝座还是没有坐稳。满清时代,中国更没有民主党,但是满清皇帝的家天下也不能万世不变。
   
   自然,今天中国人民有了民主党,而且是这样顽强与朝气蓬勃的民主党,对于反人民份子的倒行逆施,是一个重大的阻力。保卫中国人民的利益就象保护自己的眼珠子一样,这正是我们民主党人的神圣的天职。……世界各国记者在了解了民主党之后,或者说:“一切证据使我们相信:民主党的方向代表着中国的未来”;或者说:“在各个方面,民主已经在中国扎下了根,为中国人所认同”。这些神奇的创造不是由于别的,正是由于中国民主党人前赴后继地为中国的未来而奋斗。中国民主党人的这种特点,这种精神,就是共产党总书记江泽民先生在心里也不得不承认。他会对自己说中国民主党人“能够与人民共命运。人民没有饭吃,他们情愿饿着肚子为他们请命,要使人民吃饱、吃好;人民不敢说话,他们替人民说话,替人民坐牢;遇有艰难危险的事情,他们能够为人民担当”。而对于共产党人,则江泽民先生在内心深处也不得不这样承认,即:“在我个人感觉到,我们这些党官一代不如一代,如果象样一点,我们的国就不会如此。我们不行的地方,第一是道德不好,无官不贪,不足为人民的表率,所以我们的党员不但不受人民的尊敬,并且受人民的厌恶……”。这的确是两党的根本差别点。这也同时是两党许多争论的分歧点。一个(民主党),一切为人民;一个(共产党,主要是其统治集团),它的目的却是为了维持少数人的独裁,因此它的政策与办法,就是镇压、特务、屠杀、逮捕、中饱私囊、加重赋税、明征暗敛,等等,因此,它使中国极端混乱,它使人民极端痛苦。
   
   共产党的论客们,你们说你们是真的希望全中国的安定吗?那么你们为什么要东拉西扯,信口胡说,不敢把真正的乱之源说出来呢?中国人民早已知道什么是拨乱反正的办法了,那就是——
   
   停止镇压!
   
   取消特务
   
   废止共产党的一党专政
   
   附原文
   
   谁使中国不能安定?专制政府--《新华日报》1946年5月17日社论
   
   中国人民的灾难实在太深重了。在国民党反动派将近二十年的长期专政中,中国的混乱达到空前未有的程度。前十年,他们主要的工作就是进行内战。结果,日本帝国主义打进来了。在抗战的八年中,越到后来,国民党反动派越是抗战消极、反共反人民积极。日本一投降,他们就把他们在抗日战争中保存的实力大量派出,全国大打。
   
   ……
   
   长期的灾难折磨着中国的人民,但同时也教育了他们。从二十年来的历史事实,他们深深地懂得了国民党反动派的专政不改变,中国就永远不可能安定,中国人民就永远不可能有好日子。这个真理,不但中国的人民懂得,而且许多远隔重洋的外国人,也都逐渐清楚地了解了。现在,只有那些舐刀口上的血来养肥自己的奴才们,才还在那里厚颜无耻地讲他们那个臭不可闻的“法统”。而三国会议的决议,却不但要国民党停止内战,并且要它放弃一党专政、放弃它那个“法统”。
   
   然而站在人民的头上、吸人民的血过活的国民党反动派。并不是轻易地就放弃他们的专政的。恰相反,他们要用各种方法来继续维持他们的专政。内战是一种方法,制造暴行与血案也是一种方法。今天,中国还不能安定的主要原因就在这里!
   
   曾经有人提出这样的说法:“要变不要乱”。仿佛谁要把中国变得更乱似的。现在,官方豢养的论客们更公然地企图恐吓人民,说国民党是希望中国安定的,而共产党却希望天下大乱。其实,“要变又要乱”的人是没有的。中国人民和它的利益的忠实代表者中国共产党,不但“要变不要乱”,而且正是要“以变止乱”,而且知道只有变方能止乱。与这相反,“要乱不要变”的人却是有的,那就是国民党反动派。他们企图“以乱止变”,他们正在用各种可怕的乱来阻止他们的专政被改变。自然,他们也是希望某一种“安定”的,但那并不是全中国的安定,并不是全中国人民的安定,而仅仅是他们坐在压迫人民的宝座上的“安定”。他们那个小集团可以统治全国、为所欲为的“安定”。他们的“安定”就是全中国人民的祸乱,因为他们的利益是与全中国的利益根本矛盾的。他们的统治“安定”了,中国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老百姓就更会没有饭吃、没有衣穿、没有事做、没有书读、没有说话的自由、没有走路的自由、没有住家的自由。而且,他们所希望的他们少数人的“安定”也不过是主观幻想而已,老百姓太多了,他们杀不完,他们抓不完,他们关不完,因此他们就难于“安定”。他们最恨共产党,说什么共产党一天不消灭,他们就死不瞑目。他们大概认为是共产党破坏了他们专制独裁的“美”梦。其实,就是没有共产党,他们的梦也是不能实现的。袁世凯时代,中国没有共产党,但是袁世凯的专制宝座还是没有坐稳。满清时代,中国更没有共产党,但是满清皇帝的家天下也不能万世不变。
   
   自然,今天中国人民有了共产党,而且是这样成熟与强大的共产党,对于反人民份子的倒行逆施,是一个重大的阻力。保卫中国人民的利益就象保护自己的眼珠子一样,这正是我们共产党人的神圣的天职。……英美盟邦记者在亲身访问了解放区之后,或者说:“一切证据使我们相信:共产党的行政是中国最好的”(格尔德:《关于中国的近况》);或者说:“在各个游击区和边区里面,民主方式的政府已经实行起来”(费尔特:《中国内部的危机》)。这些神奇的创造不是由于别的,正是由于中国共产党人无时无地不是在为中国人民的利益奋斗。中国共产党人的这种特点,这种精神,就是国民党总裁蒋介石先生也不得不承认。他曾说中国共产党人“能够与人民同甘共苦。人民没有饭吃,他们情愿自己不吃,先使人民吃;不好的地方,人民不能建设,他们替人民建设;遇有艰难危险的事情,他们能够为人民的先锋”。而对于国民党人,则蒋介石先生也不得不这样承认,即:“在我个人感觉到,我们什么都不行,如果有点行,我们的国就不会如此。我们不行的地方,第一是道德不好,不足为人民的表率,所以我们的党员不但不受人民的尊敬,并且受人民的厌恶……”(以上均见民国二十七年三月十三日《总理纪念周讲演词》)。这的确是两党的根本差别点。这也同时是两党许多争论的分歧点。一个(共产党),一切为人民;一个(国民党,主要是其统治集团),它的目的却是为了维持少数人的独裁,因此它的政策与办法,就是内战、特务、屠杀、逮捕、抓壮丁、加重赋税、滥发钞票,等等,因此,它使中国极端混乱,它使人民极端痛苦。
   
   国民党的论客们,你们说你们是真的希望全中国的安定吗?那么你们为什么要东拉西扯,信口胡说,不敢把真正的乱之源说出来呢?中国人民早已知道什么是拨乱反治的办法了,那就是——
   
   停止内战!
   
   取消特务
   
   废止国民党的一党专政!
   
   
   
   

此文于2010年08月2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