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重要的转折点》]
傅申奇文汇
·《荒唐的举措》
·《打压民运人士和异议人士的新花招》
·《再开新篇章》
·《江泽民的讲话与组党形势》
·《站到历史正确的一边》
·《评朱熔基的讲话》
·《中国目前的修宪》
·《反腐败的正确途径》
·告中共党政军全体人员和全国人民书
·《专政不改、腐败难除》
·《永恒的纪念》
·《平静的背后》
·《红包文化与腐败》
·《镇压在继续》
·《北京清理法轮功》
·《镇压与抗争》
·也谈走向宪政的突破口……与赵小麟先生辩驳
·《问朱熔基》
·《站到历史正确的一边》
·《中国目前的修宪》
傅申奇1998年评论
·《从赵常青的竞选谈起》
·《重要的转折点》
·《大家都来关注赵常青》
·徐文立的公开信
·《重要的转折点》
·《立即释放王庭金》
·静坐绝食行动在继续
·中国民主正义党成立
·中国民主正义党的特点
·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声明
·时事简评
·《印尼民主革命的启示》
·《民主与社会主义》
·《中国在等什么?》
·《香港选举的启示》
·《压不解决问题》
·《备忘录》
·《克林顿的中国之行》
·《先谈一制,再谈一国》
·《中国民主党是压不垮的》
傅申奇1997年评论
·民主与革命
·永恒的纪念
·傅申奇诗一首
·庆贺与担忧
·和平统一的前提
·进步还是倒退?
·告公民
·《谈谈公民权利》
·《再谈腐败》
·《主权在民》
·《为杨勤恒申辩》
·《从党纪和法律谈起》
·《增强公民意识》
·《工人应当有自己的工会》
·劳教必须取消
傅申奇1996年评论
·邓小平走了!
傅申奇如是说
·致友人-今天我们都是民主党人
·傅申奇如是说:
·傅申奇如是说:2
·傅申奇如是说:3
·傅申奇如是说:4
·傅申奇如是说:5
·傅申奇如是说: 6
·傅申奇如是说:7
·傅申奇如是说:8
·傅申奇如是说:9
·傅申奇如是说:10
·傅申奇如是说:11
·傅申奇如是说:12
·傅申奇如是说:13
·傅申奇如是说:14
·傅申奇如是说:15
·傅申奇如是说:16
·傅申奇如是说:17
·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通告第一号
·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通告(第二号)
·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通告(第三号)
·治丧委员会名单完整版
·张建红先生治丧委员会(纽约)举行追悼会
·通告第四号(第一部分)-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执委陈立群女士宣读浙江的悼词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的悼文
·《民主论坛》主编洪哲胜的悼词
·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悼文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1)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1)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要的转折点》

   1998年 月 日

   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公民论坛专题节目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总第30次

   《重要的转折点》

   海外第一个反对派刊物《中国之春》和第一个反对派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的创始人王炳章博士,身先士卒、以身试法,潜回中国大陆参与组建扎根大陆的政治反对党。在南京被察觉,于六日在安徽蚌埠被捕。关押期间,当局对王炳章先生还算礼遇,称他为“王炳章博士”每顿三菜一汤,有时还问他喜欢吃什么。随后大陆当局以“快刀斩乱麻”办法将他驱逐出境,从上海虹桥机场将他塞进一架东方航空公司的五八三航班,送到洛杉基。

    王炳章先生不是美国公民,他出国已有二十年,但他至今没有加入任何国籍。他对我说过:他迟早要回国推动中国的民主运动。正因为此,他这次回国具有很大的风险,这几天有许多好心人打电话给我说:中共是把王炳章恨之入骨的,会把他干掉。临走前他对我说:“此行生死未卜,如有什么不测拜托你了”。正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

    他随身带着一本《民运手册》和一份建立反对党的征求意见稿。当公安人员指责他煽动人民企图颠覆国家时,他义正词严地回答:如果中共是一个强大的政权,怕什么推翻?美国共产党整天扬言要推翻政府,但美国政府不是好端端的吗?正是由于中共政权不好,人民才要推翻,换一个好政权,有什么不可以?。“要杀要关是你们的事!”。

    他八十高龄的双亲得知他被捕的消息,哭作一团,担心他被中共整死。谈到父母的时侯,王炳章总是深感自己对不起他们,他母亲曾哭着求他,不要从事民运,说自己胆小怕事,受不了这种折磨。他十分内疚地说:“在这问题上我确实对不起家人,我在临赴大陆之前甚至还欺骗我母亲,说到外地做生意。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我没有别的选择。”

    去年,王炳章在纽约长岛开一家超级市场,生活根本不用发愁。十二月,在欢迎魏京生的大会上,他郑重宣布:要放弃一切生意,再次全身心投入民运,许多人不相信,但他确实这么做了。

    今年二月,他在民运前途讨论会上呼吁:民运人士要学台湾早年民进党如许信良等人,打破中共封锁,闯关回国。并宣布他将在今年七月之前回国。许多人都认为:“只是嘴巴说说而已”,但他确实又这么做了。

    有人认为,他回国和朋友接触时没有用真名而用了化名“齐心”使这些朋友被动卷入,受到牵连,是不妥的。我认为这正是机智地保护朋友表现。何况这些朋友都是饱经铁窗风味,愿意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奉献的民主战士。只有那些躲在安全的逍遥院里,鼓动别人出生入死而自己坐收名利的人才是卑鄙无耻的,而为了理念,与志同道合者共同奋斗的斗士,旁观者去除了表示敬佩、自叹不如,应当无话可说。如果他们为了正义的事业而奋斗遭到迫害,正常的人只会对迫害者表示愤怒和谴责,而不会对被迫害者表示愤怒和谴责。如果民运队伍里有人对被迫害者表示愤怒和谴责,那么我认为:他站错了立场,站到了迫害者一边。

    我认为:王炳章作为海外民运团体的创始人回国之行具有象征意义,是一个壮举,是对中共一党专政的有力挑战,是民运重建道义形象的信号,是海外民主力量回归大陆,与大陆民主力量结为一体,扎根大陆推动大陆民主化进程的开始,是民运史上重要的转折点。

    我认为:释放王炳章是中共领导人的明智抉择。我希望他们再向前走一步,与海内外广大民主人士和平对话,共商国是,顺应世界潮流和社会发展的实际需要,主动开放党禁、开放言论,避免动荡和革命,迎接二十一世纪的辉煌。

(2010/08/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