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论组党]
傅申奇文汇
·《从几个消息谈起》
·《荒唐的举措》
·《打压民运人士和异议人士的新花招》
·《再开新篇章》
·《江泽民的讲话与组党形势》
·《站到历史正确的一边》
·《评朱熔基的讲话》
·《中国目前的修宪》
·《反腐败的正确途径》
·告中共党政军全体人员和全国人民书
·《专政不改、腐败难除》
·《永恒的纪念》
·《平静的背后》
·《红包文化与腐败》
·《镇压在继续》
·《北京清理法轮功》
·《镇压与抗争》
·也谈走向宪政的突破口……与赵小麟先生辩驳
·《问朱熔基》
·《站到历史正确的一边》
·《中国目前的修宪》
傅申奇1998年评论
·《从赵常青的竞选谈起》
·《重要的转折点》
·《大家都来关注赵常青》
·徐文立的公开信
·《重要的转折点》
·《立即释放王庭金》
·静坐绝食行动在继续
·中国民主正义党成立
·中国民主正义党的特点
·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声明
·时事简评
·《印尼民主革命的启示》
·《民主与社会主义》
·《中国在等什么?》
·《香港选举的启示》
·《压不解决问题》
·《备忘录》
·《克林顿的中国之行》
·《先谈一制,再谈一国》
·《中国民主党是压不垮的》
傅申奇1997年评论
·民主与革命
·永恒的纪念
·傅申奇诗一首
·庆贺与担忧
·和平统一的前提
·进步还是倒退?
·告公民
·《谈谈公民权利》
·《再谈腐败》
·《主权在民》
·《为杨勤恒申辩》
·《从党纪和法律谈起》
·《增强公民意识》
·《工人应当有自己的工会》
·劳教必须取消
傅申奇1996年评论
·邓小平走了!
傅申奇如是说
·致友人-今天我们都是民主党人
·傅申奇如是说:
·傅申奇如是说:2
·傅申奇如是说:3
·傅申奇如是说:4
·傅申奇如是说:5
·傅申奇如是说: 6
·傅申奇如是说:7
·傅申奇如是说:8
·傅申奇如是说:9
·傅申奇如是说:10
·傅申奇如是说:11
·傅申奇如是说:12
·傅申奇如是说:13
·傅申奇如是说:14
·傅申奇如是说:15
·傅申奇如是说:16
·傅申奇如是说:17
·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通告第一号
·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通告(第二号)
·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通告(第三号)
·治丧委员会名单完整版
·张建红先生治丧委员会(纽约)举行追悼会
·通告第四号(第一部分)-力虹先生治丧委员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执委陈立群女士宣读浙江的悼词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的悼文
·《民主论坛》主编洪哲胜的悼词
·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悼文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1)
·力虹治丧委员会通告第四号(第二部分)(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组党

论组党1998年11月

   傅申奇

   一、关于组党的条件

   早在八零年武汉会议期间我与秦永敏等就在武汉决定成立中国民主党筹备小组,

   虽然在武汉会议上我提出了"多读书、广交友、……"(缓成党这三个字当时没有

   公开讲出来,但大家都意会到了。)方针,但组党在一定范围里展开了讨论,陈

   尔晋在全国各地作准备,王希哲在北京与徐文立等开五人会议时也议到这个问题。

   当时组党条件是否成熟呢?

   首先要搞清一个问题:什么是组党的条件?组党条件成熟语否的标志是什么?

   我们谈的当然是专制独裁制度里的组党条件。这有两种不同性质的组党,一、为

   推翻专制独裁统治进行秘密组党;二、在现代化过程中专制独裁制度出现松动,

   产生民主化趋势时期进行公开组党,以形成两党或多党民主政治。

   我认为:我国处于两种情况之间,而后一种情况的特征已日益明显。所以我把两

   种性质的组党条件一并讨论。

   组党取决于两方面的条件:一、客观条件,即统治者政治控制的状况和被统治者

   对这种统治的忍受程度。二、主观条件,即组党人士的达到共识和社会活动空间。

   A、 秘密组党。一、客观条件:如果统治系统严密且有效,渗透于社会各个角落

   ,而被统治者因各种原因对现存制度有认同感或反抗意识淡薄,那么秘密组党的

   客观条件就是不成熟的。如果统治系统因各种原因出现松动或部分失控,而被统

   治者对现存制度强烈不满,反抗意识增强,则秘密组党的客观条件已经成熟。

   二、主观条件:如果组党人士尚无高度共识,没有统一的纲领,同时又没有社会

   活动空间,则秘密组党的条件是不成熟的。反之,如果形成了统一纲领,组党人

   士又有社会活动空间,那么秘密组党的条件就成熟了。

   这两项条件互相的制约,但不具有绝对的依存性。其中,主观条件占主导地位。

   如果客观条件成熟,而主观条件不成熟,则组党无从谈起。如主观条件成熟而客

   观条件不成熟,则成熟的政党具有促进客观条件转化的能动性和可能性。

   B、 公开组党。在现代化过程中,诸种社会状况发生急速变化,科技文化水平迅

   速提高,社会交往日益扩大,国际交流大幅度增加,原来的政治控制系统必然出

   现松动和部分失控的现象。

   但被统治者对现代化带来的成果还普遍感到满意,对现存制度普遍能够忍受时,

   公开组党的条件就是还不成熟的。而如果现代化由于与各方面社会相应的变革不

   匹配,负面效果充分显露,被统治者对现实普遍不满的时候,公开组党的客观条

   件就趋于成熟了。

   如果反对派或异议人士在这种情况下,没有统一的纲领,不能形成一定的力量,

   无法施加广泛的社会和国际影响,那么公开组党的条件就没有成熟。反之如果具

   有了这些要素,则公开组党的条件就成熟了。同样在这里,组党的主观条件具有

   能动的主导作用,可以通过与社会各层面及统治者的互动,改变客观条件。

   由于篇幅原因,我将在下一篇文章里分析我国二十年前和目前的组党条件和时机

   问题。

   

   

   二、目前组党条件、时机成熟与否?

   根据上一篇文章的分析,我们在二十年前,无论是秘密组党还是公开组党的条件

   的客观条件都是不成熟的。

   当时的历史背景是这样一种状况:

   林彪坠落在温都尔汉、七六天安门事件及四人帮的倒台,彻底打破了民众对毛泽

   东的个人迷信和崇拜。但没有动摇民众对共产党和所谓社会主义制度的迷信和顺

   从。邓小平、胡耀邦为代表的党内开明领导人采取了一系列缓解民怨的措施,把

   人们的怨恨引向了林彪、四人帮,间接地引向了毛泽东,但却有效地再度燃起对

   共产党的信心。经历了动荡的民众有一种过过平静生活的强烈渴望。中国国民心

   态中有一种寄希望于青天的传统。邓小平被当作青天而补救了共产党频于破产的

   信誉。人民沉湎于邓青天把中国带进富强、繁荣的乐园。七九民运就是在这种历

   史背景下展开的。

   当时,大部分知识青年回到城市,进入生产组或其他什么部门,谋到一份微薄的

   薪水;相当部分有事业心的青年踏进高等学府的大门,步入比前辈辉煌的坦途;

   知识分子为失而复得的尊严和利益而小心翼翼唯恐再度失去;工人满怀增加工资

   的希望;农民有指望为自己种地;高级干部官复原职甚至官升一级,正雄心勃勃

   欲施展往昔的理想梦。在这种情况下,七九民运就已经失去了她的基本力量,同

   时也注定了失败的命运。七九民运至多只能起到启蒙的作用。要起到这种作用,

   知识分子特别是高级知识分子理应是最合适的角色。由于中国知识分子当时特定

   的景况,知识化的工人承担起这一历史责任,以大胆的冲撞和油印刊物来执行这

   一任务。(当然,知识分子在以后的几年里,还是在很大程度上完成了对民众的

   启蒙。这是后话。)理性和模糊的理想在求稳的现实面前显得苍白无力。活动分

   子紧紧抓住防止文革的灾难再次发生这个情结,有一定的煽情作用,无疑是对的

   ,但力度不够。而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结社自由、公民权利对民众来说还是陌

   生的玩艺,并且很容易使人联想起文革中的混乱。

   但就主观方面来看条件基本成熟。当时大部分活动分子以马克思的人道主义思想

   及社会民主主义理论为基础,形成了比较一致的纲领。可是在究竟秘密组党还是

   公开组党的问题上犹豫不决,没真正拿定主意。基本还是打算公开组党的。所以

   我总结的教训之一是:在保密程度很差的情况下,公开组党事宜不可多议,更不

   可长时间议而不行,这样既增加了遭受打击的可能,又收不到突破性效果。不如

   干脆果断地宣布政党公开成立,虽然也会遭到打击,但其冲击力也许更大。很可

   惜,当时因为我们有组党的意图而受到严厉的打击,却没有获得组党带来的突破

   性意义和持续性。

   今天的情况与二十年前已大不一样。

   二十年前谁若要组织反对党,从党政干部、知识分子、青年学生到普通群众,没

   有几个会不认为这是反革命行为。可是今天,情况倒过来了,没有几个会认为这

   是反革命行为。即便是执法人员也不过是奉命行事混碗饭吃吃而已,真正为中共

   卖命的还剩几人?

   根本原因是中国人民的政治启蒙运动已经完成或基本完成。如果说文革打破了人

   民对毛泽东的个人迷信,那么六四屠杀则打破了人民对中国共产党的迷信。六四

   伟大的启蒙意义就在这里。中共执行的经济片面现代化政策使整个社会道德沦丧

   ,贪污腐败在中国大地蓬勃成长,社会不公恶性发展。连普通的老百姓也不得不

   抱着憎恨的心态看待中共及其政府。目前中国每天发生着工人、市民的请愿、示

   威行动。他们已不再期待一个新的青天大老爷,而他们又确实在寻找着希望。而

   一个新政党的崛起,正好可以成为这种希望的载体。那时个人几乎都绑在单位里

   、里弄里,稍有不慎,群众甚至都会去举报所谓反革命活动。现在人员的流动性

   已空前发展,活动空间大大增加。因此,无论是秘密组党和公开组党的客观条件

   已经非常成熟。

   正是在这样的社会状况下,今年以来,民主浪潮在国内已经风起云涌,从年初王

   炳章回国闯关,启动组党运动,到中国民主党在国内许多省市公开申请注册并开

   始筹备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从全国性《人权观察》组织的成立,到

   各地《反腐败观察》组织的登记注册和异议人士参加人民代表和村长竞选,以及

   知识分子全国性组织《中国发展联合会》的崛起,都说明:中国民主运动的高潮

   即将来临!国内外的民运人士以当代民主主义和世界普遍认同的人权观念为基础

   基本形成了统一的纲领,并且已进入国内外联手运作的新阶段。这就也说明:秘

   密和公开组党的条件都已成熟了。

   我认为:民主运动是全方位、多层次、多方式的运动,每一层面、每种方式都有

   其独特的作用。肯定一个层面、一种方式而否定其他层面、其他方式的态度是片

   面的,十分要不得的。而组党是所有层次中最高层次的诉求。正如上海晓意先生

   所说的:组党"提出了本历史时期最高的政治诉求,有高屋建瓴带动全局,撼动

   海内外,并保护低层次诉求的作用。"

   在目前国际、国内的形势下,部分民运人士在中共答应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

   利国际公约》的情况下,借着克林顿访华的有利时机吹响组党的号角,应该说正

   是时候。又利用罗宾逊访华的契机把组党运动又推向新的高度,是非常精彩的。

   用我在一篇短文里的话来说:是打了一个漂亮的擦边球。我为这些球员叫好。几

   个月来,中共一直处于进退两难无法接招的事实就是一个最好的明证。现在中共

   推出一个具有屠夫形象的李鹏来接招,宣布中国不容忍多党制,接着又拘捕数位

   宣布党部已经成立的组党人士。这实在是中共的一着臭棋。使中共在全世界和全

   体中国人面前自露其丑。正值台湾选举生动活泼充满生机,由此形成了鲜明的比

   照,使中共的丑态更加令人憎恶。从几位朋友以个人安危为代价而获得的效果来

   看,可说达到了四两拨千斤的功效。

   总之,秘密组党和公开组党的条件在我国都已经成熟了,而如果公开组党能形成

   整个社会的良性互动,则秘密组党的必要性就会消失,反之,如果公开组党被镇

   压下去,任何人都不可能阻挡秘密组党向前推进。

   

   三、中共对组党人士下手意味着什么?

   中共逮捕了徐文立、秦永敏和王有才,已经对组党运动采取镇压行动了。但仔细

   分析就知道,这还不是全面镇压,甚至不是全面镇压的信号。各地的民主党筹委

   会和全国筹委会继续存在,还在不断发出声音。抓抓放放的局面还在继续,四中

   全会也许会真正作出决策,对民主党究竟怎么办?

   我以为,江泽民刚在日本杀羽而归,党内自有压力,以李鹏为代表的顽固派趁机

   发难,有限的镇压措施大体就是妥协的结果。

   但从中共整体来说,要与美国和西方大国在人权问题上撕破脸皮也有所顾忌。正

   值台湾民主又进一步提升,赢得国际社会的好评。江泽民急于解决台湾问题,而

   台湾朝野趁势大打民主牌,以赢得台湾的国际空间,对中共形成了很大的牵制力

   。所以,中共在镇压民主运动方面一时还不宜全面进行。

   中共这一波的镇压行动可能要达到两方面的效果。一、以杀一儆百的威慑作用划

   出一条底线:筹备可以容忍,拖一拖再说,而徐文立宣布党部已经成立,秦永敏

   跟进,这是不能容忍的。以防止各地筹委会迅速转化为实体。同时放出试探气球

   ,看一看全面镇压的可能性。二、在手上再增加一两块与国际社会作交易的筹码

   ,予以重判,然后谈个好价钱把他们赶出来,起到一箭三雕的作用。一则,使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