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公开信时代的到来》]
傅申奇文汇
·《江泽民的五三一讲话》
·《胡文海案件》
·《防民之口》
·《欺骗与抗争》
·《专制改良》
·《王炳章失踪》
·《民主与统一》
·《人权与法治》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封锁信息和镇压》
·《北京当局持续践踏人权》
·《中国特色》
·《共产党的下台与垮台》
·《权力与制衡》
·《话说十六大》
·《共产党代表谁?》
·《专制的延续》
·《难产的新闻法》
·《新的政治迫害》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
傅申奇2001年评论
·《新年贺词》
·《新年贺词》
·《也谈“天安门文件”》
·《拾起旧梦》
·《也谈自焚》
·《欲加之罪》
·《法制的笑话》
·《国际人权公约与中国》
·《政协会议上的掌声》
·《危险的信号》
·《铺路石子》
·《人心的向背》
·《撞机事件》
·《中国的民主》
·《钱冠林免职所想到的》
·《严打与法律》
·《中国的悲哀》
·《“六四”十二年》
·《中共内部报告》
·《中共八十年》
·《江泽民的创新》
·《奥运与中国》
·《中国人的耻辱》
·《危言耸听》
·《中共向何处去?》
·《苏共解体十年祭》
·《毛泽东二十五周年忌辰》
·《世贸中心的倒塌》
·《小议六中全会》
·《反左与反右》
·《祝贺[黄花岗]杂志的出版》
·《道德与政治》
·(旧文重读)中共给世界的圣诞礼物
·《中国加入世贸》
·《挑战与机遇》
·《白莲湖村的冲突》
·《农村的出路》
·《湛江、江门爆炸案》
傅申奇2000年评论
·《新年新世纪的展望》
·《葛玛巴活佛出走》
·《读报感叹!》
·《第一案评析》
·《民主、选举与拉选票》
·《民主化与皇帝梦》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
·《西部开发之我见》
·《台湾选举与江泽民的皇帝路》
·《钱其琛谈人权》
·《朱熔基的四•一行动 》
·《国共两党的失败》
·《选举后的台海形势》
·《新的反右风》
·《最惠国待遇问题》
·《王凤超一言惊人 》
·《中国现状》
·《我看五二零》
·《爱国还是愚蠢?》
·《是胜利还是失策?》
·《中共当局怕什么?》
·《又逢“六四”》
·《两韩“高峰会”》
·《李国涛又遭迫害》
·《江泽民语录》
·《成克杰被判死刑》
·《江泽民的“偏爱”》
·《从“生死抉择”谈起》
·《反腐败还是权力斗争》
·《写在“十.一”》
·《南斯拉夫给中国带来什么?》
·《杀与改---从远华案谈起》
·《李鹏谈司法改革》
·《美国大选》
·《江泽民的辩护词》
·《略论四条标准》
·《世纪末感言》
傅申奇1999年评论
·《新年的期望》
·《走向民主的机会》
·《从几个消息谈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开信时代的到来》

   2007年11月19日
   
   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公民论坛专题节目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公开信时代的到来》

   
   毛泽东以后的中国,普通民众和异议人士向党政要人发公开信呼吁政治改革,可以说无以计数。但体制内人士、有官方身价的人士发公开信,直言不讳地呼吁政治改革,实现民主宪政,确实是新的气象。安徽省政协委员汪兆钧的公开信,开诚布公,言之有据,切中时弊,倡言改革,对策有方,具有振聋发聩的作用。可以说,汪兆钧的言论比许多异议人士的言论更加尖锐,更加大胆。十一月九日汪兆钧又发了一封公开信,题目是中国社会和谐改革的倡议书。倡议书写得朴实无华,温和委婉,充满对和谐改革的一往深情。他建议胡锦涛作为国家元首超越党派,思考民间党派与共产党的位置怎么摆,建议共产党自身改造,适应民主化,建议人大、政协代表的选举从区、县开始面对选民,逐步提升,推进民主化等等。
   
   类似这样的观点、建议和愿望,尖锐的也好,温和的也好,在过去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里,被许多人用不同的方式表达过。他们因此被迫害、被关押、穷困潦倒、妻离子散、被迫流亡、甚至丧失了生命。
   但一个月来,当局破天荒地容忍了汪兆钧的冒犯,至今还没有采取公开的压制行动。在汪兆钧之后,拥有法学硕士、哲学博士学位,任教于南京大学的中国民主同盟盟员的郭全泉先生也以公开信的方式,向胡锦涛、吴邦国呼吁还政与民,实行多党民主政体。郭泉先生明确提出:执政党和在野党竞选轮替的民主理论不是西方的专利。两党轮流执政,最大程度提高了在野党的监督能力,最大限度地降低了社会动荡。共和国最本质、最核心的东西是民主和法制,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体,所缺的恰恰是民主和法制,他呼吁:中国的领导人得靠人民来选,不能再靠枪杆子和小圈子。
   
   汪兆钧和郭泉的命运会怎么样呢?当局是否会封杀公开信现象的蔓延呢?不管他们的命运如何,他们的公开信开始了中国民主化新的一页。
   
   有中国问题的专家认为:中国已经明显地进入了公开信时代,在各种媒体上,中国的知识分子都在以各种方式,传递类似公开信的资讯。当局虽能封锁正式的公开信,却无法阻止公开信时代到来的挑战。
   
   公开信时代的到来意味着,民主这个普世价值已经被中国广大的民众所接受,民主化是中国不可逆转的潮流。问题是共产党能不能改造自己推动和谐改革,或容忍和谐改革呢?如果不能,甚至用暴力阻断一切和谐改革的可能,那么改革将不可能和谐,甚至充满悲剧。这是公开信的作者们和广大善良的人们都不愿意看到的。
   
   

此文于2010年08月0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