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恩将仇报亦寻常]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东海客厅关闭启事
·为自由而奋斗
·今日微言(对治恶性和奴性最有效的大药)
·最正善的伟业,欢迎你的支持
·最大不幸及六大不幸
·真知必有行,真行必有知
·香港事件和辩证法
·三从三不从
·黎明前的黑暗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这张牛皮有点大
·中国即将劫后重生
·凶人凶党必有天谴
·如何儒化中国
·文化品质检验法
·美国的强大是人类之福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关于“等贵贱,均贫富”(外四篇)
·东海态度(一)
·关于香港(微言五则)
·关于民国和台湾
·救命三招(外二篇)
·把马邦变回中国
·关于郷岡警察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三)
·历史自有记忆,恶言自有恶业
·李嘉诚的广告
·谁给你们牺牲几代普通人的权力?
·今日微言(历史终将主持公道)
·正邪善恶论本质
·统一简答反儒派和疑儒派
·东海态度(四)
·东海态度(五)
·三座大山和马帮妙计
·马奶
·你的毒药,我的营养
·关于自由民主平等
·儒家等级制度
·简驳《孔子思想的十大糟粕》
·红儒
·东海态度(六)
·藏富于民论
·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
·仁心和初心—兼批党化教育
·今日微言(海外亲共的人物和势力,品格都不好)
·邪教魔头的真诚
·东海态度(七)
·关于《中英联合声明》
·关于深圳示范区(外四则)
·东海态度(九)
·极权主义四民
·防民如贼即民贼
·正见的来源
·关于不谈政治(二)
·东海态度(十一)
·东海态度(十)
·马邦流行病(外二篇)
·郷岡人民的恐惧感
·噩梦醒来是黎明
·一切才刚刚开始
·东海态度(十二)
·没有自由就没有一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恩将仇报亦寻常

   恩将仇报亦寻常心为身役身为物役、利己主义利益主义,乃人的习性之常,无情无义忘恩负义、唯利是图利(色)令智昏,也算不了什么,以怨报德、恩将仇报才是人性之恶的极至。这样的故事,古今中外都有,《李汧公穷邸遇侠客》是其中著名的一个,梗概如下:

   李勉做开封尹时,抓了个江洋大盗,犯人被审问时哀求李勉,李勉见他气度不俗就放了他。数年后李勉卸任去河北旅游,到某县发现当年这个囚犯成了当地的县令,于是拜访。县令激动万分,一连十天陪吃陪住,十天后回家对对妻子讲:“恩公曾救我性命,我该如何报答?”妻子说:“给他一千匹绢行吗?”县令说:“怕是不够。”妻子又说:“那二千匹够么?”县令说:“还是不够。”妻子说:“既是如此,那干脆杀了。”县令于是心动,决定动手,他家里的一名仆人心中不忍,跑去告诉李勉。李勉立即乘马逃走。驰到半夜,已行了百余里,来到渡口的宿店。店主人道:“ 此间多猛兽,客官何敢夜行?”李勉便将情由告知,还没说完,梁上忽然有人俯视,大声道:“我几误杀长者。”随即消失不见。天还没亮,那梁上人就带着县令夫妻的首级来送给李勉。 该故事情节曲折生动,人心的恶毒被刻画得入木三分,读来惊心动魄。原以为不过小说家言,后来发现《国史补》已有其故事的雏形。又后来,社会阅历和经惗渐渐丰富了,发现类似以恶报善、以怨报德、以仇报恩的事,不仅古已有之,而且于今为烈。

   好心载人反被钓鱼、善意待人反被陷害、乐于助人反被敲诈、奋身救人反被溺死等等现象层出不穷,就是恩将仇报的“现代化”和普遍化。自古忘恩负义不奇怪,而今恩将仇报亦寻常啊。比起处心积虑地算计、坑害热心人或利用他人的同情心来谋取不义之利的“情况”来,传统恩将仇报的故事,因技术含量不高,还显得比较“纯朴”呢。

   古人云:深恩几于仇。俗话说:一碗米养亲人,一斗米养仇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涌泉之恩将你干掉。这些话都是前人人生经验的结晶,我也是吃过不少亏之后才逐步明白这个道理的。

   明白这个道理,儒者是否就应该自扫门前雪、遁世而去或者去“适应社会”呢?当然不。相反,儒者更应增悲悯之深情、发救济之大愿。世人包括小人奸人恶人本质上都是病人,他们的心普遍的病了,“陷于水深火热之中”,恩将仇报者更是患了心灵恶疾。

   通过各种方式和手段维人之权、救民之难乃儒者本份---有没有维权救难的力量是一回事,有没有这种志向和居心是另一回事。只不过,江湖险恶,人心叵测,救人之心不可无,防人之心亦不可无。

   儒者在助人时应尽量提高自我保护的能力,要注意方法,点到为止,提高警惕,加强戒备,不要给别人提供“仇报”的机会,也就是说,不要让自己“被农夫”(农夫与蛇)或者“被东郭”(东郭先生与狼)。仁者爱人须有智,救人须防遭反噬,此之谓也。

   另外,“手援”时还要注意量力而为适可而止,不要跳入井里,不要让“手援”这一辅助手段影响到“道援”事业。一般情况下,“手援”时所付出时间精力和金钱亦应以不严重影响自己家人的生活为限。

   说来容易做来难。事到临头,东海自己就很难做到这么理智和冷静。一位老前辈曾教导少年东海曰:不怕你变坏,就怕你太好。对人当然要好,但要量力而行,否则于事无补于己有害。(大意)

   东海很明白那位老前辈的苦心和智慧,但从当初翩翩少年直到现在二毛生矣,面对世间苦难,还是常常心肠太热头脑发热做不到“量力而行”,常常仁有余而智不足,吃多少堑也长不了一智,一而再再而三地自误误事并饱受误会和误伤。特此自警一下吧。2010-8-27东海儒者余樟法

(2010/08/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