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说说何建民]
东方安澜
·蛆虫•蠕动
·于丹的辉煌和李悦的干卵硬
·舍药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比尔•盖茨的慷慨和苏联的“援助”
·一号桥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说何建民

                      说说何建民

      文/东方安澜

   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是在酒桌上,说是在招商场喝了20万蜜糖。能一下搞妥20万,在社会上有点头寸的人才有这手眼,这是我的第一印象。后来从不同的渠道听说不同的传闻,说鲁迅奖,自己做评委,评自己的作品,忙的不亦乐乎。我才知道这个人是作家,吃文学饭的,而且是作家出版社社长,头寸不小。这个名字,经常在一帮领执照的作家口中滚进滚出,我才知道这个人是常熟人,当兵出身。

   这个人面孔是方是圆是长是扁,我没看见过,本来跟我不搭界。但据说这个人做了中国作家协会的副主席,官又升了,常熟人唠叨起来与有荣焉,我听得耳热,我因为不领执照,不是红牌作家,所以还是跟我不搭界。

   我谨小慎微。跟我不搭界的事,我不关心。一次吃饭,说起税什么的,我说天下都是D的,老板破口大骂,纠正我,都是我们纳税人的。我讪讪然不敢答话。可怜我乡下人出身,没有纳税人的概念,被老板骂了,我就长了记性,上次那个“言子文学奖”,我就留了一份心,因为那里面,也有我一厘一分一角纳的税,因了老板的教诲,我自作主张,关注一下这个地方上的奖,以期过一过纳税人的瘾。郑重申明啊,这是我第一次以纳税人的意识来关注地方的公共事件。

   后来获奖名单出来了,好像是老操手,何建明既是评委,又是报告文学大奖获得者。好像自己杀了只鸡,鸡血一路从京城撒到常熟,然后把死鸡在常熟城里抖了三抖,夸耀说自己是小李飞刀,把鸡杀的干净利索,就象韦小宝抢钱。看着架势我才知道,鲁奖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言奖名单一出笼,我第一个感受是“荣誉就是这么抢来的”。堂堂的作家协会副主席,完全是街边摆摊的野郎中德行,拿自己的狗皮膏药自卖自夸,然后边上一群托儿帮着抬轿子。

   《官场现形记》里,老爷们害怕乌纱又要名利,彼此心照不宣,举荐对方的门生,做得还算隐秀相,避着嫌疑。象这样明目张胆攫取名利,肯定会被参一本。我第二个反应是一句牛逼的名言“共产党员都是特殊材料制成的”。老师教的这句名言从小在我心里落地生根,象鱼翅燕窝,没吃过但知道那是名菜。这几年提倡共产党员的先进性,这样的荣誉观就代表了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一对照,我就糊涂了。这鱼翅燕窝怎么成了烂蟹瞎蛳螺,难不成这是福山长江边化工厂下水道里捞上来的?用自己明抢明夺来的名利,换取进阶的官位,仍后用官位来获取名利,再用名利来提升荣誉,如此周而复始,逐级上升,光环笼罩。而拿执照的作家,不知道他们有没有道德判断,还以常熟出了如此的人物而沾沾自喜。

   什么是荣誉,荣誉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而获得的社会认可,而这样的努力是对社会进步有益的。作为执照作家们的最高领导,就是通过无耻掠夺的手法,坐实那个位置,所标榜的导向性,由无耻之徒领导的一个机构,可想而知那群执照作家是什么货色。

   媒体近来大叫大嚷要反三俗,不知是孔乙己还是孔子说,庸俗低俗媚俗的爹就是无耻,爹的爹就出生在三叉路口的地方,说起来,三俗的祖籍还是三叉镇的。不反无耻先反三俗,就像梁山好汉不反皇帝只反贪官,七寸不准,效果尔尔。当一个群体集体崇拜无耻的时候,当一个文化群体生理功能集体紊乱的时候,这个社会已经滑到了沉沦和崩溃的边缘,什么药方,全他妈白搭。

                              10/8/15

(2010/08/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