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博主:东方安澜]
东方安澜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说说“低端人口”
·说说郭文贵
·再说郭文贵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说说松江抱摔妇孺一事
·吃瓜群众们,千万别再把群主不当干部了
·食不果腹吃阴枣,身在绿营心在汉
·说说黄奇帆
·人渣基辛格
·酒 虫
·养兔
·有奖销售
·大队的小店
·陆品良
·《射雕英雄传》
·致瑞士诺华的一封维权信
·致瑞士联邦委员会的一封维权信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一)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二)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三)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四)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五)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六)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七)
·原乡人——兼和大雪的《我们每天都生活在散文中》
·沉痛悼念酒友马晋
·别了,何村
·福临福山聚福气
·回家种种(散文)
·院子(散文)
·上午去见一个人(散文)
·在浦阳江畔,误入《诗经》(散文)
·浅读《额尔古纳河右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博主:东方安澜

                博主:东方安澜

      文/东方安澜

   写了《《三花》》《说说电视》,网站短信说有敏感词,已经被隐藏,贴不上。肚里正忿忿的打横。刷新页面,跳出来“博主:东方安澜”,我操你妈的博主,自己的博文贴不了,还博个屁主。

   自己的文章不能贴到自己的博里,这啥意思?这就说有一只隐形的手正捏着你喉咙呢,松一松,你就喘口气,紧一紧,就憋死你,憋死咋的?你能拿斧头去把那只手劈了?那是哪个鬼孙儿的手呢?可怜你连那鬼孙儿也找不到?被人黑了,想打架,还找不着北,杯具!

   被人损了一下,你才弄明白,那鬼孙儿才是真正的博主,它不让你贴,你无可奈何;它今天喝了点小酒,心里一乐,你就得吾皇万岁皇恩浩荡。当然,首先感谢国家,其次感谢天涯的博客服务,可怜尔等屁民帮人家赚了点击率,还要团团作揖四处告饶谢恩,杯具!

   可怜我读书少,怎么也记不得当初老师有没有在课堂上教过敏感词,不知是鬼蛋老师捣糨糊,还是现在新鲜事物太多,象SRSA或三聚氰胺牛奶一样,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专利产品。后来,我自作聪明,猜想是不是有《敏感词大全》一类的书籍,上网查询,没找到。

   既然天涯不让我贴,我想打电话给天涯,又一想,倪萍大姐说了,不能给领导添乱。尔等屁民,难得有话语权,贴不了,总归不爽,不麻烦领导我就咨询资深网友。什么是敏感词。老虫就是老虫,他告诉我,是有关部门不让过。我说有关部门是什么东东,听倒是经常听见,知道它从吃饭拉屎到航天飞机,什么都管。我一本正经向他请教,我说我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一颗红心向着党,从来没得罪过谁呀。谁跟我过不去呢?他说,有关部门就是朱阿狗打掉了你的门牙,却叫你去找他姥姥问责,不然就是程序不合法。他姥姥在哪里,就在村西头那个小土丘里。老虫告诉我你不得罪人,不等于朱阿狗不拿你开刷。朱阿狗60年来的最强项就是拿人开刷。

   我有点不服气,草包脾气又犯了。我说,这人总要讲道理吧,既然设置了敏感词,就应该开明开亮广而告之什么是敏感词,既不设置界限,又随心所欲裁定游戏尺度,这种鬼推手的作法,阴暗而且下作。给你头上悬一把剑,一不如意就松一下机关掉下来,而不让你知道什么程度下剑才会掉下来,这真正可怕。

   我想,向有关部门进一言,其实可以编制出《敏感词大全》,然后与时俱进,月月更新日日更新时时更新,以便屁民方便,不是说要以人为本吗,也是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具体体现。我向老虫请问,有关部门的电话传真或者E__mail,老虫朝我嘿嘿嘿嘿一连串意味深长的笑,我被他笑得心里发毛。“他们根本不是人,所以也无须讲道理”。

   最后,我总算琢磨出来了,天下的博客有个共主,就是“有关部门”。

                               10/8/13

(2010/08/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