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三花》]
东方安澜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说说“低端人口”
·说说郭文贵
·再说郭文贵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说说松江抱摔妇孺一事
·吃瓜群众们,千万别再把群主不当干部了
·食不果腹吃阴枣,身在绿营心在汉
·说说黄奇帆
·人渣基辛格
·酒 虫
·养兔
·有奖销售
·大队的小店
·陆品良
·《射雕英雄传》
·致瑞士诺华的一封维权信
·致瑞士联邦委员会的一封维权信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一)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二)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三)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四)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五)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六)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七)
·原乡人——兼和大雪的《我们每天都生活在散文中》
·沉痛悼念酒友马晋
·别了,何村
·福临福山聚福气
·回家种种(散文)
·院子(散文)
·上午去见一个人(散文)
·在浦阳江畔,误入《诗经》(散文)
·浅读《额尔古纳河右岸》
·浅说村上春树
·人生如朝露,爱巢到永久
·蜘蛛,或者其他(散文)
·说说李敖
·走 路(散文)
·文章本无师,师法妙天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花》

    《三花》

    文/东方安澜

   三花不是婶娘家的三妹子,而是一只猫、一群猫,是艾未未拍的纪录片。如果你看厌了张艺谋陈凯歌,你不妨看看那些鲜有名气的,譬如赵亮的《上访》、徐幸的《克拉玛依》、林鑫的《同学》,《老妈蹄花》《三花》,这些虽然小制作,但对于镜头的组合运用,背景音乐的诠释,主色调的拿捏,光与影的适时变化,都有独到可取之处。上面近来天天叫嚷反低俗,可偏偏把弘扬人类天性中普世价值的优秀传承漠视压制,使艺术天才不断凋零。

   要啥缺啥,反低俗说明缺高雅。高雅是啥,不是古今内衣的时尚,也不是吃猫吃野味的品味;而是在文化里,是一种隐性的力量。吃什么,怎么吃,包涵着文化的自律和由信仰产生的约束。

   说《三花》,故事是一群人偷猫贩猫去广东,广东人吃猫,然后怎样利用动物毛皮的一个产业链的揭露。有动物保护者的抗争,有残害猫的血腥镜头,也有食客大快朵颐的快慰。很佩服广东人“只要餐馆做得出,我们都能吃;餐馆没有,我们想到了,也要叫他们做!”这种至乐而无悔一往无前的吃风,我服帖的一塌糊涂。我们从小的教化,是吃驯养了的猪、羊,大人偶尔提到猫肉鼠肉,胃里会隐隐泛起胆汁,引发想要呕吐的不适,赶紧走开。好在现在自己也成了大人,已经练成了猪坚强,但离猫坚强还远差一截,所以强忍着不适,看完《三花》。

   据说03年的SASR是由广东人吃果子狸引发的,广东人这样吃的野,把病菌吃到人身上,是早晚的事。口是重要关口,所谓“病从口入”,但病不从口入,如艾滋,也有。《三花》这片子,不回避血腥,不回避残杀,展现了现代人对动物生存、保护、立法的某些尝试和思索。重要的是,以中立的角度,挖掘现代社会对生命的藐视、利益驱动中一元思维下的单一和对生命疼痛的消失。

   广东人没有禁忌,吃的野,吃的邪,虽然有引发SASR的嫌疑,但这也说明了广东人的民性。广东人乱吃,不好。如果广东人忌口,个个烧香念佛吃素茹斋,做柔顺驯良的民众,也出不了孙中山黄兴汪精卫康有为陈公博,广东也不会成为近代革命的策源地。什么样的民众出什么样的民风,什么样的民风出什么样的人物。如果这次广东人不把吃野味的邪劲拿出来维护粤语,那最后都是鸟语,连花香也要被消灭掉。

   我理想中的国家,要有法律,能尊重人,也能保护动物。在法律触角伸不到的地方,能有民众自觉维护和遵守,靠人类天性中的理性善良、靠后天教育的伦理道德自觉裁定自身的行为。很不幸,昨晚刚刚看完《上访》,痛心不已,在从上到下跟你玩流氓的当下,我认为还是强悍劲霸一点好,尽管我不是一个强悍的人。这样,至少保证彼一方民众不会被踩在脚下,玩弄与股掌之间。我不吃猫肉,但我赞赏突破禁忌的劲霸和彪悍。

    10/8/7

(2010/08/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