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还是书荒]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是书荒

                  还是书荒

      文/东方安澜

   读一篇文章,《30年阅读,从“书荒”到“书海”》,不知是不是后缀括弧里“杨泽文”写的。我因好读书,今年什么都涨,没钱用,无奈把几十年积攒的旧书拿孔网上晒,换几个小钱。对书,颇多感触。

   因为卖书,有人加了我QQ,截图给我一本书,机械类的,我说我不卖这类,他亮明身份,说是理工大学的老师,用量大,我隐约感到他有潜台词,但我实在不是生意人,没敏锐的生意触角,我说我对这类书不敢兴趣,回绝了他。聊到买书,他说学校图书馆和市图书馆有很多书,用不着买,借就成。我说,学校图书馆不知道,市里图书馆前几年有借书证,去过几次,那也叫书?那叫宣传品!他“晕”,话不投机,就打住。因为不在一个平台上,随后我把它的QQ清理掉了。

   孔网卖书,我对古旧版本不懂,不说。说哪类书卖钱。“物以稀为贵”,还是这个标准。我对文学哲学类比较熟悉,说这类。首先,高行健的《灵山》、《你一定要活着》,尽管是浆糊版本(内蒙古出版社);海外散佚文学书系,万之《十三岁的足球》,多多《搭错车》;台湾洞察书系;还有,就要拜胡耀邦所赐,八十年代中期金观涛甘阳主编的。这些都是昙花一现的书籍。可以卖不俗的价。

   从卖书的脉络来看,尽管八十年代初有人写《读书无禁区》,而身处网络时代,书貌似应有尽有,其实大缪。一个社会刻意屏蔽某类书,一般大众是不会刻意去寻找的。就像国家只提供面食没有大米,那就只能全民天天粗面细面面老鼠面脚板,吃久成习惯了,也就忘了这世上还有白米饭。就算那些禁书的电子版,传阅的人群也十分狭窄。从轻而易举可以购得的书籍的门类种类上,可略窥执政者管理社会的眼界和思路。

   今夏,带着好奇去沭阳书市逛了逛。大失所望。有老书翻新,譬如冯梦龙的;有古典新出,譬如《资治通鉴》之类;有死人文章,譬如后清民国49前的文人随笔。在我的期望里,能碰见异书,斜书,怪书。事后反省,我显然期望过高。只见一本,尚可,吴思的《血酬定律》。就算章诒和的书,也没碰见。一本石源华的《陈公博》,显然远远没有林思云《汪精卫》的力度。说宣传品,实不为过。

   07年1月21日,凯迪上报料说八本书被禁,《伶人往事》、《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如焉》、《沧桑》、《一个普通中国人的家族史》、《风云侧记——我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年代怀旧丛书》、《新闻界》;近来,有放风说,野夫先生的《尘世挽歌》(大陆版)被秘密禁止销售,此书另名《江上的母亲》荣获台北国际书展“年度之书”。一个蛮横禁书的国度,要说离文明多远就有多远。

   多读书多读杂书,脑袋就多了武装,一武装,统治者就头胀,当思想者不是进监狱就是被屏蔽时,三俗因为不具备危险性,理所当然要流行。思想是思想者的通行证,三俗是反三俗者的墓志铭。

                              10/8/27

(2010/08/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