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为甘南舟曲哀痛]
槟郎文集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那次抗洪小记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秦淮河防汛
·纯粹的诗人槟郎
·凤尾竹小径
·游千华古村
·游钟山竹海湖
·参观利济巷陈列馆
·明故宫漫步
·明故宫之梦
·炎夏的紫薇花
·初游茅山
·谈方山洞玄观的群聊碎语
·登珍珠泉长城
·茗香一笑是槟郎
·群聊碎语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为甘南舟曲哀痛
     槟郎
     
     这个朝代频繁的灾难
     早已将我脆弱的神经催眠

     即使神经早已习惯性麻痹
     甘南舟曲的泥石流灾难仍然
     凶猛地堵塞我残喘的喉管
     谁还能再胡说灾难可以兴邦
     频繁的灾难,巨大的死亡
     只会使人对盛世越来越绝望
     
     甘南舟曲,我惭愧没有
     与你一道担当那夜的灾难
     远在江东的我也不能前去救援
     重压的房奴也无能捐款
     但我仍然用秀才人情半张纸
     来呼喊:为甘南舟曲哀痛
     有一丝活着的希望就必获救
     死者早得安息,生有所养
     对八方的支援奉献我的尊敬
     
     昔日的塞上江南的明珠
     古代羌人生息繁衍的故园
     哺育了几千年人类的白龙江
     有多少生命史诗在此流传
     突然,母亲河的巨大的呕吐
     大半的城区,众多的子民
     瞬息间被洪水和泥石流掩埋
     我们能责怪天会下大雨吗
     能怨恨一方山水的重力作用吗
     
     甘南舟曲的泥石流灾难
     凶猛地堵塞我残喘的喉管
     但我仍要说天地有道人无道
     与自然冲突的责任只由人承担
     为什么父母官大拆大建大兴土木
     青山绿水逐渐成了土山浊水
     追着鸡的屁跑大了乌纱帽
     跑出了到处的天灾总关人祸
     
     这个朝代频繁的灾难
     早已将我脆弱的神经催眠
     即使神经早已习惯性麻痹
     甘南舟曲的泥石流灾难仍然
     凶猛地堵塞我残喘的喉管
     我分明感到我也有罪忏悔啊
     我的书桌也可能是甘南的木材
     那我更要用诗人无力的诗句
     来祝愿:舟曲的明天应更好
      2010-8-11
(2010/08/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