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85回]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85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85回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艾鸽更多文章请看艾鸽专栏
   

    艾鸽六四历史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博讯 boxun.com)
   
    (全球第一部心灵感应长篇文学屏幕)
    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是受到自由的诱惑。
    -----艾鸽
   
    第85回: 走婚部落稀世罕见 女儿国度独眠牛棚
   
    自由苑 卧孤衾
   
    山月不解人意,
    空缠绵,何所绮。
    纵然开荆馥,又怎施得:
    一处陶然,两处淡凄。
    独落得孤衾单体,
    羞与人逸。
   
    (活灵 光)
    离开那伸手可触天的高寒山区,我开始往东南方向走,本以为平坝区居多,自然春光滞留,一路逶迤而行,尽收风光旖旎。焉知还有个玉龙雪山在等着我哩!到了丽江,有一女团员带我去参观了丽江古城里的千年老榕树和各种兰花。又去 见了一些各式各样的青年,始知这玉龙雪山也是民情淳朴,各异风采。一天,她对我说:“记者同志,再见吧,我们要告别了。”我略为惊异:“你不陪我去采访山区啦?”她娇嗔满面“你要去那最高的山区,我没法陪你去。”我道:“为什么?”她神秘兮兮地说:“你不知道那山的风俗吗?”我摇摇头。她说:“可能是鄙俗,也许是太好客了,曾有人去过,讲述给我听。说是外人去了,他们会非常喜欢,给你腾出一个空铺,若是男人去了,就会叫一个女人陪你睡,若是女人去了,就叫一个男人陪你睡,你是男人,可能你愿意,我可不情愿。”听她说完,两人呵呵大笑,我说:“简直是天方夜谭,怎能当真?”她偏说是真的,所以她不敢去。她说的那山,我难以置信。叶绿花妍又一山。可因顾虑重重,她说的那最高的山我也没有去,只是驱车往宁蒗方向而来,这里据说是母系社会遗址,以前还未来过,此次去采访一下,想撩开一下他的面纱,也让世人见识一下。
   
    摩梭人的走婚到是天下闻名的,我难得到此采访一回。据说是母系社会遗址,《唐书》里记载的东女国范围就在今天川、滇、藏交汇的雅砻江和大渡河的支流的大、小金川一带。走婚制度是女性文化的标志,泸沽湖之浜又称女儿国。沿途各款风光转瞬而逝,黄昏时分我来到这神秘温馨之地。对当地的风俗习惯一概不了解,也没有向导,只好临场体验。摩梭人的男子爱骑马,而我骑的是铁马---摩托车。先得找个住处。一问:根本没有旅馆,只好到农家投宿。一位摩梭人妇女接待了我,她目光语气里都透露着摩梭人的爽朗。进餐时见到她女儿,她女儿格格蜜沙,颇为腼腆,低头吃饭,两颊飞红。她母亲向我讲述了所谓走婚习俗。走婚是一种夜合晨离的婚姻关系:男女双方不结婚,只是晚上男子到女人家居住,生了孩子也不知道是谁的,小孩子一概称男人为舅舅。女方占家中主要地位,可以决定走婚继续或结束。走婚在摩挲语中叫意为“走来走去”,它形象地表现出白天仍在各自家中生活劳动。一到夜晚,男子会用扔小石头上阳台的方式,叩问女方是否愿意开门迎婚。女方通过月光下的观测,如果觉得对方能打动自己的心,就开门迎“夫”。不如意,就装聋卖傻,对方只好走开。格格蜜沙表示她的新棉被还未用过,其母解释为走婚还未开始。
   
    篱笆墙外已经闻得有人在吹口哨和扔石子。她母亲眸中带春地:“夜夜有人缠,可姑娘家就是愿意等。”原来,摩梭人的处夜权也是很珍贵的,要么看上人俊,要么看上厚礼,要么看上感情。处夜的花被子是母亲亲送的,也意味着母亲的认可。走婚一般来说不能于正门进入花楼,而要爬窗而入。我笑道:“我是不会爬窗的,天生就不能参与走婚。” 格格蜜沙看了母亲一眼:“干嘛要汉族人爬窗。” 她母亲觉得女儿今晚语气有些特别,就试探性地:“格格,花被子不能总闲着,今晚可以用了吧?” 格格蜜沙并不回答,似默认。晚饭后,只听得她在唱山歌:
    曾经等得云发白,
    阿妹只认有情脉。
    如今忽见铁马缘,
    不知可是春色来。
   
    我明白她也是在试探我,是否两厢情愿。她母亲见我不敢答腔,就送来一杯蛮龙液给我喝,我当时不知是摩梭人的壮阳品,以为是米酒,出于礼貌也就一饮而尽。饮后便觉得浑身发热,情欲绵绵。歌声也飞了出来:
    落霞何意饮泸湖,
    一片醉影却空妒。
    阿妹本是仙阁水,
    赠与路人堪辜负。
   
    别看格格蜜沙平时沉默寡言,一唱起歌来,胜似夜莺。她颇为含情地:
   
    深山难结连理枝,
    阿妹却为一见痴。
    忍得万千花叶落,
    原是留为心相知。
   
    我迷迷糊糊地觉得她的情歌味道太浓,恐越陷越深,误导了她,不敢再唱下去。但见她母亲已经把花被子抱进闺房,格格蜜沙走进我身边,脸涨红着:“望夫君多住几日。”我心里咯噔一下:完了,她已经把我当作“夫君”了,这如何是好?可这汉族文化不是可以与之融洽的。爱情,我已经被人申请了专利。而眼下的这格格蜜沙,却什么都不问我,她唯一的愿望就是要我多住几天。可我除了远道而来外,一无厚礼,二无时间,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如果与她“走婚”,是注定会辜负她的。她抬起头来,双眸里洋溢着秋波,红唇宛若一叶红枫,飘逸着,渴求着,抖颤着。我切身的感觉到:美女当前,如果纯粹从生理上来说,天下的男人恐怕都会愿意的。可加上了心理因素就不好说了。我就有难以克服的心理障碍。她那么纯,纯得象一滴露珠。如果第二天早晨,她发现那个拿走了她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的男人,拍拍屁股就走了。而且,几乎再也永不相见。那么,不仅会毁灭她对男人的美好想象,还会毁灭她对爱情的美好憧憬。她母亲见我怔在那里,就过来问究竟。我只好实话相告:我不是来走婚的,是来采访的。她母亲忧郁地:“那你今晚住哪里呢?户户都是女人当家。”我只好让她们把村长请来。村长也是一个女人,她说:“到我家去,就一张双人床,也如同走婚。”我急道:“全村就无一可歇身之处吗?” 村长想了一会:“到是有一间新盖好的牛棚,牛还没住进去。如果你能接受的话,可以住一晚。”我不管那么多了,忙答应下来。可没有铺盖。这时,见格格蜜沙把她的新棉被递给村长:“还没有男人用过。”我感动地握住她的双手,把脸埋在她的手中,吻了吻她的掌心,以示谢意。
   
    牛棚之夜,新被裹卷,这才发现那摩梭人的蛮龙液壮阳,欲火烧身。远水不解近渴,近处又不忍心。男人有时会自我安慰,我是凡人,不是圣人,自然也曾经悄悄试过。好处是随心所欲,自我陶醉。可缺点是没有情调,我除非万不得已,一般来说并不喜欢。我比较爱的是梦中缠绵,情景迷人。少年时双脚露在外面做春梦,是有科学道理的。脚底有生殖系统的重要穴位,受凉会引发梦逸。再加上入眠前不停地思恋所爱之人,到脑海中觅得情景,就有机会共赴佳期,伴我度过寂寞时分。牛棚啊,牛棚,这可是你自找的安谧处。月光似有些怜悯,绿耸耸的倒影久久地在牛棚前徘徊。
    有诗为证:
    一领月箔宿泸沽,
    牛棚萧萧羁山麓。
    夜泪痕流有谁知,
    且将玉琅忍孤独。
   
    (共120回,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010/08/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