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艾鸽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82回
   
   
   
    (全球第一部心灵感应长篇文学屏幕)

    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是受到自由的诱惑。
    -----艾鸽
   
    第82回: 屋檐底下木瓜充饥 栅栏荆扉女不出门
   
    自由苑 九秋蓬
   
    野山葱翠,少艾居群。
    心怯羞涩不出门,但闻呜咽声。
    茅篱土壁,薄衣单裙。
    裸身难出门,
    膈墙语音迎。
   
    (活灵:光)
    晨露未晞天方晓,我驱车前往高寒山区环省采访。野影蹊径犹未尽,又是崎路泥泞。一天响午,来到一闭塞山寨竹楼前问好。只听得屋里时而言笑鼎沸,时而声言哽咽。过了一会,方有一女子出门迎见我。我便坦言是采访经过,口渴叩门,讨口水喝。她笑着从树上摘了个木瓜给我,又说不便进屋。我心里奇怪:当地少数民族是最好客的了,怎会不便?我细细又想来:云南十八怪,这属于哪一怪呢?那云南十八怪谓之:(1)鸡蛋用草拴着买。(2)三个蚂蚱一碟菜。(3)摘下草帽当锅盖。(4)春冬衣服同穿戴。(5)石头长到云天外。(6)山头下雨山腰晒。(7)种田能手多老太。(8)抢婚原是谈恋爱。(9)粑粑饼子叫饵块。(10)有话不说歌来代 。(11)茅草畅销海内外。(12) . 石头当作美人爱 。(13) 竹筒能做水烟袋。(14) 好烟见抽不见卖。(15) 火车没有汽车快。(16) 山洞可与仙境赛。(17) 过桥米线人人爱。(18) 姑娘四季鲜花戴 。
   
    见我恍恍然那自称温的女子,又口气牵强地说:“她们未见过外人呢,不有脸面。” 我边叹气边说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又不是相亲,见一面就走了。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你们的居住和生存环境。”
    温把头发挽起来,又道:“其实,让你进去看一下也没关系,只是……”
    “只是什么呢?”
    “会吓你一跳!”
    见我还是一脸茫然,温黛眉微耸,脸色泛红:“我唱支山歌给你听,看你自己明不明白。” 接着,她唱道:
    姑娘生来一枝花,
    含苞待放倚树架。
    可惜绿叶不惜春 ,
    自顾落寞泪空洒。
   
    我还是听得稀里糊涂的,又心怀揣摩地回唱道:
    山枝摇曳尽袅娜,
    茅屋藏娇懒答话 。
    只闻芬芳不见人,
    未知寒暖空牵挂。
   
    温听罢,一边用淘米水洗头,一边唱道:
    阿妹本来羞嗒嗒,
    花无枝绿如何发?
    冬去秋来皆无情,
    恨不凭窗披云霞。
   
    见我独坐凝眸远眺,温莞尔一笑: “你还是百闻不如一见,自己推门进去看吧。”
    我懵懵懂懂地前去,正欲推门,又听她唱道:
    阿妹惊鹿蹦蹦跳,
    语隔心墙天地小。
    千金藏在茅草棚,
    衣不遮体莫见笑。
   
    耳廓里荡进她的歌声,我忽然悟醒:“是你姐妹们没有衣裙穿吗?”
    温点点头:“正是哩!她们都是光着身子哦。我及亲戚一共五姐妹在此,就一身衣裙,我是老大,所以我先出来见你。”
    我忙退身道:“那她们肯定难为情,我就不进去了。不过呢,你去换换衣服,我逐一看一看你们家的五朵金花,每人题诗一首。” 温往衣裙上擦了擦水汽,抿了抿头发:“先给我题一首诗,不然我不去换她们出来见你呢!” 我便挥笔写道:
    温馨一束难盈掬,
    缠绕贫舍暗中泣。
    五朵舍花第一枝,
    风姿翩翩翠欲滴。
   
    她满心欢喜之态,转进屋去了。约莫二三分钟,见另一女子飘逸而出,只见模样生得:秀容稀有,肤色白皙,眸若秋潭,身宛浮雕。
    她说自己名娥,与温是孪生姐妹,也是18岁,晚一个小时而已。身在农家,父母偏给她起了个仙名娥。 我笑道:“这个名字不错,亏农家也能想得出来。”须臾,便题诗道:
    娥眉丹唇落人寰,
    柳腰摇曳更修长。
    西施原是农家女,
    以此旁证纯天然。
   
    娥听罢不胜欣慰,遂换另一姐妹出来。长得也是标致模样。她道17岁,名玉,称与前面两位是表姐妹,生得粉妆玉琢,柔媚娇羞,双眸蓄情,含春不露。我问了问她的大致情形,便题诗道:
    玉蕊琼葩无人知,
    今日始见临天池。
    波光闪闪傍篱畔,
    可怜只教石山痴。
   
    玉与我攀谈一阵,又换一个名叫香的姐妹出来。她说自己也是17岁,都是亲戚,因没有衣裙穿,所以,几个女孩子就居集在一起。见她生得脸悬娥蛋,双目嫣然,身材纤细,逸出款段。我思忖片刻,又为她题诗道:
    香薷若是紫缤纷,
    提携而来便花迸。
    眸中秋滴馨如许,
    何夕是汝披叶纹?
   
    香又与我稍谈片刻,又进门让最小的一个女孩换装出来,她只有16岁,裙子稍显宽长,只见她趿着一双木板鞋赤着脚背就出来了。但见生得伶俐非常,小巧玲珑,一笑琅然,口齿清脆。她称名珠,我便题了一首诗:
    珠圆玉润步婵媛,
    小女娆媚正争妍。
    隔年再看十八变,
    又是眉梢出鲜艳。
   
    小女子口无遮拦,说她的姐妹们都想去上学,但老师说:“光着屁股不能来上课。” 所以,只有大姐姐们轮流去上课,她不认识几个字,但听得懂我念诗,我说:“这木瓜好甜,你怎么不吃一个?”她摇摇头:“那木瓜是省着喂猪的,猪吃不了就留几个给客人吃。我们喝山泉水就行了。”我本想再要一个木瓜吃,可听她说要省着喂猪,自觉惭愧,不敢再言。又恨自己不是女儿身,若是女儿身,就把自己的服装送给她们,但回转一想,不对,我若把服装送给她们,难道自己也光着身子不成?如此胡思乱想一通,甚觉荒唐,便留了100元钱称是买木瓜,其实是留给她们买衣裙穿,这已是当地一个农民一年得收入了。遂与五朵金花辞别。她们隔着门缝,伸出玉臂,与我挥手道别。有诗为证:
    滞留春色不可逸,
    篱蓬天仙窘无翼。
    绿裙不解深闺羞,
    回回泄露茅屋底。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0/08/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