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中外史前巨石阵]
BURMA-缅甸风云
·停止内战,反对分裂,建立真正联邦制!
·貌强:Editorial: Shan State and Union of Burma
·掸邦与缅甸联邦的恩恩怨怨
·缅甸各邦各族人民纪念“联邦节”
·貌强:Burma’s States & People Celebrate “Union Day”
·貌强:Burmese Generals! Return to the Right Path!
·将军们! 放下屠刀,立功补过 !
·貌强:Statement of Concern by Burma's Chinese
·缅甸华族也关注欧盟的缅甸政策
·缅甸建军节
·泰国清迈大学2007年AEIOU寒季奖学金招生
·同林老师悠游威尔斯与温莎堡
·带林老师悠游海牙
·带林老师悠游阿姆斯特丹
·与林老师对饮茅台酒
·同林老师追忆中国援缅远征军
·与林老师谈昂山与吴素:
·漫谈缅甸“姓氏”: 德钦、貌、哥、吴、玛、杜
·缅甸政坛恩仇录
·环行荷兰8省,悠游Leeuwarden半日
·貌强带两千金悠游云南
·貌强: 回故乡
·Bush! 放下你的皮鞭与屠刀!
·缅甸各族人民的不懈斗争
·貌强:Free All Political Prisoners and Stop Killing Ethnic People!
·释放政治犯!停杀原住民!
·貌强:TOTAL A ETE TOTALEMENT REJETE
·貌强:以民主、人权、自决权为缅甸建国与办学基石
·貌强:'TOTAL was Totally Rejected'
·貌强补充一二,以飨欧洲华报读者
·貌强:Taiwan People Demand :
·台湾人民要求缅甸军政府:
·缅甸众土族力量2006年现状
·貌强:The situation of Burma’s Ethnic Nationalities in 2006
·貌强:Debts of blood Must Be Paid in Blood!
·貌强: 血债要血还!
·貌强:Keep Burma's Seat Vacant
·“缅甸文摘”社论:敬请空置缅甸席位
·貌强:都灵市缅甸策略研讨会
·貌强:Strategic Consultation on Burma in Turin
·貌强:Curent SPDC Offensive and our KNU Counter-attack
·缅甸军政府的攻势与我族我军的反击
·克伦族联盟主席在56届克伦族烈士节的讲话
·貌强:KNU President's Address on 56th Anniversary of Martyrs' Day
·貌强:第八届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已选出
·钦民族战线代表团访问旅欧钦族社区
·缅甸各族青年联合行动团之声明
·有关国际法内的自决权
·貌强:UNPO’s Symposium on the Right to Self-determin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
·对“国际法内的自决权”的我见
·Busdachin’s Speech on “Self-Determination Right in International Law”
·UNPO: UN Human Rights Council Briefed on Human Rights in Myanmar
·联合国文告:缅甸悲惨现状
·貌强:Busdachin’s Speech to VIII UNPO GA in Taiwan
·Why Waste Time and Procrastinate?
·UNPO秘书长在台北讲话
·2006年底缅甸联邦实况
·BURMA.UNPO: The Situation in Burma
·缅甸众土著在台北UNPO大会的声明
·漫谈钦族的过去与现在
·Burmese Junta Achieves 2 Things at One Stroke
·缅中边界军演一箭双雕
·UNPO: "Democracy Promotion: The European Way"
·促进民主的欧洲道路
·波米亚将军的革命一生
·貌强:Bo Mya’s Revolutional Life
·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中国
·貌强:Our Congratulations to Dr. Lian Hmung Sakhong
·廉萨空博士荣获“2007年马丁路德金奖”
·缅甸联邦民族联合政府成立16周年纪念文告
·廉萨空博士在马丁路德金奖授奖会上的讲话
·Lian Sakhong's Martin Luther King Prize Acceptance Lecture
·追忆1967年缅甸排华暴行
· Forum of Burmese in Europe 28-Jan-2007
·欧盟缅甸人论坛07年元月28日召开
·舌战独立掸国领袖 Hso Khan Pha
·缅甸钦区钦族钦新闻-1
·缅甸革命力量的第六次策略协商会议通报
·缅甸议会民主党致函中国外长
·缅甸民族委员会NCUB开设伦敦办公室
·2007年三八妇女节感言
·貌强:CNF Peace-Talks with the Burma’s Junta
·缅甸钦民族战线CNF与军政府和谈
·2007年春季缅甸局势
·欧盟东盟2007年会议对缅甸既援助也不满
·貌强:KACHINS PROTEST BURMA'S JUNTA BARBARISM
·克钦人民抗议缅甸政府军的兽行
·从缅甸建军节想起
·缅军以强奸土族妻女为战争手段
·貌强:Burma Rape Report Exposes Brutal Army
·KNU苏沙吉准将谈克伦族革命
·Saw Hsar Gay Talks about Karen History & KNU Revolution
·貌强苏沙吉准将续谈克伦革命(1)
·印度关闭缅甸Mizzima新闻社
·Mizzima News Office sealed off by Democratic India
·AEIOU 2008学年招生通告
·糖尿病民间验方
·心腦血管病的預防
·漫谈印欧语系
·2007年缅甸国内外微妙变化
·貌强:Harn Yawnghwe, EU, USA and Burma’s Junta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外史前巨石阵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Anu Niskanen 瑞典小姐驾驶瑞典小汽车,带我们奔驰在瑞典高速公路上。

   我们张望窗外,只见原野上、树林里、村屋四周,大大小小巨石稀稀落落,这里一大块,那里一小堆。巨石经几千几万年风吹、雨打、雪冻、牛羊擦身、人类活动,凌角凸角都已经被磨得光光滑滑——活像我们这些饱经风霜、凌角早已磨平了的垂垂老人。

   Anu Niskanen说:

   *在 Gotland Froejel Kyrka12-13 世纪教堂北方,你可以见到用这些巨石建成的坟墓,30米长,5米宽,叫 Gannarve Skeppssaettning。考古学家说是公元前300年到1000年前铜器时代的。

   *南约塔兰(Goetaland)与丹麦交界,其 Skane 省的南海岸也有 Ales Stenar 巨石阵,考古学家猜测是维京人的坟墓或拜祭场。

   太有趣了!我两耳不觉翘了起来,说:

   *见过英国威尔特郡索尔兹伯里平原上的 Stone Henge 环状巨石阵吧?巨石来自250公里外的

   威尔士西部山区,年代估计是公元前2550年。 用途:有的说是天文观察台,有的估计是巫师用来

   占星卜卦,有的却深信是疑难杂症医疗所,实际派学者则推测为当地权威人物的陵墓。

   *我们荷兰北方目前幸存54个 Hunebedden(巨石阵)。52个在 Drenthe 省,2个在格罗宁根(Groningen)省。据云大小 Hunebedden 以前有几百个,北方另两省—— Overijssel 与Friesland 也曾有过。可惜被历代居民用来铺路、建房、筑畜舍……人为地糟蹋掉了。

   Anu Niskanen 的耳朵也竖了起来,她兴致勃勃地问:“什么是 Hunebedden?跟我们瑞典的这些石头有关联吗?”。

   我不禁口沫横飞了:

   *一万年前冰河末期,你们北欧的巨石与泥沙,嵌夹在大片冰层冰块内,顺着冰河不断南下漂移到荷兰北部北海一带。到5-6千年前,用中国话说“水落石出”,荷兰人则据实而说为“冰融石现”。这些光秃秃的北欧巨石在 Drenthe 省最多,统称 Zwerfkeien。

   *5千6千年前的石器时代农耕人、渔猎人、畜牧人,都相信人死后灵魂不灭,所以土葬极兴——让死者安息,尸体旁还常供奉陪葬品。

   *权势人物如酋长、族长、头人等一命呜呼时,其亲人族人们就群策群力——想方设法搬来Zwerfkeien巨石,在尸体两旁竖立排成两行长20多米,宽1.5米至2.5米的Zwerfkeien巨石阵,上盖扁平Zwerfkeien大块巨石,然后再竖以 Zwerfkeien 巨石,把首尾两端封住——威风八面的长方形Hunnenbed,就这样形成了。

   *巨石阵 Hunnenbed 通常是东西走向——阵头清晨迎接朝阳,阵尾下午送走夕阳。石阵门洞设在中部朝南——基本上只设一个门。朝北的那排巨石是用来顽挡北风寒流,因此北部不设门——坐北朝南是也!

   *按门的不同,Hunenbed 可分四种:洞口两竖石顶一石盖,可平地出入的,荷文叫 portaalgraf;须沿阶梯下去的,叫 trapgraf;洞口两旁各竖两大石,上加大巨石盖成走廊的,叫 ganggraf;长而高的 Hunnenbed,一般会设两个门进出,顶部有的还填土种草植树——这种长巨石阵叫langgraf。

   *在 Groningen,意外出现法国或比利时式的 Hunnenbedden—— 巨石阵南北封闭而无洞口,进出的门洞例外设置在东头或西尾。人们叫它为 dolmen——石桌的意思。

   Anu Niskanen:你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但还没告诉我什么是 Hunebedden。

   我一拍脑袋,抱拳道歉:

   *老夫老矣!善忘得很!接近老人痴呆症了!………真对不起!

   *Hunnen 荷文最初专指匈奴,后来也指蒙古铁骑、屠夫蛮人——但用在巨石阵,显然风马牛不相及。

   *罗马时代 Hun 泛指欧洲蛮荒地区的蛮人,即盎格鲁-撒克逊人、法兰克人、维京人等,也就是现在的你们北欧人、德国人、荷兰人——但用在巨石阵,还是牛头不对马嘴。

   *17世纪的史学家 Johan Picardt 说北荷兰的 Hunebed,是 巨人(Huynen, Reusen)建给无知蛮妇(Witte Wijven)居住的——Johan Picardt 显然天马行空,意图自圆其说!

   *1809年史学界据实物推论 Hunnenbed 是“史前坟墓”、“新石器时代的族长墓”——这才走进史实。

   *经现代石头化学成分比较,以及死亡人骨骼、牙齿、毛发、陪葬品等全盘科学综合研究与放射性碳14确定,明确指出Hunnenbed巨石来自冰河期的北欧,死亡人是新石器时代的古日耳曼人,Hunnenbedden 陵墓比埃及金字塔还早很多。

   *现在我画龙点睛了:Hunnenbed 是荷文名词单数,Hunnenbedden 是复数,若拆字死硬直译:Hunnen 巨人,bed 床,若两字合之,广义转为“史前巨石群”、“史前巨石阵”、“史前巨石坟墓”、“史前巨石陵”。

   Anu Niskanen:中国有 hunnenbedden 吗?

   答:

   *历代皇帝驾崩后,个个有荣华富贵的皇陵,无穷无尽地享用——虽死犹生也!在北京,你不是游览过13陵吗?——那不是活脱脱的现代版北京“天下人间”?

   *毛主席自诩比秦始皇更秦始皇,所以他老人家的纪念堂就在皇家故宫天安门大广场。天安门还有他老人家肖像,居高临下注视着来来往往人群。

   *国家主席刘少奇之流、国防部长彭德怀之类,因胆敢批评、触犯毛主席,个个被批斗得死无葬身之地——他们当然跟 Hunnenbedden 无缘。

   *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叶剑英、胡耀邦、赵紫阳等对国家民族有大恩大德的领导人,无不自愿死后火化成灰,尽撒于中华大地与海洋湖泊,精神却永存人民心中——可惜他们也跟Hunnenbedden 无缘!

   *千千万万地主、富农、反动派、右派、形左实右、帝国主义走狗、封建主义余孽、修正主义分子、臭老九等……都被定性为“不是人”——批倒批臭后再被踏上一只脚。他们死后,才发现多为冤案、假案、错案、莫须有案或阶级斗争扩大化案,因此多获平反。呜呼哀哉!他们充其量只升华为人下人——因而也都跟 Hunnenbedden 无缘。

   Anu Niskanen:毛主席最爱读中国线装古书,又亲自领导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他知道Hunnenbed 吗?跟 Hunnenbedden 有缘吗?

   答:说来话长。

   *他老人家姓毛,名泽东,字润之,父富农,成长于半殖民半封建的旧中国农村。

   *他精通“资治通鉴”、“孙子兵法”、“三国演义”、“水浒传”,满腹5000年阴谋,阳谋则是他的现代发明——古今中外,1000年才出他一个。

   *他主张“主观能动性”,鼓吹“劳动改造世界”,所以工业学大庆——要工人依靠铁锤与拼死干劲,大闹工业革命;农业学大寨——鼓励农民依靠镰刀与锄头,硬要山丘与大地出粮食;全国人民学解放军——小米加步枪,要像抗美援朝战争以人海对火海,视死如归。

   *他决心15年内超英赶美——所以全国工农商学兵,齐齐锯木、烧柴、日夜大炼“钢”。 像你们瑞典森林草原,三两天内准会光秃秃——废铁虽“炼”成,但大自然不充满碳烟乌气才怪;汽车声将由满街单车铃响来代替;手机则一定被全国大喇叭大喊大叫所取代。君知否文革甚至改革开放前,中国家家户户没有电话、彩电、空调、电冰箱、私人汽车?

   *他的盲目大跃进带来全国大饥荒——面黄肌瘦代替了旧中国和今日中国的脑满肠肥,贫血与营养不良代替了旧中国和今日中国的痴肥与三高。君知否——毛主席大跃进时,知悉新中国人民每日无不以野菜树皮观音土充饥后,大吃一惊而无心吃肉了。

   *他痛恨旧中国和今日中国贫富不均,所以提倡“穷过渡”——大家一穷二白三无产,贫富差距不是没有了吗?

   *他偏激误会“知识分子翘尾巴”,极端确信“知识越多越反动”——所以关闭全国大专院校,驱赶全国师生、知青上山下乡或刺配边疆,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跟随贫下中农副总理陈永贵一辈子修理地球。

   Anu Niskanen:笑林广记!天方夜谭!……你还没回答毛主席知不知道 Hunnenbed。

   答:唉!不是我老人痴呆,而是一言难尽,更怕说多错多而进文字狱——呜呼哀哉!祸从口出!不知该如何说才好!

   *毛是拆字高手,解析“重”是千里一线牵——有缘也!近卫军8341就是他的得意杰作。晚年他再苦学英文 ——Hunnenbed 他老人家一定拆成 Hunnen + bed。

   *Hunnen 不是也指蒙古人吗?他上世纪30年代是中华苏区红彤彤主席,40年代兼任中共红军头头。他一向赞成外蒙独立;他嫌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你我每夜上床睡觉,他则枯坐 bed 边,通宵动脑筋——如何每7-8年来一次文化大革命!要知道他自诩平生只做过两件大事:1.打败蒋介石的中华民国,2.亲自领导文化大革命。

   *中国人民不是总结‘文化大革命’祸国殃民,是一场‘反文化反革命’吗?……哈哈!这恰恰反面证实了他老人家的天才揭露“走资派还在走”!……嘻嘻!他老人家的名诗,不是早已回敬形形色色走资派——“不要放屁!试看天翻地覆!”?

   *他老人家为人幽默风趣——日本人为侵华战争向他道歉,他却大笑:“你们不侵华,我们怎么能取得政权?”。

   *幽默是 Humour,Humor 音译。看 Humour,Humor(幽默诙谐)与 Hun,Hunen,Hunnenxi(匈奴、史前文明),借用他老人家严重警告周总理右倾的狠话来说——“仅差50步而已”。现在该说到 Bed“床”字了:他老人家和江青游山玩水,因晚上老动脑筋不悃,现在大白天惊见江山如此多娇,风景这边独好,不觉上 Bed 之心大起,就笑嘻嘻赠江青他的打油歪诗:“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可怜江青踏破草鞋无觅处,诚惶诚恐大派心腹四处探寻“仙人洞”与“险峰”,7千童男童女大海航行向扶桑——这次因无伟大舵手导航,竟然误闯美国!

(2010/08/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