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中外史前巨石阵]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为民请命的名律师 U Aung Htoo
·中国为首迅速崛起
·缅甸UNFC对目前和谈与陆空攻击发表声明
·赛万赛谈最近缅甸和谈进展
·缅甸全国停火在拐弯爬行
·成龍——100%龙的传人
·缅甸果敢:温2009年知2015年
·停战!建设缅甸Federal邦联!
·缅甸全国停火会议五月初续开
·缅甸边签全国停火协议边打内战
·缅甸佤邦五月初续开全国停火会议
·缅甸UNFC主席给登盛总统的公开信
·缅甸众少数民族维护果敢兄弟
·缅甸佤邦五月初和平会议困难重重
·缅甸果敢军四月战果
·缅甸五月初佤邦和谈任重道远
·望缅甸联邦和平复兴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开锣了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首日
·缅甸佤邦棒桑和平会议第四天
·缅甸佤邦棒桑和谈会第五天
·缅甸佤邦棒桑峰会胜利闭幕
·缅甸民族武装组织邦康峰会公报
·缅甸三分鼎立,看谁出奇制胜
·缅军誓要以果敢之血洗其臭脚
·缅甸温教授谈“联邦”
·看中国如何应对缅军逼民地武缴枪
·从果敢战事痛忆白华红华互屠
·Great! 世界宗教议会!
·缅甸内战源于大缅族极端主义背叛彬龙协议
·缅甸独裁将军们四两拨千斤
·谈昂山素姬首次访华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缅甸将军们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
·缅甸学生七七惨案永不忘!
·煎炸烘烤动植物食品极不健康
·笑+思考+运动 = 健脑强身
·KNDO 六十七周年建军节讲话
·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缅甸CNF正义的呼声!
·缅甸EAO不忘小兄弟民族
·缅甸和平夜长梦多险恶
·怀念王毅诚老师
·湖南窃贼偷佛国玉坠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不愿常任LDC欠发达国家
·对老怨天尤人者只好避而远之
·温教授呼吁正确认识缅甸
·赛万赛谈缅甸全国全面停战协议
·赛万赛谈缅甸议会补选与政局变化
·缅甸华人
·温教授谈Rohingya罗兴亚人
·温教授由七月七日惨案谈起
·赛万赛忆掸邦学友
·与掸族兄弟夜谈掸族掸国掸史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一)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二)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三)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四)
· 游加拿大感概万千
·廉萨空博士的暹粒讲话
·天主教生根缅甸已五百多年
·话说阿那比隆缅皇
·缅甸真的有135原住民吗?
·缅甸联邦第一任总统苏瑞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外史前巨石阵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Anu Niskanen 瑞典小姐驾驶瑞典小汽车,带我们奔驰在瑞典高速公路上。

   我们张望窗外,只见原野上、树林里、村屋四周,大大小小巨石稀稀落落,这里一大块,那里一小堆。巨石经几千几万年风吹、雨打、雪冻、牛羊擦身、人类活动,凌角凸角都已经被磨得光光滑滑——活像我们这些饱经风霜、凌角早已磨平了的垂垂老人。

   Anu Niskanen说:

   *在 Gotland Froejel Kyrka12-13 世纪教堂北方,你可以见到用这些巨石建成的坟墓,30米长,5米宽,叫 Gannarve Skeppssaettning。考古学家说是公元前300年到1000年前铜器时代的。

   *南约塔兰(Goetaland)与丹麦交界,其 Skane 省的南海岸也有 Ales Stenar 巨石阵,考古学家猜测是维京人的坟墓或拜祭场。

   太有趣了!我两耳不觉翘了起来,说:

   *见过英国威尔特郡索尔兹伯里平原上的 Stone Henge 环状巨石阵吧?巨石来自250公里外的

   威尔士西部山区,年代估计是公元前2550年。 用途:有的说是天文观察台,有的估计是巫师用来

   占星卜卦,有的却深信是疑难杂症医疗所,实际派学者则推测为当地权威人物的陵墓。

   *我们荷兰北方目前幸存54个 Hunebedden(巨石阵)。52个在 Drenthe 省,2个在格罗宁根(Groningen)省。据云大小 Hunebedden 以前有几百个,北方另两省—— Overijssel 与Friesland 也曾有过。可惜被历代居民用来铺路、建房、筑畜舍……人为地糟蹋掉了。

   Anu Niskanen 的耳朵也竖了起来,她兴致勃勃地问:“什么是 Hunebedden?跟我们瑞典的这些石头有关联吗?”。

   我不禁口沫横飞了:

   *一万年前冰河末期,你们北欧的巨石与泥沙,嵌夹在大片冰层冰块内,顺着冰河不断南下漂移到荷兰北部北海一带。到5-6千年前,用中国话说“水落石出”,荷兰人则据实而说为“冰融石现”。这些光秃秃的北欧巨石在 Drenthe 省最多,统称 Zwerfkeien。

   *5千6千年前的石器时代农耕人、渔猎人、畜牧人,都相信人死后灵魂不灭,所以土葬极兴——让死者安息,尸体旁还常供奉陪葬品。

   *权势人物如酋长、族长、头人等一命呜呼时,其亲人族人们就群策群力——想方设法搬来Zwerfkeien巨石,在尸体两旁竖立排成两行长20多米,宽1.5米至2.5米的Zwerfkeien巨石阵,上盖扁平Zwerfkeien大块巨石,然后再竖以 Zwerfkeien 巨石,把首尾两端封住——威风八面的长方形Hunnenbed,就这样形成了。

   *巨石阵 Hunnenbed 通常是东西走向——阵头清晨迎接朝阳,阵尾下午送走夕阳。石阵门洞设在中部朝南——基本上只设一个门。朝北的那排巨石是用来顽挡北风寒流,因此北部不设门——坐北朝南是也!

   *按门的不同,Hunenbed 可分四种:洞口两竖石顶一石盖,可平地出入的,荷文叫 portaalgraf;须沿阶梯下去的,叫 trapgraf;洞口两旁各竖两大石,上加大巨石盖成走廊的,叫 ganggraf;长而高的 Hunnenbed,一般会设两个门进出,顶部有的还填土种草植树——这种长巨石阵叫langgraf。

   *在 Groningen,意外出现法国或比利时式的 Hunnenbedden—— 巨石阵南北封闭而无洞口,进出的门洞例外设置在东头或西尾。人们叫它为 dolmen——石桌的意思。

   Anu Niskanen:你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但还没告诉我什么是 Hunebedden。

   我一拍脑袋,抱拳道歉:

   *老夫老矣!善忘得很!接近老人痴呆症了!………真对不起!

   *Hunnen 荷文最初专指匈奴,后来也指蒙古铁骑、屠夫蛮人——但用在巨石阵,显然风马牛不相及。

   *罗马时代 Hun 泛指欧洲蛮荒地区的蛮人,即盎格鲁-撒克逊人、法兰克人、维京人等,也就是现在的你们北欧人、德国人、荷兰人——但用在巨石阵,还是牛头不对马嘴。

   *17世纪的史学家 Johan Picardt 说北荷兰的 Hunebed,是 巨人(Huynen, Reusen)建给无知蛮妇(Witte Wijven)居住的——Johan Picardt 显然天马行空,意图自圆其说!

   *1809年史学界据实物推论 Hunnenbed 是“史前坟墓”、“新石器时代的族长墓”——这才走进史实。

   *经现代石头化学成分比较,以及死亡人骨骼、牙齿、毛发、陪葬品等全盘科学综合研究与放射性碳14确定,明确指出Hunnenbed巨石来自冰河期的北欧,死亡人是新石器时代的古日耳曼人,Hunnenbedden 陵墓比埃及金字塔还早很多。

   *现在我画龙点睛了:Hunnenbed 是荷文名词单数,Hunnenbedden 是复数,若拆字死硬直译:Hunnen 巨人,bed 床,若两字合之,广义转为“史前巨石群”、“史前巨石阵”、“史前巨石坟墓”、“史前巨石陵”。

   Anu Niskanen:中国有 hunnenbedden 吗?

   答:

   *历代皇帝驾崩后,个个有荣华富贵的皇陵,无穷无尽地享用——虽死犹生也!在北京,你不是游览过13陵吗?——那不是活脱脱的现代版北京“天下人间”?

   *毛主席自诩比秦始皇更秦始皇,所以他老人家的纪念堂就在皇家故宫天安门大广场。天安门还有他老人家肖像,居高临下注视着来来往往人群。

   *国家主席刘少奇之流、国防部长彭德怀之类,因胆敢批评、触犯毛主席,个个被批斗得死无葬身之地——他们当然跟 Hunnenbedden 无缘。

   *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叶剑英、胡耀邦、赵紫阳等对国家民族有大恩大德的领导人,无不自愿死后火化成灰,尽撒于中华大地与海洋湖泊,精神却永存人民心中——可惜他们也跟Hunnenbedden 无缘!

   *千千万万地主、富农、反动派、右派、形左实右、帝国主义走狗、封建主义余孽、修正主义分子、臭老九等……都被定性为“不是人”——批倒批臭后再被踏上一只脚。他们死后,才发现多为冤案、假案、错案、莫须有案或阶级斗争扩大化案,因此多获平反。呜呼哀哉!他们充其量只升华为人下人——因而也都跟 Hunnenbedden 无缘。

   Anu Niskanen:毛主席最爱读中国线装古书,又亲自领导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他知道Hunnenbed 吗?跟 Hunnenbedden 有缘吗?

   答:说来话长。

   *他老人家姓毛,名泽东,字润之,父富农,成长于半殖民半封建的旧中国农村。

   *他精通“资治通鉴”、“孙子兵法”、“三国演义”、“水浒传”,满腹5000年阴谋,阳谋则是他的现代发明——古今中外,1000年才出他一个。

   *他主张“主观能动性”,鼓吹“劳动改造世界”,所以工业学大庆——要工人依靠铁锤与拼死干劲,大闹工业革命;农业学大寨——鼓励农民依靠镰刀与锄头,硬要山丘与大地出粮食;全国人民学解放军——小米加步枪,要像抗美援朝战争以人海对火海,视死如归。

   *他决心15年内超英赶美——所以全国工农商学兵,齐齐锯木、烧柴、日夜大炼“钢”。 像你们瑞典森林草原,三两天内准会光秃秃——废铁虽“炼”成,但大自然不充满碳烟乌气才怪;汽车声将由满街单车铃响来代替;手机则一定被全国大喇叭大喊大叫所取代。君知否文革甚至改革开放前,中国家家户户没有电话、彩电、空调、电冰箱、私人汽车?

   *他的盲目大跃进带来全国大饥荒——面黄肌瘦代替了旧中国和今日中国的脑满肠肥,贫血与营养不良代替了旧中国和今日中国的痴肥与三高。君知否——毛主席大跃进时,知悉新中国人民每日无不以野菜树皮观音土充饥后,大吃一惊而无心吃肉了。

   *他痛恨旧中国和今日中国贫富不均,所以提倡“穷过渡”——大家一穷二白三无产,贫富差距不是没有了吗?

   *他偏激误会“知识分子翘尾巴”,极端确信“知识越多越反动”——所以关闭全国大专院校,驱赶全国师生、知青上山下乡或刺配边疆,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跟随贫下中农副总理陈永贵一辈子修理地球。

   Anu Niskanen:笑林广记!天方夜谭!……你还没回答毛主席知不知道 Hunnenbed。

   答:唉!不是我老人痴呆,而是一言难尽,更怕说多错多而进文字狱——呜呼哀哉!祸从口出!不知该如何说才好!

   *毛是拆字高手,解析“重”是千里一线牵——有缘也!近卫军8341就是他的得意杰作。晚年他再苦学英文 ——Hunnenbed 他老人家一定拆成 Hunnen + bed。

   *Hunnen 不是也指蒙古人吗?他上世纪30年代是中华苏区红彤彤主席,40年代兼任中共红军头头。他一向赞成外蒙独立;他嫌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你我每夜上床睡觉,他则枯坐 bed 边,通宵动脑筋——如何每7-8年来一次文化大革命!要知道他自诩平生只做过两件大事:1.打败蒋介石的中华民国,2.亲自领导文化大革命。

   *中国人民不是总结‘文化大革命’祸国殃民,是一场‘反文化反革命’吗?……哈哈!这恰恰反面证实了他老人家的天才揭露“走资派还在走”!……嘻嘻!他老人家的名诗,不是早已回敬形形色色走资派——“不要放屁!试看天翻地覆!”?

   *他老人家为人幽默风趣——日本人为侵华战争向他道歉,他却大笑:“你们不侵华,我们怎么能取得政权?”。

   *幽默是 Humour,Humor 音译。看 Humour,Humor(幽默诙谐)与 Hun,Hunen,Hunnenxi(匈奴、史前文明),借用他老人家严重警告周总理右倾的狠话来说——“仅差50步而已”。现在该说到 Bed“床”字了:他老人家和江青游山玩水,因晚上老动脑筋不悃,现在大白天惊见江山如此多娇,风景这边独好,不觉上 Bed 之心大起,就笑嘻嘻赠江青他的打油歪诗:“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可怜江青踏破草鞋无觅处,诚惶诚恐大派心腹四处探寻“仙人洞”与“险峰”,7千童男童女大海航行向扶桑——这次因无伟大舵手导航,竟然误闯美国!

(2010/08/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