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保衛地方文化語言是反極權的一個方面軍]
张三一言
·張三一言:上民主反下民主
·張三一言:自由殖民地專制祖國你要哪一個?
·張三一言:民自由講對抗黨不准講
·張三一言:人性天然右傾
·張三一言 :沒有思想是習近平思想
·張三一言:中國是社會主義還是權貴資本主義?
·張三一言:強迫愛國
·張三一言:華人宗教逆向歧視
·張三一言:信仰和迷信
·天地間沒有不是迷信的信仰
·信仰有礙自由
·转:戏看郭文贵的人生“起点”
·從五月花公約看民主產生條件
·共產黨從哪裏來?
·正議統獨
·轉型之議何以甚囂塵上
·共產黨與“低端人口”為敵
·比較印度低端種姓和中共低端人口
·張冠李戴罵右派
·重新評價“自由競爭”
·山大王毛澤
·中國的演變轉型異化
·狼羊共治羊欄必然是狼治羊
·共統區人民宗教信仰上升因由
·我族統治異族統治的合法非法
·神話中的漢民族精神
·必須懲治顛覆國家政權的黨
·比較六代慈禧光緒康梁
·習帝無限期習思入憲法
·中國的宗教和自由民主
·人民自由民主地選擇了極權專制獨裁制度
·公民意識從何來?+廣
·造反派的初心
·厭惡了,不是我的國!
·儒需造皇方能自適
·用幻想習近平否定真實習近平
·以民粹罪名消解民主
·精英冠民粹十宗罪
·習近喬夫?[+1]
·民本是民主的反動
·惡霸畫紅線 【人民的底線和權力的紅線】
·只有權力才能侵犯言論自由權利
·民主與獨立是一個事實兩個名字
·香港獨立三條件
·自私及人是良心 堅守原則是道德
·香港或回歸中華民國或獨立
·奴才的民主
·港獨-香港復國
·香港民族自信
·為甚麼毛
·爭取港獨與港獨後如何是兩回事
·香港抗普保粵
·香港古時不是中國的領土
·香港近二百年不是中國的領土
·香港民族建立香港民族獨立國
·港獨探源
·共產黨冇法馴服香港人
·港獨意識發皇
·香港圖騰獅子山
·禁獨講獨 官聲鬥民聲
·香港民族追求香港獨立
·共產黨打手追殺香港人
·罵香港學生的黨官都沒有好下場
·查良鏞的粗幹
·曬一曬法學博士梁美芬反港獨的法學知識
·中國利益和香港利益
·出現港獨合情合理
·共產黨用仇恨打殺香港人對香港的愛
·香港蠱主必須撲滅 絕不能養癰為患
·港獨是香港政治主角
·組建廣
·組建廣
·要港人自主的港獨還是要依附黨國的特區?
·香港政治搏鬥中的主決、它決和自決
·香港獨立是唯一出路
·古南越後人要建立獨立香港國
·香港人開明車馬要港獨
·戴耀廷,你何必非中國不可
·香港古代是獨立的南越國
·港獨的科學和歷史理據
·香港復國的條件
·用港獨手段保自由民主
·香港獨立論
·港獨還是反港獨危及公共安全以及憲政秩序?
·為黨說話博士如此論證講獨有罪
·講港獨沒有明顯和立刻的危險
·要審判佔中九子還是要港獨?
·要審判佔中九子還是要港獨?
·黨文官胡錫進屁話反港獨
·人民有妄議憲法的權利
·共產黨打壓港獨會停止嗎?
·共產黨全面管治與香港人港獨對應
·港獨與反獨齊鳴 民言與官說齊飛
·從官史到民史
·民主國家需要用對等原則對待中共國
·港獨是壯大,不是囂張
·獨立是出路 香港青年已經覺醒
·湘獨傳人反港獨
·要做思想警察才可當香港議員
·要做思想警察才可當香港議員
·學問家生殖器官罵港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保衛地方文化語言是反極權的一個方面軍

   
   
   
   張三一言
   

   
   一
   
   語言的自然融合與暴力推行
   
   語言在自由交流條件下融合、成長、淘汰,是正常合理現象。
   
   用政治權力扶強滅弱,獨尊一種文化語言消滅其它語言,是暴政的強盜行為。
   
   兩者要分清,我支持前者,反對後者。
   
   不但是語言文化,連人種也有一個共同的源頭。當這源頭分散各成特點後,就成了不同的民族或地方的語言文化。以同源去否認分殊理由不充分。這些分殊可能再度分化,也可能回頭融合。不論分殊或融合,只要出於自然和自願,都應該肯定和支持。只要分化了,既分化者要保留其特殊點(例如廣東人、客家人、潮州人…保護其地方語論文化),這是人權之一。我們現在說的保護地方語言文化,指的就是保護這種人權。這是保護地方語言文化無法擺脫政治的邏輯。我們現在所說的保護地方語言文化,指的是強勢一方挾持權力壓制弱勢的地方語言文化,而不是指自然自願交流中語言的融合或分殊。在沒有挾持權力情況下,弱勢地方語言文化抗拒強勢的強迫同化,也應支持和肯定。
   
   不管官話民話明話黑話的功能都是交流。各群體、各集團都可以用各種語言爭取利益;地方集團保護地方語言文化是保護地方利益的常態。黑話保護黑集團利益是同一邏輯,只是並不為非黑集團中人的普通人認同而已。
   
   有人為權力暴力改造、推行某一種語言辯論:秦始皇的書同文是自然融合還是暴力推行?書同文對中國文化,甚至對中華民族的意義,應該是非常正面的。
   
   我的回答如下。
   
   其一,認同還是反持秦始皇用暴力焚書坑儒?贊同還是反對西班牙人大屠殺北美洲的阿茲提克帝國和南美洲的印加帝國的印第安人,消滅瑪雅人發明的瑪雅文字和文?
   
   其二,反對暴力推行並不等於反持權力作為。權力用暴力推行反人權反現代人類文明的政經文化制度反對不反對?政權實行條橋造路、發展文化科學經濟、改善民生…可以視作暴力推行來反對嗎?
   
   其三,有誰敢絕對肯定書同文對中國文化,對中華民族的意義是正面和肯定的?若沒有秦之書同文在先,按春秋發展成為異書異文的多元文化(或國家)就一定比大統一的中國好?或再擴大想想,沒有書同文歐洲就一定比書同文的大國負面、劣等?
   
   
   二
   
   普通話和簡體字
   
   我的教育是在普通話和簡體字中完成的,是普通話和簡體的“既得利益者”。我至今在家裡用的還是普通話。只是在我同時使用普通話和正簡體字的幾十年中,深感普通話之不足和簡體字造成之害(這也是我說普通話時不得不時時轉換粵語、客家話補充的原由),所以產生要求改變的願望。對簡體字,我是希望改良,不是要求革命,一棍子打死。我只希望把簡體字混亂情況修正,例如面麵、后後不分等等人們已經指出的諸多毛病加以修正;讓正簡體能一一對應,不生誤解和混亂就可以了。
   
   我主張書面用正體字,手寫隨意。我認為書面回歸正體字並沒有多大困難。只要像以前推廣簡體字那樣,緩慢地、漸進地少量分批在課本媒體上轉換,期予一二十年時間就可輕易完成。對各種電腦輸入法來說,輸入正體簡體並沒有甚麼差別,所以不會成為反對回歸正體字的理由。
   
   用北方話作普通話不是歷史的必然,也不是漢語言自身發展規律使然,而是政治決定:據說,是因為孫中山只選了北方方言與廣東方言作公用語選項,結果是一票之差就變成了今天的局勢,所以這完全是一種偶然使然,是政治使然。
   
   這種出於偶然的政治決定造成的現實並非不能改變的。即使不改變,也不應該霸道到消滅其它地方語言這個地步。
   
   我不反對推廣公共通用和交流用的語言,我只反對把最劣的一種方言──現在的普通話選作公用語言。對現行普通話,我期望付出多些代價用其它更優的方言取代。取代不是消滅。即使真的有一天用了另一種更佳方言作為普通話,那麼,原本用現今普通話的地方也應該保留用它原有語言的權利。
   
   對我的“普通話是劣質語言”說法,貝蘇尼回應說:不贊成地方文化語言比較優劣。對每一個地方的人來說,當地語言文化都是好的,外來的不太好…
   貝蘇尼說法是對的,只是失覺在她把“普通話”當作是一種“地方語言”。為此我作如下回應。
   
   普通話是劣質語言是因為它是“官用民話”
   
   所謂普通話是官用民話的產物。普通話是怎麼產生的呢?
   
   有一種漢民族共用的語言,廣佈於長江以北各省全部漢族地區;長江下游鎮江以上、九江以下沿江地帶;湖北省除東南角以外的全部地區;廣西省北部和湖南省西北角地區;雲南、四川、貴州三省少數民族區域以外的全部漢族地區。此外,在非官話方言區中。眾所週知,匈奴、蒙古、唐、滿官(尤其是近幾百年來的滿官)等等官話(皇語)是眾小勢弱權大的語言;官文化相對落後於漢文化。於是,官被迫學民話用民話。這民話就是上面所指的通用漢話。基於官話權大作用,在學用民話時,因為他們語言中所無,所以學不上,就用權力把具有豐富表達功能的原本十個聲調縮減為四個,於是把聽覺功能喊少了60%。又或者是因為民間所具有的生活、情狀、意境…的詞彙所表述精緻內容為“官族”所無,尤被捨棄了。於是官用民話所產生的新“官話”取代了上述長江北南的原有方言,這就是今天上述公用方言被冠於官話稱謂之由來。這樣的官話怎麼能不劣?現在的普通話就是由官話而來。劣是情理中事。
   
   普通話是劣質語言是因為它是“民用官話”
   
   我想,上述長江北南原本方言就是貝蘇尼所說的與其它地方語言一樣都是好的,都有其優(特)點。問題就出在“民用官話”上面。由於權力決定,民用官話過程中,官不用的民也不得用,官話缺少表達民間精華所指內容為的“語言”,所以民間精華也被取消了。用官話,官話中精華所指的內容為民間所無,所以民用官話就沒有辦法保留官用官話的優(特)點。兩種語言混合,取消雙方的優(特)點,請想一下,會不劣麼?
   
   普通話是“權力出產,必屬劣品”
   
   貝蘇尼說每一個地方的語言都是好的,這很對;但是,它必須是“地方語言”。地方語言是地方人把他們的意願投入所用的方言中,讓語言按自身規律發展;於是每一種地方語言都是歷史提煉、自然發展的產物。當然都是好的。但是,普通話並不是這樣的語言產品。它是政治權力由外部選擇某些方言強行塑造的產物。這種產物特點(劣點)是切斷原有方言的根──若保持它原有的根,就“普通”不起來了。當它推到某一地方時,也不可以接枝於地方,讓它有地方的根──因為一有地方的根,它就失去“普通”了。無根的語言,何能不劣?
   
   
   三
    
   淺談廣東話、客家話的優點
   
   推廣公用語言,不能與地方語言對立起來,為了推廣普通話就要剷除“丟那媽”,是大語言霸權主義的惡霸思想行為。
   
   香港現今用的文字表達,是殖民地時代留下來的毒品。它用同音或加個口邊造字,是沒有文字知識和懶惰行為的結果。實際上,客家話、廣東話的口頭語言,有很大部分有古文字依據的。例如:
   煎鎚,口頭語作煎堆,誤。
   滒蛋,口頭語作窩蛋,誤。
   涫水,口頭語作滾水,誤。
   芫荽,口頭語作芫茜,誤。
   缹粥,口頭語作煲粥,誤。
   穿浜,口頭語作穿幫,誤。
   江珧柱,口頭語作江瑤柱,誤。
   
   可見正本清源用廣東話客家話不但不會造成混亂,如果歷史的偶然決定以客家話或廣東話作普通話,將使中國語言表達力更強,更純真、更中國(更漢)。只是歷史沒有如果。
   
   四
   
   建議發起搶救和保衛地方文化、語言運動
   
   現今問題的實質是獨裁極權掀動和劫持“大語族主義”消滅地方文化語言。民主的台灣則相反,它立法保護少數的客家話和客家文化。保護地方文化語言,在深層意義上說,是反對多數暴政、維護少數權利,是民主反專制獨裁極權的鬥爭。
   
   保留地方文化,保留地方語言,是天經地義的事,是民主的基本權利。用地方自治保留地方語言文化是最佳選項,若排除這些選項,那麼選取地方獨立是順理成章的事。
   
   在地方文化、地方語言面臨被消滅的關頭,我建議發起搶救和保衛地方文化、語言運動。
   
   如果大陸政府不像台灣政府保護客家文化語言那樣保護各地地方文化語言,我建議發起搶救和保衛地方文化、語言運動──因為現在北方勢力已經吹響消滅廣東話的號角;限制粵語空間、“丟那媽”已遭滅頂之災。深圳已經是北話地區。
   
   其中廣東要保護的有客家、潮州、廣東等等文化語言。客家話可建立垮省垮國組織。其它省市有異於普通話的地方文化語言者,亦應發起同樣運動。
   
   
   張三一言 20100718~20100721
(2010/07/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