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曾节明文集
·川痞以经保政短期行为与中共酷似,对世界前景的另类预测
·特朗普的反社会主义,与马克思的反资本主义一样偏缪
·中国没有左祸、右祸,只有专制独裁之祸
·什么是左派、右派?中国存在未来极右派专政的高危
·伪民族主义和反“白左”:中共保专制、防清算的两剂毒药
·经济极右派同样反人权
·高唱“四大自由”的富兰克林. 罗斯福其实是一个法西斯分子
·儿子大事不糊涂
· 特朗普袭杀苏莱曼尼的用意及后果
·川普刺杀伊朗高官,令美国重返亚太流产,中共成最大得利者
·中共特务的特征之一:始终为中共战略利益而欢呼
·台军坠机事件为中共制造,意在打击蔡英文选情
·川普袭杀苏莱曼尼的性质及重大影响
·立此存照:周一台湾大选,蔡英文必胜韩国瑜
·共产党政权灭亡前有哪些征兆?
·美国是正义化身吗?——双重标准背后的利益考量及其他
·特朗普愚蠢卑鄙的中东政策,让中共获得了战略优势
·骗子治国结硕果,特疯子对华贸易战以失败告终,中美关系前瞻
·中共真能够“东方不败”吗?驳芦笛
·台湾政局前瞻,国民党边缘化,第三党或崛起
·中共转移视线手法精致,大陆废拉败坏扭曲
·极权防疫:武汉封城恰如长春围城
·武昌起疫,湖北被封:今明两年是中共的大劫
·曾节明接受赵岩采访:一错再错,封城把中国推向社会危机
·丧失修错能力的末路专制狂奔:封城正把中国推向全面的社会危机
·习共当局掀起对湖北人的空前歧视,湖北同胞当如何自救?
·中共败坏社会道德的具体手法:不断地制造对特定社会群体的歧视
·中共煽动仇恨武汉人以转移视线,武汉人当如何自救?
·习近平顽固坚持极权倒退,不断加重疫情,必激发倒逼浪潮
·封城防疫为何大错?欲对武汉断网,习近平顽固坚持极权必引发倒逼革命
·七律. 江夏感怀
·满清亡于武昌起义,后清亡于武昌起疫
· 中共最怕冠状病毒,号召所有的感染者上街要民主、要生存!
·应对瘟疫,为什么封城会造成更大的灾难?
·武昌起疫后红朝数尽标志:救招解招反自捅肺管子
·中共急建火神山、雷神山两医院的玄学预兆
·预言2020年新冠状疫病危机下的中国前景
·几乎所有人都没想到:共产党极权的克星是瘟疫
·极权大系统为何防治不了瘟疫?中共政权必因瘟疫步满清后尘
·中共垮台之异象,武汉龙门竟被大风吹倒
·从玄学解读:广州SARS=1911年广州起义;武昌起疫=武昌起义
·面对疫情恶化,习近平的甩锅、卸责、抓权、强专制伎俩注定救不了局
·中共的极权大系统为何在瘟疫面前一败涂地?
·钟南山其实是中共特级舆论引导员
·四月疫情消失是弥天大谎
·习近平在利用瘟疫复辟文革式的极权,必很快失败
·陈秋实被被当作新冠状病毒感染者隔离,警惕中共以瘟疫大规模谋杀异议人士
·中共高层或逃离北京:新冠状瘟疫已危及中共政权
·七常委作逃跑准备:新冠状病毒已危及中共政权
·美国电影《中途岛之战》:美国的实用和日本的凄美
·新冠状病毒冲击下,中共政权危机全面加深的信号
·新冠状惊人规律:越挺共越染病,新冠状病毒是上天派来结束中共的
·排华,就象瘟疫一样滋长:我的亲身经历
·旅途艳遇
·新冠状病毒是大规模灭绝中国老年人口的生化武器
·中国的新冠状疫情今夏不会消失,秋冬会更猛烈反弹
·给予外国人超国民待遇:中共的满清、蒙元意识
·海外华人的抢购潮,是否证明了中国人天生劣等?
·新冠状病毒能否刺激美国对抗中共?
·2020年美国大选没有任何指望
·文革中周恩来涉及三大谋杀案 ——兼论周是中共的长生丹和最后的道德牌坊
·中共政权的满清、蒙元意识
·武汉抗疫的“胜利”,是应政治需要而伪造的假胜利:两会才是疫情风向标
·疫病危机果然引爆中共内斗:习近平与王岐山翻脸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不自觉”?
·新冠状病毒是厌共厌习病毒,习近平、特朗普、文在寅败局已定
·新冠状瘟疫,中共甩锅美国纯为对内维稳需要
·疫情“清零”,是习共复工和造假政绩的需要,后果是灾难性的
·李跃华事件反映出主流医疗界的僵化与无可救药
·对李跃华的否定和打压,背后附着中世纪教会打压异端的阴魂
·他对英国实行极权统治,却被英国人评为伟人
·大外宣制造海归避疫潮,归国华人反沦为中共甩锅、煽仇的牺牲品
·中共被迫停止甩锅美国,改为甩锅粉红
·由习共甩锅煽仇海归,看中共如何败坏社会道德
·对李跃华的打压,其实是对民间探索和创新的打压
·透视李跃华现象:为什么主流医疗界会打压民间探索与创新不遗余力?
·特朗普抛出“中国病毒”一名,帮了中共的大忙
·特朗普的“中国病毒”说,伤害华人,成全中共
·以退为进保专制的“李文亮事件调查报告”
·就怒骂小粉红一事与陈立群大姐商榷
·台湾的防疫成绩,戳破了中共所谓专制“抗疫优势”的无耻谰言
·温起峰的奇葩遭遇,反映出大陆旅台政治流亡者的困境,及台湾反制中共的缺失
·习近平“抗疫”新动向:为保“清零”的防疫不作为谋杀
·习近平学朝鲜必败:关于中国疫情访覃昔权
·分封制的过早消失,是中国历史上两度亡于蛮族之手的要因
·旅泰中国难民生态:五年了,柳学红还在病痛中苦苦等待
·普通人的真实战争
·习近平最有可能被以何种方式搞掉?
·闲侃电影《斯大林格勒》:老毛子的原汁原味
·习近平会以何种方式垮台?
·习近平会以何种方式垮台?
·对话秦晋先生:习近平是否做得成毛泽东第二?将以何种方式下台
·新冠状瘟疫对中共国的影响:复辟毛共式极权加速、内斗加剧
·二战电影中战争罪行的观感
·新冠状瘟疫危机加速中国左转、引发中美对抗、加剧中共内斗
·警惕中共以出口防疫产品方式进行病毒偷袭
·新冠状瘟疫是习近平抓权维稳的对内生化战
·英国高层纷纷感染,再次证明新冠病毒是中共病毒
·新冠状瘟疫导致习、李矛盾激化,胜负尚在未知
·2020年是中国和世界的转折点,武统台湾在即!
·新冠状的毒霾中,一个新极权的中国隐然成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过份商业化之弊病
   
    英格兰商业化足球联赛运营之成功,全世界无出其右者,高度商业化的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简称英超),堪称全球商业化足球的典范。在丰厚资金的支撑下,如今的英超于各国联赛中汇聚了最多的球星,被公认为世界最高水准的足球职业联赛。英格兰商业化足球的高度成就,充分展示了英国人的商业天赋。
    联赛是国家队的基础。一般来说,一国的足球联赛越发达,该国国家队的水平就越高,但英国却是一个经典的反例:长期以来,英国拥有一流的职业联赛,却一直没有一支一流的国家队。商业化的英超,不断在国际赛场上摘金夺银,2009年度,欧洲冠军联赛的四强席位,居然由英超球队包揽,而英格兰国家队在1966年之后,再也没有进过一次决赛,比之职业联赛的辉煌,黯淡的英格兰国家队,恰如壮汉身上的假肢一样不协调。

    这究竟是什么原因?难道是因为英国人没有足球天赋吗?(如郝海东所说的那样)我决不相信一个创造现代足球运动的伟大民族,会没有足球天赋。英格兰队能够在1966年夺冠,英格兰能够产生鲁尼、欧文、贝克汉姆、麦克马纳曼、莱因克尔、加斯科因、赫斯特、博比.查尔顿...都是对郝海东有力的驳斥。
    英格兰国家队之所以萎靡不振,与联赛成反比,是因为英格兰足球联赛的过份商业化,损害了英格兰本岛足球的发展。
    拿英超来说:英超有十八支职业球队,是世界上球队最多的联赛,这就决定了每支球队每个赛季须打满三十四场比赛,依照平均每周必须打一场比赛的赛制规矩,十八支球队就决定了英超每个赛季长达九个月以上(还须扣除圣诞“冬歇期”)。因此,英超一般从每年的八月中旬开赛,一直打到次年的四月底或五月初,而欧锦赛、世界杯在六月初开赛。因此每逢欧锦赛年、世界杯年,英格兰球员没有充足的时间集训和恢复体力。
    雪上加霜的是,除联赛之外,英格兰商业足球赛事之繁多,世界第一。每个赛季,英格兰球员不仅要参加大量的联赛比赛,还得应付足总杯、联赛杯、慈善盾杯等繁多的商业赛事。高度商业化的足球机制,就象一台高效的榨取机器,为了最大利润而将球员身上的价值取用到极致。人的状态不可能恒定不变,波峰过后必然是低谷,每个赛季结束后,被商业比赛透支取用的英格兰球员,当然普遍躺倒在状态的低谷。一支球队,总是以这样的状态去迎接欧锦赛、世界杯,焉能有好成绩?
    这,就是英格兰队球员每每在欧锦赛、世界杯上配合生疏、疲态毕露的一大原因;这就是欧文、鲁尼、兰帕德、杰拉德等人在英超比赛中摧城拔寨,在世界杯上却状态奇差、恍若梦游的原因。繁重的商业化比赛也造成
   高比例的伤病:象此次世界杯,英格兰队绝对核心贝克汉姆、主力前锋欧文、主力中卫费迪南德,皆因伤病齐齐缺阵,这无疑令英格兰队的实力大打折扣;一个每每在大赛前重要球员缺阵的球队,是不可能取得好成绩的。
    过份的商业化,也危及到英格兰足球人才的培养,这将伤害英格兰足球的根本。在外援限制取消后,英格兰联赛各俱乐部大用外国球员,一些英超球队,如切尔西、阿森纳,全队几乎清一色是外国球员,阿森纳如同法国二队,切尔西像是一支南美球队,而英格兰球员越来越打不上比赛。
    为什么这样?这不是因为英格兰人水平不行,而是因为英国球员工资水平较高,各足球俱乐部为了降低成本,当然会优先选择南美、非洲等地的人才,南美、非洲国家的工资水准比英国低得多、同时足球人才又不逊于英国。这就是为什么如今英超联赛各大俱乐部,几乎清一色地由非英国球员挑大梁,而英国本岛球员逐渐边缘化。商业俱乐部对相对廉价的外国足球劳力的本能青睐,令英国本岛球员愈来愈得不到比赛锻炼的机会,这就阻碍着英格兰本岛足球水平的提升。
    同时,在商业利益的驱使下,英格兰各俱乐部越来越不愿意培养本土的青少年人才,而倾向于引进外国的青少年人才,因为人才的培养总是费时费钱的工作,而引进人才就快捷经济得多。英格兰足球的过份商业化机制,导致本国人才培养走向枯萎。人才的衰减,势必造成英国足球水平的下滑;联赛人才的对外依赖化,必将造成英格兰足球产业的空壳化——随着人才培养的“外包”,英格兰的商业联赛徒然只是票房机器而已,它不再能支撑本国的足球水平,这就会形成一种奇特的现象:随着商业化比赛的高度发达,本民族某项运动的水平反而下降。
    现在英格兰足球人才后继乏人的趋势很明显,加斯科因、莱因克尔、麦克马纳曼等人早已过气、三十五岁的贝克汉姆也接近运动生涯的终点、欧文、兰帕德、杰拉德、费迪南德等也步入运动年龄的老年期,而新生代中具备世界级水准的只有鲁尼一人。
    过分商业化的驱动,不仅不能促进英格兰足球的进步,反而将英国足球煮成了一锅八宝莲子粥(李承鹏语),除去如八宝莲子一样的高水平外援,英国足球只剩一锅粥。
   
    英格兰足球畸形发展的现状,是足球完全商业化的必然结果。因为唯利是图是商人的天性,在利润的驱动下,商人必然急功近利,往往罔顾社会、民族、国家利益,为了牟取暴利,他们一般也不顾某项产业的可持续发展。例如,工业家只要有廉价劳力可用,就绝不会花钱去革新技术;你不能指望商人们自觉保护生态环境,除非迫不得已,否则他们是决不愿花钱去改进技术、防治污染的。
    现在美、英的经济空壳化,因为美、英的企业大量外迁,迁到穷国去利用廉价劳力、去享受低环境准入的优惠,美、英工业走廉价和污染(他国)的道路,这就导致技术创新的动力衰减,因而在制造业上落后于主要走技术道路的德国。与美、英不同,德国经济始终走的是技术创新、技术治污和高品质之路,国内工业体系完备扎实,所以在此次金融危机中受冲击最小。
    足球商人也是一样,只要可以不受限制的聘请廉价的外国球员,他们决不愿花钱培养本国人才。
    这就需要一个强有力而公正的监督者,来防止商人的自私自利损害到社会、民族和国家的利益,以保障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很显然,只有宪政民主的政府才能扮演这个角色。这就是社会民主主义的基本思维。
    不要商业化(市场化),社会会丧失活力,最终会因缺乏效益而衰亡,但纯粹商业化,又会导致畸形发展;因此,要实现人类的福祉,必须在两者之间寻找平衡。
    完全自由放任商业化英格兰足球要走出困境,需要社会民主主义的思维来调整,新人倍出、后劲十足的德国足球就是最好的借鉴。
   
   曾节明 成稿于2010年七月十六日中午于曼谷流亡寓所
(2010/07/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