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曾节明文集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过份商业化之弊病
   
    英格兰商业化足球联赛运营之成功,全世界无出其右者,高度商业化的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简称英超),堪称全球商业化足球的典范。在丰厚资金的支撑下,如今的英超于各国联赛中汇聚了最多的球星,被公认为世界最高水准的足球职业联赛。英格兰商业化足球的高度成就,充分展示了英国人的商业天赋。
    联赛是国家队的基础。一般来说,一国的足球联赛越发达,该国国家队的水平就越高,但英国却是一个经典的反例:长期以来,英国拥有一流的职业联赛,却一直没有一支一流的国家队。商业化的英超,不断在国际赛场上摘金夺银,2009年度,欧洲冠军联赛的四强席位,居然由英超球队包揽,而英格兰国家队在1966年之后,再也没有进过一次决赛,比之职业联赛的辉煌,黯淡的英格兰国家队,恰如壮汉身上的假肢一样不协调。

    这究竟是什么原因?难道是因为英国人没有足球天赋吗?(如郝海东所说的那样)我决不相信一个创造现代足球运动的伟大民族,会没有足球天赋。英格兰队能够在1966年夺冠,英格兰能够产生鲁尼、欧文、贝克汉姆、麦克马纳曼、莱因克尔、加斯科因、赫斯特、博比.查尔顿...都是对郝海东有力的驳斥。
    英格兰国家队之所以萎靡不振,与联赛成反比,是因为英格兰足球联赛的过份商业化,损害了英格兰本岛足球的发展。
    拿英超来说:英超有十八支职业球队,是世界上球队最多的联赛,这就决定了每支球队每个赛季须打满三十四场比赛,依照平均每周必须打一场比赛的赛制规矩,十八支球队就决定了英超每个赛季长达九个月以上(还须扣除圣诞“冬歇期”)。因此,英超一般从每年的八月中旬开赛,一直打到次年的四月底或五月初,而欧锦赛、世界杯在六月初开赛。因此每逢欧锦赛年、世界杯年,英格兰球员没有充足的时间集训和恢复体力。
    雪上加霜的是,除联赛之外,英格兰商业足球赛事之繁多,世界第一。每个赛季,英格兰球员不仅要参加大量的联赛比赛,还得应付足总杯、联赛杯、慈善盾杯等繁多的商业赛事。高度商业化的足球机制,就象一台高效的榨取机器,为了最大利润而将球员身上的价值取用到极致。人的状态不可能恒定不变,波峰过后必然是低谷,每个赛季结束后,被商业比赛透支取用的英格兰球员,当然普遍躺倒在状态的低谷。一支球队,总是以这样的状态去迎接欧锦赛、世界杯,焉能有好成绩?
    这,就是英格兰队球员每每在欧锦赛、世界杯上配合生疏、疲态毕露的一大原因;这就是欧文、鲁尼、兰帕德、杰拉德等人在英超比赛中摧城拔寨,在世界杯上却状态奇差、恍若梦游的原因。繁重的商业化比赛也造成
   高比例的伤病:象此次世界杯,英格兰队绝对核心贝克汉姆、主力前锋欧文、主力中卫费迪南德,皆因伤病齐齐缺阵,这无疑令英格兰队的实力大打折扣;一个每每在大赛前重要球员缺阵的球队,是不可能取得好成绩的。
    过份的商业化,也危及到英格兰足球人才的培养,这将伤害英格兰足球的根本。在外援限制取消后,英格兰联赛各俱乐部大用外国球员,一些英超球队,如切尔西、阿森纳,全队几乎清一色是外国球员,阿森纳如同法国二队,切尔西像是一支南美球队,而英格兰球员越来越打不上比赛。
    为什么这样?这不是因为英格兰人水平不行,而是因为英国球员工资水平较高,各足球俱乐部为了降低成本,当然会优先选择南美、非洲等地的人才,南美、非洲国家的工资水准比英国低得多、同时足球人才又不逊于英国。这就是为什么如今英超联赛各大俱乐部,几乎清一色地由非英国球员挑大梁,而英国本岛球员逐渐边缘化。商业俱乐部对相对廉价的外国足球劳力的本能青睐,令英国本岛球员愈来愈得不到比赛锻炼的机会,这就阻碍着英格兰本岛足球水平的提升。
    同时,在商业利益的驱使下,英格兰各俱乐部越来越不愿意培养本土的青少年人才,而倾向于引进外国的青少年人才,因为人才的培养总是费时费钱的工作,而引进人才就快捷经济得多。英格兰足球的过份商业化机制,导致本国人才培养走向枯萎。人才的衰减,势必造成英国足球水平的下滑;联赛人才的对外依赖化,必将造成英格兰足球产业的空壳化——随着人才培养的“外包”,英格兰的商业联赛徒然只是票房机器而已,它不再能支撑本国的足球水平,这就会形成一种奇特的现象:随着商业化比赛的高度发达,本民族某项运动的水平反而下降。
    现在英格兰足球人才后继乏人的趋势很明显,加斯科因、莱因克尔、麦克马纳曼等人早已过气、三十五岁的贝克汉姆也接近运动生涯的终点、欧文、兰帕德、杰拉德、费迪南德等也步入运动年龄的老年期,而新生代中具备世界级水准的只有鲁尼一人。
    过分商业化的驱动,不仅不能促进英格兰足球的进步,反而将英国足球煮成了一锅八宝莲子粥(李承鹏语),除去如八宝莲子一样的高水平外援,英国足球只剩一锅粥。
   
    英格兰足球畸形发展的现状,是足球完全商业化的必然结果。因为唯利是图是商人的天性,在利润的驱动下,商人必然急功近利,往往罔顾社会、民族、国家利益,为了牟取暴利,他们一般也不顾某项产业的可持续发展。例如,工业家只要有廉价劳力可用,就绝不会花钱去革新技术;你不能指望商人们自觉保护生态环境,除非迫不得已,否则他们是决不愿花钱去改进技术、防治污染的。
    现在美、英的经济空壳化,因为美、英的企业大量外迁,迁到穷国去利用廉价劳力、去享受低环境准入的优惠,美、英工业走廉价和污染(他国)的道路,这就导致技术创新的动力衰减,因而在制造业上落后于主要走技术道路的德国。与美、英不同,德国经济始终走的是技术创新、技术治污和高品质之路,国内工业体系完备扎实,所以在此次金融危机中受冲击最小。
    足球商人也是一样,只要可以不受限制的聘请廉价的外国球员,他们决不愿花钱培养本国人才。
    这就需要一个强有力而公正的监督者,来防止商人的自私自利损害到社会、民族和国家的利益,以保障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很显然,只有宪政民主的政府才能扮演这个角色。这就是社会民主主义的基本思维。
    不要商业化(市场化),社会会丧失活力,最终会因缺乏效益而衰亡,但纯粹商业化,又会导致畸形发展;因此,要实现人类的福祉,必须在两者之间寻找平衡。
    完全自由放任商业化英格兰足球要走出困境,需要社会民主主义的思维来调整,新人倍出、后劲十足的德国足球就是最好的借鉴。
   
   曾节明 成稿于2010年七月十六日中午于曼谷流亡寓所
(2010/07/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