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徐水良文集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2003年,美国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它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9.11,一个悲伤的日子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1: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2: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
·对刘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大陆的检控趣谈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3: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再谈道德和法律
·禁止信仰治国,提倡科学真理,保护持有及发表错误思想的自由
·对方家华《政变文化》一文的按语
·对唐伯桥《胡佳与温家宝》一文按语
·评伪改良主义的名言“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
·编者短评
·评温总理“贫者无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徐水良、张健反驳韩一村)


   

徐水良编辑


   

2010-7-24


   
   
   韩一村批张健:
   
   你口口声声革命,你做做?没人拦你。
   你在法国说的再大都是空话。
   
   
   张健反驳韩一村:
   
   对不起我实践过,且赤手空拳和他们机枪大炮的实践过,且现在今后继续实践。许多共产党人,国民党人,红色高棉的头领都在这里说过所谓空话,回去都实践了。他们没有说空话。今天在中国境内大大小小的泛天安门维权抗暴事件,我们的天安门维权抗暴的事业在继续,不但口头且实践且满有行动。我们的声援和支持中国人民维权抗暴就是最大的实践。
   
   
   
   韩一村再批张健:
   
   又炫耀20年的事,想炫耀一辈子?20年前的事是千千万万学生共同发起的运动,不是你自己,本人也参加了。你挨了一枪,那是被流弹所击,被击中的人多了,但不能说明人们想闹革命,想夺取政权。当时学生仅仅是请愿,没有革命的意思,请尊重客观事实。
   
   现在的维权活动,正是奉行和平抗争的路子,而不是你所说的革命。你想学老毛,痞子革命,正义不容。
   
   请问,革命的主体是谁?谁做?
   
   精英们(知识分子和有产阶层)不会做,他们只想通过和平的方式扩大权利;底层百姓,吃得饱饱的,也不会跟你走。假设他们愿意跟你走,我们也反对。设想一下,一场由地层民众为主体并且主导的革命,他是什么性质的革命?必然是封建革命,决不是民主革命。他们靠暴力夺取政权,也必然靠暴力维持专政,不可能将政权交给人民。只是多次封建轮回而已。离开知识分子和有产阶层的引领和主导,不可能有民主革命或民主转型,历史早已证明了这个道理。
   
   韩一村
   
   2010—07—25
   
   
   张健反驳韩一村:
   
   
   我不认为韩一村是六四的真正参与者,从他的言论里我感受不到六四人的味道。此人还进行造谣诬蔑,说我的枪伤是流弹击中的。我在天安门广场被中校军官十米之内连发三枪。有目击者,7、62毫米五四手枪所伤,子弹前年取出,就是共匪都无你所诬蔑之词。你回答蹲过共匪监狱吗挨过共匪子弹吗,如果没有就请稍息,我没时间答理你。(注:编者删去后面关于邮件组事务的几句话。)
   
   巴黎张健
   
   
   
   徐水良反驳 韩一村:
   
   
   说两点:
   
   1、自己没有不怕死经历的人,却攻击有不怕死的经历人怕死,只会口头革命。这好像是你们这批攻击革命、攻击所谓暴民、攻击杨佳、邓玉娇,企图维护中共统治的人的共同特点。
   
   2、这些年的天鹅绒革命和颜色革命,菲律宾革命,印尼革命,“必然是封建革命”?“决不是民主革命”?只是“封建轮回而已”?
   
   还有,美国革命、英国光荣革命等暴力革命,也是“靠暴力夺取政权,也必然靠暴力维持专政,不可能将政权交给人民”?是“封建轮回”?革命后到现在的美国和英国,是封建制度?
   
   而且,所谓的封建就是封邦建国,分封割据,公侯伯子男的贵族,以及骑士等级制度。这些年的这些革命,建立起这种贵族分封封建制度了吗?
   
   什么都不懂的人,就凭着蛮不讲理的痞子作风,信口开河,有说服力吗?
   
   徐水良
   
   2010-7-24
   
   
   
   韩一村批徐水良:
   
   愤老:
   
   “革命”与“封建”的概念你都不懂,建议你请教一下学童。
   
   “天鹅绒革命和颜色革命,菲律宾革命,印尼革命”,那是你给戴上革命的帽子。论性质讲他们归抗议请愿,而不是杀来杀去的革命。
   
   退一步说,按着你的逻辑推理,就算革命,这样的革命也是在知识分子和有产阶层的引领和主导获得成功,而不是靠你类愤老或痞子。
   
   
   
   徐水良再驳韩一村:
   
   
   全世界都公认的这些革命,全世界都公认的封建概念,你闭着眼睛不承认,也太蛮不讲理了吧?你不承认,但全世界承认,你这种不承认,恐怕也没有用吧?
   
   语言概念和用词,是约定俗成的。全世界都公认的东西,你却不承认,自搞一套,还要强迫别人认同你的东西,别人不认同,就骂别人痞子,这种蛮不讲理的真正的痞子作风,也未免太霸道了吧?
   
   你关于革命和封建的那点知识,依笔者愚见,大约是从小学开始,没有多少知识的红小兵,从毛泽东和中共课本上学来的,于是当作金科玉律。别人给你讲真知识,你以为与你的红小兵知识不符,就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懂得,别人不懂。所以你让别人去请教像你一样的红小兵老学童。
   
   关于革命和封建概念的正名,笔者二十年多来已经有许多许多论述,越来越多的学者现在也开始接受。关于封建概念,连郭罗基这样、本人曾经尖锐批评的学者,也接受这种概念而否定你接受的共产党毛泽东概念。最近箫翰也有相当详细的论述。看来你不读书的红小兵是从来不知道的,建议你还是去看看好。
   
   还有,你最好少吹精英之类,你们这样的人算精英,或能够识别精英,真正的精英,肯定不愿与你们这样的人在一起,与你们混在一起,就要羞愧得去跳河了。真精英不会像你这样,在自己的词典里没有羞耻两个字。
   
   徐水良
   
   2010-7-24

此文于2010年07月2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