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为批评茅老文章答张健]
徐水良文集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2016年
2016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批评茅老文章答张健

   
   

徐水良


   

2010-7-26


   
   
   中国“盛世”经济奇迹的说法,由中共御用学者提出,中共开动宣传机器,他们在国内外的第五纵队也帮忙宣传,搞得全世界都信以为真。尤其是国内人士,特别是“精英”,不懂民间疾苦,更受蒙蔽。他们尤其被中共制造的中国经济大倒退以后,经济速度必然会有的回补现象所蒙蔽。看不到中共靠压榨人民,搞大抢劫大掠夺,破坏资源和环境,吃祖宗饭,吃子孙饭才实现现有的发展速度。所以,我们更加必须认真说明真相。
   
   事实上,我也曾经是国内人士。但我从很早以前,例如在1980年代在中共监狱中,就坚持不懈地揭露中共造成中国经济大倒退。《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等文,就是在监狱中写了给中共并设法送出监狱的。以后我一直说明这种真相,驳斥中共的“盛世”谎言。
   
   出国前,笔者是彻头彻尾的立足国内人士。后来中共正式驱赶,强迫出国,威胁说如留在国内,对我,对我家庭都没有好处,才被迫出国。
   
   我在国内,当然深知国内的艰难,但我并不因为国内艰难,就去称赞中共盛世和进步,就去宣传告别革命。相反,我努力抨击中共一党专制,批判告别革命,始终主张革命、宣传革命。“叫嚣在中国进行革命”,成了1981年中共起诉我的罪行。并且成为以后判刑及赶我出国的重要原因。
   
   当然,这种革命不是毛泽东式的革命,而是突发式的、庆典式的、天鹅绒式的、颜色革命式的革命。
   
   因此,并不是所有立足国内的人士,都相信经济奇迹的说法,都提倡告别革命。至少在下,在国内绝不会像刘晓波和其他一些人那样。
   
   至于在海外的人士,更加应该担当起披露真相,尤其担当起国内人士不便担当,有风险的那些任务。
   
   对国内人士这方面的批评,不仅不会增加国内人士的风险,相反会减少他们的风险。既说明真相,完成自己的历史任务,又不给国内人士制造风险,何乐而不为?
   
   相反,像那些到处找人签名签08宪章之类的人士(这些人士往往采取攻击和反对革命的立场)那样,使签名者出于道义,不得不签名,倒反而大大增加签名者的风险,这种事情,我们倒是不应该做。
   
   不要把海外和国内的任务颠倒了。
   
   所以,说明真相,推动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就是我们的历史使命。
   
   徐水良
   
   2010-7-26
   
   
   
   附:张健意见:
   
   
   水良兄,你是在自由世界表达习惯了。毛老是立足国内的学者,他需要有一个合适的表达。中国近三十年发展速度的确是很快,且奇快。但是茅老在其他文章中有专门论述,这个快是在付出什么代价之后的快。这个快给中国社会带来的是什么。曾经刘晓波老师对我说,有一个记者采访他,问他对共产专制制度的看法。刘老师由里到外,仔细细讲了很久。记者耐不住性子,就对他说,这不就是归根到底,共产党就是邪恶专制的制度原因吗。也许刘老师平时说话结结巴巴,最后刘老师还是结结巴巴的说,你,你要是叫我说完这句话,前面就不用说了、所以这句话不一定要说。
(2010/07/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