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胡温谈“普世价值”有何政治玄机?]
小龙女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温谈“普世价值”有何政治玄机?

   胡温谈“普世价值”有何政治玄机?
   
   作者:乔桥
   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发布时间:2010-7-17 12:16:41

   
   (写这个看点是因为读了杜光教授一篇不能发表的文章。杜老认为,目前正在中国甚嚣尘上的对“普世价值”的批判其实有着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有人说“普世价值”不仅是理论怪胎,还有巨大的实践危害(侯惠勤:“普世价值”的理论误区和实践危害)。还有人说,“普世价值”是虚伪的,是对人民的阶级利益的否定(虚伪的普世价值与人民的阶级利益)。(杜老还在文章里提到其他几篇文章,其中包括李必胜的“对30年改革十大失误原因和责任的追问”。)
   
   如果按照改革开放之前的政治尺度和言论标准衡量,这样观点就是公然与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中央背道而驰,因为胡锦涛和温家宝对“普世价值”的拥护和支持是毫无疑问的(胡锦涛、温家宝肯定普世价值)。
   
   先看胡锦涛关于普世价值的论述:
   
   2006年4月,胡锦涛访问耶鲁大学并发表演讲,他在演讲中说,中国政府的使命之一就是“依法保障人民享有自由、民主和人权,实现社会公平和正义”(胡锦涛耶鲁大学演讲全文);
   
   2008年,胡锦涛在新年致辞中说,“我们衷心希望各国人民自由、平等、和谐、幸福地生活在同一个蓝天之下”(胡锦涛:共同推进人类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
   
   2008年5月7日,在胡锦涛签署的中日共同声明中有这样的句子,中国需要“进一步理解和追求国际社会公认的基本和普遍价值”(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次日,在早稻田大学发表演讲时,胡锦涛又说,“坚持开放,就是要打开国门来搞建设,在互利共赢的基础上同所有国家开展经济技术合作,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优秀文明成果,既通过维护世界和平发展自己,又通过自身发展维护世界和平。”(胡锦涛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的演讲(全文))。
   
   再看温家宝关于普世价值的论述:
   
   2006年,温家宝接受欧洲五家媒体的访问,他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民主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温家宝再谈乡镇直选);
   
   2007年两会之前,温家宝在一次讲话中说,“科学、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并非资本主义所独有,而是人类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共同追求的价值观和共同创造的文明成果”(温家宝谈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对外政策);在两会之后一年一度的总理记者招待会上,温家宝又一次阔谈“普世价值”,选举网的关中人写了一篇文章,描述了温家宝在出任总理后五次记者招待会上对“普世价值”的论述(从五次记者招待会看温家宝和中国政改的前景);
   
   2008年,温家宝在接受美国CNN记者采访时又一次提到“普世价值”,他说,“我相信我们在推进经济体制改革的同时,也要推进政治改革。因为发展是全面的,所以改革也应该是全面的”(CNN专访温家宝总理全文)。其实,无论是胡锦涛还是温家宝,他们在向外国人介绍中国的政治发展时往往特别强调中国共产党的民主诉求(胡温讲民主 百姓听余音、温家宝与外国人讨论民主全记录);
   
   2010年6月,温家宝在接受日本NHK采访时重申,“政治体制改革概括起来应该注重解决四方面问题:第一是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保证公民的选举权、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第二是完善社会主义法制,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国家;第三是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第四是实现人的自由和全面发展。”(温家宝接受NHK专访:我们的改革是全面的改革);
   
   最近,温家宝又出人意料地在《人民日报》发表了回忆胡耀邦的文章(再回兴义忆耀邦)。文章里没有直接讨论“普世价值”,但是字字句句不仅渗透着对胡耀邦的追忆,也放射着对“普世价值”的追求。“有报天天读”的杨锦麟对这篇文章发表的评论是:“三十多年之后,改革开放进入新的关键节点,中国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复杂程度远甚于三十年前,此时此刻纪念和缅怀胡耀邦,不可能只是一个个人的情感流露,但也不可能被牵强附会加以毫无边际的政治想象,我们很难认同外界诸多‘玄机处处’的牵强附会,但如果用温热这两个字来描绘我们对此时发表这一篇文章的感受,相信是适当的。”(温家宝回忆胡耀邦:没有玄机,只有温热)。
   
   《南方周末》的郭光东说,“应该说,在领导人公开发表的文章中,这样的文字、文风是相当罕见的。如果领导人能够不再限于用公文、报告的语调发布政见,而是多一些《再回兴义忆耀邦》这样的人性(含有普世价值的?--笔者)文字,相信能为政坛带来一股活泼的新风。”他还说,“一个宽容而和谐的国度,应该允许自己的公民表达自己的感情,或悼念,或拥护,或反对。这样自由表达感情的权利是每一个公民应该拥有的,包括普通百姓,也包括国家领导人。”(温家宝忆胡耀邦文的不凡之处)郭先生描述的这种境界难道不是“普世价值”在任何一个国度的最好实践吗?
   
   问题是胡温对“普世价值”的“说法”或者“看法”(我们不知道他们的真实想法;也许,若干年后,他们的文集和年谱出来后,我们才能比较肯定地评判他们的真实想法)究竟有没有“政治玄机”?
   
   对偏“左”的人来说,胡温对“普世价值”的肯定和支持背离了“四项基本原则”,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背叛。他们认为胡温谈“普世价值”是假,计划推动政治改革是真。
   
   对靠“右”的人来说,胡温谈对“普世价值”的追求不过是嘴上的功夫,是在做秀和演戏,是在用漂亮的话语推迟具体的行动。
   
   笔者认为无论是来自左的“歇斯底里”还是来自右的“怒其不争”都没有任何道理。
   
   首先,“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实践”,在中国这个受“意识形态正统论”严重阻挠和骚扰的国家,合法性和权威性都来自意识形态的正确性,而这个正确性是可以“讲”出来的。如同当年不搞“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大辩论,农村的“联产承包”和后来的改革开放可能根本就不能启动。1992年,如果邓小平不到南方去行使自己的话语权,世界文明史上最伟大的改革有可能就死于襁褓(邓小平南巡讲话的伟大意义)。在这个意义上,作为对未来那一场轰轰烈烈的政治实践提供理论准备,胡温对“普世价值”还需要做更频繁、更细致的表述。
   
   第二,在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公众,特别是代表公众各个团体的精英对政策的辩论,尤其是对支持政策制定的意识形态和理论的支持或反对,都是正常的,有序的,受到保护的,所谓真理越辩越明。当各方都不能通过辩论取胜的时候,民意的表示就成了关键。尽管中国还没有这样的让公众决定谁的政策更为高明的机制,但是党内已经实实在在出现了所谓“派系”(杜导正前不久在接受采访时说中国的高层有“两种主张,两个力量在那里较量”),他们的不同意见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表述出来应该说是国家正常和社会健康的座标。即使这里有所谓的政治“玄机”,哪怕这里所说的“玄机”是指为了确定谁去组成中共下一代的领导人设计的陷阱或搭建的楼梯,只要争论的双方没有用“政治正确”的拳头和意识形态的大棍置对方于人格和肉体的死地,他们的辩论就应该受到鼓励和提倡(海星:皇帝的新衣?--普世价值和中国特色)。
   
   最后,胡温自己讲“普世价值”,并允许和鼓励方方面面的人对“普世价值”作为治国理论和执政目标做出截然不同的解读和评议其实就是对“普世价值”的一种极有意义的实践。
   
   中国作为一个大国,一个正在扶摇直上的大国,一个因为崛起而引发世界性的不安和惶恐的大国,一个立志要“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优秀文明成果,既通过维护世界和平发展自己,又通过自身发展维护世界和平”(胡锦涛语)的大国,如果不走“普世价值”的路,就可能无路可走。
   
   这就是胡温谈“普世价值”的“政治玄机”。
(2010/07/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