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秦桧的智慧]
小龙女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我们的社会病了
·社会溃败的风向标
·三维行贿的国度
·三维行贿的国度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没有信仰的却在搞祭祀
·辛子陵:中国对金氏父子已经是仁至义尽
·虚构的和尚
·开往平壤的火车
·谁骗了我们六十年?!
·历史也可以这样写:朝战不是抗美援朝,而是抗美援“金”
·西门庆―――大踏步“与时俱进”
·1970年代1人潜入京东村庄 犯强奸案380多起
·一个右派的空白档案
·中国缺少什么?[原创]
·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世纪之交的回望
·天意从来高难问---《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的另一种解读
·一首“倾国倾城”的宋词
·文雅的骂人话
·史上最有男子气的女诗人
·千古女子悼夫诗
·秦桧的智慧
·残缺的《最后一次讲演》
·中国如何走出价值观念的误区---只谈红色革命文化不能适应和平时代
·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人、建什么样的国?
·胡温谈“普世价值”有何政治玄机?
·缪一轮对话KARAX-ED:漫谈中国政治改革
·余若薇、曾荫权辩论实录
·大革命中的性事
·“太阳”故事
·建国后宋庆龄不能公开的悔与恨
·讨网络愤青檄[原创]
·扫黄、砸纲与崛起
·国家政权覆亡前的八大征兆
·英国首相丘吉尔:什么是自由?
·顺口溜:世界9国的军力
·孙悟空入党记
·西天路上的冤大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龙应台:我们的“中国梦”——北大演讲全文
·陈丹青民国答问录:民国范儿是个什么范儿(全文)
·铁血虎贲――国民党军的德式师
·陈丹青民国答问录 - 民国范
·曹雪芹塑造秦可卿这个形象的真意
·四大名著――中国封建社会的四份体验报告
·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观棋话钓鱼[原创]
·招魂曲―――我的中国!
·母亲,我叫钓鱼岛
·我们已经永远失去了钓鱼岛
·再谈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原创]
·三谈党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 东京都不相信抗议[原创]
·优秀微型小说推荐
·三打白骨精:东方专制幽灵的三个躯壳
·身体与国家
·一个日本人眼中的中国人
·王小二参军
·由一句口号:“解放台湾岛,活捉林志玲”想到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秦桧的智慧

   秦桧的智慧
   
   来源:一宁网 历史走廊 > 文史 时间:2010-04-20 23:32 作者:丁启阵
   
   宋罗大经《鹤林玉露》甲编卷之二“进青鱼”条,讲述了三个历史故事:

   
   故事之一,发生在南朝宋文帝刘义隆(425—453在位)时。司徒义康总领朝政,各地官员都先把最好的东西孝敬了义康,次品才进贡给皇帝。有一年冬季,宋文帝吃柑橘,为柑橘的样子和味道都很差感到不满。义康却对他说:“今年的柑橘有特别好的。”于是派人去自己府上取了一些好柑橘,皇帝一看,那柑橘的个头都要比自己的大三寸,心里当然很不高兴。不久,义康就被找了个罪名,开掉了。
   
   故事之二,发生在唐代宗李豫(762—779在位)时。有一天唐代宗对李泌说:“路嗣恭给我献九寸的琉璃盘,却把一尺的送给了元载。等他来的时候,得查问一下这事。”因为李泌说了好话,路嗣恭这才没有被追究,但是元载终于还是被诛杀了。
   
   故事之三,发生在宋朝。奸臣秦桧的老婆王氏,有一次进宫,显仁太后韦氏抱怨近日子鱼(又名鲻鱼)很少有个头大些的。王氏就说:“我家有,我马上送您一百条。”回家跟秦桧一说,秦桧就责怪她说错话了。于是召集心腹,商议对策。商议结果是,拿一百条青鱼去进贡。显仁太后一见是青鱼,拍着手大笑说:“我说这老婆子是土包子,没见过世面嘛,果真是这样!”青鱼看起来像子鱼,但个头略大。
   
   罗大经讲述这三个故事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表达这么一个观点:“观此,贼桧之奸可见。”换言之,为了说明秦桧的奸诈。
   
   但是,我读了这三个故事,却有另外的想法:就像鲁迅在一篇题为《谈皇帝》的杂文中所说的,历史上无论是百姓愚弄皇帝(给菠菜取“红嘴绿鹦哥”的名字糊弄皇帝),还是皇帝愚弄百姓,结果都是不成功的。我们实在很难相信,宋文帝、唐代宗真的都那么傻,那么好欺骗,之所以让他们有一段可以得意忘形的人生,那是因为他们还有些利用价值,或者说,拿下他们的时机还不成熟。同理,我也不相信当今最高领导人真的不了解“中国作家协会”在中国人民心目中是何等的形象和地位,纵使作协主席列举得出它的“一万个存在的理由”,下令变作协为自负盈亏民间机构乃至解散作协,也不过是一次会议、一个决议、一句话的事!
   
   2010-4-7
   
   丁启阵 北京外国语大学中文系教授
(2010/07/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