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熊飞骏的博客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熊飞骏
   (一)、中国的风险
   我一直认为中国的国歌不适应走上现代化之路的国家精神,那首敌视外邦充满战斗精神的歌词只适用于面临外族入侵的战争年代,不适合已经融入世界经济圈,国与国之间的主流关系由斗争转向协作,并逐步意识到普世价值和人类永恒价值重要性的现代中国。国内很多有识之士也同样意识到这一点,在网上不断发文呼吁修改国歌。尽管物是人非,可山河依旧,国歌依旧是先前那首国歌。按理修改国歌应该不是很难的事情,尤其是象中国这类政府权力无限的国家,修改国歌无须征得三分之二以上的议员同意,只要政府下决心人大都会“该举手时就举手”的。在新世纪的今天,当《义勇军进行曲》依旧在国际舞台上唱响时,我的直觉一再告诉我是不是《义勇军进行曲》还远没有完成它的历史使命?那句总结中国现状的歌词: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是不是依旧还有它的现实意义?
   如果“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中华民族真的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吗?
   在绝大多数国民眼中,这也许根本不成其为一个问题,因为今天的中国已步入有史以来最繁荣富庶的时代:
   2007年中国GDP总量已跃居世界第四,仅次于美、日、德,达30100亿美元!
   第一次实现了免除农业税和九年制义务教育。
   载人航天技术取得了重大的突破。
   除此之外,中国的亿万富翁们自豪地宣称他们的队伍在近几年空前壮大,人数已跃居世界第二位,仅次于美利坚合众国。目前,资产超10亿美元的中国富豪已达146名,而一年前这个统计数据为85名。中国制造超级富豪的速度在这个星球上无与伦比。
   …………
   一长串令人鼓舞的成果让人眼花缭乱,单从物质层面来说,中国确然已步入自唐帝国开元盛世以来千年未有的繁华盛世。以至相当一部分中国人深信按目前这样的发展速度,再干上二十年,中国就有可能赶超美国成为世界头号经济强国,二十一世纪将成为“中国世纪”!
   在举国欢庆的凯歌声中,少数有识之士透过繁荣的表层看到了盛世背后埋伏着的深重危机,因而对中国的现状和未来满怀深重的忧虑,并因此发出了与大众不同的声音。虽然他们的人数很少,但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他们或许比绝大多数国民更了解真实的中国。
   
   这些为数不多的有识之士为我们提供了下列国情真相:
   中国的GDP总量虽然高居世界第四,但人均GDP却排在一百位!仅有2280美元?不但远远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也落后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
   伴随着GDP高速增长的代价是资源浪费惊人,单位GDP能耗不但远高于英、美、日等发达国家,甚至远高于印度这类一向为中国人瞧不起的国家。高能耗必然带来高污染,中国的天空正在以世界最快的速度变“黑”。
   当中国的亿万富翁在西方挥金如土变态夸富引起西人的震惊时,中国仍有近十分之一的人口(1.2亿)处于贫困水准。经过2007年股市、房市大折腾后,这个比例还有扩大的趋势。目前中国的基尼系数已远远超过联合国规定的警戒线,贫富悬殊虽然不敢妄言全球第一,但绝对排在前几位。更为触犯众怒的是,中国亿万富翁们拥有的巨额财富绝大部分不是靠勤劳智慧挣来的,而是靠特权钻体制漏洞巧取豪夺公众财富,多是不义之财!富豪人数的惊人增长,被认为是中国股市和楼市高速增长的“功劳”,其中房地产行业为富豪榜贡献128人。财富来得这么容易,积累的渠道这么怪异,也反证了致富手段存在着相当大的问题。并且中国的亿万富翁九成以上是高干子弟,两千九百多名高干子弟共拥有资产二万亿?与此相对应,目前中国靠勤劳智慧和诚实劳动根本不可能致富,要快速致富只能以权谋私官商勾结和“玩弄”体制,因此中国已成为这个星球上最不公平的国家!
   中国的人均GDP排在一百位,依旧是发展中国家的穷国,可奢侈糜费之风却渗入社会的每一个角落。目前中国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二大奢侈品消费国,仅次于日本?中国的奢侈之风蔓延,财富来得太过容易的富豪无疑是始作甬者。因为绝大多富豪的巨额财富不是通过超人能力品格挣来的,无法在能力品格上显示自己的优势,为了赢得社会尊重,只好通过生活上的炫耀来显示自己的阔绰和与众不同的身份。在他们的带动以及商家与媒体的推波助澜下,社会浮躁之气弥漫、攀比之风盛行,甚至影响到低收入成员的消费方式和价值观念。
   中国在GDP高速增长的同时,税收增长速度更是惊人。1999年至2007年中国GDP总量增长了一倍,但税收却增长了三点四倍(1.5万亿到5.13万亿)!其中仅2007年的增幅就高达32.4%!2007年中国财政收入已高达5.13万亿人民币,如果加上行政收费和预算外收入,2007年中国的税负接近9万亿人民币!相当于GDP的百分之四十!13年前的1994年,这个比例仅为12%,那时农税还占有相当大的比重。目前中国已成为全球税负最高的国家,高税率极大地限制了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同时也为烈火样蔓延的腐败提供更大的空间和余地。
   改革开放三十年,政府的公共权力急遽膨胀,对经济领域的干预力度直线上升,政府的触礁须无处不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公务员“下海”成为时尚,今天“下海”已成为历史名词,如果还有公务员下海的话,那也是极个别现象。不仅如此,公务员已成为中国最让人羡慕的抢手职业,公职群体和工商业者的财富迅速积累。“老板”不再吃香,“下海”几乎绝迹,买官成为时尚,当官成为绝大多数国民为之奋斗的最高理想?个体经济和中小企业在不公平竞争环境和苛捐杂税的压榨下日益步入生存困境,权贵垄断资本正在一步步扼杀民间经济活力。
   与公共权力急遽膨胀相对应,权力腐败象烈火一样成燎原之势,基层政务官的品格一溃千里,并且在现存体制框架内根本没有办法阻遏这一趋势。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贫困县交通局长,在任期内竟然利用职权聚敛了三千万“来历不明资产”,奸淫了安插进来的绝大多数女职工,俨然成了本系统的“隋炀帝”……小局长尚且如此疯狂,就更不用说重用这个局长的上司了。勿庸置疑,今天中国的权力腐败已超过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期,如果不及时果断对现存政治体制作出根本的变革,成功遏制腐败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
   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中国的穷人更加贫穷了,不是相对贫穷,而是绝对贫穷。世界银行于2007年12月1日发布的《贫困评估报告》初步研究结果,显示2001年至2005年,中国10%贫困人口实际收入下降2.4%。世界银行说,中国的贫穷人口已经不再集中在一些特定的地区,而是分散在全国各地。新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国贫穷人口中超过半数的人不是生活在官方划定的穷困村庄,现在的贫困人口不仅分布在农村地区,而且已经蔓延到城市,各个发达地区和发达的城市都有。在经济增长的同时,全社会工资总额占GDP的比例不断下降,多数非公职就业者的工资没有与经济增长同步。
   与经济高速增长相对应,中国的“民生工程”退居世界倒数第一,社会保障体系近乎完全消失。成千上万中国人在医疗、教育、养老、住房四座大山下,被压得喘不气过来。行政开支恶性膨胀,大量财政收入腐败在桌上、路上;浪费在劳民伤财的政绩工程上,公款吃喝、公车支出和公款旅行“考察”费用居然高达一万一千亿人民币以上!腐败和瞎折腾的钱取之不尽;可用于正经事的开支却捉襟见肘。
   …………
   下面是网上广为传播的一首揭贴,虽然用辞夸张,但也道出了当前中国的部分实情:
   “大家看看现在的中国现状 :
    我想买房,结果房价涨了;
    我想买车,结果油价涨了;
    我想买点肉吃。结果猪价涨了;
    那我吃方便面总可以了吧?!结果方便面也涨价了;
    那我只好成佛!佛祖说:你终于得道了!
   
    年年GDP上涨,据说全民奔小康。
    工资好比眉毛短,物价犹如头发长;
    遥望楼盘空幻想,一年能买几平方?
    财政气粗是大爷,银行有奶就是娘。
   
    中国现状: 生不起,剖腹一刀五千几;
    读不起,选个学校三万起;
    住不起,一万多元一平米;
    嫁不起,没房没车没后台!谁娶你?
   
    养不起,父母下岗儿下地;
    病不起,药费利润十倍起;
    活不起,一月辛劳一千几;
    死不起,火化下葬一万几;
    ………… ”
   与上述那些伤心景象相对应,中国人出现了集体信仰危机,除了信仰金钱和眼前的急功近利外,人生意义、社会责任、自我完善等人类永恒目标离我们的心灵越来越遥远。信仰危机必然伴随品格崩溃,只要能够多快好省地捞大钱,能先人为主攫取眼前利益,任何人生准则都可抛到九宵云外。这一可怕趋势在部分年轻人身上表现得尤突出。上世纪八十年代,年轻人在单位为了捍卫公正,甘冒打击报复的风险挑战领导权威者大有人在。今天的部分年轻人只要领导给他现实的好处,与领导保持高度一致的“马屁功夫”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软骨病从来都是远离年轻人的,当大多数年轻人为了追逐急功近利过早染上软骨病时,中华民族的风骨就离坠落不远了。
   托克维尔在他的论著《旧制度与大革命》中,描述大革命前的法国社会时写道:“在这类社会中,没有什么东西是固定不变的,每个人都苦心焦虑,生怕地位下降,并拼命向上爬;金钱已成为区分贵贱尊卑的主要标志,还具有一种独特的流动性,它不断地易手,改变着个人的处境,使家庭地位升高或降低,因此几乎无人不拼命地攒钱或赚钱。不惜一切代价发财致富的欲望、对商业的嗜好、对物质利益和享受的追求,便成为最普遍的感情。这种感情轻而易举地散布在所有阶级之中,甚至深入到一向与此无缘的阶级中,如果不加以阻止,它很快便会使整个民族萎靡堕落。然而,专制制度从本质上却支持和助长这种感情。”
   中国今天的社会精神风貌和大革命前的法国确然有着惊人的相似!中国人的民族精神面临整体被金钱扭曲的风险!
   当越来越多的人在不择手段地捞钱时,还有几个人在思索人生、社会、国家、民族等严肃的主题?还有多少人在关注我们的民族精神?
   民族精神决定着一个国家的命运和未来,其重要性远远大于经济。
   一个国家无论现阶段多么贫穷;无论遭受多大的灾难,只要其民族精神尚在,这个国家就会很快振兴。一个国家如果丢失了民族精神,那么无论它现在多么富庶,也会象建在沙堆上的摩天大楼一样在一个晚上轰然倒塌。
   贪污腐败、贫富悬殊、缺乏公平公正是威胁社会稳定的三大毒瘤!当中国的经济高速发展时,我们的社会根基因为三大毒瘤的恶性膨胀日益变得摇摆不定。一旦社会天平的倾斜度超过了重心,中国社会就会出现“革命性震荡”,那时所有的成果就会在一个晚上付诸东流,一切又回到三十年前的出发点,甚至于连出发点都不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