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熊飞骏的博客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一)
   ——熊飞骏
   1776年7月2日,一群成年人神情坚毅地聚焦在费城州议会大楼里。他们是13个英属北美殖民地的代表。从如此众多的不同地区聚集而来,他们中有的来自枝繁叶茂的英格兰高地;有的来自潮湿的南卡罗来纳沼泽地;还有的来自弗吉尼亚峻峭崎岖的阿勒格尼山脉和东部沿海积木似的城市。他们出现在费城的原因是在为他们羽翼未丰的殖民地召开“大陆会议”。他们将在此做出一个最重要最危险并将决定性影响人类文明进程的一个伟大决定——所有北美殖民地将脱离他们的宗主国大英帝国宣告独立,从而结束由横跨大西洋5000公里外的英王和其议会对他们一个半世纪的统治。
   1776年7月4日,所有代表在一份阐述他们与英王分裂原因的文件上签上了他们的名字。这份文件就是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的政治文献——《独立宣言》。

   《独立宣言》是这样开头的:
   “我们认为下述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我们一些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英国是当时已知世界最为文明富强的国家,也是一个日臻成熟的民主法治国家(君主立宪制)。人民享受的自由幸福指数在当时世界首屈一指。13个英属北美殖民地并非武力征服弱小国家的产物,而是英国移民的拓荒成果,就象香港回归前的深圳与北京的关系一样。所以北美13殖民地的“独立”按中文字面意义理解不是“民族独立”而是“分离”,因为北美13殖民地当时并不是一个曾经存在过的“国家”,主体民族也是英国人。
   北美殖民地与英国的关系按中国政治逻辑的理解应该接近“母亲”与“孩子”的关系;不是征服者与被征服者的关系,与英国和印度殖民地的关系有着本质的区别。
   北美殖民地宣布独立等于是未成年的“孩子”宣布脱离“母亲”,且不再对母亲尽反哺义务。
   是什么原因导致“孩子”坚持要脱离“母亲”呢?
   是“母亲”在“孩子”成长过程中没有尽自己的应尽义务吗?
   非也!大英帝国为北美殖民地的安全和发展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且不惜与任何对北美殖民地怀有敌意的势力进行战争。为了保佑自己的“孩子”,“母亲”前不久就和法国进行了代价高昂的“七年战争”,把北美殖民地的敌对势力——法国殖民者限制在阿巴拉契亚山脉以西的遥远边界。
   是“母亲”把“孩子”当“后娘仔”虐待歧视吗?
   非也!
   我国的历史教科书一直把美国的独立归因于英国对殖民地人民残酷的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显然与历史的真相有很大的距离。
   北美殖民地人民自由幸福指数并不在英伦三岛的英国人之下,虽然经济和对外贸易受到《航海条例》等一系列保护民族经济法规的限制;但这些限制也同样针对英国本土人,不存在太多的歧视成分。相比之下,让英国本土多数居民付出代价的《谷物法》比加在北美殖民地人民身上的地区法律更难忍受。更何况英国任命的各殖民总督对执行限制殖民地经济自由的法规并不积极,因为那些总督的“开饭权”掌握在殖民地议会手里,对大面积的走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英国“要求所有进出北美殖民地的货物必须由英国船只运载”之类的规定通常总是被绕过,多数北美海员和商人都是老练的走私犯。所以殖民地经济实质上享有的自由度一点也不在英伦三岛之下。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羽翼未丰的“少年孩子”决心要脱离自己的“母亲祖国”呢?
   最根本的原因是“代表权”!
   “代表权”才是最终引发美国独立战争的导火线!
   英法“七年战争”(1756-1763)之前,北美各殖民地的征税权掌握在各殖民地的民选议会手中,连大英帝国政府任命的各殖民总督也由各地议会“发工资”,发多少工资和什么时候发由殖民地人民说了算,宗主国政府没有权力。这也是多数殖民总督“胳膊肘往外拐”更多站在殖民地人民那一边的主要原因。宗主国议会并没有直接委派税官去北美各殖民地征税,也就是说宗主国并没有利用北美殖民地来丰富政府的“财政收入”。这点很象英国治理香港,来自香港的税收基本都是“自用”,没有移送到英国国库,否则香港也不可能发展得那么富庶繁华。
   英法“七年战争”的胜利改变了英国对北美殖民地的态度。
   “七年战争”榨干了宗主国政府的国库。战争一结束,英政府就开始遣散海军,并消减海军的军费开支。尽管法国进攻的紧迫威胁已经消除,但北美仍必须驻有英军来守卫新获得的领土和保护现存殖民地。“巴黎和约”签订的同年,在法国皮货商怂恿下,西北印第安人揭竿而起,沿加拿大边界烧杀抢掠,攻击每一座堡垒要塞。殖民地民兵无法征服他们,最后还是依靠英国正规军扑灭了起义。
   对于宗主国政府来说,要求殖民地来为这样的“保护”花钱应该合情合理。为了筹措保护北美殖民地的驻军军费,1764年英国议会颁布《糖税法》,规定每进口一加仑糖浆强行征收三美分关税。为了有效征收这笔关税,英政府决定以皇家海军力量来加强缉私。一年后英国政府又颁布《印花税法》,对所有合法文件乃至报纸纸牌进行征税。所有这类物件要求必须贴有税票……
   英国政府开始直接向北美殖民地征税了。
   英国政府要求北美殖民地为保护自己的驻军“买单”从情理上看合情合理;但从法理上看却站不住脚。
   在北美殖民地人民看来,英国议会没有与北美殖民地的实力和人数相配的民选代表,所以没有权力向北美殖民地征税。
   “无代表不纳税”是北美殖民地人民的基本政治常识!
   无论是宗主国政府还是殖民地人民的要求都是合情合理的,但两者如何达成共识却遇到了现实的困境。
   1、 保护北美殖民地的驻军军费应该由殖民地“买单”不但英政府认为天经地义;相信多数殖民地人民也认为合情合理。
   2、 “无代表不纳税”一样合理合法。
   3、 如果宗主国政府做出妥协,由殖民地议会来征收保护北美驻军的军费又遇上了难以逾越的困难。因为当时北美各殖民地并不是一个统一的行政实体,而驻军保护的又是殖民地整体,在13个殖民地之间分摊军费必然会遇到更大更频繁的争吵。
   4、 如果北美殖民地驻军军费由宗主国政府买单,宗主国人民无疑就成了冤大头,对英国本土人民显然是不公平的。
   …………
   所以这是一个双方无法解开的结。
   十七世纪中期的英国革命内战就是英国国王为了筹集镇压苏格兰起义的军费向人民征收“吨税”和“磅税”引发的。尽管国王征收的税率很低,但英国议会坚持认为国王没有征税权,可国王又急需钱来打仗,双方都坚持自己的合理要求,于是诉诸战争。越权征税的国王被英国人民俘虏后砍头示众。
   现在英国议会也遇上了当年的对手国王那样的困局。
   对于英国来说,这是一个危险的不祥之兆。
   北美殖民地人民坚持自己的理念不动摇:
   1、“无代表不纳税”。
   2、“不能开危险的先例”。宗主国政府直接向殖民地征税等于是开了一个危险的先例。如果今天能成功征收糖税和印花税;明天就会食髓之味征收苛捐杂税。尽管今天的税率低得连最贫穷的人都能承受,但此例一开,明天的税率也许就能高得连富人都难以承受了。
   …………
   在上述政治理念的支配下,北美殖民地人民积极行动起来抗议《糖税法》和《印花税法》也就顺理成章了。
   “两税法”颁布后,麻萨诸塞州率先提出抗议。弗吉尼亚州也紧跟其后行动起来,并通过了5个谴责法令的决议案。暴动的人群在纽约、新港、费城的街道上闹事,掠夺财物。在波士顿,暴动者将一个负责实施印花税法,分发税票的官员的肖像挂在一颗树上。此树后来被称做“自由之树”。9个殖民地代表在纽约反印花税法的大会上碰头,并起草致英王和两个议会的请愿书,请求废除这一侵犯他们利益的法令。沿海城镇以抵制其店铺作为威胁,阻止当地商人进口英国货物……
   我理解且支持殖民地人民在原则问题上的执着和较真;但同时也感到英国政府其实很无辜。
   面对北美人民风起云涌的反抗斗争,英国议会在不得己的情况下做出了让步,撤消了两税法令。当消息传到北美时,殖民者拉响了铃铛,掷响了爆竹,鸣响了步枪,甚至砸碎玻璃以示庆祝。
   但殖民地人民高兴的太早了。也许是出于维护“面子”的原因,十天后英议会通过了一个公告令,坚持维护其在任何情况下向殖民地征税的权力。随后英议会颁布一系列法令,对玻璃、铅、印刷品、纸张和茶叶征收进口税,用以支付殖民地驻军的开销,剩余部分作为殖民地总督的薪金,以便使其能独立于殖民地议会,防患自己人“胳膊肘往外拐”的滑稽剧。
   新的征税法令再一次激怒了北美人,北美各城镇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抗议和骚乱。两个海关官员在波士顿遭到了不满者的袭击。弗吉尼亚议会通过一项提案,宣称只有弗吉尼亚议会才有权向弗吉尼亚人征税,并决定停止进口所有英国货物。其余殖民地不久就争相仿效。英国对北美殖民地的出口额因此下降了三分之一。
   抗议骚乱持续时间一长,流血事件就不可避免。1770年3月5日,一群暴动者对波士顿议会大楼外的一名哨兵进行挑衅,当其余士兵赶来助阵时暴动者就向他们投掷石头和块冰。一个士兵倒下了,其余士兵据称出于自卫向人群开火,当场打死3人伤8人。
   这就是著名的“波士顿惨案”!按中国的标准,这一流血事件称为“惨案”确然有点夸张,不但死伤的人数很少,且开枪的一方显然属“自卫还击”性质。
   可北美人却不这么理解,只要是掌权的一方伤了人他们就会本能地群情激奋,各地因此发起了声势更为浩大的抗议活动。
   在持续性大规模抗议的压力下,英议会再次被迫取消了大多数关税法令,只保留象征性的茶税一项,象征英议会有权向北美殖民地征税。
   可北美殖民地人民依旧不依不饶,对纯属象征性的茶税也拒绝接受。他们坚持英议会不能“代表”北美殖民地,没权利在殖民地征收哪怕总量只有一分钱的关锐。
    为了抗议象征性的茶税,1773年爆发了“波士顿倾茶案”。一群麻萨诸塞州议会组织的示威群众强行登上停泊在波士顿港口的英国东印度公司茶船,将船上的茶叶全部倒入大海。
   大英帝国的忍耐终于到了极限,两院议会针锋相对,通过了一系列针对北美的高压政策法令,殖民地人民称其为“不可容忍法令”。法令规定封锁波士顿海港和取消麻萨诸塞州自治,作为其对参与“波士顿茶党”的报复。
   “不可容忍法令”不但没有使北美人民屈服,相反使分散独立的13个殖民地人民在反抗“高压法令”的共同使命中团结起来。
   1774年9月5日,第一届大陆会议在费城卡本特厅召开,13州除佐治亚外均派代表参加。佐治亚没有派代表是因为他们正要求英政府在其与印第安人的战争中给予军事援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