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呼声
[主页]->[百家争鸣]->[藏人呼声]->[中共为何“羡慕别人,自感痛苦” !/甲童慈旺]
藏人呼声
·新华社《达赖集团‘备忘录’ 之我见》读后感
·对诋毁西藏流亡政府文章的评论:造假和说谎终究被揭穿的/甲童慈旺
·『 我 看西 藏 』讀 後 有 感
·不 要 自 欺 欺 人
·中共自作自受的一次外交重坐
·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是“虚有其表”吗?/甲童慈旺
·旧西藏是“封建农奴制”吗?/甲童慈旺
·中共的“民族自治法”与叶公好龙/甲童慈旺
·漢 人 羅 桑 扎 西 ——传记
·再论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是“虚有其表”吗?/甲童慈旺
·中共为何“羡慕别人,自感痛苦” !/甲童慈旺
·三论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是“虚有其表”吗?/甲童慈旺
·评寒冰的所谓“达赖的伪和平逻辑”/甲童慈旺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为何“羡慕别人,自感痛苦” !/甲童慈旺

中共为何“羡慕别人,自感痛苦” !/甲童慈旺

    评中共代言人“益多看达赖为当“印度之子”的新辩解” (博讯 boxun.com) 一个不敢报真实姓名,冒名顶替的所谓益多,自纵昧着良心甘当做一名中共独裁统治的传声筒愚昧群众而受到及主子的“受宠”以来,为其主子挖空心思写 了不少颠倒是非、谎话连篇的有关西藏问题的文章。其中的《达赖执意要当“印度的儿子”》及《请看达赖那颗可笑的印度心》两篇文章受到不少持客观公正人士义 正言辞的有力批驳后,还厚着脸皮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强作解人。 在他的“看达赖为当“印度之子”的新辩解” 一文中说: “笔者3月31日发表《达赖执意要当“印度的儿子”》一文,对达赖为当“印度的儿子”所开列的三条理由进行了分析和揭露,并希望达赖拿出当“印度的儿子” 的更充分理由。此后达赖本人一声不吭。据笔者查阅,这段时间只有他的“流亡政府”发言人为他辩护了两句,此外还有一位海外陈某似乎看到了露一手的机会,写 了一篇文章辩称“达赖喇嘛称自己是印度之子,既有宗教情怀也有着感恩心情”,也就是说达赖当“印度之子”是合情、合理、合格的,不当则是天理难容的。” 俗话说得好? 狗改不了吃屎。所谓的益多又在玩弄故技重演,蛊惑人心的把戏。他的所谓《达赖执意要当“印度的儿子”》一文出笼不久,达赖喇嘛发布了“以他自己佛教知识来 自印度;依赖印度养育精神和躯体渡过51年流亡生活;以及非暴力理念来自印度文化等3个主要理由,说明为何称自己是‘印度之子’。”之后,达赖喇嘛的秘 书,以及桑结嘉、顿珠嘉布、周加才让等先后撰文有力批驳了所谓益多的不实之词。还详细阐明了达赖喇嘛为什么要说印度之子的原理。 对于他们的这些义正言辞的论据,难道所谓的益多“查阅期间”,为什么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装聋作哑呢? 还是被至尊达赖喇嘛的三条声明句句恰中要害,恢之不及,不敢再提。反正撒谎如常,“此后达赖本人一声不吭”,一词来蒙蔽视听,聊以自慰。 至于益多对陈维健先生的有关“印度之子”一文的精神与道德上的含义及实质内容不敢越雷池一步, 偏偏咬住陈先生文中的“儿子与之子”间理解偏差的救命稻草来对自己的文理败笔进行辨护之外,没有什么值得可读的新内容。 在西藏的歷史和宗教史冊上,印度一直被尊稱為“佛教聖地”。西藏與印度之間不僅僅是佛教關聯,在文化上也是有很深厚的關係。西藏字母也是依照古老的印度(Devanagari)德梵那卡瑞字母而來。根據眾多理論的普遍說法,西藏第一位國王就是印度的兒子。 雖然(印度)佛教傳入西藏與傳入中國的佛教無論在內容上或社會影響上有不同之處。但如是一個真正的中國佛教徒承認他們的宗教是起源於印度,這是沒有問題的。 同樣,在西藏佛教詞彙裡,有這樣一個片言:“釋迦牟尼佛之子”王子(嘉色rgyal sras)或“國王的兒子”,都意味著釋迦牟尼佛的(敬)高足、得意门生,掌握了大師的所有知識,並非意味著字面上意思。有關“印度之子”的說法也意味著同樣的意思。 可见.,既不懂佛学原理,又不懂西藏语文的一帮不学无术的假益多们,哪能从正面理解和体悟佛学高僧大师的內涵以及“儿子与之子”之間的細微差異。 还厚颜无耻的嘲笑别人。你怎么知道人家的“英文水平没有长进,中文水平也没剩多少”? 谁是“流氓政府的发言人”?光靠乱猜瞎编,张冠李戴是行不通的。在咨询及言论被完全控制的国内,靠弄小智术及耍小聪明这一点看家本事来媚上欺下,,蒙混过 关是说的过去。但在咨询畅通,言论自由的自由世界里,这些旷野的论调和无根无据的说词很容易被藐视与嘲笑驳回。其实,你益多的汉文水评也好不到哪里去。除 了靠弄小智术,搞一点文字游戏之外,文风、文理通顺还远远不如人家。为了继续招摇撞骗,得到主子的赏识,谋求一官半职,还须努力! 那么,达赖喇嘛至尊称自己为“印度之子”的真正原意是什么呢? 这一点陈维健先生的文中说得好; “达赖喇嘛在今年西藏抗暴五十一周年,答有关“印度之子”记者问时,以自己佛教知识来自印度;以及非暴力理念来自印度文化,依赖印度养育躯体渡过 五十一年流 亡生活三个主要理由,来说明“印度之子”。达赖喇嘛作为一个佛教僧侣,与佛主释迦牟尼当是一种佛主和佛子的关系。释迦牟尼是印度的王子,在菩提树下悟道七 昼夜,大彻大悟,即身成佛,从此开始说法行教,救度天下,凡跟随皈依他的皆为弟子,弘愿广度众生者,称为“大乘菩萨”。在佛教禅林中又有“克家之子”的说 法,专指能守师教之弟子。藏传佛教起始印度莲花生大师,他在西藏被称为如来佛第二,他不但将印度的佛教传入西藏,还为西藏创立了藏文。达赖喇嘛作为一个佛 教徒,作为藏民族最高的精神导师,当是大乘菩萨克家之子。达赖喇嘛作为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其主要贡献是坚持和平非暴力的路线,而和平非暴力的观念一如 达 赖喇嘛所说,是来自印度最伟大的圣者,圣雄甘地。甘地光头赤脚,以其非暴力主义路线带领民众赢得了民族的解放和独立。甘地的思想已成为人类思想文化的经 典。达赖喇嘛在印度五十年,深受甘地“和平不抵抗主义”的影响,他将甘地的非暴力路线和佛家的慈悲精神结合起来,形成达赖喇嘛的和平非暴力的中间道路。在 中共暴政统治之下,他始终要求西藏僧俗,在维护民族利益的斗争中,坚持非暴力斗争。达赖喇嘛作为甘地主义的实践者当是印度之子。达赖喇嘛作为一个流亡者, 他在印度渡过了长达半个世纪的流亡生活,是印度政府和民众的仁慈,使他和多达十几万人的西藏难民得以生存下来,印度也成为西藏文化的复兴基地。从佛教传承 到思想来源,再到物质生存都来源于印度的达赖喇嘛,称自己是印度之子,既有宗教情怀也有着感恩心情。达赖喇嘛称自己是印度之了,并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西藏 人,一个政治流亡者,一个担负西藏民族苦难和生死的承担者。达赖喇嘛五十年来所思所行,是将流亡藏人带回自己的家乡,使西藏民族在现代社会,在中国的框架 下过上自己特有的文化生活。如果仅仅因达赖喇嘛称自己是“印度之子”,就没有资格对西藏问题担负责任,表达自己看法的话,以这样的逻辑那么作为马克思列宁 主义者的中国共产党人,又有何资格何面目在中华民族这块土地上吆三喝四呢? 只要对中共历史稍有一些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国共产党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在井岗山时期所建立的“苏维埃”政权是一个不拆不扣的外国政权,中国一大批干部 都是在苏联受教育长大的,深受苏共文化的影响,李鹏、江泽民、胡锦涛等中央领导人在访问俄罗斯时都表达了苏联文化对他们精神上的影响。苏共倒台后,抛弃了 马列主义,走上了民主政治的不归路,中共虽然在经济领域内进行了改革,但其马列主义政党的独裁性质却没有变,作为四项基本原则之一的马列主义,一直是中共 的不二法门,共产党人都以马列主义的信徒自称,临死前都不无自豪地宣称自己将去见马克思。中国共产党从其精神信仰到政治纲领都来自德国、俄国,但我们批判 共产党,批判的是中共马列主义治国,为中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而不是他的信仰和传承。中国有一句俗话“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指责达赖喇嘛称自己是“印度 之子”,正是搬起石头打了自己脚的蠢行。” 羡慕别人,自感痛苦。这一句话用在当今中共领导层及其代言人的身上再也恰当不过。在1959年中國軍隊镇壓了西藏人民的反抗后,當時尊者達賴喇嘛領導西藏人民急於尋求得到幫助時,印度政府挺身而出上前向西藏人張開雙臂被擁抱,就像對待他們自己的人民 。 從那時起,中共的統治已經5 0年了,在此期間,西藏人經受了在不同時期之野蠻的軍事鎮壓和屠殺以及經歷了多次災難性的群眾運動,從“民主改革”至“文化大革命”,導致死亡1 2 0萬藏人和破壞6 0 0 0多座寺院。事實上,整個生物多樣性的一次原始西藏已退化到目前的臨界水平。 適得其反,在西藏大規模的破壞,實際上如此有系統地和全面摧毀西藏宗教和文化所有痕跡形成了新一屆的“文化滅絕”,但是,印度卻給遠離故鄉的西藏難民提供了眾所週知的賓至如歸的感覺。 流亡藏人對印度國及其人民的感激之情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正因為如此,流亡西藏人在印度各地自發組織了一系列的活動,表現出他們對印度人民的衷心謝意! 西藏人用各式各樣的形式來感謝對印度自然更加可以看到與西藏自治區根據中共的主持而舉辦的慶祝西藏“解放”和“繁榮”之活動相比較笔者認為,西藏境内舉行 此次活動是出於被威迫利诱而不是自愿的。 當2 0 0 8年在整個青藏高原發生了一系列的和平抗議活動爆發,猛沖了中共多年來“滿世界炫耀自己在西藏的‘發展’和‘恩惠’”,卻得不到藏人的感激反而還要屢屢反 抗。那些毫無根據的謊言和不負責人的純粹虛假的宣傳在全世界的暴露,這恰恰是引起藏人的憤怒和多年來所積累的怨恨所導致爆發和平抗議活動的主要原因。 這種對印度的感激之情和對傲慢自大的中共領導人的怨恨一比较,中共可谓“羡慕别人,自感痛苦”。,特別是中共領導人蒙蔽由他們自己的宣傳而不去面對現實, 來檢查自己在西藏的錯誤行為,還理直氣壯地指望西藏人都應該感謝他們。由于藏人坚决地不合作,使中共的感恩欲望使得其反,因而对藏人无辜加罪,尤其对达赖 喇嘛称自己为“印度之子”的说法更是无所不用及其地诽谤诋毁。 在“益多看达赖为当“印度之子”的新辩解”的最后一段中说: “正当笔者准备结束这篇短文的时候,又从“加拿大故土网”、“挪威西藏之声”上看到一则消息:4月29日,达赖在印度一个会上宣告“我一直把自己 说成是印度之子……可以清楚一点地说,我是喜马偕尔邦之子;我所住的地方是属冈热县,可以说是冈热之子;更清楚一点,也可以说是达兰萨拉之子”,一口气认 了不同层级四个爹!看来达赖给人家当“之子”当上瘾了,已经不需要顾及那里是否产生过什么“理念”、“文化”了。但是,想给人家当儿子是一回事,当不当得 成,还要看人家愿不愿意收。迄今为止,笔者还没有看到印度乃至达兰萨拉地方表示愿意接受这个儿子,达赖还得为此而继续努力。” 这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慌成性的益多窜改歪曲他人的讲话和观点的老毛病有犯。故意把一篇完整的新文稿用断章取义、各需所需的卑鄙手法;窜改歪曲新文的主题,蒙蔽视听,来达到自己诽谤诋毁他人的政治目的。笔者不妨引用这天挪威西藏之声的新闻; 《【挪威西藏之聲4月29日報導】國際獅子會設在印度北部達蘭薩拉分會今天(29日)邀請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在其辦公會議大廳特別舉行「達賴喇嘛尊者與藏人抵居印度喜馬歇爾邦達蘭拉50周年紀念會」。 達蘭薩拉印度學者及社會知名慈善人士,以及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長桑東仁波切等官員,超過100人受邀出席了儀式。國際獅子會達蘭薩拉分會代表及印度學者等 分別發言對達賴喇嘛尊者居住在達蘭薩拉向世界傳播和平理念表達了感謝。他們一致表示,達賴喇嘛尊者抵居達蘭薩拉長達50年,一方面來講,這是當地所有民眾 的極大榮幸,而另一方面,西藏境內藏人卻在這半個世紀以來遭受了各種難以容忍的苦難,這是極為悲痛之事。他們鼓勵藏人不要失去信心,並祈願達賴喇嘛尊者的 所有心願能夠早日圓滿實現。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在儀式上發言時也感謝當地印度民?對流亡藏人所給予的特殊關照。達賴喇嘛表示,對於個人而言,50年是漫 長的歲月,但是最重要的是,要看這漫長的歲月中,是否度過了一個有意義的人生。達賴喇嘛說:“自1959年流亡印度後,在瑪索日住了一年,之後搬遷到達蘭 薩拉,一住就是50年。因此在51年裏,我認為我所度過的人生很有意義。” 達賴喇嘛呼籲所有人士共同致力於建立一個和平的二十一世紀。達賴喇嘛說,要實現這一目標,最重要的是通過對話,而對話務求以誠相待、尊重對方,以及透明 化。 達賴喇嘛強調自己是印度之子,同時也是喜馬歇爾與達蘭薩拉之子。達賴喇嘛說:(錄音)“我一直把自己說成是印度之子,是從精神和傳統信仰上而論。而在這 裏, 可以清楚一點地說,我是喜馬歇爾之子;我所住的地方是屬岡熱縣,可以說是岡熱之子;更清楚一點,也可以說是,達蘭薩拉之子。” 國際獅子會(英語:Lions Clubs International)於1917年6月7日由美國芝加哥青年保險經紀人茂文·鍾士(Melvin Jones)成立,是世界最大的社會服務組織,總部設于美國伊利諾斯州的橡木溪。獅子會在運營中所獲得的公眾捐助均用於慈善事業,其中為盲人和視力受損人 士提供服務方面享譽全球。目前該組織擁有46000個分會及140萬個會員,會員分佈于世界193個國家。》 至于他说的“想给人家当儿子是一回事,当不当得 成,还要看人家愿不愿意收。迄今为止,笔者还没有看到印度乃至达兰萨拉地方表示愿意接受这个儿子,达赖还得为此而继续努力”。这一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 之腹的所谓的益多不用费心。以东道主的印度中央政府的官员和喜马歇尔邦首席部长做了正面的回答。 在 5月1日在印度北部达兰萨拉大乘经院中举行的「感谢喜马歇尔邦」官方纪念仪式上,前喜马歇尔邦首席部长,印度中央政府钢铁部部长韦尔·巴达·辛哈在仪式上 详细介绍了印度与西藏之间悠久的历史关系,达赖喇嘛与印度政府和官员的频繁互动等情况,要求喜马歇尔邦继续为流亡藏人提供各种支援,同时也承诺他个人和中 央政府将来继续为达赖喇嘛尊者和流亡藏人提供各项援助。韦尔·巴达·辛哈表示,(录音)达赖喇嘛尊者居住喜马歇尔邦,开示和加持当地印度民众,因此喜马歇 尔邦有幸为达赖喇嘛尊者进行服务。博 在4月30日,达兰萨拉附近达日广场举行的「感谢印度喜马歇尔邦」官方纪念仪式上,印度喜马歇尔邦首席部长普雷姆·库马·杜马尔(Prem kumar dumal)在仪式上承诺喜马歇尔邦将继续为流亡藏人提供各项援助,并表示达赖喇嘛尊者定居达兰萨拉是该邦的荣耀。 杜马尔表示,达赖喇嘛尊者定居达兰萨拉已有50周年,虽然达赖喇嘛尊者向喜马歇尔邦表达感谢,但实际上,达赖喇嘛尊者才是该邦最大的荣耀和骄傲。 達賴喇嘛不需要親吻地面贏得印度人民的心。印度一向非常尊敬達賴喇嘛尊者作為他們的“貴賓”,並且借用當前印度總理曼莫漢辛格(Manmohan Singh)的話:“這世界上第一流活着的甘地主義者。”儘管印度是多元宗教聯盟政治的民主國家或是許多不同观念政治黨派形成的印度政府,但對西藏政策上 或是照顧西藏難民的承諾上沒有絲毫的改變。 同樣地,當今達賴喇嘛尊者的道德權威已經穿越了國界。這根本沒有必要為會見國外的領導人而找甚麼藉口。如還有什麼疑惑,可以對目前有名氣或有影響力的領導 人進行一些獨立調查。達賴喇嘛尊者不僅被公認為和平與非暴力路線的指引人,還被崇拜他的普世價值和慈悲心而為世界成千上萬人帶來的幸福。這是事實,達賴喇 嘛尊者在世界上的名望和影響力不斷使狂妄自大的中國感到煩脑,把它当作“眼中钉”,“肉中刺”。难怪有人说;中共是满肚子醋水爱吃粗的波妇。 儘管中共利用政治和經濟能力以及那種好鬥無禮的語氣壓制和威脅整個迎接達賴喇嘛的國家,但在尊者多次國外出訪問時,受到國際大眾的吸引力一直都是不斷增 加。雖然,中共大聲疾呼反對尊者出訪,相反,只增加了尊者的魅力和吸引力。其實達賴喇嘛尊者一直都不斷的在考慮避免給國外的東道主們帶來不便的。 再说,達賴喇嘛尊者不僅僅是西藏宗教和政治領袖而且是毫無疑問的一個有影響力的國際人物和世界和平與非暴力運動的提倡者。也是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之一,他 在國際上屢獲七十多項獎勵和至今達賴喇嘛尊者已獲得世界主要城市:加拿大、法國的巴黎、義大利的羅馬、波蘭的華沙、波蘭的弗羅茨瓦夫等城市的榮譽公民稱號 。 由於全世界絕大多數人欽佩和尊重達賴喇嘛並將他作為一個國際人物,所以達賴喇嘛應該被看作為世界公民。任何一個國家和宗教或者人不可能完全要求他,這就是為什麼要促進人的價值和宗教之間的和諧是,被特別制定作為優先事項。 就全球性的海外藏人而言,獲取以各國界的公民身份和維護自己的民族特徵並不互相排斥的,是出於實際需要必須保存他們的民族特性和文化傳統。 然而,就西藏人在印度而言,他們歷來高度重視和維護他們的政治難民的重要性,當初他們初來到該國家時首先採取了風雨棚,因為他們的最終目標是將來 仍返回西藏,而不是撒在這擁擠的印度群集之中。他們從無到有通過獨自的努力和凝聚力建立了流亡社區。這就是為什麼今天,僅僅十萬多西藏人的一個小小社區卻 比一個擁有十多億人口的國家更為突出和引人注目。正因為這個小小的流亡社區有一個堅實的基礎和目標是要在流亡社區保存和讓西藏人的後代繼續將西藏民族的豐 富遺產和文化傳統繼承下去。也有人曾說过:“真正的西藏生存不在西藏而是在印度。” 儘管各個國家頒發給達賴喇嘛榮譽公民的稱號並沒有能改變達賴喇嘛尊者的政治地位,他仍然是以一個西藏難民者的身份,手持印度政府發的“黃皮難民証”跨橫世界各地宏揚佛法。 世界各国及人民对达赖喇嘛的崇敬爱戴,对于当今的中共领导来说是無法比拟的。 據(4月22日)中央社巴黎消息,這項由哈瑞斯互動公司(Harris Interactive)為“法國24台”(France24)和“法國國際廣播電臺(RadioFranceInternatioale)所作的民調結 果顯示,美國總統歐巴馬獲得77%的支援率;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被選为最受歡迎領袖,僅次於美國總統歐巴馬。 這項民調透過網路在3月31日到4月12日之間進行,共有6135名16到64歲的英國、法國、德國、義大利、西班牙和美國成年人受訪。 根據這項民調,最不受歡迎的領袖是伊朗總統艾馬丹加(Mahmoud Ahmadinejad)、利比亞強人格達費(Moamer Kadhafi)和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 另外,据 2010年 5月 03日美国之音报道;“以维护新闻自由为宗旨的国际新闻自由组织“无国界记者”在星期一、“世界新闻自由日”这一天发表了2010年新闻自由掠夺者名单,继续将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列入其中”。 贺喜中国政府,恭喜胡锦涛主席获上述两次“殊荣”。难能可贵呀!在全世界各个国家和民间团体所分发的好的各种奖项一个没有拿到,等于零。但是在不 尊重人权、新闻自由掠夺等等方面,继续保持数一数二的“殊荣”。这些“光荣事迹”,为什么“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喉舌及代言人何不大显伸手、 大力宣传赞扬一番呢? 原来中共是报喜不报忧的 。只要你违背党的利益,暴露真实的一面,别说丢掉饭碗是小,弄不好株连九族。怪不得益多们爱听党的话,专做拨弄是非的其传声筒。 笔者在结束本文之前,回应打着“益多”的藏名作者,愿为这个话题继续讨论的要求, 只要为藏汉两族和好如初,多反映一点藏民族的真实情况,实现全地藏人名副其实的自治;笔者愿为礼上往来,互谅互让,交换观点,求大同存小异。 如果是往常一样继续扮演统治者自欺欺人的传声筒,那么笔者也愿意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最后希望不要刺痛藏人的神经,别再妖魔化达赖喇嘛.达赖喇嘛是全民藏人的本尊上师,你攻击一个民族的神,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愚蠢的吗? 从佛理上讲,你攻击上师的罪孽比杀死上千人还要大.你骂上师,你从此不走运,事事不如愿。更严重的妻离子散,断子绝孙。何故这么做呢? 就算你升官,升到省委书记,国家主席或总书记,又有怎么样? 为所谓的“解放西藏”跋山涉水,立下汗马功劳的张经武、张国华、王琪美、范明等不都是惨死在中共的内斗中. 再说,中共国家主席刘绍奇、林彪、胡耀邦、赵紫阳、不都是成了中共权力斗争的牺牲品吗? 上述都是前车之签。为此,悬崖勒马,改邪规正是最好的归路。希望做一名理智客观的藏学学者!印北达然萨拉于2010年5月 14 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