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國務院南水北調北京多作孽不可活]
明暗經緯錄
·蔣中正與參政會非主僕關係
·蔣中正實行憲政的濫觴
·蔡英文的建國方案請出示
·南開之父張伯苓使得中國政治步入憲政民主
·十十 對 十一
·戰時無法實行憲政原因何在﹖
·聯合國的中國地位如何得來的﹖
·民主幾度花開在中華大地﹖
·中時集團董事長蔡衍明提倡民族主義
·Okinawa 沖繩琉球的美
·Vladivostok 海參崴 vs 釣魚台
·為何憤青不要海森威而要釣魚台
·溫總理的南水北調是捨華中華
·台灣莫再走回頭路 大陸快改造重生
·彌補劉曉波的失誤
·袁世凱與溫家寶
·比較兩位總理﹕孫中山總理與溫家寶總理
·讓中共泛起沉滓的劉曉波
·中南海智囊團是否廟堂中的社鼠
·無根蘭花滿庭芳 蝴蝶翩翩燕子飛
·雙十國慶憶孫中山先生
·國慶特告滿族同胞書
·十全十美慶雙十國慶
·劉曉波的贏得尊嚴諾貝爾獎警示誰
·郭泉是美國對抗中共的空彈原子彈
·中共太子黨的迷思
·外國的陳情表
·國民政府參政會的正負面功用評價
·一國兩制是中共強制民女裹小腳的政策
·中華民族的臨界點
·溫家寶的南水北調會遭撥亂反正
·我是長江一小沙
·遺憾孫中山先生未得到諾貝爾人道和平獎
·中共絕招是拆臺
·誰是政改第一清白的驕客
·放劉曉波不是胡溫責任
·九溪煙樹 一路歡歌入錢塘水
·彭麗媛包裝紙人之下的真人還是虛偽的土匪婆子
·中共的皇后娘娘江青的原型
·如何模懂中國人脾性特色
·劉曉波囚與放
·蔣經國的愛與恨
·曹禺藝術自由精神延續在台灣
·一張陝北黑白照片的啟示錄﹕中國在劫難逃
·美國人怎麼反抗當英國殖民地奴身
·參政員裁軍的心意
·中國又快要打仗啦
·節省的蔣中正比浮華的胡錦濤大方多了
·中共軍方的鷹派危險人物智庫辛旗可能弄巧成拙
·京華秋夢上汴水
·一國兩制就是意淫中華民國的民主憲政體制
·二個中國 vs 一個中國
·我走過一地的孤寂 浮華以外的昇華
·高耀潔應該得到下一個諾貝爾人道主義獎
·失落諾貝爾獎的兩位民國中國人
·漫談中國自治區的古文明
·中華民國護照萬歲!
·可以頒發“一個中國政策制度”死亡證書
·中華民國永遠擁有中國大陸主權 胡錦濤請歸還中華民國的大陸主權
·買賣稀土元素的秘密
·習近平能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有什麼作用﹖
·放下你的鐮刀
·請胡錦濤準備回答二個問題
·山雨欲來風滿樓的中國共產黨政變
·要維共黨是穩
·台灣館的民族文化精神啟發
·切莫到恐怖的台灣蘇花公路
·台中的經濟成長來自于外省軍人的地
·美國大選兩黨平分秋色
·屹然的美國三權分立的體制
·民主黨在加州取得期中選壓倒性勝利
·美帝即將取消一個中國政策
·辛亥革命是中華子女締造的偉大革命
·人浮於事的七千萬共黨人員
·高人指點蔡英文成為台灣首長
·中國人命賤可以為一個中國政策永遠背書
·論窯洞習近平比清華胡錦濤的政治血統高貴
·二次金改案扁判無罪與五都選舉
·高人指點馬英九當未來一個中國的總統
·少數黨與在野黨的區分
·憶台灣望中州南陽
·一黨兩院制 vs 二黨兩院制
·全美和統會論壇智囊可能掐死中華人民共和國一線生機
·為什麼中共沒有骨氣﹖
·美國是實驗室的啄米鴿
·破壞中華民族和解的罪人
·心劍
·為什麼要苛待江西萍鄉工人
·中華母親 妳好慘烈啊!
·中華父親 恕己待人
·照汗青 心劍
·悲壯史詩 我父參加華北保衛戰
·中華民國抗戰紀事 國軍中條山戰役
·風與沙漠綠洲
·望青天
·胡錦濤語言矮化自己成政治侏儒
·父親的金十字架
·我的支離破碎股票無端上漲6倍
·共黨空降和統兵部隊到香港
·泱泱大國美國放棄庚子賠款
·共產黨一黨專制把上海教師大樓活活燒死53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國務院南水北調北京多作孽不可活

   
   
   國務院南水北調北京多作孽不可活
   
   

   策劃南水北調的工作隊﹐歷史上﹐總得有人﹐出來扛著這罪惡昭彰紅旗組織。
   
   孟學農由SARS沒有如實向外界透露疫情﹐到南水北調﹐再到山西礦決隄﹐好個中共
   塗炭錦繡河山的禍害精!
   
   他可以永遠背著整體不肖黨的罪名﹖
   
   既然他已經下臺﹐為何他策劃的濫工程南水北調﹐還在進行﹖
   
   中共9名政治局常委﹐一個都逃不掉歷史的審判。
   
   別以為﹐人多勢眾﹐無法定你的罪。
   
   集體雙規﹐是治理政治集團的好辦法。
   
   維基百科知識
   
   SARS疫情
   新任市長孟學農沒有如實向外界透露
   
   孟學農被宣布出任國務院南水北調辦公室副主任一職
   
   
   。。而後,僅擔任北京市市長三個月的孟學農,不得不「主動」辭去了市長職務。
   半年後,孟學農被宣布出任國務院南水北調辦公室副主任一職,但依然保留了正部
   級的待遇[2]。
   
   
   「短命」市長
   2003年1月,孟學農在北京市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第四次全體會議上,
   接替已經出任市委書記的劉淇擔任北京市市長一職。然而外界評論,在中共北京市
   委,孟學農明顯屬於「弱勢」市長,缺乏支持。[1] 在接任市長職務前一個多月,
   他才由市委常委升為市委副書記。而其手下八名副市長中,竟然沒有一位市委的常
   委。這註定了在中共北京市委常委會上,孟學農的意見很難得到廣泛支持。
   
   2003年初,SARS疫情已經「悄然」入京;新任市長孟學農沒有如實向外界透露疫情
   的發展狀況。不久,北京的一名退休軍醫蔣彥永透過海外媒體,踢爆了北京市SARS疫
   情的真實狀況,世界為之嘩然。中國政府的誠信度開始受到外界質疑。由於蔣彥永
   提供的情況,與早前孟學農以及時任衛生部部長張文康的言論大相徑庭。為了挽回
   政府的形象,中共中央決定,以處理SARS危機不當為由,免去了孟學農和張文康的
   黨內職務。而後,僅擔任北京市市長三個月的孟學農,不得不「主動」辭去了市長
   職務。半年後,孟學農被宣布出任國務院南水北調辦公室副主任一職,但依然保留
   了正部級的待遇[2]。
   
   
   南陽郡府
   
   中華民國蘇東莊
   
   北宋蘇東坡後人
   三國南陽諸葛亮後人
   東漢開國皇后宛郡(南陽府)善人陰麗華後人
   戰國時代策士﹐維繫六國存亡命脈﹐苦讀的蘇秦後代
   
   郡【jùn】 prefecture.
   郡縣制【jùnxiànzhì】 the system of prefectures and counties (a
   system of local administration which took shape during the Spring and Autumn
   Period and the Qin Dynasty).
   
   
   http://zh.wikipedia.org/zh-tw/%E5%AD%9F%E5%AD%A6%E5%86%9C
   
   孟學農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跳轉到: 導航, 搜尋
   孟學農(1949年8月-),中國山東省蓬萊縣人;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馬列主義專業,工商管理學碩士研究生。1972年7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是中共第十六、十七屆中央委員。現任中直機關工委副書記。
   
   曾在2003年1月當選北京市市長三個月後,因處理SARS事件不利,引咎辭職。2007年9月,出任山西省省長;一年後又因襄汾尾礦庫潰壩事故,再度引咎辭職。
   
   目錄 [隱藏]
   1 從政經歷
   1.1 「短命」市長
   1.2 東山再起
   1.3 二度復出
   2 參考資料
   
   [編輯] 從政經歷
   1968年初中畢業後的孟學農,沒有像當時多數同齡人一樣「上山下鄉」,而是進入北京第二汽車製造廠當工人。在工作期間,孟學農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還擔任了該廠共青團委書記。而後,他又被北京團市委看中,於1970年代末期曾調入共青團北京市委工交部工作,開始了從政之路。
   
   此後,歷任北京汽車工業公司辦公室幹部,中共浙江省委組織部幹部、省委辦公廳秘書,北京汽車工業總公司團委副書記、書記,共青團北京市委副書記,北京市飯店聯合公司總經理、黨委書記,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長、黨組書記等職。在北京市政府任職期間,孟學農得到當時中共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的賞識,並後來獲得提拔。
   
   1993年2月,44歲的孟學農在北京市人大第十屆一次會議上當選為副市長。此後,一直在中共北京市委、市政府擔任要職;也並沒有因為陳希同的倒台而失勢。他在陳希同、尉健行、賈慶林三任市委書記手下,歷任中共北京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市委常委、市委副書記,北京市副市長;還曾在1998年5月至1999年12月間,擔任全國人大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委會的委員。
   
   [編輯] 「短命」市長
   2003年1月,孟學農在北京市第十二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第四次全體會議上,接替已經出任市委書記的劉淇擔任北京市市長一職。然而外界評論,在中共北京市委,孟學農明顯屬於「弱勢」市長,缺乏支持。[1] 在接任市長職務前一個多月,他才由市委常委升為市委副書記。而其手下八名副市長中,竟然沒有一位市委的常委。這註定了在中共北京市委常委會上,孟學農的意見很難得到廣泛支持。
   
   2003年初,SARS疫情已經「悄然」入京;新任市長孟學農沒有如實向外界透露疫情的發展狀況。不久,北京的一名退休軍醫蔣彥永透過海外媒體,踢爆了北京市SARS疫情的真實狀況,世界為之嘩然。中國政府的誠信度開始受到外界質疑。由於蔣彥永提供的情況,與早前孟學農以及時任衛生部部長張文康的言論大相徑庭。為了挽回政府的形象,中共中央決定,以處理SARS危機不當為由,免去了孟學農和張文康的黨內職務。而後,僅擔任北京市市長三個月的孟學農,不得不「主動」辭去了市長職務。半年後,孟學農被宣布出任國務院南水北調辦公室副主任一職,但依然保留了正部級的待遇[2]。
   
   在出任北京市市長時,孟學農53歲,被媒體視為中國政壇的「明日之星」。在當選後的記者會上,孟學農不諱言自己與胡錦濤的淵源;表示,他曾在胡錦濤直接領導下的共青團工作。雖然經過二十年,很多具體的事情已經淡忘了,但是他說,胡錦濤「公道正派、不徇私情」給他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編輯] 東山再起
   在南水北調辦公室副主任職位上被「擱置」了四年的孟學農,終能東山再起。在四年之後,2007年8月30日,中共中央宣布任命孟學農為中共山西省委副書記;9月3日,獲提名出任山西省副省長、代省長。2008年1月22日,山西省十一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孟學農正式出任山西省省長[3]。
   
   2008年9月8日,山西襄汾縣新塔礦業有限公司的尾礦庫發生潰壩事故;寬約600米,長約3公里泥石流將下游的一個農貿集市和兩個村子的部分房子衝垮,造成了重大人員傷亡事故[4]。9月14日,上任僅8個月的孟學農再次引咎辭職;同時,中共中央宣布免去了孟學農山西省委副書記、常委、委員的職務。[5]。
   
   [編輯] 二度復出
   2010年1月25日,中國媒體通過官方新聞稿發現,已經「消失」一年多的孟學農的新職務是中直機關工委副書記。新華社在1月24日發表的一篇有關「中共中央直屬機關黨的工作會議」的新聞稿中透露,該會議是由中直機關工委副書記孟學農主持的。[6]
(2010/07/2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