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蔣介石研究:從「險學」到「顯學」]
胡志伟文集
·撰寫小說竄改歷史為祖宗翻案
·金庸覲見鄧小平
·第卅五集目錄
·與狼共舞 欲哭無淚
·我和無錫火花學會
·歌颂漢奸是為了配合维穩
·歌颂漢奸是為了配合维穩
·從石棺藏屍案與李裁法案證實台港之間引渡疑犯並無阻礙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疲兵孤戰捍天地 陸沉最後一將星
·紀念抗日名將胡宗南逝世44週年
·卜 少 夫 傳
·《張學良口述自傳》校注後記
·介紹《國共名將風雲錄——抗戰篇》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
·海外第三勢力「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西風”創辦人黃嘉音的遭遇
·國家元首薪俸有多少?
·珍本《洪秀全演義》的菁華
·你想活到一百歲嗎?
·《林彪密函蔣介石》的玄機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蔣公坐敞篷車接受萬眾歡呼 毛澤
·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保密局潛港人員以賣報、養鴿、採石為生
·台灣總統府褒揚董浩雲抒忠報國
·張發奎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
·張發奎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李光耀怎樣領導新加坡脫離馬來亞
·為蔣介石說句公道話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兒春風一度
·陳君葆欽佩蔣介石不為日寇武力所壓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泽东御览章含之陪读的英文名著
·一本毛泽东御览、章含之陪读的英文名著
·胡耀邦說:「都去愛文學,我們會亡國!」
·論國民黨為什麼敗走台灣之一:襄公之仁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國民黨為什麼敗走台灣之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一論國民黨為什麼敗走台灣之三: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四: 專家判斷失誤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五: 忽視情報工作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五: 忽視情報工作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五: 忽視情報工作
·論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七: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国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九: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灤之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論國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國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灣之十七:僥倖與幸運
·国民党為什麼敗退台湾之十七僥倖與幸運
·国民党為什麼敗走台灣之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九命七羊”的王蒙
·王蒙斥自命魯迅的人畫虎類犬,裝腔作勢
·戚本禹披露:鄧小平罔顧人倫誘姦父妾
·劉少奇心恨手辣殺恩人
·陶鑄是國民党臥底 聶榮臻內戚策謀刺毛
·陶鑄是國民党臥底 聶榮臻內戚策謀刺毛
·高崗搞女人無數 蕭華強姦聶榮臻侍女 葉向真罵乃父老不正經
·邱會作逼姦許多女兵 陶鑄霸佔有夫之婦 馮文彬想睡張玉鳳
·周揚弟弟和廖沫沙都想姦污藍蘋 
·陳正人玩弄花旦 汪
·彭真窮奢極侈 周恩來巧言令色
·譚震林罵江青是武則天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葉子龍以毛名義玩女人
·葉子龍盜賣禮品 楊尚昆挾嫌報仇
·田家英罵皇帝被殺 汪
·一百五十萬官兵半年之內全軍盡墨
·白崇禧8配合中共軍隊對蔣作戰
·唐德剛逢君之惡編造李宗仁妄言
·宋美齡長期給馬歇爾寫密函泄露她丈夫的秘密計劃
· 《文強口述自傳》有六百例舛錯
·程潛投共導致華中失守廣州陷落
·大陸編印的口述歷史舛錯甚多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與 《塵封的作戰計劃——國光計劃》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春秋的壯盛陣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蔣介石研究:從「險學」到「顯學」

蔣介石研究:從「險學」到「顯學」
   今年三月一日與五月一日,香港三聯書店和山西人民出版社分別推出楊天石著《找尋真實的蔣介石——蔣介石日記解讀》的繁體字版與簡體字版。這是中央文史館館員楊天石多年來攻讀蔣介石年譜、類抄本、臺北大溪檔案以及美國史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所藏蔣介石日記手稿的研究成果,對於還原歷史,不無小補。
   蔣介石是中國近代史上的重要人物,更是近代中國許多重大歷史事件的決策者,如何科學地、全面地、準確地評價蔣介石,不僅攸 關一個歷史人物一生的功過,更是推進和提升中國近代史研究的重要指標。可惜近一個甲子以來,幾乎三代中國人對蔣介石的認識都局限於陳伯達與李敖之流的水平。前者的成名作《人民公敵蔣介石》剛因作者身敗名裂受審入獄而淡出暢銷書榜,後者的《蔣介石研究》三集、《蔣介石評傳》及《蔣介石的真面目 》等書便隨著中國友誼出版公司印行的四十钜冊一千八百萬字的《李敖大全集》而深入大陸的窮鄉僻壤,年前他還在鳳凰衛視〈李敖有話說〉節目中繪影繪聲地描述宋美齡六十多年前跟美國總統候選人威爾基的「姦情」,說得口沫橫飛滔滔不絕,總之蔣介石是個「十惡不赦的混世魔王」,連累其妻子也淪為「輕易與洋人上床的淫婦」。
   去年春天,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院開放一九一五至一九四六年的蔣介石日記後,情況慢慢地起了變化。來自海內外的學者們閱後都表示:蔣介石原來是一個極有民族氣節和風骨的領袖,他也一直在努力謀求中國的現代化。陪同楊天石赴美查閱蔣日記的中國社科院近史所所長張海鵬也坦承,他是抱著懷疑觀點去閱看蔣日記的,結果卻不得不承認,蔣確實是民族主義者;楊天石四度赴美抄寫蔣日記後斷言,這部跨度五十多年、數以千萬字計的日記確係原件,因為蔣主要是寫給自己看的,寫了許多個人隱私,原無公開的打算,故其內容真實性很高,它具有很高的史料價值,足以改寫中國近代史。楊天石在臺灣中研院演講時,呼籲史學界同仁「要努力從舊的框架中解放出來,要走出國共兩黨鬥爭的框架」,這本《蔣介石日記解讀》正是「建立中國近代史新的解釋體系」之探索性嚐試。楊天石認為已往的史學著作中,「許多人物面目走形,許多事件雲遮霧繞,離真理過遠」,故他窮源溯底,探奧索隱,在新書中澄清了下列六項被嚴重扭曲的歷史事件:
   一、所有的教科書都說蔣介石設計陷害李之龍,命令其調艦進入黃埔,然後捕人、戒嚴,藉以篡奪軍權。然而本書以蔣日記以及大量旁證史料,斷言蔣根本沒給海軍局或李之龍下過調艦命令,矯蔣之令的是軍校駐省辦事處主任歐陽鐘,幕後主使人是西山會議派、廣州市長伍朝樞、孫文主義學會這三股勢力,係海軍官校副校長歐陽格(歐陽鐘之叔)與王伯齡定計,矯令曚上,製造了中山艦事件。事後,蔣查明事涉歐陽格,即下令逮捕,於1937年處決。蔣介石在日記中以為汪精衛設計綁架他,然真相大白後,蔣汪之隙已成,且綿延十一年,最後導致汪投日叛國。

   二、已往歷史書都說蔣「對外投降帝國主義」,但楊天石披露一九二五年廣州發生沙基慘案後,蔣日記中書寫的仇英標語總計近百條,諸如「英夷不滅非男兒」「漢有三戶,滅英必漢」等。一九二六年二月,港英當局得英廷授權,決定提供一千萬元借款用於改良廣州市政,欲以此為餌,誘使國民黨人結束省港大罷工。當時廣州市長伍朝樞和孫科都願接受英方條件,但蔣堅決拒絕。同年一月七日,蔣會見美國記者時「痛詆美國外交政策之錯誤及其基督教之虛偽」,可見蔣之反帝並非一時之衝動。整個三四十年代蔣日記一概稱日本政府為「倭奴」「倭夷」。
   三、已往的歷史書都說蔣「消極抗日,投降妥協」,但楊指出,早在三十年代蔣就一再指示參謀本部加快國防建設,至全面抗戰爆發前的一九三七年二月,全國各地已築成機槍掩體、小炮掩體、掩蔽部等各項工事3374個,「這一切說明,蔣介石在認真地準備對日抗戰」。1934年在國民黨四屆四中全會上,他指示將國民經濟重心西移,還下令建築武漢、青島、濟南等地的要塞工程,購買飛機,修建機場,提出「航空救國」口號。這一切表明蔣「以勾踐臥薪嚐膽精神激勵自己,進行抗戰的準備,為後來的抗戰勝利打下了基礎。」
   四、已往連國民黨的史家都對蔣介石軟禁胡漢民一事頗多非議,但楊天石指出「希望從帝國主義得到援助,這是胡漢民的悲劇。」本書指出,三十年代歷次以抗日為幌子的地方軍閥反蔣兵變如察哈爾同盟軍、閩變、孫殿英西進、陳濟棠叛亂等,都是由胡漢民在背後策動。一九三一年七月,桂系廣州政府外長陳友仁赴日活動,欲以東北利權換取日本對粵方分裂政府的援助,這才爆發九‧一八事變。一九三五年三月日本特務土肥原到香港會見胡漢民,以巨額軍援挑動兩廣出兵倒蔣,並配合日軍進攻華北,只因胡漢民死得太快,他沒有親眼見到粵方「討伐」中央政府的一幕。然而楊天石沒有講明,當年蔣與德國簽定密約,要用德國教官訓練中國陸軍二百萬,以及在華開設德械兵工廠,胡漢民不肯附議,蔣恐怕事泄被日方報復,不得已才將胡暫時軟禁。*
   五、對於抗戰期間幾度傳聞重慶方面與日方和談的事,楊天石認為這是延緩日軍進攻、藉談判探究日軍虛實,以便積蓄力量伺機反攻,這和獻媚外敵、屈辱投降並不相同。最近香港出版的《張發奎上將回憶錄》也指出:「我欽佩蔣先生堅持抗戰到底誓不投降,這八年是相當艱難險阻的歲月,但他從未動搖,失去大半國土時猶威武不屈。即使有過秘密談判,那也只是對敵鬥爭的策略問題」。已往人們被陳伯達的《中國四大家族》一書誤導,以為蔣介石包庇孔宋,其實蔣與孔宋的結合只是相忍為國,他在日記中抨擊宋子文「飛揚跋扈、自私,常以個人私見破壞國家大事」;從蔣日記中也可發現,一九四五年孔祥熙因 美金公債舞弊案下臺是蔣親自拍板定案的;一九三九年孔祥熙曾遊說蔣與日本談和,蔣斷然批示:「今後如再有人借汪精衛事來談對日和議之問題,以叛國罪論處,殺無赦」。他在日記中寫道:「蕭(正瀛)孔(祥熙)等主和者太可笑,應痛斥之。」
   六、已往的史書過份煊染了史迪威的貢獻,而絲毫不提史迪威指揮失誤造成國軍精銳在印緬傷亡慘重不能回援,以致豫湘桂戰役失利,也不提史迪威剛愎自用,罔顧中國抗戰大局,把中國軍隊當成他充當叢林英雄、在印緬實施復仇雪恥的工具。但楊天石引用蔣日記,證明蔣對史迪威一再忍讓**,直到忍無可忍才要求羅斯福總統召回史迪威,他忍耐是恐怕導致中美軍事同盟破裂,要求召回則是為了維護國家尊嚴、支撐整個抗日大局,拯救日寇鐵蹄下的千百萬同胞。
   總之,在臺灣再次政黨輪替、馬英九上臺與吳伯雄訪問大陸前後,海峽兩岸關係面臨大幅改善契機之時,楊天石推出這部力作,是極具智慧的,他使蔣介石研究與民國史研究從「險學」變為「顯學」,有助於兩岸互相瞭解,進而走向統一。
   楊天石這本新書其實不新,全書十八章的三份之二——十二章曾見於二○○二年二月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的《蔣氏秘檔與蔣介石真相》,其中八篇收錄於上海辭書出版社2005年5月出版的《楊天石文集》,四篇收錄於首都師範大學1993年出版的《尋求歷史的謎底》。這些論文,曾改頭換面登載於臺北《傳記文學》、香港《明報月刊》、北京《萬象》等刊物,例如,〈重慶談判期間蔣介石的心態考察〉同時刊登於2008年1月號的《萬象》與《明報月刊》,僅是大小標題略作變通。縱覽楊天石的歷年著作,大致上以ABC、BCD、CDE、EAB的排列組合方式,每4N篇文章可編組3N本不同地域不同書名的「新書」,這對看熱鬧的讀者還有點新鮮感,但對經常買書藏書的讀者似乎不甚公道,這可能是商品經濟氾濫之下的行銷、包裝術之不當運用。此外,書中所用的「蔣介石要求對史迪威實行軍事審判」、「史迪威計劃暗殺蔣介石」等標題,將一部嚴肅的學術著作降格為聳人聽聞、嘩眾取寵的稗官野史與市井流行書籍,這是很令人惋惜的。事實上,前者只是蔣介石發給中國駐美軍事代表團團長熊式輝上將電報中的一句牢騷話,但蔣也在電報中表示:「為中美邦交計,要嚴格保密,切勿向外人略露一點」。蔣在1942年7月25日日記中斥史迪威「自稱美國總統代表,以殖民地之總督自居!以參謀長為名而實行太上統帥職權,此必於美國對華平等政策有礙」便是老蔣真性之流露。至於後者,所謂「史迪威在開羅奉羅斯福命令要準備一份暗殺蔣的計劃」,所謂「要解決中國問題就必須除掉蔣與何應欽等人」「殺蔣擬用藥、兵變、墜機三策」等均出自史迪威日記與其助手多恩上校的回憶錄,而「審史」「刺蔣」均非出於蔣日記,楊天石用移花接木手法將流言蜚語與「蔣介石日記」扯上關係,這是有虧史德的。
   本書的許多事實與觀點是臺灣的歷史學家早就說了許多遍的,但由於兩岸長期分治,許多史籍傳不到大陸,近年臺灣實行「去蔣化」,這些珍貴資料更被視若敝屣。又如,「宋美齡與美國總統特使威爾基的緋聞」,雖然早在廿三年前,製造這一謠諑的美國人柯爾斯已簽字立據承認這是胡編亂造,且道歉認賠,但是在戒嚴時期的臺灣,此案訴訟經過不宜張揚(有逆向傳播謠言詆毀名人之嫌),此前已有柏陽因「大力水手」漫畫譯文涉嫌影射蔣氏父子而判刑十二年的先例,故這一蜚聞更顯得撲朔迷離,再加上李敖在電視臺大肆宣傳,幾乎以訛傳訛弄假成真。楊天石在大陸出書闢謠,無形中突顯了此書的「賣點」,這是自詡「大師」的李敖始料所不及的。
   
   *據杜月笙的秘書胡敘五在香港《春秋》週刊撰文披露:此項密約,依法須經五院院長簽署始能生效,叵料胡漢民不同意。為免這一富國強兵宏圖功敗垂成,蔣介石派劉紀文到湯山遊說胡漢民,哪知劉紀文反被胡漢民勸說反水,迅速通知汪精衛唐紹儀等從速在西南另組政府,並派劉紀文、陳友仁赴日本見首相犬養毅,要其出兵東北,預計坐鎮北平的張學良勢必回師東北援救家鄉,而馮閻之第二、三集團軍無張監視即可直搗南京,同時兩廣之第一、四集團軍乘機從衡陽進攻武漢,能一舉推翻南京政府。可是天不從願:陳濟棠出兵到衡陽時,馮閻按兵不動,粵軍旋即南歸。汪陳等見一計不成,再請日本首相犬養毅撤出東北日軍以息民憤,哪知日本少壯軍人要實行日中奏摺,豈肯吐出到口的肥肉,於是發動兵變刺殺了犬養。
   胡漢民解除軟禁後,由中央派赴歐洲考察。1935年返國,途經香港時,陳濟棠親赴香港攔截,以卑辭厚禮邀胡主持西南軍政大計。然胡抵穗後,陳濟棠陽奉陰違,更以胡遊說日本出兵東北之秘密相要脅,稱如胡堅持回南京即公佈此一醜聞。胡漢民進退失據,抑鬱憤惋,終致腦沖血亡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