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基督教与理性]
郭国汀律师专栏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8)海事海商名案要案
·“国鸿”轮光船租赁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
·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Ocean Glory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代位权)争议案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上诉案情代理词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正)
·翻船货损代位追偿案初步法律意见
·扣押船舶申请书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状 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船舶买卖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造船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无单放货争议案上诉代理词/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船舶碰撞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货损代位追偿案代理词/郭国汀
·越权放行提单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运费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放行提单侵权争议听证代理意见书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渔业船舶碰撞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8•5”油污染事故损害赔偿的初步法律意见/郭国汀
·关于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纠纷上诉案代理词之二
·强制执行令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诉前海事强制令听证代理意见书/郭国汀
·诉前还船海事强制令申请书/郭国汀
·沉船货损索赔争议案重审代理词/郭国汀
·关于进口货物货方要求签发两套提单有何风险的法律意见/郭国汀
·进口鱼粉自燃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货损争议案起诉状/郭国汀
·清风洲轮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航空货运运费争议案析/郭国汀
·上海亚通股份有限公司不服行政行为纠纷案代理词/郭国汀
·货代合同争议案上诉答辩状/郭国汀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状/郭国汀
·涉外航空运输侵权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苏东台渔02051与苏赣鱼02981船舶碰撞案情分析/郭国汀
·华亭进出口公司无单放货案代理词/郭国汀
·提单丢失应如何处理?郭国汀
·无单放货(记名提单)案评析/郭国汀
·五矿国际货运福建公司与厦门外轮代理有限公司保函争议再审案/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固定物、浮动物? )争议案的反思/郭国汀
·新世纪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修船作业火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重大船舶保险合同(告知义务)争议案之代理词/郭国汀
·浙江金纺诉日本川崎汽船株式会社无单放货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案代理词/郭国汀
·中钢轮沉船货损争议上诉案代理词/郭国汀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仲裁案代理词/郭国汀
***(9)财产保险,船舶保险,海上保险经典名案
·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补充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仲裁代理词
·海上货运保险合同货损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代理词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安泰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上诉审代理词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住房按揭保险合同争议上诉答辩状
·保险代理合同答辩状
·运输货运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保证保险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驾驶员意外伤害保险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教与理性


    基督教与理性
   
   
   南郭点评:中国文人谴责“信神是愚昧”有之,指责“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另有之,许多号称自由公共知识分子者皆以居高临下的心态批评指责基督教。然而,南郭以为基督教历史上确实存在这样或那样的严重错误甚至罪过,但其实质乃是人类的心灵精神生活的最佳食粮,而基督教文化实质上是人类社会最先进的文明文化之一;人类历史上无数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科学家对基督教的本质作用多有论述。当代中国人经中共极权流氓暴政六十年强制欺骗宣传洗脑,大多数国人成为对宗教信仰极度无知的宗教心灵精神文化盲而不自知。正如在沙滩上建不起高楼大厦一样,在宗教心灵精神文化沙漠上也难以建立牢固的自由的宪政民主政治大厦。因此,国人,特别是广大留学生和大中小学生确实需要补宗教文化知识。

   
   2010年7月18日第229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基督教与理性
   
   郭国汀
   
   古希腊的苏格拉底说“除了我不知道任何事情的事实以外,我什么也不知道。”柏拉图表达了相似的见解,在其对话体文中提出的问题,均没有确切的答案。亚里士多德在《伦理学》(Nicomachean Ethics)认为“人类的幸福寓于实现人的潜能。过好的生活与过健康的生活实质相同。在任何情况下,均有一种建立在理性之上,基于正确或品德的行为方式,这种依理性之上的正确行为即是幸福。依道德行事,我们即变成完美的人类。拥有伟大灵魂的人是好的并知道他是好的,因而是值得尊敬的人。他是勇敢的,富有荣誉的,他可能是贵族,富有,慷慨,不愿负债,自足,不会将他的幸福依赖任何人,他喜欢谈论,说话缓慢低沉富于情感,不会因任何事物而激动,虔诚比品德次要”。古希腊斯多克哲学流派(Stoics)认为“幸福与品德是一回事。因此,若你有品德,你将会幸福,而无论你的物质地位如何。一个好人即使一文不名,也比一个坏蛋住在皇宫中幸福。是美德良善而非任何其他东西使我们幸福。任何事物,当其最接近自然时最佳”。
   
   一个世纪后,阿尔赛西劳斯(Arcesilaus)认为“人类实际上什么不知道”;他的继承人卡尔内阿德斯(Carneades)争辩道:“我们一方面永远不可能知道任何事情,我们永远不能真正信任我们的感觉告诉我们真理,同时有一定种类的事物似乎是真理”。
   
   圣奥古斯汀皈依基督教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着书驳斥此种不可知论,他认为基督教是真理问题,其确定性反映在信仰中,对大多数教会初期基督教和多神教哲学家都是相似的,上帝的存在很容易证明。他是基督新约作者之后最重要的基督教作者,387年他在米兰花园沉思,认为上帝作用于各领域,但最戏剧性的领域是信徒的灵魂。他是第一个认识到自我的重要性的思想家,分析了心灵的性质,构建了“三位一体”的主题,他将三位一体与人类性质进行比较。他写道:“我们应当比担忧对于身体的钢铁之剑更担忧屠杀心灵的邪恶精神之剑。”[1] 奥古斯汀所处的时代亦是罗马走向腐败衰亡变动不安之秋。410年德国蛮族(Visigoths)入侵危机深重,因此写下了《上帝之城》认为人类分为地球之城与天城两座城。追溯至人类源头该隐与亚伯,该隐杀害了亚伯后建立了一座伴随着原罪的安全之城,天城则仅是心灵之城,其居民可以是地球之城的人,但他们的心却不能说慌。它几乎是一个显得无根的颠倒的社会,没有政治或社会权力。政治和心灵的权力相当不同,地球之城与天城最终均是上帝的计划。
   
   康斯坦汀大帝皈依基督教后,基督教一夜之间颠倒成为国教。米兰主教安布罗斯(Ambrose)原先是律师和政治家,警局局长的儿子,受过优良教育,并迅速成为阿米里亚(Aemilia)总督。374年Auxentins主教去世,他出席葬礼,意在监控局势以免失控。一个小孩突然喊到:安布罗斯主教!结果毫无教会经验的他被选为米兰主教(当时罗马帝国的首都在米兰而非罗马,故米兰主教相当于当时的教皇)他却是个非常尽职敬业的主教。
   
   奥古斯汀受到安布罗斯的极大启发。当时罗马皇帝与主教相互承认各自的权威。396年,Thessalonica发生暴乱,Theodosius皇帝大怒,下令群体屠杀了7000人,安布罗斯主教对此暴行非常震惊,拒绝皇帝进入他的教堂。他说:“皇帝陛下,你似乎未想过在该大屠杀中你犯下的罪过有多深,现在你的怒气已然消失,你是否意识到自已犯下了多大的罪?你不必被你身装的华丽紫袍耀眼花潦乱,你如何能用你沾满不义屠杀的鲜血的双手祈祷?走开,别再重犯增添你的罪过的第二次罪。”皇帝惊恐万分,向主教坦白了他的罪过。主教则迫使他为自己的犯罪公开自我惩罚一个月。当自罚结束后,他们才和解,主教允许皇帝重新入他的教堂。[2]
   
   四世纪中叶伟大的巴西勒(Basil),是罗马帝国Cappadocia主教,布道时谴责对穷人漠不关心的富人,他劝服富人出钱建立起世界上第一个专为穷人和外国人的福利慈善机构抚养院。此后基督教慈善机构遍布全球。康斯坦汀大帝则设立一种特殊法庭(episcopal audience)由地方主教担任法官,专门处理信徒之间的法律问题和其他纠纷。信徒可以同意由主教裁决他们的问题,但裁定是终局的。这种做法大获成功,主教们花了相当多的时间处理法律争议,效果奇佳;许多人仅是想利用此种服务而皈依基督教,因为其是免费的,审理案件不涉及律师,因为聘请律非常昂贵。
   
   这种基督教社会和法律对后世有极大影响,它奠定了六世纪查士汀尼罗马法的基本原则:“诚实地生活,不伤害他人,每个人得到他应得的,对全社会每个人适用”。这种罗马法体制,后来成为整个欧洲的法律体制,它是建立在上帝建立的世界的自然法概念基础上,不问贫富普遍适用,这种观念深入西方人的心灵。今日欧洲国家,除了英国之外,法律体制皆源于一套基本原则而演化出的法律制度。美国独立宣言,或欧洲人权宪章,皆可溯源于查士汀尼的基督教法律体制。两个世纪后,基督教皇帝查理曼大帝,基于基本原则重组了法律[3]。
   
   590年,格利高里成为罗马主教,即西方教会的首脑。考虑到政治,精神的挑战,他通过加强关注社会秩序,深化神职人员心灵生活,并支持向世界各国传教工作,鼓励着作普及基督教,引进颂歌,强调布道,提高牧师的教育水准,这些改革措施立即影响了信众的生活。
   
   600年马赛主教Serenus将其辖下的教堂内所有的圣像全部烧毁,他认为这些画像贬低了圣经神圣的话语。格利高里(Gregory)教皇批评他忽视了广大不识字的下层民众信仰之需,他们由于不识字或文化低,不能理解圣经的内容,而圣像及教堂的金碧辉煌可让他们一目了然,因而不可或缺。
   
   726年古罗马皇帝Leo三世下令毁掉全部圣像,结果引起全帝国骚乱,基督徒穷人起义。精英基督徒主张毁掉圣像。780年Irene女皇恢复圣相后才结束冲突。
   
   教会委员会采纳了约翰Damascus(665-750)的见解:圣像与偶相不同,是耶苏的象征和代表,中世纪基督教用艺术吸引信众,作为将精神心灵不可见的上帝,变成直观的看得见的桥梁。东正教保留了圣像传统,而罗马天主教则偏重于华丽的玻璃窗取代圣像。1500年清教否决了中世纪遣产,回归罗马强调宗教仪式的传统。[4]
   
   查理曼大帝管辖下的帝国盘大,不同地方的人民有不同的法律传统。萨克逊人与法郎克人的法律相差甚大,Agobard是里昂主教,里昂处于帝国的交汇地带,有来自各不同地方的不同的人民居于此地,由于他们皆服从各自的法律传统,没有人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一个人可能依一种法律犯有某种罪行,按照另一法律追诉,并依第三种法律定罪,但最终自由走人了事。因为无人知道哪一个法律对其生效。查理曼大帝将所有这些法律变成成文法,由于许多部落仅有口头的法律。然后他又制定帝国法律,其范围包括所有最重要的法律问题,其效力高于所有地方法律,他们时常取代任何其他法律。“每个人都将生活在完全根据上帝的命令,依正义规则行事,每个人都将被命令与其工作和职业中的同事和谐共处。”
   
   11世纪末坎特伯雷大主教安思乐姆(Anselm)相信可以用数学方式证明上帝的存在,证明基督教的中心理论:上帝变成人类并为拯救人类而死。在其《上帝为什么变成人?》(Why God Become Men? )他仅用理性的力量,而未依圣经或教会的权威论证上帝的存在。
   
   皮特(Peter Abelard)是12世纪最着名的哲学家,神学家和作曲家,亦是着名的倒霉的情人和不情愿的阉人。他提出“智慧的钥匙在于不断地经常提问,因为通过怀疑产生疑问,而通过问题导向真理。”
   
   中世纪(13世纪初)最杰出的思想家圣托马斯阿奎那迄今仍有重大影响,在19世纪他的神学被天主教会作为正式神学,直到1960年代阿奎那才失去特权地位,但他在天主教思想中仍有绝对强势声音。他代表天主教的基本信仰:上帝和世界实质上相互和谐共处。真理即是真理,在自然真理与宗教真理之间并无明显的区别;因此,我们用于非宗教领域的科学与数学调查方法,理论上亦适用于我们在宗教领域的思考。阿奎那并不认为可能用此种方法证明任何事物,因为理性并非绝对可靠永不犯错。且并非任何人均有能力,闲瑕与爱好进行哲学沉思。他时常更多考虑的是如何让天主教为普通人,而不仅仅是为象牙塔内的智者所理解。他认为无论人类多么聪慧,人没有希望理解上帝,因为上帝远远高于我们的智慧。人无法用理性证明上帝是三位一体,欲证明之,需要启示,幸运的是,上帝以圣经和教堂的方式给予了我们此种启示。为何我们应当相信此种启示?一方面,如果它们真是来自上帝的启示,他们必定是真实的,因为上帝从不撒谎。但是在证明他们是真实的启示时,阿奎那是基于有点靠不住的基础。由于上述理由,他无法证明他们是真实的。但是即使他们未能证明,他可以给出论证建议一定程度的可能性。再者,他可以与对手争辩。如果某人试图争辩耶苏不是真正的上帝,那么阿奎那可以提出论据反驳该主张。如果耶苏是上帝是真实的,那么说耶苏不是上帝的说法就是谬论,而谬论总是不能成立的,至少在理论上如此。阿奎那尊从安思乐姆的着名原则:“信仰寻求理解”,认为信仰与理性均是神学的实质,但是信仰更为重要。
   
   阿奎那认为人类被按适当的作用创造,正如眼睛的功能在于适当的视觉功能,或树的功能当其适当成材后一样,上帝造人亦有其功能。如果上帝创造的人有适当的行为,他们就必须在上帝自已的行为框架内行事。上帝统辖整个宇宙,是最高的理性。因此,当亚里士多德说正确的行为是人按照理性行事时,他意指人是按上帝的旨意行事。质言之,上帝制定道德法律,道德法律是上帝通过他的行为和计划强加给整个世界的一套命令和禁令。因为上帝是永恒的,不受时间的约束的,因此,自然法和道德法律是永恒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