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基督教与法学]
郭国汀律师专栏
·清水君狱中诗草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清水君─黄金秋自述
·狱中诗草-短诗赠郭兄雅正
·赠黑眼睛等诸友
·南郭/清水君自我辩护感人至深
·南郭/中国人决不能忘记清水君!
·南郭/清水君是当代中国英雄
·南郭/清水君在狱中受到中共监狱毫无人性的虐待!
***(二)郭国汀律师为法轮功抗辩
***(1)中共极权暴政的最新反人类罪: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专栏
·郭国汀 中共活摘器官是真的!
·中共为何纵容活体盗卖法轮功信徒的人体器官Why the CCP Harvests the Living Falun Gong
·BLOODY HARVEST Organ of Falun Gong
·活体盗人体器官关健证人调查纪录
·惊天罪孽 铁证如山
·郭国汀:苏家屯事件敲响了中共的丧钟
·郭国汀:苏家屯事件是真实的
·郭国汀:西方媒体报导苏家屯是个时间问题
·西方媒体首次报导苏家屯事件!
·中共活割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主调查人DADID Matas 获Tarnopolsky 2007年人权奖(英文)
***(2)郭国汀律师为法轮功强力抗辩
·Resolution for Falun Gong in Congress of USA
·法轮圣徒瞿延来为何令南郭敬重?答MICRONET有关瞿延来的质疑
·中共为何血腥镇压法轮功?
·诉江泽民案美国依据国际法的义务:是对公共安全的危胁还是种族灭绝?
·值得中国律师学习的起诉书: 诉江泽民\李岚清\罗干\刘京\王茂林损害赔偿两千万加元
·郭国汀论辩法轮功
·我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陈光辉监外执行、保外就医申请书
·为争取信仰自由权已绝食抗争七百八十天的瞿延来.
·百无一用是中国律师
·答三项基本原则
·中共必须立即停止镇压法轮功
·我为什么为法轮功辩护? 郭国汀
·我为法轮功抗辩的真实心声
·法轮功真相之我见
·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中共血腥残暴迫害法轮功的根源
·中共镇压法轮功的国际法分析
·中共滥用教制度镇压法轮功的法理解析
·当代中国的盖世太宝[610办公室]研究(英文)
·有感于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教育
·中共当局必须立即无条件释放刘如平律师!郭国汀
·声援支持杨在新律师!
·郭国汀章天亮曾宁谈425和平上访到千万退党的精神延续
·中共专制暴政一直在杀人----悼念讲真相英雄陈光辉
·FALUN GONG PERSECUTION FACTS HEET
·RELIGIOUS FREEDOM AND FALUN GONG IN CHINA
·2
·Falun Gong Wins Motion in Historic Torture Lawsuit against Former Head of China
·为法轮功抗辩与自由中国论坛部份网民的论战
·Dr Wang Wenyi will be remembered by history as a great courage hero
·法轮功是比中共有过之无不及的一人专制吗?-答谭嗣同先生
·法轮功讲真相无罪
·郭国汀:对法轮功学员的劳教、判刑是非法行为
·郭国汀介绍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的曲折经历
·质疑张千帆教授对法轮功的评价 郭国汀
·宣誓证词Affidavit
·中共一贯谎言连篇是个地道的骗子党!
·中共下达密文奥运成迫害最大借口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从为法轮功辩护看中共践踏法律(图)
·郭国汀律师批评中共奧運前加劇迫害法輪功
·郭国汀律师呼吁台湾政府予吴亚林政治庇护
·郭国汀律师称中共持续非法迫害法轮功及其辩护律师
·答Gavin0919郭国汀是法轮功走狗之指控
***(3)郭国汀为法轮功辩护的专访
·专访郭国汀律师(上) :为法轮功辩护
·专访郭国汀律师(下) :回首不言悔
·RFA:郭国汀介绍为法轮功学员打官司的曲折经历
·自由亞洲電台专访郭國汀谈為法輪功學員打官司
·希望之声郭国汀专访:对法轮功学员的劳教、判刑是非法行为
***(三)郭国汀律师为郑恩宠抗辩
·我为郑恩宠律师抗辩的前前后后
·为郑恩宠案翟明磊等中国新闻记者六君子的声明
·敬请关注郑恩宠律师所谓"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一案
·历史将证明郑恩宠律师无罪/郭国汀
·郑恩宠案二审辩护词及网友评论/郭国汀
·关于会见在押的郑恩宠的第二次申请函
·郑恩宠律师“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一审判决书
·上海市高级法院郑恩宠案刑事裁定书
·郑恩宠冤案再审案至全国律协诸位会长之公开函/郭国汀
·中国最需要像郑恩宠这样的律师
·诽谤郑恩宠律师的中共党奴及特务名录
·再谈郑恩宠案 郭国汀倡律师网上辩护
·我为郑恩宠辩护的前前后后 郭国汀
·上海普通市民感受的郑恩宠大律师
·关于郑恩宠案我的声明
·我为郑恩宠律师辩护
·一切源于郑恩宠案,可敬的国安兄弟请自重!
·郑恩宠聘请辩护人的真相
·郑恩宠聘请辩护律师真相之二
·真为这位北京律师脸红!
·张思之大律师冒着酷暑赴看守所会见郑恩宠
·上海监狱当局婉拒郑恩宠的辩护律师会见
·关于会见在押的郑恩宠的第二次申请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教与法学

   
   南郭点评:基督教法学的最大特征在于界定法的本质,亦即上帝法自然法和道德法。而共产党暴政最突出的罪恶正是毁灭法律的根基与本质,彻底否定自然法。马克思说“法律是统治阶级的意志的表现”,此论纯属强盗法理,却被全世界所有共产党暴政奉为绝对真理,列宁说“无产阶级专政就是不受任何法律制约的绝对权力”。毛泽东不无骄傲地自称:“我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因此共产党政权无一例外全部恶法横行,良法荡然无存。恶法不除,国无宁日!恶法理不除,共产党极权暴政必然成为恶法之母,因此,中共极权暴政不灭亡,国人必定永无宁日。
   
   基督教与法学
   

   郭国汀[1]
   
   
   4世纪康斯坦汀大帝设立一种叫做episcopal audience的特别法庭,由地方主教担任法官,处理法律问题和其他纠纷。人民可以同意由主教裁断他们的争议问题,但他们必须接受主教的裁定是终局的。这种做法大获成功,主教们花了相当多的时间处理法律争议。效果奇佳,许多人仅是想利用此种服务而皈依基督教,因为其是免费的,审理案件不涉及律师,因为聘请律非常昂贵。这种基督教社会和法律对后世有极大影响,它奠定了六世纪查士汀尼罗马法大全的基本原则:“诚实地生活,不伤害他人,每个人得到他应得的,对全社会每个人适用”。两个世纪后,基督教皇帝查理曼大帝,基于基本原则重组了法律。[2]这种罗马法体制,后来成为整个欧洲的法律体制,它是建立在上帝建立的世界的自然法概念基础上,不问贫富普遍适用,这种观念深入西方人的心灵。今日欧洲国家,除了英国之外,法律体制皆源于一套基本原则,演化出法律制度。美国独立宣言,拿破伦民法典及法国人权宣言或欧洲人权宪章,皆可溯源于查士汀尼的基督教法律体制。
   
   8世纪查理曼大帝其管辖下的帝国庞大,不同地方的人民有不同的法律传统。萨克逊人与法郎克人的法律相差甚大,阿哥巴德(Agobard)是里昂主教,里昂处于帝国的交汇地带,有来自各不同地方的不同的人民居于此地,由于他们皆服从各自的法律传统,没有人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一个人可能依一种法律犯有某种罪行,按照另一法律追诉,并依第三种法律定罪,但最终却自由走人了事,因为无人知道哪一个法律对其生效。因此查理曼大帝将所有这些法律变成成文法,由于许多部落仅有口头的法律,他又制定帝国法律,其效力高于所有地方法律,规范所有最重要的法律问题,时常取代任何其他法律。“每个人都将生活在完全根据上帝的命令,依正义规则,每个人都将被命令与其工作和职业中的同事和谐共处”成为罗马法的基本原则。
   
   13世纪最伟大的神学家和思想家托马斯阿奎那认为上帝统辖整个宇宙,是最高的理性。上帝制定道德法律,道德法律是上帝通过他的行为和计划强加给整个世界的一套命令和禁令。因为上帝是永恒的,不受时间的约束的,因此,道德法律和自然法是永恒的。托马斯将自然法归类为四类法律中的一种:永恒法(宇宙物理法则),神法(启示),自然法和实在法。自然法是自然理性的产物,据此能够区别什么是好的,什么是邪恶的。神法和自然法均包含道德规范。神法包括的道德原则是通过启示而教给人们的(圣经和神圣传统),自然法中包括的道德原则,不是通过启示,而纯属通过理性辩识的。[3]
   
   
   
   托马斯将自然法区分为首要原则和从首要原则具体化引伸出的第二层次的准则。首要原则,例如,做好事和寻求好事,避免邪恶,是不可变更的,但第二层次的准则,那些适用首要原则于特殊情况的适用,可以随着情况的变化而改变。[4]
   
   
   
   托马斯指出“人类法若是正义的在道德法庭也有约束力:违反自然法的人类法是非正义的,因而人没有义务遵守”。但是他未说此种违反自然法的法律在法院也无约束力。若制定法违反了自然法,违反者将承担法律责任,但不受道德谴责。”[5]亦即,托马斯在这里持“恶法亦恶”论,但对遵守恶法是否有条件他似乎未论及。吾以为“恶法亦恶”若要成立,有一项前提条件:即允许公民批判恶法,而政府则有义务及时修正或废除该恶法。自然法是美国宪法的基石。除非有自然法,确立人类的自然权利,否则根本无法对抗极权国家的主张。[6]
   
   
   
   17世纪基督教哲学家莱布尼兹(Gottfried Leibniz)认为如果上帝禁止谋杀,其必有好的理由。上帝的命令不是简单的任意怪想,上帝法与自然法实质相同,人类并非任意凭怪想行事,而是按某种目的,这种目的是善良。但上帝是最大的善,因此我们是按最理性的方式行事。我们将总是按最接近上帝的方式行事。这就是为何模仿上帝是人类可能有的最完美的生活。而按上帝的旨意行事是最自然的计划,因而也是最佳的。上帝制定的法律是自然法。在实际上,人民时常并不按上帝的旨意行事,这部分是因为我们并未完美理解对与错,比我们已完美科学地理解世界。我们仅依自已的智慧理解对与错;我们的良心。如果我们象上帝一样清楚理解它,而且我们的意志力未受原罪腐蚀的话,我们将不能够避开尊循真理的需要,因为依自然我们想要的是良善。但是,由于我们的良知不是那么清晰,因为他们有时犯错,如果我们愿意,我们可以抵制它。而由于亚当的原罪,损害了我们,使得救赎。因此道德是上帝置于世界的核心。上帝创造了世界,包括人类,道德法是世界的组成部分,是人类过好的完美的生活所必须,这就是为何上帝法也是自然法的原因。信仰与理性并不冲突而是互为补充的关系,上帝法与人类理性是相同的法,良心。
   
   2010年7月25日第230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1]郭国汀(Thomas G.Guo),海事和人权律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和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国际海事海商法教授,法学翻译家。译着有《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国际海商法律实务》;《CIF与FOB合同》4版;《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20版;《Omay 海上保险法与保险单》;《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3版;《现代提单》;《油污和碰撞责任》;《国际贸易法》;《项目融资》;《国际海事海商法》;《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船舶条款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中译》;《审判的艺术》;国际互联网自由》;《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主义的历史》;《苏俄革命史》;《东欧革命》。
   
   [2] Johnathan Hill, What has Christianity ever done for us?( Inter Varsity Press, 2005) p.156.
   
   [3] St. Thomas Aquinas. He included natural law as one of the four types of law---eternal law (corresponding to what we to-day call the physical laws of the universe), divine law (i.e., revelation), natural law, and positive law. Natural law is the product of natural reason, whereby we discern what is good and what evil. divine law and natural law constitute morality. Divine law consists of those principles of morality which we have been taught by revelation (i.e., the Scriptures and sacred tradition), and natural law consists of those principles of morality which we can discern, unaided by revelation, by reason alone.
   
   [4] McInerney Murray, Natural Law ,1 Res Judicatae (1935-1938) p, 317 the distinction drawn by St. Thomas between the first principles of natural law and its secondary precepts, which are certain detailed conclusions from the first principles. The first principles of natural law-e.g., that good is to be done and sought after, and evil avoided-are immutable, but the secondary precepts-the application of those first principles to particular circumstances-are capable of being changed as the circumstances change.
   
   [5] McInerney Murray, Natural Law ,1 Res Judicatae (1935-1938) p, 318 St. Thomas points out that human laws are binding in the court of conscience if they are just: a human law contrary to natural law would be unjust and would have no such obligation. But he nowhere says that such a law would not be binding in a court of law. The position, in the event of a human law contrary to natural law being enacted, would be this: a person disobeying it would incur legal liability, but would be free from blame morally.
   
   [6] Natural law as a foundation-stone for the American Constitution .unless you have such a natural law, conferring natural rights on mankind, you have no answer to the claims of the totalitarian state.

此文于2010年07月2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