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又是严打》]
傅申奇文汇
·《两会与绝食抗议》
·《两会与花瓶》
·《骇人听闻的消息》
·《往事不应该如烟》
·《四五与六四》
·《民主与中国》
·《现代化救中国》
·《新情况老一套》
·《一个笑话》
·《无法抹去的记忆》
·《台湾丑闻的启示》
·《大陆丑闻的启示》
·《党权专制与黑社会》
·《腐败的安全系数》
·《两岸风光》
·《先进与落后》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高智晟被捕》
·《百万人反贪污行动》
·《民主的例外》
·《了不起的公民》
·《都是反腐,大不相同》
·《和谐社会》
·《和谐公报》
·《不同的反腐败》
·《再谈和谐社会》
·《小事与大事》
·《尚方宝剑》
·《大国崛起》
·《再谈大国崛起》
傅申奇2005年评论
·《辞旧迎新》
·《时事感叹》
·《新的高度》
·《惊人大案的背后》
·《最大的矿难》
·《亡羊补牢》
·《吃皇粮》
·《金融风险与社会风险》
·《不见不怪和见怪不怪》
·《马克思与爱因斯坦》
·《中国的民意》
·《连战与中国国民党》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一《民主与潮流》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二《民主与专制》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三《民主与和平》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四《民主与统一》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五《民主与崛起》
·《上访与公民权利》
·《评朱成虎的狂言》
·《再评朱成虎的狂言》
·《官民冲突》
·《矿难与制度》
·《呼唤民主》
·《民主的良好开端》
·《被扼杀的民主》
·《中国需要什么? 》
·《绝妙的讽刺 》
·《中国特色 》
·《纪念胡耀邦》
·《开明与民主》
·《善意的谎言》
·《台湾、香港和大陆》
·《有家不能回》
傅申奇2004年评论
·《民意与党意》
·《拖欠薪资问题》
·《宝马撞人事件》
·《朱胜文案与司法独立》
·《河北一号文件》
·《民主与爱国》
·《爱党与爱国》
·《美国的干预》
·《爱国与讲真话》
·《台湾民主的悲情》
·《爱国的问题》
·《南方都市报的悲剧》
·《人大的决定》
·《保护私有财产》
·《丧尽天良》
·《六四十五周年》
·《皇权与党权》
·《评一、二、三工程》
·《触目惊心》
·《国家恐怖主义》
·《中国的崛起》
·《国家秘密》
·《强烈的反差》
·《邓小平一百年》
·《上访和执政能力》
·《沉重的心》
·《胡江没有实质区别》
·《新闻自由》
·《令人发指、发人深省》
·《令人心寒》
·《重庆事件的启示》
·《面对揭竿而起》
·《天下会不会大乱?》
·《制度不改、矿难未已》
·《未来中国》
·《钳制言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又是严打》

   5.17.10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公民论坛专题节目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又是严打》

   面对接二连三的杀童恶性事件,温家宝说:“我们不但要加强治安措施,还要解决造成问题的深层次的社会原因。”这是六十多年来共产党领导人少有的对社会事件客观真实的表述。那么究竟深层次的社会原因是什么?又怎么来解决呢?目前还没有看到官方对这个问题的研究,只是看到加强治安措施,可以说是超强化的治安措施,公安部长宣布又要严打,要“打得犯罪分子不敢对孩子下手”。

   邓小平以来,中共搞运动的专长以严打的方式延续下来,而每一次的严打虽有治标的暂时效应,但都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结果使社会问题更加严重。杀童事件又引发了一场新的严打,这也在意料之中。但这次严打连目标都无法确定,如果再搞全国排查,消除隐患,必然会无中生有,捕风捉影扩大严打对象,造就一大批“潜在罪犯”加剧社会矛盾。

   道理很简单,杀童罪犯在此之前,并不是罪犯,甚至没有其他的犯罪前科,他们不过是有不同被欺压经历和愤恨情绪的弱势民众。从这个角度讲,不需要排查,只要把全国所有上访者的名单合起来,就是现成的要消除的隐患了,特别是其中已经绝望的民众。当然还有一部分不在这个名单上,因为他们一开始就不相信上访有用,一开始就绝望了。公安有能力解决这些隐患吗?用严打来解决这种隐患吗?严打能产生威摄力量使绝望的人不敢吗?这无疑是说假话、说空话、说套话。严打可以休矣!

   正确的思路应当是回到温家宝的那句话:解决造成问题的深层次的社会原因,使受伤害的弱势民众不会转化成罪犯。把“不敢”转变成“不会”这才是关键。至于社会原因温家宝已经讲到过两个,一个是分配不公,一个是司法不公。这两个不公的原因又是什么呢?简单讲是权力不受监督,是法律没有权威,是司法不独立,而这些原因的根本原因是共产党的一党专政体制。要解决这个根本原因谈何容易,几分钟也是讲不清的。

   我想提出几项现行体制内可以尝试的设想:

   一、司法改革先行,试行法官提名和选举相结合的制度,建立健全的陪审制度;二、落实法治,废除上访接待制度,一切问题归法院!领导说了不算,法官和法院说了才算;三、社会案例民间纷争全面开放舆论监督,废除舆论导向。以此也许能基本解决司法不公的问题,同时也为解决其他深层次的社会原因,提供经验,铺平道路。掌握实际权力的人愿不愿意朝这个方向推动呢?这就是问题所在。

(2010/07/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