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路在何方?》]
傅申奇文汇
·《台湾大选的启示》
·《台湾大选的启示》
·《学习乌坎》
·《漫谈王立军事件》
·《从习近平访美谈起》
·《话说两会》
·《中国的统治者》
·《真相与谣言》
·《党外有党、党内有派》
·《温家宝的呼喊》
·《以党代法,必须取消》
·《人权、维权和维稳的尴尬》
·《追思王东海》
·《陈光诚抵美想到的》
·《不一样的六四》
·《公布真相,严惩凶手》
·《还冯正虎自由》
·《天怒人怨》
·《堵还是疏》
·《荒唐至极》
·《为谁长脸?》
·《维权与维稳》
·《春江水烫》
·《漫谈十八大》
·《强人与政改》
·《胡温十年》
·《薄熙来案与毛派》
·《薄熙来案与习近平上位》
·《莫言得奖》
·《大变局》
·《解读十八大》
· 《旗帜与道路》
·《反腐与制度》
·《中国的人权和民主》
·《干实事》
·《宪政民主与民主政党》
傅申奇2011年评论
·《新年瞻望》
·《悼念力虹》
·《悼念华叔---告香港同胞》
·《中国在等什么?》
·《重要的历史闪光点》
·《茉莉花革命》
·《和谐与稳定》
·《吴邦国的五不搞》
·《温家宝的四个坚持》
·《关于茉莉花革命》
·《公民的权利》
·《再谈茉莉花革命》
·《包容异质思维意味着什么?》
·《两种政权》
·《革命不可避免》(一)
·《革命不可避免》(二)
·《革命不可避免》(三)
·《革命不可避免》(四)
·《革命不可避免》(五)
·《革命不可避免》(六)
·《人民的位置》
·《生命、面子和利益》
·《必须改变》
·《人民的力量》
·《选举改变中国》
·《中国的法律》
·《绝妙的讽刺》
·《乌坎的启示》
傅申奇2010年评论
·《新的起点》
·《虚弱本质》
·《色厉内荏》
·《香港公投》
·《价值取向》
·《大过年的》
·《快乐维权》
·《漫话两会》
·《路在何方?》
·《再次集结》
·《打到中共》
·《实质行动》
·《蒸锅气阀》
·《三宽部长》
·《又是严打》
·《颜色革命》
·《维权维稳》
·《独立工会》
·《美国国庆》
·《接力祷告》
·《封闭管理》
·《环境事故》
·《中国未来》
·《天灾人祸》
·《立政党法》
·《时局走势》
·《抗日游行》
·温家宝言论之假设
·《诺贝尔奖》
·《颁奖仪式》
·《和谐哀歌》
·《丢尽了脸》
·《全民维权》
·《空椅留痕》
傅申奇2009年评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路在何方?》

   3.15.10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公民论坛专题节目的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路在何方?》

   在胡主席、温总理大谈尊严、幸福、公正、和谐的时候,中国的访民却在倍受煎熬,被驱赶、被遣送、被刑拘、被劳教、被判刑。而热心帮助访民的阳光公益组织也不断被骚扰、被打压。两会期间阳光公益的负责人刘安军被带离北京“旅游”。据刘安军的爱人孙女士透露,14日上午10点多,警方从她家带走了义工正琳、史大雷、黄建春、刘凤琴等四人。现在还不断有人敲她家的门。只要是阳光公益的,来一个控制一个。目前家里电已经被掐,上不了网,手机也无法充电。

   在中国受到不公正对待,受到冤屈,受到欺压,怎么办?

   一、按法律程序办。打官司一要有钱,二要有权力背景。目前的现状是:红色衙门八字开,没权没钱莫进来。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中华民族园有限公司经理王平,打官司想按正常程序走,一走就是十五年,其中等通知就等了八年。最后亮出政协委员身份才有了转机。她懊恼的说:这十五年我都在做什么?别人都说我苯,不会找关系,不会送钱。全国政协委员差点成了上访户,老百姓怎么办?可见对老百姓来说,此路不通。

   二、按组织程序办。组织是什么?组织就是一些人一些有自己利益的人,层层组织都有相关和共同利益,他们手中有权,并且不受制约和监督,官官相护是常态。一层一层走上去,就成了上访,走到了北京。但等待他们的是被驱赶、被遣送、被刑拘、被劳教、被判刑。无可奈何的时候,就会喊口号、静坐、打横幅、散发资料、甚至自伤、自残。现在人大代表刘庆宁提出要增设扰乱信访秩序罪,所有这些举动都要判刑。此路也不通。

   三、让媒体伸张正义。媒体大部分都是官办的或有官方背景。歌功颂德、粉饰太平是主题。稍有越轨就会受惩罚。十三家媒体为广大的农民鸣不平,要求取消户籍制,就被整肃。《人民日报》旗下《京华日报》记者刘杰向湖北省长李鸿忠问了邓玉娇案件,便被夺走了录音笔,受到威胁。由于网络的出现,有了一点效果。邓玉娇案就是一个例子。但这只能解决个案,无法解决成千上万的问题。

   剩下的就是抵抗,事发中的抵抗比如拆迁中的自焚等,或事发后的报复杨佳杀警案等。这是绝路对他们本人和社会都是悲剧,但这是官逼民反。胡主席、温总理讲了许多动听的话,但不如做一点实事,从制度上解决根本问题。那就是实现宪政民主,让制度来保证官员为民服务,保证官员受到监督,保证司法能够独立。现在就做等到真正官逼民反的时候就太晚了。

   

(2010/07/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