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以言治罪》]
傅申奇文汇
·上海民運回憶錄
·我们的兄弟傅申奇
·略论民主转型(一)威权政权的终结
·中国需要甚么样的转变?
·中国需要甚么样的转变?
·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及《责任》简解
·当前的形势和我们的态度
·致狱中难友的信
·“狱”中笔记
·庆王若望先生八十高寿赠诗
·邓小平之后的中国
·再谈选举
·回忆与思考之二
·纽约民主女神像揭幕仪式上的致辞
·中国目前的政治形势
·创 刊 词
·王丹被驱逐到美国
·为革命正名
·朱虞夫
·中国民主党是压不跨的
·评新总理的表态
·我们的态度
·国内组党形势研讨会散记
·《告全国工人书》
·评李鹏的讲话
·民主的胜利
·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备委员会成立公告
·论组党
·就国内联合总部及北美党部的成立请教国内各省筹委会和各党部
·抗议、要求和呼吁
·中国民主党在国内展开修宪活动
·争取回国权利运动誓师大会
·国内接力绝食行动在继续
·傅申奇改写的《新华日报》社论
·厦门“远华”案
·纪念孙中山
·三民主义与当代中国
·祝贺《黄花岗》杂志的出版
·王炳章营救委员会公告(一)
·王炳章营救委员会严正声明
·王炳章营救委员会部分在场成员的陈诉和声明
·未完成的革命
·《零八宪章》是中国宪政民主改革的里程碑!是民权时代的开端!
·《零八宪章》将引领中国走向民权时代!
·《零八宪章》已经阐明了未来中国的立国基础和社会有序变革的具体框架
·中国民主党将不畏强暴,一如既往高举《零八宪章》宣扬的基本理念
·新时代的民主运动,即宪章运动已经不可避免的开始了
·没有国籍的流浪者
·致各位新老朋友:
·筹备报告
·我们的立场、定位和努力目标
·告海内外同人书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简介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大的公开信
·立即启动政党法的立法程序的建议书
·建议书签名
·建议书最新签名名单
·中国大陆时局走势之我见
·傅申奇如是说:傅申奇的讲话
·致友人-今天我们都是民主党人
·敦促温家宝
·公开信已到人大,签名继续
·谈下贱和下跪
·推动提名刘晓波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委员会全体签名
·关于提名刘晓波-长话短说
·感谢信-为诺贝尔和平奖花开中国授予刘晓波
·温家宝言论之假设
·到狱中给刘晓波颁奖
·但如果诺奖委员会提出到监狱颁奖,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
·快讯:郑恩宠夫人蒋美丽被传唤/海平报道
·郑恩宠夫人蒋美丽被传唤/海平报道
·劳教必须废除,迫害必须停止
·在朝鲜局势讨论会上的发言:
·秦永敏:不屈的人权、民主战士
·邀请函
·同庆典礼
·中国政局走势之我见(二)
·蓝丝带连着你和我
·美国众议院关于刘晓波的决议案
·信心百倍!满怀希望!
·新年文告:继往开来
·悼力虹(草稿)
·沉痛哀悼司徒华先生
·快讯 纽约举行张建虹先生追悼会
·力虹治丧委员会香港同步沉痛追悼力虹先生
·曼谷同步举行力虹先生追思活动
·释放一切政治犯!!
·沉痛哀悼司徒华先生
·何德普的信
·欢迎何德普
·《向何德甫致敬》
·新年伊始上海访民聚餐,国保紧张,冯正虎遭绑架
·中国民主党的中流砥柱何德普
·长话短说:
·王希哲可以闭嘴了
·谴责、警告、提醒和致敬
·全委会追思华叔 顺致香港同胞
·中国在等什么?/国际歌新歌词
·抗议书和声明
· 新春贺词!
·公民选举关注团筹组启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以言治罪》

   11.09.09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公民论坛专题节目的评论

   《以言治罪》

   南京大学的讲师郭泉因宣布组建中国新民党被判了重刑,这是以言论治罪的例子。而现在又发生了更为典型的事例。

   26岁的河南籍网民严某,2008年11月,旅居上海时撰写了两篇文章,并将宣读文章的视频上传至美国某网站上,然后,又将该视频的地址和两篇文章粘贴到国内“天涯论坛”上。稍后严某来到武汉,在网上开通了“蚂蚁复仇者”广州、上海、武汉、全国群等4个QQ群,通过这些群成立了“中国人民党”,并自封党主席。今年4月,武汉警方在某网吧内将严某抓获。检察机关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对严某提起公诉。罪状是严某书写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反动”文章。

   我们可以来看一段网上“蚂蚁复仇者”QQ群“建群宣言”的所谓反动文章:一只蚂蚁目睹大象踩死了两万多只小蚂蚁,踩残废26万多只小蚂蚁,可是大象却还趾高气扬的开心的生活着。成群结队的大蚂蚁在地上大喊: “打死大象,为小蚂蚁报仇! ”这只蚂蚁站在树上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冷笑了一声,他心里有自己的想法:他要召集食人蚁,咬穿大象的心脏,替小蚂蚁们报仇!

   网络的QQ群本来就是一个民间交流的群落,而严某只是在这些虚拟空间发表个人观点,纯属言论范围。并且严某也没有明确表示要颠覆现政权,只是艺术的表现。但当局却将此看作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实在荒谬可笑。在新闻没有自由的中国有多家媒体报导了这一案例。其意思是很清楚,那就是要警告民众:在网上的虚拟空间里发表言论,只要当局认定是反动的就可以判罪。

   所谓“反动”,纯碎是政治上的概念,因为没有任何法律条文能界定什么是“反动”什么是“不反动”。从1949年以来的革命游戏来看,这是以最高统治者集团或个人的意志来判定的,不受法律约束,和法律没有任何关系。刘少奇曾经是革命的领袖,后来成了反动的头子。江青曾经是最革命的,后来又成了最反动的。当局继续玩这种低级的游戏,用反动这样的概念塞进起诉状来惩罚网民,再次证明:在中国,法律纯粹是一党专制的工具,没有独立性和权威性。

   当局继续以言治罪,并借助法律的手段,企图以此堵住民众的口,也证明自己的正当性。但这最终是无效的。中国有句古话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停止以言治罪,开放言论,还政于民才是正道。

(2010/07/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