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有法无天》]
傅申奇文汇
傅申奇2000年评论
·《新年新世纪的展望》
·《葛玛巴活佛出走》
·《读报感叹!》
·《第一案评析》
·《民主、选举与拉选票》
·《民主化与皇帝梦》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
·《西部开发之我见》
·《台湾选举与江泽民的皇帝路》
·《钱其琛谈人权》
·《朱熔基的四•一行动 》
·《国共两党的失败》
·《选举后的台海形势》
·《新的反右风》
·《最惠国待遇问题》
·《王凤超一言惊人 》
·《中国现状》
·《我看五二零》
·《爱国还是愚蠢?》
·《是胜利还是失策?》
·《中共当局怕什么?》
·《又逢“六四”》
·《两韩“高峰会”》
·《李国涛又遭迫害》
·《江泽民语录》
·《成克杰被判死刑》
·《江泽民的“偏爱”》
·《从“生死抉择”谈起》
·《反腐败还是权力斗争》
·《写在“十.一”》
·《南斯拉夫给中国带来什么?》
·《杀与改---从远华案谈起》
·《李鹏谈司法改革》
·《美国大选》
·《江泽民的辩护词》
·《略论四条标准》
·《世纪末感言》
傅申奇1999年评论
·《新年的期望》
·《走向民主的机会》
·《从几个消息谈起》
·《荒唐的举措》
·《打压民运人士和异议人士的新花招》
·《再开新篇章》
·《江泽民的讲话与组党形势》
·《站到历史正确的一边》
·《评朱熔基的讲话》
·《中国目前的修宪》
·《反腐败的正确途径》
·告中共党政军全体人员和全国人民书
·《专政不改、腐败难除》
·《永恒的纪念》
·《平静的背后》
·《红包文化与腐败》
·《镇压在继续》
·《北京清理法轮功》
·《镇压与抗争》
·也谈走向宪政的突破口……与赵小麟先生辩驳
·《问朱熔基》
·《站到历史正确的一边》
·《中国目前的修宪》
傅申奇1998年评论
·《从赵常青的竞选谈起》
·《重要的转折点》
·《大家都来关注赵常青》
·徐文立的公开信
·《重要的转折点》
·《立即释放王庭金》
·静坐绝食行动在继续
·中国民主正义党成立
·中国民主正义党的特点
·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声明
·时事简评
·《印尼民主革命的启示》
·《民主与社会主义》
·《中国在等什么?》
·《香港选举的启示》
·《压不解决问题》
·《备忘录》
·《克林顿的中国之行》
·《先谈一制,再谈一国》
·《中国民主党是压不垮的》
傅申奇1997年评论
·民主与革命
·永恒的纪念
·傅申奇诗一首
·庆贺与担忧
·和平统一的前提
·进步还是倒退?
·告公民
·《谈谈公民权利》
·《再谈腐败》
·《主权在民》
·《为杨勤恒申辩》
·《从党纪和法律谈起》
·《增强公民意识》
·《工人应当有自己的工会》
·劳教必须取消
傅申奇1996年评论
·邓小平走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法无天》

   10.26.09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公民论坛专题节目的评论

   《有法无天》

   中共统治的前三十年正如毛泽东自己说的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在后三十年里,法律、法治变成了流行词汇,在大小报告、官样文章里俯拾皆是。有一度邓小平心血来潮,甚至说:共产党也要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里活动。而真正的现实是,一党独裁依旧,有法无天。

   现今中国的法律除了新闻出版法、政党法等之外,可说是包罗万象。但一碰上敏感的政治问题,就由政法部门和长官意志说了算;一碰上利益冲突问题,就由钱和权说了算,所有法律都成了糊弄人的废纸。

   总书记和总理赵紫阳可以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就被软禁到死;著名律师高智晟可以失踪一年;上海律师郑恩宠因揭露官员腐败维护民众权益,不仅受牢狱之灾,还要在媒体上遭受人格的丑化和贬损;著名学者刘晓波因参与零八宪章活动,先是被监视居住,后是超时间的被逮捕关押;湖南民主党人谢长发、浙江民主党人王荣清只因为与各地朋友联络,想开会,便被重判;南京学者郭泉只是宣布组党,便被判十年重刑;作为法律的运用者、维护者和体现者,律师这个群体,本身随时会遭遇到非法的压制和迫害,得罪官方的律师们可以随意被吊销执照,著名的律师事务所公盟可以被转个弯子整得不能正常工作;更有甚者,许多碰到政治敏感问题的公民,当局可以不通过法律程序,只要用劳教条例就可以把他们整得死去活来,最近的一例是:广东的罗勇泉曾因参与《零八宪章》的签名活动和撰写诗歌,被传讯七次。今年五月被中国政府以“公开发表攻击党和政府的诗歌”为由,判处劳教两年。罗勇泉从狱中托人辗转向外界发出信息,表示由于没有亲人探访,五个月来他一直没有生活费,不但食不果腹,连买日常生活用品的钱都没有,每天只能赤脚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直到一名狱友把自己的鞋脱给他穿;有无数知名或不知名的人士被中共用劳教的手段打击。至于民间的利益纠纷,法律只是强势权贵压迫弱势群体的工具而已。如有法律诉讼,一句话可以概括:官样衙门八字开,无钱无势莫进来。在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都是一党独裁的情形下,指望树立法律的权威以法治国那无疑是与虎谋皮,比上青天还难。

   三年前在台湾宣布脱离中共的官员贾甲,几天前搭乘飞机回到北京,直接面对有法无天的中共政权,又失踪了。但这展示了道德的勇气,也表明了改变有法无天现状的途径,那就是更多的公民站出来行使和捍卫公民的权利,反抗一党独裁的暴政。

(2010/07/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