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未完成的革命]
傅申奇文汇
·新年伊始上海访民聚餐,国保紧张,冯正虎遭绑架
·中国民主党的中流砥柱何德普
·长话短说:
·王希哲可以闭嘴了
·谴责、警告、提醒和致敬
·全委会追思华叔 顺致香港同胞
·中国在等什么?/国际歌新歌词
·抗议书和声明
· 新春贺词!
·公民选举关注团筹组启事
·埃及民主革命的启示、思考和呼吁
·关于埃及民主革命的公告
·呼吁美国人民和政府制止裁撤美国之音中文广播的联名信
·声援国内茉莉花革命
·值得纪念的日子!!
·致中国公民!!
·呼吁和建议
·谴责卡扎菲血腥镇压抗争民众!
·China's Egypt Song怒吼吧,埃及雄狮
·(视频)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向利比亚驻纽约领事馆递交抗议书
·全委会再次与利比亚民众一起集会抗议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在时代广场再次唱响《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时报广场第三次声援茉莉花行动(视频)
傅申奇2013年评论
·《罢免庹震》
·驳环球时报的谬论
·《雾国联想....》
·《基尼系数》
·《打老虎也打苍蝇》
·《习近平的容量》
·《习近平的算盘》
·《看这一老一少》
·《雅量与胆量》
·《中国梦、民主梦》
·《胡春华的考题》
·《谁在中国家门口生事?》
·《释放政治犯》
·《派别和道路》
·《习近平的半年》
·《谣言和真相》
·《习近平自信什么?》
·《习近平要肯定什么?》
·《中国梦、美国梦》
·《又逢七一》
傅申奇2012年评论
·《回顾和期盼》
·《评胡锦涛的讲话》
·《台湾大选的启示》
·《台湾大选的启示》
·《学习乌坎》
·《漫谈王立军事件》
·《从习近平访美谈起》
·《话说两会》
·《中国的统治者》
·《真相与谣言》
·《党外有党、党内有派》
·《温家宝的呼喊》
·《以党代法,必须取消》
·《人权、维权和维稳的尴尬》
·《追思王东海》
·《陈光诚抵美想到的》
·《不一样的六四》
·《公布真相,严惩凶手》
·《还冯正虎自由》
·《天怒人怨》
·《堵还是疏》
·《荒唐至极》
·《为谁长脸?》
·《维权与维稳》
·《春江水烫》
·《漫谈十八大》
·《强人与政改》
·《胡温十年》
·《薄熙来案与毛派》
·《薄熙来案与习近平上位》
·《莫言得奖》
·《大变局》
·《解读十八大》
· 《旗帜与道路》
·《反腐与制度》
·《中国的人权和民主》
·《干实事》
·《宪政民主与民主政党》
傅申奇2011年评论
·《新年瞻望》
·《悼念力虹》
·《悼念华叔---告香港同胞》
·《中国在等什么?》
·《重要的历史闪光点》
·《茉莉花革命》
·《和谐与稳定》
·《吴邦国的五不搞》
·《温家宝的四个坚持》
·《关于茉莉花革命》
·《公民的权利》
·《再谈茉莉花革命》
·《包容异质思维意味着什么?》
·《两种政权》
·《革命不可避免》(一)
·《革命不可避免》(二)
·《革命不可避免》(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未完成的革命

原载《黄花岗》第二期2001年10月10日

   

   未完成的革命:中國國民革命

   

   傅申奇

   

   一

   

     革命之名詞,創於孔子。中國歷史,湯武以後,革命之事實,屢見不鮮。然而,這些都是改朝換代的革命,從一姓的家天下改換成另一姓的家天下。有詞曰“興,百姓苦;亡,百姓苦。”天下興亡實在與百姓沒有多大關係。所以,自秦朝以來的傳統中國,始終是以家族制和郡縣制為基礎的皇權專制國家,但中國人卻一直陶醉在“中心帝國”的夢幻裡面,直至一八四零年的鴉片戰爭打破了中國人的夢,外國列強的“船堅炮利”纔開始迫使中國走向世界,走向現代化。

   

     此後,在擺脫傳統社會、走向世界和實行現代化的歷程中,中國卻歷經磨難:外有列強的經濟力和政治力的逼迫,內有昏庸腐敗的滿清統治者的阻擋和民眾貧窮愚昧的妨礙,雖經歷了太平天國、洋務運動、戊戌變法、義和團運動等等陣痛,但仍難踏上現代化的正途。直到風雨飄搖的十九世紀即將過去,孫中山先生方本著中國固有政治倫理哲學的思想精髓,參酌當時中國的國情,擷取歐美社會科學和政治制度精華,再加上他獨自見到的真理和自己獨創的學理,以及基督救世、博愛的精神,融鑄了博大精深的三民主義思想體系,志在引導中國走上全方位的現代革命之路。至此,中國纔出現了一場全新的革命──中國國民革命,即一場欲變家天下為公天下,欲變皇權為民權的革命。因此,革命在孫中山那裡,不僅不再是改朝換代的事,乃變成了“求進步的事”。而且,國民革命還是集民族革命、民權革命、民生革命於一身的“三而一”的革命,以謀求國家和民眾在各個方面都有實質的大進步,“以期與諸民族並驅於世界,以訓致於大同”。

   

     從孫中山先生立志革命,經“興中會”到“同盟會”,其間“立黨”、“宣傳”、“起義”歷經坎坷,十次起義失敗犧牲了許多優秀卓絕的中華兒女。武昌起義一舉成功,方取得了中國國民革命的首造成功。

   

     辛亥革命是集“民族革命”和“民權革命”於一身的革命。誠如孫中山先生所說:辛亥之役“所得之結果,一為蕩滌二百六十餘年之恥辱,使國內諸民族一切平等,無復軋鑠凌制之象。二為鏟除四千餘年君主專制之跡,使民主政治於以開始。自經此役,中國民族獨立之性質和能力屹然於世界,不可動搖。自經此役,中國民主政治已為國人所公認,此後復辟帝制諸幻想,皆為得罪於國人而不能存在。此其結果之偉大,洵足於中國歷史上大書特書,而百世皆蒙其利也。”

   

     然而辛亥革命並沒有畢國民革命於一役。其後,“復辟之變”、“毀法之變”不絕如縷,民國岌岌可危。十三年後,孫中山先生亦曾多次強調說:十三年來,徒有民國之名,沒有民國之實。這種名不符實,說明革命沒有成功。這個失敗是由於“反革命的力量過大”,也由於沒有實行“革命方略”之故。於是,孫中山先生臨終留下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乃須努力”的遺言。

   

     此後,國民革命雖有第二個階段性的勝利,即北伐的勝利,在不大的區域裡有過“民權革命”和“民生革命”的嘗試和推進,但由於日本的入侵和蘇聯操控下的“共產革命”的攪擾,就全國而言,國民革命又陷於停頓,甚至遭遇了嚴重的挫折。

   

     四九年以後,佔據了整個大陸的中共,雖然沒有在形式上公然復辟帝制,但卻在“共產革命”、“人民共和國”和“新民主主義”的名義下,不僅復辟了專制制度,並且還把專制制度推展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荒唐境地。文革期間,毛澤東不僅成了不戴皇冠的皇帝,而且成了人人都要敬拜的“神”。革命被偷換了!革命被扼殺了!

   

     五十餘年來,由於中共在思想輿論上的高壓專制和蠱惑欺騙,廣大人民失去了瞭解歷史真相的可能,也失去了獨立思考的能力。尤其是在四九年以後出生的中國人,因從小接受奴化教育,而無法建立歷史和現實的真實感。“民權”、“民生”、“國民革命”、“五權憲法”和“四大民權”等等,都從人們的視野和記憶中消失了,中國人甚至會相信自己生活在全世界最最幸福的“新社會”裡,並且還擔負著要解放世界上四分之三被壓迫人民的偉大而光榮的歷史責任。革命被遺忘了!革命被抹黑了!

   

     儘管黑暗如此,人類的良知卻絕不可能被徹底扼殺。從五十年代知識分子的鳴放,經六十年代受迫害者微弱的抗爭,到七十年代“思考的一代”和“反叛的一代”的形成,直到獨立的民主運動的崛起,中國人仍在黑暗裏艱苦地思考和摸索著自己應走的道路。所以,中共一黨專政制度的黑暗、荒唐、落後和野蠻,才能夠為越來越多的人所認識。六四的鎮壓,則使人民更加徹底地認清了中共政權的專制本質和殘暴特性。十幾年來,在海內外興起的歷史反思運動,終於正本清源,澄清了國民革命的歷史軌跡,揭示了中共統治實質就是專制復辟的本質。革命被重新記起!革命也將繼續進行!

   

     “山雨欲來風滿樓。”中國不可避免要有一場大的變動,這已經是朝野上下不言自明的共識。可是,這是一場什麼性質的變動?它的歷史意義何在?它將朝什麼方向發展?

   

     我的答案是:未來的大變動就是未完成的革命的繼續,就是新時期的中國國民革命。這場革命將在全中國範圍裡結束偽“人民共和國”的鬧劇和悲劇,接續孫中山先生奠定的中華民國國統。這場革命將造就一嶄新健康和諧的中華民族,將完成把中國帶入民權時代的歷史任務,將使中國人的衣食住行和醫育樂等諸般民生問題,得到妥善的解決。

   

     當國民革命終於大功告成的時候,人們會很自然地說:中共的專制統治,祇不過是中華民國歷史上的一段“亂世”,一段專制復辟的歲月,一支醜陋而陰暗的插曲罷了。

   

   二

   

     孫中山先生在英國圖書館看書時,曾遇到幾位俄國革命者。俄國人問孫先生說:“中國的革命,何時可以成功呢?”當時孫先生心裡相信一、二年再舉事,必期成功,但還是穩健地回答說:“大約三十年可以成功。”俄國人表情詫異,孫乃反問俄國人:“你們俄國的革命,何時可以成功呢?”他們回答說:“要是一百年後能夠成功,我們便大滿足。”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經過七十年的共產專制之後,俄羅斯終於重新升起了“二月共和國”的旗幟。我們不能不感嘆俄國革命的艱難,也不能不感到欣慰,因為俄國的民主制度終於真正奠定了基礎。

   

     然而,迄今為止,中國的國民革命仍未完成,中國的民主制度還沒有奠定基礎。但我們並沒有理由對革命的力量和最後的勝利喪失信心,當年孫先生就說過:“革命的力量,無論在古今中外的那一國,一經發動之後,不走到底,不做成功,都是沒有止境的。不祇是十三年,或者是二十三年,就是四十三年、五十三年,革命一日不成功,革命的力量便一日不能阻止。所以法國革命有八十年,大功告成之後,然後纔有止境,然後法國纔定。”當年他還曾預言說:“將來無論是怎麼挫折,怎麼失敗,民權在世界上,總是可以維持長久的。”

   

     今天,當我們面對現實、展望未來的時候,我們可以確信:中國一黨專政制度終結的日子為期不遠了。我們還可以想像:中共政權崩潰和瓦解之時,在天安門廣場升起的,將仍是孫中山先生手定的中華民國國旗。因為沒有任何一面旗幟更有意義,更能讓兩岸三地的華人所接受。

   

     我有這樣的想法不是基於感情,我與中華民國以及中國國民黨沒有任何個人的感情,可是我看到了一個基本的事實:即孫中山創導的國民革命,雖然沒有完成,雖然遭遇曲折,幾乎埋沒在歷史的塵封裡了,但在今天的中國,她卻依然是順乎歷史之潮流,合乎人群之需要,和切合中國之國情的革命。“民族”、“民權”、“民生”的口號依舊是時代的最強音。國民革命的目標是要實現“民有、民治、民享”,這個“民有、民治、民享”的意思,就是“國家是人民所共有,政治是人民所共管,利益是人民所共享。”這依然是高屋建瓴、氣勢磅礡、無與倫比的大目標。二十多年來的當代民主運動,無論是在理論上、方法上、還是在目標上,都沒有超越孫中山先生所開創的國民革命。作為當代民主運動的參預者之一,我不得不承認:民主運動涵蓋在國民革命之中,祇是民權革命的一個組成部分。

   

     我認為:當代中國所需要的不是單純的民主運動,而是需要把未完成的國民革命繼續下去,推起新一輪的國民革命大潮。而新時期的國民革命仍然是民族、民權、民生“三而一“的革命。

   

     我先來講“民族主義”。我們的民族主義是孫先生積極民族主義的承繼和發展,是中華民族的民族主義。因為它主張應犧牲大漢民族的沙文主義,與各少數民族平等共處於中國之內,以文化、經濟、宗教、政治、血統等各方面自然的結合,融鑄成一中華民族,猶如美利堅民族一樣。“對於世界諸民族,務保持民族之獨立地位,發揚吾固有之文化,且吸收世界之文化而光大之,以期與諸民族並驅於世界,以訓致於大同”。

   

     當今中國大陸,中共政權是用霸道來對待各民族的所有民眾的。這種暴政對於少數民族來說,就多了一層“外來壓迫”的含義。於是,各民族間的自然融合過程便遭受到了極大的損傷和阻礙,少數民族的分離傾向便日趨嚴重。因此我們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中華民族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中華民族即將面臨著分裂的威脅。不僅藏族人民、維吾爾族人民、蒙古族人民等少數民族生發了要求民族獨立的運動,連同文同種的臺灣也在漸行漸遠,一場政治分離運動,似乎已經成為氣候。其根源,就是中共的專制統治。而當今中國大陸的統治者,卻繼續在憲法上規定馬列主義為統治思想,非但繼續使中國的民族精神得不到伸張,而且繼續使中國的固有文化得不到傳揚。

   

     因此,當今的民族革命就是要在思想和精神兩個方面驅除馬列,即廢除馬列意識形態的專制地位,重新弘揚中華民族優秀的民族精神和民族文化。並且要堅決消除各民族間融合的最大障礙,即中共的專橫統治,採用切實可行的種種辦法,使各民族平等幸福地共處於中國之內,重建和重現我們的民族精神。當這一民族革命完成之日,兩岸的統一,中國境內各少數民族民族分離要求的消彌,甚至外蒙古的回歸,都將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然而,民族革命的進行又有賴於民權革命的完成。所以我接著要講的,就是“民權主義”。

   

     我們的民權主義並非歐美民主主義的簡單抄襲。歐美憲政之精義,發於孟德斯鳩,所謂立法、司法、行政三權分立。中山先生深究了歐美政治、法律之得失和選舉制度的流弊,又考察到中國傳統的考試制度和監察制度,實有其精義,足以補歐美法律、政治之不足。故主張考試、監察二權,與立法、司法、行政三權並立,合為五權憲法。更採直接民權制度,以四大民權來實現主權在民的目標。四大民權即指的是選舉權、罷免權、創制權和復決權。我以為根據百年來民權發展的事實,可以再加上監督權,以構成五大民權。言論、出版、游行、示威等都可視為監督權的運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