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告海内外同人书]
傅申奇文汇
·《薄熙来案与毛派》
·《薄熙来案与习近平上位》
·《莫言得奖》
·《大变局》
·《解读十八大》
· 《旗帜与道路》
·《反腐与制度》
·《中国的人权和民主》
·《干实事》
·《宪政民主与民主政党》
傅申奇2011年评论
·《新年瞻望》
·《悼念力虹》
·《悼念华叔---告香港同胞》
·《中国在等什么?》
·《重要的历史闪光点》
·《茉莉花革命》
·《和谐与稳定》
·《吴邦国的五不搞》
·《温家宝的四个坚持》
·《关于茉莉花革命》
·《公民的权利》
·《再谈茉莉花革命》
·《包容异质思维意味着什么?》
·《两种政权》
·《革命不可避免》(一)
·《革命不可避免》(二)
·《革命不可避免》(三)
·《革命不可避免》(四)
·《革命不可避免》(五)
·《革命不可避免》(六)
·《人民的位置》
·《生命、面子和利益》
·《必须改变》
·《人民的力量》
·《选举改变中国》
·《中国的法律》
·《绝妙的讽刺》
·《乌坎的启示》
傅申奇2010年评论
·《新的起点》
·《虚弱本质》
·《色厉内荏》
·《香港公投》
·《价值取向》
·《大过年的》
·《快乐维权》
·《漫话两会》
·《路在何方?》
·《再次集结》
·《打到中共》
·《实质行动》
·《蒸锅气阀》
·《三宽部长》
·《又是严打》
·《颜色革命》
·《维权维稳》
·《独立工会》
·《美国国庆》
·《接力祷告》
·《封闭管理》
·《环境事故》
·《中国未来》
·《天灾人祸》
·《立政党法》
·《时局走势》
·《抗日游行》
·温家宝言论之假设
·《诺贝尔奖》
·《颁奖仪式》
·《和谐哀歌》
·《丢尽了脸》
·《全民维权》
·《空椅留痕》
傅申奇2009年评论
·《新年展望》
·《谁在折腾》
·《和平转移》
·《贫富差距》
·《人权状况》
·《公民监政》
·《官民冲突》
·《又开两会》
·《三个充分》
·《头等大事》
·《御用文人》
·《人权行动》
·《成龙成虫》
·《川震之痛》
·《历史遗产》
·《继往开来》
·《官民角力》
·《玉娇无罪》
·《民主中国》
·《政府何用?》
·《关闭公盟》
·《通钢事件》
·《清理门户》
·《社会乱象》
·《官员任免》
·《打黑行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告海内外同人书

    告海内外同人书

   关于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原筹委会负责人之一傅申奇)

   2010年4月3日宣告成立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扎根于国内辐射海外,汇聚了1978年民主墙运动、1982年在海外发起的“中国之春”运动和1989年爱国民主运动的中坚人士;1995年贵州的中国民主党,1998年全国各地民主党等历次组党运动的杰出人士,以及在各个时期参与“中国民主党”组党的海内外民主党人,并且和“零八宪章”运动具有天然的联系。特别需要强调:1991年国内组建的“中国自由民主党”及“中华进步同盟”,旗帜鲜明的与98年中国民主党组党运动的海内外一大批中坚人士参与了全委会的筹建工作。因此,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不是98中国民主党组党运动的简单延续,而是几十年来中国民主力量无数次组建反对党努力的继续,是国内外民主力量在历史转型重要时刻,在更大范围、更高层次上的再一次大规模的集结。

   在筹备阶段,我们和国内外的同人反复斟酌:究竟是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还是特别代表大会?或者是不举行大会?

   海外的大会我见过不少,当然不能说没有造势的作用,不能说没有联络情感的作用,但我们现在急需的是建立起工作和战斗的团队,竖立起能够触动中共,号召民众的旗帜。我主张不开大会,开一个网络会议或电话会议力争达到效果,尽可能把资金用于支持国内。

   但主流意见认为程序是不可免的,声势也必须造。我尊重多数意见。

   起先多数认为应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考虑过的方法有:1、国内组织或权威人士(有代表性的人士)委托海外的本省或非本省的人士作代表,2、国内同人通过网络或电话直接参加大会,3、我们在泰国等处组织大会秘密组织国内同人出来直接参加大会(熊焱就是明确提出这类方案的人之一)。

   经过反复的讨论、研究。参与筹备工作的各方人士达成一个共识:我们身处安全地区的人做任何与国内同人有关的举动,国内同人的安全是最基本的考量。基于此,最后这三种方案都搁置,理由如下:

   1、十多年来,国内的民主党人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坚持自己的理念,坚持自己作为民主党人的身份,这是不争的事实,但在目前的情形下各省市没有组织名号,即便有也没有完善的架构和正常的运作。其他的民运人士、政党和组织也处于同样情境之下。如果要搞这样的组织委托实际上是徒具虚名的,但对于国内同人的危害恐怕难以估计。至于搞有代表性人士的委托,他们对海外的人士未必很了解,如果只委托几个略有了解的人,寥寥无几也开不成大会,再说有代表性人士本身就是一个很容易引起争议的概念,难以界定,代表性也会引起无止境的争议。所以也许委托不成反而祸起萧墙纷争不已。况且,如果在海外不公布这些委托人的名字就没有可信度,如果公布则将置这些朋友于危险之中。

   2、国内同人通过网络或电话参加大会,差不多就是让国内同人现在就公开再次挑战,再次冲击党禁,在目前情况下这是拿国内同人的安全开玩笑。万万不可。

   3、安排国内的同人出来开会,首先技术上难度大,其次经济上代价大,最后即便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千辛万苦、弄出几个人来,开会不能公开,回去又是天大的问题。秘密出来的几个人又在多大程度上能代表国内全体民主党人以及参与筹建的其他人士呢?

   因此,最后的结论是:第一次代表大会只能在国内举行,或者作为冲击党禁的最后一役,或者是开放党禁后的从容建设。在海外只能开特别代表大会。

   我们的做法是:尽可能把我们的立场、观点、思路让国内同人了解;也尽可能听取他们的意见,把他们的意见融入我们的努力之中。我们来做他们需要做而暂时不能做的事情,但他们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和风险,我们甚至不希望国内的朋友公开表态。

   去年九月纽约和各地朋友提出并实施重新出发的思路后,从预备到筹备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同人支持和参与。

   四月在纽约召开的中国民主党特别代表大会只代表从预备到筹备一路走来赞成这一思路,参与这一努力的国内外民主党人和同人。不代表其他任何人,更不可能代表国内全体民主党人和所有民运人士,特别就特别在这里,这不需要任何不赞同的人来批准。同样,我们充分肯定三十多年来所有民运人士、组织和政党所作出的贡献。我们需要再三重申的是:特别大会选出的主席只是全委的主席,不是公委的主席,也不是文委的主席,当然更不会是全总的主席,不要求其他人来接受。我们愿意与所有的民运人士以及各个政党和组织广泛联系,充分沟通,良性竞赛。但我们很自信的昭告天下: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是一个阳光、开放的架构,其形成的多元基础造就了具有广泛包容性的平台,所有民运人士都可以在适当的时候自然进入这个平台,并且来去自由。如果有任何人认为进来是一个错误,随时可以离开,也欢迎看清楚、想明白以后再进来。任何想为中华民族打造替代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前景,愿意把民主党这个品牌做好、做大的民主人士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施展自己的才华,为未来的民主中国作贡献。

   我们也毫不怀疑,中共统治集团不会对全委会的出现无动于衷,将会使用各种手段进行抹黑和打击,必欲置其于死地而后快。

   但是,中国民主党(全委)一定能在全党同人的共同努力下,克服一切障碍,排除所有干扰,持续地向中共的党权专制制度发起挑战。

   中国民主党(全委)已经初步取得完成组织化的重要进步,从今往后在中国民主党(全委)方面,不会再出现某某某的民主党这个概念,而只有民主党的某某某这个说法。

   我们将不懈进取,力争在良性竞赛中胜出,成为真正登上中国政治舞台的强大反对党。

   

   傅申奇

   

   2010年5月9日

(2010/07/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