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我们的立场、定位和努力目标]
傅申奇文汇
·《新年展望》
·《谁在折腾》
·《和平转移》
·《贫富差距》
·《人权状况》
·《公民监政》
·《官民冲突》
·《又开两会》
·《三个充分》
·《头等大事》
·《御用文人》
·《人权行动》
·《成龙成虫》
·《川震之痛》
·《历史遗产》
·《继往开来》
·《官民角力》
·《玉娇无罪》
·《民主中国》
·《政府何用?》
·《关闭公盟》
·《通钢事件》
·《清理门户》
·《社会乱象》
·《官员任免》
·《打黑行动》
·《六十周年》
·《历史循环》
·《一党独裁》
·《有法无天》
·《被逼打黑》
·《以言治罪》
·《官民关系》
·《零八宪章》
·《野蛮拆迁》
·《社会悲剧》
傅申奇2008年评论
·《中国能否伟大?》
·《腐败、专制与民主》
·《民主时间表》
·《危机处理》
·《奥运与人权》
·《奥运新闻》
·《访民与两会》
·《公民监政》
·《选举、制衡与监督》
·《民主的胜利》
·《陈良宇的兴亡》
·《陈良宇的兴亡》
·《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
·《奥运与人权》
·《情绪与理性》
·《天灾与人祸》
·《震后的追问和反思》
·《公民意识的觉醒》
·《共产党还是共产党》
·《瓮安事件的启示》
·《警民冲突》
·《天价奥运》
·《奥运与政治》
·《表演与现实》
·《北京奥运》
·《错失良机》
·《空前绝后、无以伦比》
·《太过分了!!》
·《是灾难也是机会》
·《重要的转变》
·《三中全会》
·《当务之急》
·《中国的人权状况》
·《党权与人权》
·《和谐与冲突》
·《是改变的时候了》
·《零八宪章》
傅申奇2007年评论
·《独裁者的下场》
·《胡锦涛的黄金十年》
·《民主是个好东西》
·《民主与自由》
·《反右五十年》
·《民生问题》
·《两会与民生》
·《顺口溜》
·《永州事件》
·《香港特首选举》
·《傲慢与偏见》
·《食的恐惧》
·《中国的民主》
·《中国百态》
·《腐败与底线》
·《又逢六四》
·《民主社会主义》
·《政府在哪里?》
·《套话与谎言》
·《黑砖窑的启示》
·《制度与人》
·《真相》
·《奥运与人权》
·《沱江桥塌》
·《更上一层楼》
·《腐败与情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的立场、定位和努力目标

   我们的立场、定位和努力目标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原筹委会负责人之一傅申奇)

   4月3日到4日,中国民主党在纽约举行特别代表大会,宣布成立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选举产生了执行委员会、监察委员会以及共同主席:王有才和王军涛,并推选魏京生为顾问团主席。国内外许多民众和同人可能觉得有点困惑,在海外仅在纽约就有好几个民主党的总部,主席一大堆,有必要再建一个民主党,再加几个主席吗?

   所以我们有必要就我们的立场、定位和努力目标作一点简单的介绍。

   我们认为:由于中国共产党出于政治私利高度垄断权力,导致中国发展中出现许多严重的问题,不仅给中国人民造成巨大的痛苦,而且为中国社会埋下动乱、内战和崩溃的隐患,只有实现宪政民主,才能真正解决问题。我们认定:中国已达到了这样一个历史关头,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确切的说是专政)在非常糜烂的情况下还能稳定维持,是因为中国民众看不到一个能够替代共产党的良好政治前景;在中国共产党一党专制的严厉控制和镇压下,中国还没有一个可见的政治替代力量。而无论是执政党被迫放权开放党禁,还是执政党失控崩溃,造成社会动荡,中国的宪政民主转型都是不可避免的,而形成一个或几个强大的反对党,是中国以最小社会成本完成政治转型,实现宪政民主的重要条件。

   过去几十年,民主人士为组建反对党作出过无数次努力,许多不为世人所知;过去十多年,中国民主党宣布公开组党,海内外有了相当数量的民主党人并作出了巨大努力,遭到了镇压,国内的同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有几百人被判了上千年的徒刑,但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力和凝聚力,民主党已经是一面推动宪政民主最鲜明的旗帜。但由于种种原因至今还没有全国性的、健全的、统一的组织。因此,把中国民主党的组建推向一个新的历史阶段,造就一个可以让民众选择、可以与中共专制对垒的反对党,展示未来多党政治的前景,已经是迫在眉睫的历史要求。这是反对派的一件大事,不是某几个人的专利,不限于几个人或曾经做过努力的人。

   既然应该做而没有做好的事,就应该继续做,直到把它做好;

   既然原来的思路和架构没有达到目标,就应该尝试新的思路、新的架构,直到达到目标。所以,从2009年9月18日纽约和其他各地的朋友开始了这一努力,组成了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预备组,然后于12月1日正式成立了筹备委员会。这一过程,是预备组、筹委会按新的思路努力的结果。不是按以往其他人提出的程序进行的,不需要任何人的批准,也不存在与任何人的程序设计是否矛盾的问题。

   预备组和筹委会明确表示:任何为中国民主党的发展作出过努力和贡献的个人和组织,历史都会有公正评价。任何个人和组织都有权按照自己的思路和方式继续努力。我们只是说:我们的思路是国内外联手互动,以认真的筹备工作形成广泛的社会基础,把中国民主党的发展推向一个新的阶段,要真正登上中国的政治舞台,向中共的专政发起挑战,给民众以希望。

   预备组和筹委会面临三个选择:

   1)加入海外联总,

   2)建立一个新的海外民主党组织,以后与各现有的组织举行圆桌会议进一步整合;

   3)按照原来思路继续推进。也就是国内外联手互动,重新出发推动中国民主党的发展。

   最后参与筹备的同仁一致决定:国内外联手互动,重新出发推动中国民主党的发展。

   预备组和筹委会与国内外同仁进行了广泛的联络和交流,扎根于国内辐射海外,汇聚了1978年民主墙运动、1982年在海外发起的“中国之春”运动和1989年爱国民主运动的中坚人士;1995年贵州的中国民主党,1998年全国各地民主党等历次组党运动的杰出人士,以及在各个时期参与“中国民主党”组党的海内外民主党人,并且和“零八宪章”运动保持着天然的联系。特别需要强调:1991年国内组建的“中国自由民主党”及“中华进步同盟”,旗帜鲜明的与98年中国民主党组党运动的海内外一大批中坚人士参与了全委会的筹建工作。因此,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不是98中国民主党组党运动的简单延续,而是几十年来中国民主力量无数次组建反对党努力的继续,是国内外民主力量在历史转型重要时刻在更大范围,更高层次上的再一次大规模的集结。

   所以全国委员会不是海外一个新的山头,

   不是争夺主席的游戏,

   而是一个崭新的起点,

   是中国民主党正式登上中国政治舞台的开始。

   我们所要挑战的是中共一党专制,不是民运的同仁与其他组织。

   之所以在国外先行运作,是基于国内的严峻形势,不可能公开进行运作,不可能召开全国代表大会,必需运用国外的优势,树起大旗,形成工作和战斗的力量。全委会已基本达到了这样的目标。

   在预备和筹备阶段我们明确宣布我们的定位:

   无论是预备组还是以后可能的筹委会等等

   对于海外各位同人和组织,只会做交流、沟通、协作、合作的事情,不是什么领导机构;

   对于国内的民主党人和组织,只会做后援、支持、协助的工作,也不是什么领导机构。

   今天我们要补充说:

   全委会将运用海外的优势,集中尽可能多的专家、学者、久经磨炼的民运斗士、广大党员以及广大民运同人的智慧、才干、奉献精神和热情,努力做到:那里中国执政党有问题、错误和罪恶,哪里就有中国民主党负责任的批评声音和建设性替代方案;哪里中国公民对执政党不满并希望有变化,哪里就有中国民主党接纳他们,倾听他们的声音,将他们纳入实现宪政民主的历史潮流之中。

   领导作用不是自封和通过设计就能形成的,如果全委会全体同人的共同努力使全委会在结束中共一党专制的战斗中事实上发挥了领导作用,也不必回避事实,也不必推卸责任。

   我们还要补充说:

   中国民主党特别代表大会只代表从预备到筹备一路走来赞成这一思路,参与这一努力的民主党人和同人。不代表其他任何人,同样道理,不需要任何人的批准。但是,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不是一个封闭的架构,其形成的多元基础造就了具有广泛包容性的平台,所有民运人士都可以在适当的时候自然进入这个平台,并且来去自由。任何想为中华民族打造替代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前景,愿意把民主党这个品牌做好、做大的民主人士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施展自己的才华,为未来的民主中国作贡献。

   在预备阶段我们通报了徐文立先生,徐先生明确说:好事!我们邀请王有才、徐文立、王军涛、王天成、王丹、杨建利、魏京生先生担任顾问;并宣布此项邀请始终有效。目前除了徐文立先生,所有人都接受了邀请,有的已经担任了领导职务。目前的顾问团成员有:陈一咨、洪哲胜、万润南、杨建利、王丹、吴仁华、和魏京生。魏京生先生担任了顾问团主席。我们还将继续扩大邀请顾问。我们将通过顾问团和智库的两个形式凝聚反对派阵营的智慧和能量,我们也将持续发展海外的组织,扩大与国内同人的联络,组合强大的基本队伍,为中国民主党成为执政党做准备。

   我们满怀豪情的宣告:

   中国民主党(全委)是专制的反对党、也是民主的建设党,并终将成为民主中国的执政党。

   

   2010年4月10日

(2010/07/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