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评李鹏的讲话]
傅申奇文汇
·《中共八十年》
·《江泽民的创新》
·《奥运与中国》
·《中国人的耻辱》
·《危言耸听》
·《中共向何处去?》
·《苏共解体十年祭》
·《毛泽东二十五周年忌辰》
·《世贸中心的倒塌》
·《小议六中全会》
·《反左与反右》
·《祝贺[黄花岗]杂志的出版》
·《道德与政治》
·(旧文重读)中共给世界的圣诞礼物
·《中国加入世贸》
·《挑战与机遇》
·《白莲湖村的冲突》
·《农村的出路》
·《湛江、江门爆炸案》
傅申奇2000年评论
·《新年新世纪的展望》
·《葛玛巴活佛出走》
·《读报感叹!》
·《第一案评析》
·《民主、选举与拉选票》
·《民主化与皇帝梦》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
·《西部开发之我见》
·《台湾选举与江泽民的皇帝路》
·《钱其琛谈人权》
·《朱熔基的四•一行动 》
·《国共两党的失败》
·《选举后的台海形势》
·《新的反右风》
·《最惠国待遇问题》
·《王凤超一言惊人 》
·《中国现状》
·《我看五二零》
·《爱国还是愚蠢?》
·《是胜利还是失策?》
·《中共当局怕什么?》
·《又逢“六四”》
·《两韩“高峰会”》
·《李国涛又遭迫害》
·《江泽民语录》
·《成克杰被判死刑》
·《江泽民的“偏爱”》
·《从“生死抉择”谈起》
·《反腐败还是权力斗争》
·《写在“十.一”》
·《南斯拉夫给中国带来什么?》
·《杀与改---从远华案谈起》
·《李鹏谈司法改革》
·《美国大选》
·《江泽民的辩护词》
·《略论四条标准》
·《世纪末感言》
傅申奇1999年评论
·《新年的期望》
·《走向民主的机会》
·《从几个消息谈起》
·《荒唐的举措》
·《打压民运人士和异议人士的新花招》
·《再开新篇章》
·《江泽民的讲话与组党形势》
·《站到历史正确的一边》
·《评朱熔基的讲话》
·《中国目前的修宪》
·《反腐败的正确途径》
·告中共党政军全体人员和全国人民书
·《专政不改、腐败难除》
·《永恒的纪念》
·《平静的背后》
·《红包文化与腐败》
·《镇压在继续》
·《北京清理法轮功》
·《镇压与抗争》
·也谈走向宪政的突破口……与赵小麟先生辩驳
·《问朱熔基》
·《站到历史正确的一边》
·《中国目前的修宪》
傅申奇1998年评论
·《从赵常青的竞选谈起》
·《重要的转折点》
·《大家都来关注赵常青》
·徐文立的公开信
·《重要的转折点》
·《立即释放王庭金》
·静坐绝食行动在继续
·中国民主正义党成立
·中国民主正义党的特点
·中国民主正义党的声明
·时事简评
·《印尼民主革命的启示》
·《民主与社会主义》
·《中国在等什么?》
·《香港选举的启示》
·《压不解决问题》
·《备忘录》
·《克林顿的中国之行》
·《先谈一制,再谈一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李鹏的讲话

   1998年11月

   

   评李鹏的讲话

    傅申奇

   今年六月,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开创性地发起了公开组党的运动,其后组党运

   动在国内一波接一波地向前推展,目前已有十三个省市成立了筹委会,其他一些

   省市正在准备成立,并且成立了全国筹备委员会。

   显然,中共对组党汹涌而至的浪潮精神准备不足,陷于进退两难的困境,压?还

   是放?或者是拖?权衡利弊,得失难断。一直举棋不定。实际采取了对组党人士

   骚扰、压制、个案处理的拖的对策。几个月来,各地当局按照自己对中央意图的

   理解,自行其是,于是出现了捉捉放放、滋扰不断的情景,勾画出了中共建国以

   来在政治上从未有过的风景线。说实在的,中共如果采取强硬手段,要把组党运

   动镇压下去并非不可能,也不是没有这愿望。问题在于:时代变了、条件变了、

   人物变了。毛泽东的绝对专权,旧戏难以重演;邓小平的垂帘听政,也成昨日黄

   花。更何况中国已经邦上了世界列车,内外场景今非昔比。而江泽民又为了要向

   国际社会索取一些什么而不得不刻意树起"开明"的贞洁牌坊,还要在什么人权公

   约上签个字。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又要立牌坊,又要干些污秽的勾当而不让

   人知道,委实不易办到。于是乎拖拖再说就是无可奈何的选择了。

   有人说:在政治上使对手处于两难的境地是政治上的高手笔。国内民主党朋友们

   的运作就可以看作这样一种高手笔。用徐文立的话来说,是"打了一个擦边球",

   我以为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擦边球。

   但是,充当了一回"六四"屠夫替罪羔羊的李鹏,按捺不住,出来公开讲话了。他

   对德国《商报》驻京记者说:绝不允许中国存在主张搞多党制,否定共产党领导

   的非政府组织。他说:如果想成立非政府组织的人,是反对中国的宪法、反对国

   家的大政方针……那就不允许他们存在。不允许这些人存在是什么意思呢?是要

   从肉体上消灭他们吗?这个与周恩来之间隔着"万里"的前总理,想必不敢说这个

   话。他想说的无非是,不允许这些活动存在,不允许这些组织存在。或者说是不

   允许这些人自由地存在在社会上。

   李鹏讲话的颠三倒四、逻辑混乱是显而易见的。按他的说法似乎只要不反对中国

   宪法,不反对国家的大政方针,就是允许存在的。就我所知中国民主党的组党人

   士是不反对宪法也不反对目前中国的大政方针的。这就是说中国民主党是允许存

   在的。接着他又说:如果在某个领域成立……社会团体……是允许的。那么政治

   算不算一个领域呢?为什么就不能在政治这个领域里"从事对社会有益活动"呢?

   李鹏在举例说明"大政方针"时,把"多党制"说成是反对国家大政方针的,这真是

   贻笑大方,按中共自己的说法中国搞的也是多党制,这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多

   党合作制。可见搞多党制正是中国的一个"大政方针"。所以,按李鹏的说法推理

   ,真正反对"大政方针"的不是民主党,而是李鹏本人。

   希望李鹏的讲话合乎逻辑、经得起推敲,这是过高的要求,所以我们不必去推敲

   。重要的是李鹏的讲话是不是一个信号,表明中共不想再拖下去了,要全面镇压

   组党人士了?就在李鹏讲话后的几天,中共当局拘押了徐文立、秦永敏,并正式

   逮捕了王有才。

   我以为:李鹏的讲话和随之而来的压制行动,还不是全面镇压的信号,却是一个

   试探气球,想试探一下进行全面镇压的可能性。

   对此我想说的是,中国国内的社会现状已充分表明:中共已无法按原来的独裁专

   制方法继续统治下去了,错综复杂的社会矛盾已经为社会动荡聚合了巨大的能量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反对派人士以充分理性的姿态,平和地推进民主化的进程、

   发展社会制衡机制,促进社会良性发展的努力,这对于共产党本身在现代化过程

   中逐步进行适应性的转型,是非常有利的,对整个社会的稳定发展创造了非常良

   好的氛围。正如中国民主党海外筹委会、中国民主正义党昨天发表的联合声明所

   说的:"如果中共把各种和平、理性的努力都打压下去,而又无法解决错综复杂

   日益激化的社会矛盾,势必会把刚刚显露的良性发展机会全部毁灭,把抱着和平

   改革愿望的人们都推到采取各种方式激烈抗争的道路上去,并最终引发政治革命

   。这样的话,对民族、对国家会带来巨大损失,而对共产党也会造成灭顶之灾。"

   国内组党人士早已明确表示:组党是公民的基本权利,允许要组,不允许也要组

   。中国共产党没有注册过,现有的各民主党派也没有登记注册过,中国民主党和

   其他党在法律上具有同等的地位,不需要批准。我相信:迫害和镇压不可能把中

   国的民主人权战士压垮,不可能阻挡民主人权潮流继续向前推进。我奉劝中共当

   局不必放试探气球,也不要在镇压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而应采取理智的态度,

   顺应历史潮流,主动开放党禁。

   李鹏一开口就说什么:要接受历史的教训,在文化大革命中,中国一个晚上可以

   成立几千个政治性组织,乱得不得了。这种情况不能重演。仿佛一开党禁就会天

   下大乱。李鹏把现代的政党政治与文革中中共内部政治斗争引导的混乱同日而语

   ,这说明了他的无知。凡是了解一点现代社会的人都知道,随着现代化的发展,

   政党政治是不可避免的,连邓小平都明白:多党政治是早晚的事情。民主的政党

   政治不是无序,而是有序,而且是一种真正稳定的有序。这已经为发达国家和发

   展中国家的历史和现实的经验所证明。美国实现了两百年的稳定,台湾因实行了

   民主而避免了政治革命,西班牙的和平转型给西班牙带来的是稳定而不是混乱。

   相反,象罗马尼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葡萄牙等一些抵制和镇压民主变革的

   国家,都造成不同程度的动荡局面。况且中国民主党开始组党努力以来的事实也

   证明,组党并不会给社会稳定带来损伤,相反会给日益激化的社会矛盾打开安全

   阀门。因此,用实行民主会造成动荡和混乱来欺骗和吓唬民众已经毫无用处。中

   国已进入共产主义后社会,独裁政治向民主政治转型是不可逆转的历史趋势。问

   题是怎样转型最有利于国家和整个民族。我希望中共领导人从其他国家的转型过

   程中汲取有益的经验,使我们国家在转型中少一点灾难。

(2010/07/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