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藏人主张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零点钟声
·印北梁山
·致嫂子
·穿行澳洲牧场
·地球村
·夜游德里
·思绪在地铁
· 闲逛酒吧
·今夜无诗
·梦见哈达
·我在这样想
·印北梁山(旧文重发)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诗祭起义
·伤心九月 (旧诗)
·诗祭六四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记者来鸿: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顾求真
   

   BBC北京记者 BBC
   
   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房顶上蹲着的中国士兵----持枪的狙击手
   
   
   最近,“人权观察”组织的报告指责中国军警两年前曾毫无选择地向西藏示威人群开枪,中国当局酷刑折磨被捕藏人。北京否认上述指控。BBC记者顾求真获准在如影随形的护卫陪同下进入西藏报道。他发现,恐惧、担心渗透进各个层面。
   
   最开始,你可能不会注意到房顶上蹲着的中国士兵----持枪的狙击手。眼前是成群的藏人,络绎不绝地来到他们心中最神圣的殿堂祈祷。
   
   位于拉萨中心的大昭寺外,信徒排成长龙,缓缓地向前挪动。
   
   人龙中,有上了年纪的藏族妇女。带着传统的念珠、项链,手中摇着法轮。来自山区的穷苦牧民,饱受寒冷的冬日、灼热的夏日煎熬,皮肤被晒得黝黑,脸上布满了皱纹。健硕的年轻人,留着长发,裹着藏袍。喇嘛身上披着酒红色的袈裟。
   
   然后,你可能就会看到军人了。他们在屋顶上俯视朝拜的人群,持枪的身影映衬着高原的蓝天。警察手持望远镜扫描人群,高处的摄像机拍摄着一举一动。
   
   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在拉萨中心的大昭寺外有更多的警察
   
   沿着大昭寺围墙绕过去,你会看到更多的警察。有些穿着制服,有些穿着便衣。坐在椅子上,抱着自动枪,监视着人群。
   
   让人心惊肉跳的军人、警察无处不在,好像是为了故意显示自己的实力强大,让信徒想躲也躲不开。
   
   就是在这里,在拉萨街巷崎岖的老城、石头建成的房屋之间,2008年的抗议示威演变成暴力冲突。藏人攻击汉人,放火焚烧他们的商店。大约有20人、其中大多数为汉人,被打死或者烧死。
   
   部队进入拉萨。但是,抗议活动继续扩散,覆盖了西藏大片地区。
   
   投资改善生活水平
   此后,中国当局基本上对记者关闭了西藏。我们是获准进入西藏的为数不多的几个记者团之一。
   
   我们一行大约三十人被带到西藏,目的是让我们亲眼看到中国注入大笔投资,发展和改变西藏。
   
   中国当局表示,要努力改善藏民的生活水平。当局说,五十年前,中国把西藏从达赖喇嘛统治下的农奴制度中解放出来。中国希望藏民收入水平在十年之内赶上中国其他地区。
   
   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造价昂贵的藏京铁路,并不是所有藏人都欢迎。
   
   我们被带去参观几个声名显赫的项目:造价昂贵的藏京铁路;包装雪山矿泉水的工厂;上海人捐建的一所学校;以及为藏族牧民、农民修建的新家。
   
   在一所新居中,主人杜布杰(音译)指着一幅宣传画对我们说,“他们可是为西藏作了很多事”。宣传画上,是以布达拉宫为背景的从毛泽东到胡锦涛的历任中国领导人。布达拉宫曾经是达赖喇嘛的故居。
   
   但是,当我们想方设法摆脱了当局派来的陪同之后,听到的是另外一个故事。
   
   “我该说什么”
   便衣警察随时随地跟踪我们。在小巷中,我们在夜幕的掩护下摆脱了陪同,但却看到更多的中国警察在黑暗中无声地等待着。我们摆脱他们的视线,赶快走了过去。
   
   在匆匆忙忙的交谈中,藏人告诉我们,军警不停地骚扰他们。一个藏人说,铁路线把太多的汉人带入西藏。另外一个人神神秘秘地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中国人统治着我们的土地,但我们藏人还是都相信达赖喇嘛”。说完这番话,他赶快就逃走了。另外一个人摇摇头说,“到处都是间谍,我可不敢谈论这样的话题”。
   
   有一个藏人非常勇敢,愿意和我们公开交谈。
   
   在被陪同带进大昭寺后,我们问他,暴乱之后,一群年轻的喇嘛罕见地当着一群外国记者的面抗议示威,高呼西藏没有自由,他们的近况如何呢?
   
   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当喇嘛诺加强调他敬仰达赖喇嘛时,官方翻译却忽略诺加的话。
   
   这个名叫诺加的喇嘛被带到我们面前,陪同的官员不停地告诉他该怎样回答我们的提问。有记者问诺加,你怎样看两年前的示威?坐在诺加身旁的官员说,“那样作不对”。诺加眼睛盯着地板,忠实地回答说,“那样作不对”。
   
   记者又问,“你们高呼西藏没有自由,到底是什么意思”?很明显,诺加很害怕。他用藏语小心地问上司,“我该说什么”?
   
   后来,当有记者问他,你是否敬仰达赖喇嘛?诺加的脸上露出笑容,他回答说,“当然了”。这个答案不在准备好的草稿当中,所以,官方翻译说,诺加说他不敬仰达赖喇嘛。但是,诺加补充说,“我没说我不敬仰赖喇嘛,我真的很敬仰达赖喇嘛”。翻译对他的补充忽略不计。
   
   诺加的回答既勇敢、也很诚实。他是否因此受到了惩罚,我无从得知。
   
   终身监禁的可能
   但是,这可以说是一个例外。
   
   所到之处,我们接触到西藏人,包括那些亲近当局的人,由于恐惧,都不敢直言。害怕间谍,害怕保安,害怕由于谈论暴乱、达赖喇嘛或是中国的西藏政策而受到控罪。
   
   想一想,这样做可能意味着终身监禁,你可能就不吃惊了。
   
   其实,中国官员看起来也很害怕。害怕我们和当地人交谈,害怕我们听到和官方版本不同的故事。官方说了,西藏人热爱共产党,热爱共产党给西藏带来的变化。害怕爆发新一轮的动乱,因此才安置了我前面提到的狙击手。
   
   在高入云端的西藏高原,有明媚的蓝天映衬,西藏的表象之下,隐藏着不安、沉默与监控。恐惧渗透进方方面面。
(2010/07/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