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东海一枭(余樟法)
·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再驳张务农先生
·给萧三匝先生记两大过
·君子知几如有神
·关于《当江湖术士纷纷成为“乡贤”》微言七则
·关于君子和君子群(微言集)
·给旧雨新朋和儒学爱好者的一封公开信
·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关于假疫苗(微言七则)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不仅要一查到底,更应该一查到顶)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穷理尽性无止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批判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关于自由
·神道佛道天道人道
·关于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的品质和性质
·两种极权两种暴政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关于江西“殡葬改革”
·马毒
·马学的作用
·救人民也救佛道,救中国也救西方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乡村重建之我见(微言集)
·关于儒家复兴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儒家主张零关税
·王道仁政微论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春秋大义之一:贵信贱诈
·关于独尊和教条(微论)
·今日微言(什么叫文化自信、道德自信和道路自信)
·今日微言(除了独善其身,还是独善其身)
·争鸣无碍尊重,批评正是尊重---答xx先生
·王道政治民为本
·慎于求助慎受恩
·儒家四大界碑
·儒家四大界碑
·天道不可空谈
·极权主义人格
·关于君子和教育(微言集)
·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对姚中秋一文的认同和不认同
·关于儒家的本体论和个体性
·儒家的道德分级
·误判微论
·儒宪微论之三:不要自由主义,要自由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微论之一
·主战容易主和难
·微论天地之性及气质之性
·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微论“辩论”
·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圣王之治之我见
·儒宪微论
·善良,别忘了带上剑和鞭
·秦汉制度大不同
·王心必行王道,王道非礼不行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论语点睛》之:仁者和智者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位卑言高易获罪罪(微论)
·当仁不让的五大责任
·给梁启超先生指瑕
·今日微言(桓魋其如予何,匡人其如予何)
·中国第一,华人优先
·正当防卫微论
·君子三明
·共识微论:驱除马列,再造中华
·师生微论
·孝道微论
·石破天惊传共识,海上诸儒胆太肥
·绝望非君子,痛苦多蠢材
·关于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止谤的两种办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人的认识能力、智慧水平会随着知识、学问、年龄、阅历的增加而不断发展和提高,人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以及各种思想观点立场等等,也会因此而不断发展和变化,有的甚至产生根本性原则性的变化。这是最正常不过的现象了。

   只是一般人往往不愿意正视、顺应这种变化,或者由于个人层面、利益层面的原因,明知原来的思想观点以及文化政治立场有错而仍然顽固坚持到底。只有具备相当道德内力的大丈夫,才能够根据良知的“命令”、顺应时代的潮流不断地自我修正自我改良,不断地向更好、更高、更正确的方向“变”去。

   梁启超对日本政治家吉田松荫和意大利政治家加富尔的“善变”十分欣赏,称他们为善变的豪杰。梁启超说:“大丈夫行事磊磊落落,行吾心之所志,必求至而后已焉。若夫其方法随时与境而变,随吾脑识之发达而变,百变不离其宗,但有所宗,斯变而非变也。此乃所以磊磊落落也。”

   梁启超自己就是一个“不惜以今日之我难昔日之我”的善变的豪杰,从学术思想到政治领域都很“善变”:他支持过康有为的维新改良又支持过孙中山的暴力革命;他提倡君主立宪又鼓动过段祺瑞发兵推翻张勋复辟;他拥护过袁世凯又策划自己的学生蔡锷起兵反袁;他大力提倡“德先生”、“赛先生”后来又认为要用东方文明拯救中国乃至世界……。

   但是,梁启超善变中有“不变”,他那强烈的传统士大夫式的精神气质、自省意识和责任意识,那救国救民的宗旨和动机,终生不变,善变的背后有其“内在的一致性”、道德的坚定性。

   不可否认,不少人缺乏梁启超那种“内在的一致性”道德的坚定性。他们的变,或许是出于个人利益考量。那也不要紧,只要其思想观点文化政治立场是向好的、善的、正确的方面“变”,就值得欢迎、鼓励和支持。这方面应该“论迹不论心”。

   比如某些马克思信徒向儒家靠拢或者“出”马入儒,即使是投机性势利性的选择,是见风使舵政治投机,也值得欢迎、鼓励和支持。这总比坚持错误顽固不化好,况且,焉知他们不是真正认识到了“今是昨非”而发良知之光向真理靠拢?动机是最为隐秘、内在的“东西”,外人很难准测。动机不是绝对不可以追究,而是追究时要特别慎重小心,以免产生“诛心之论”。

   “出”马入儒、皈本于儒,值得欢迎;某些人站在马克思主义立场上对儒家予以局部肯定和“有限赞美”,也值得欢迎。这总比原教旨“马家”的“焚书坑儒”好,也比某些基督徒及自由派完全排斥和反对好。不好说“局部肯定有限赞美”者,即使是“完全排斥和反对”者,只要他们的反儒停留在思想言论上而没有发展为“焚坑”之类行动,我们就要对他们的言论权和选择权给予充分的尊重。

   孟子曰:“舜之居深山之中,与木石居,与鹿豕游,其所以异於深山之野人者几希。及其闻一善言,见一善行,若决江河,沛然莫之能御也。”象大舜这样闻一善言见一善行就无限向往坚决奉行的人,多乎哉不多也。绝大多数人从闻善见善到求善行善,往往有一定过程。从人类社会的角度看,这个过程会相当漫长。由于世人习深障重,或自身有过有恶而不知,或知过而一时不能改、知恶而一时不能恶。只要不“择恶固执”、不一条道走到黑,善门就为他们开着。

   另外,随着认识能力智慧水平的提高,某些人的道德品质也会产生变化,从小变大或者改恶从善。这种道德“变善”同样值得鼓励和敬佩。过而不改,是谓过矣;过而改之,善莫大焉。不知过不知恶则已,知则改之;不知善不知义则已,知则“好”之为之,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能够改邪归正改过自新,也不愧大丈夫呢。

   天大的错误当不得一个悔字和一个改字,不要把任何人看死了。佛教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之说,穷凶极恶的“屠夫”都有可能放下屠刀、有机会成德成佛,何况一般人士?佛门广大,儒门更加广大。欢迎越来越多的人“善变”和“变善”,在思想观点以及道德品质各方面不断向善处、高处变来,向儒家变来。

   本文也算是东海对方克立先生及其门下众弟子的期望和勉励吧。他们虽然仍持“马家”立场,却都对儒学作过一定研究,具有一定的儒学修养。只要有勇气跳出利益小圈子,摆脱一时小面子,在文化上认祖归宗,难乎哉不难也,至少不会比一般人士更难。他们认仁归儒以后,还可以把马克思主义的某些优点和长处带入儒门,于个体致良知、于社会“致良制”都大有裨益。2010-7-6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07/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