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东海一枭(余樟法)
·我的梦想
·光明颂-《火----软工程十六号》
·枭鸣虎穴,剑啸龙泉!--林樟旺案初审漫记
·永不言退
·屈死别告状!
·别人用不得,老枭用得
·颠覆者──声援郑贻春君
·找呀找呀找情人
·与星水、兆勇君游遵义会议旧址
·东海十八手
·莫论人间第几流
·“震旦”依然不自由?------我被自己的网站封杀了!
·助警察维权,应不应该?----欢迎争鸣
·消灭共产党!
·东海真人出,天地为之新
·蛋是王八,人尽乌龟,大联一副,看懂者谁?
·这个地方太下流了!
·我来化缘,谁能施舍?----兼答随便先生
·谁能读通《泰山颂》?笑煞中土诗盲多!
·老虎-猫儿-狗
·讨中共檄
·不求名来名自扬
·给李教主上座!
·为李hz先生改诗的罪过有多大?
·欢迎把尿撒到我头上来!
·关乎道义焉能忍?涉及民生敢不言!-----三言两语答归去来兮网友
·尿头诗一首示草根兄,兼致季羡林、李洪志二位先生
·要当总统,先顶马桶!(修正稿)
·借季羡林老先生“桂冠”一用
·读高智晟致胡温两封公开信有感
·自题《澄书》
·不是矫情是豪情
·做人要做文化人!
·孙大午,您过了!
·孙大午,您过了!
·读袁红冰雄文有感
·中国共产党,住手!!!
·悼刘宾雁先生
·我不下监狱,谁下监狱?
·高智晟赞
·尊重我,不妨开骂!
·示网友
·芦笛:木马蠢牛枉读枭!
·次酬廉州山人惠诗
·警告!!
·孙大午,知大丈夫之怒乎?
·读高智晟第三封公开信泣书
·如果你知道,请签一个名
·宰几十头猪罢了,用不着大惊小怪
·偶蒙赐食哼哼叫,所谓诗人亦蠢猪
·怀念大参考,挂念李洪宽
·天理说
·汕尾血案四首并序
·好联共赏:为宾雁追思会制联一副(胡平)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林樟旺案近况通报
·无知者无畏----芦笛笑话闹大了!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我们应该怎样反共?
·尤怜肚小蜂腰细,我看芦笛亦美人
·数声芦笛秋风暮
·奸痕深深,芦精斑斑,拔吊不认亦枉然
·感时四绝,向广大法轮功学员致敬,并声援高智晟大律师
·蠢芦快快拜观音!
·自扇耳光笑煞人!
·导倔芦而无策兮!
·当代圣贤颂---献给高智晟、焦国标及法轮功学员
·大同不是无情世,斗艳争奇看百花!
·次酬楚成君
·老芦,别做没本钱生意了!
·倔芦奸孔何时休?
·所谓诗人亦蠢猪----向九天文化网诗词曲联论坛惊四座顾问请教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
·“君临天下解民忧”-------请称老枭为“君”
·略为芦笛指要道
·略为芦笛指要道
·韩家华: 东海一枭对联英译
·圣诞日痛悉许君万平被重判,杨君天水遭刑拘,小诗写闷,并示抗议!
·我为什么责骂孙大午?
·境界说
·竟一钱不值何须说----把芦笛及芦子芦孙一网打尽!
·示芦笛及罕见论坛诸君
·欢迎郭飞熊同道出狱
·狂妄的标本
·枭婆生日,枭公枭儿同贺
·求求你们,别再夸我了!
·“蒋家儒学”的几大认识误区----蒋庆批判之一
·己未能走路,莫嘲人不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
·薛振标:从许万平被判12年重刑看专制的黑恶阴毒!(东海一枭附言)
·万家忧乐千钧重,个我安危一羽轻-----
·大儒说
·恭请胡锦涛当爹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而今迈步从头越
·自由天使网友致一枭公开函(一枭附言)
·元旦写怀并向海内外师友拜年
·实语者老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真的假文凭”泛滥是一种中国特色,“假的真文凭”泛滥更是一种“高级别”的中国特色。所谓“假的真文凭”,指的就是权贵阶级通过各种貌似正当的手段所获得的貌似合格的文凭:学历和水平虚假,文凭则十足真实,经得起任何考查。

   西风寒剑网友曰:“现在那个领导没有高学位,但市级以上领导的学位有一个真的没有?没有。”这么说似乎过于绝对了。难道没有例外没有一条漏网之鱼?保险的论断应该是:现在绝大多数市级以上领导的学位是假的。

   各类高校乱发学历学位证,用证书换取“赞助”、“捐资”及其它等各种利益的“钱证交易”“权证交易”现象早已十分普遍,党政干部及各类企业领导学位造假花样百出,早已成为公开的秘密。这种古今中外任何要脸的学校都不敢做、任何要脸的人都不会做的事,中国的学校、中国的官员做起来坦坦荡荡,没有政府的支持和鼓励是不可想象的。

   论危害性,“假的真文凭”比假文凭大得多。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甚至根本就没法打。同样,野鸡大学好辨别,正规的野鸡大学难辨,甚至根本无法辨别。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假的标准早已掌握在护假、制假者的手上,打假者往往就是护假、制假者,这么假还怎么打?

   注意,称“假的真文凭”泛滥为中国特色,“中国”前面必须加以“当代”或者“社会主义”的定语。古代中国是绝对没有这种特色、也绝不允许这种现象存在的,这方面历代“封建王朝”还是相当“要脸”的。

   曾国藩在道光十八年殿试,入围三甲,同进士出身。(清朝科举分为三甲。头甲三人,即状元、榜眼和探花,叫进士及第;二甲第一名,称“传胪”,中二甲叫进士出身;三甲人数最多,叫同进士出身。)“同”,表面上是“相当于”的意思,其实是“不同”,就像妾称“如夫人”实则“不如夫人”一样。这成了曾国藩一生的遗憾。

   曾国藩曾取笑左宗棠“为如夫人洗脚”,左宗棠反唇相讥:“赐同进士出身”。左宗堂自视极高,自信满满,视进士为囊中物,没想到也未能如愿。不过,左宗堂是余“客观原因”的。那年进士考试时,左宗棠正在新疆平乱,他请求回朝应试,朝廷不同意,要他继续平乱。为了安抚他,朝廷来了个“赐同进士”。

   曾国藩左宗堂功业盖世极尽荣光,却没办法去掉“进士”前那个令他们讨厌的“同”字,可见科举制度的严肃性。朝廷可以升他们的官爵,却不可能升他们的“学位”,更不可能在这方面为他们提供什么方便,比如允许秘书代考、降低考试标准之类。曾国藩左宗堂也不可能要这类“方便”。这类“方便”,任何要脸的政府都不会给,任何要脸的官员都不会要。2010-7-11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07/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