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关于电视]
东方安澜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电视

                     关于电视

       文/东方安澜

   今天中秋,起了个早,赶珍门看望外婆。舅妈她们裹馄饨,我看电视。楼下的电视没装机顶盒,只有四只台。一只《冷箭》,好人坏人在子弹飞来飞去,最后坏人死光了,好人变成了坏人;一只地下党在使奸耍滑,教导我们明斗不过,就使阴招;一只朱军和董卿在唠嗑,唠嗑啥我没细看,反正要比凤姐和芙蓉高俗。我对高俗不感兴趣,只好看看韩片金童玉女。

   前段日子的一个晚上,我去常客隆超市,三个女营业员聚在一堆,也在议论电视没劲,不是打仗就是江山一片红,只有上海台的老娘舅和韩片可以看看。是啊,韩片细腻催情,美女帅哥看着也养眼,包不起二奶叫不起鸭子就只能在电视上YY一下啰。

   经过了这两次,我发现自己对电视象对小姐,从来没叫过小姐没尝过肉香不知啥滋味也就没念念不忘的瘾头,人活半世,大餐还没尝过,杯具杯具!

   经过这两次,我得到一个可以申请专利的发现,在资讯和传播手段如此发达的今天,原始的新闻象处女,两个字:难得!新闻不是被改头换面就是花枝招展。拿到电视上象北京天上人间的小姐,都是被有钱的爷横叫竖叫了的,从眉毛道脚趾经过无数道包装以后才拿出来的水货。平常人想守着个电视机解闷,可到头来却发现面对的是廉价的经过整容变性的假货。月底掏钱的时候,机顶盒收视费什么建设费一个子儿不能少,你不甘心吃亏,于是抱着不看白不看占便宜的心态,闭上眼睛拼命看,以期把缴纳的银子看出本。

   前阵子听说凤姐被封杀,原因是低俗,可是高俗是什么,有关方面有没有解答。让屁民觉得大棒抡在那儿,有随时拍下来的危险。于是,我估计,那几个拍戏的为了养家糊口,取巧卖乖,投其所好,老戏新做,翻拍了《保密局的枪声》《上海滩》等老电影,电视上出现了个小高潮,演员很卖力,可听声辩音,那几个女营业员并不卖帐,她们嘴里,还是韩剧凤姐芙蓉这三个代表了她们。

   我喜欢看热闹,低级趣味倒不怕,对于从小在疫苗和三聚氰胺下久经考验的人们而言,青少年被毒害的够惨了,也不怕再被凤姐毒害个一回两回,再说,久毒入侵,体内自然产生抗体。傻逼的看法,凤姐最低限度能娱人娱己,最可怕的是既不能娱人又不能娱己,中间拿着假收视率去有关方面那儿骗银子骗荣誉,然后拐个弯回来又和关方面合谋糊弄老百姓。合谋不要紧,糊弄也不要紧,要紧的是一群人心照不宣唱双簧、唱多簧,唱的低俗高俗都没了,剩下老鼠洞。

   为啥电视少看,还有个原因,台上的老爷一本正经板着脸,我不知道那脸相称苦大仇深好呢还是庄重肃穆贴切。那脸相既象从我爷爷起,就欠了他们钱,一直没还;又象他们自忖亚非拉还有三分之二处在水深火热中的阶级兄弟有待解放出来,重任在肩。不过最冤的是,他们不苟言笑做给我们看,还要花纳税人的银子,你不喜欢也得喜欢,不爽也得爽,把全国人民从硬逼变傻逼。不过于我而言,我喜欢不花纳税人银子的芙蓉和凤姐,管他低俗高俗,有乐子有热闹就OK。

                            改定于10/7/26

(2010/07/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