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顺境.逆境]
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六四情不再」
·香港日記 (107)
·香港日記 (108)
·香港日記 (109)
·香港日記 (110)
·香港日記 (1)-(100)目錄
·世事隨筆﹕北韓危機
·港事論壇﹕何君堯與中央對著幹
·車禍雜談
·香港日記 (111) 《爭鳴》結束
·香港日記 (112) -- 無可慶祝之處
·香港日記 (113) -- 十月述懷
·港事漫談﹕十九大後的香港
·港事漫談﹕國歌法
·港事漫談﹕國民與國歌
·政治偉人
·港事漫談﹕‘港獨’已經不能遏止
·港事漫談﹕本土恐怖主義的可能
·香港日記(114) -- 一個相識的逝去
·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香港日記(115) -- 午夜凶鈴
·小狗IKI
·港事漫談﹕‘一地兩檢’
·跑馬地
·讀書漫談﹕大江
·港事漫談﹕鄭若驊僭建事件
·讀書漫談﹕大江
·暈眩
·柯振中
·張恨水﹕燕歸來
·香港日記(116) -- 狗年戲筆
·西方國家譯名
·香港日記(117) -- 狗年派利是
·巴士風雲
·勝負乃兵家常事
·香港日記(118)
·香港日記(119) -- 美食團
·陳香梅逝世(上)
·陳香梅逝世(下)
·人生隨筆﹕老爺車
·人生隨筆﹕母親節
·世事隨筆﹕特朗普會不會見金正恩﹖
·世事隨筆﹕不願上轎的新娘
·香港日記(120) -- 中學文憑試放榜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一)
·香港日記(121) -- 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
·錢學森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二)
·香港日記(122) -- 昏昏然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三)
·香港日記(123) -- 特朗普連任無望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四)
·香港日記(124) -- 聽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五)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六)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七)
·香港日記(125) -- 港獨欲罷不能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八)
·香港日記(126) -- 說了又如何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九)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我與大學的回憶
·香港日記(127) -- 風之聯想
·香港日記(128) -- 周老師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香港日記(129) -- 不是書評
·香港日記(130) -- 《柴玲回憶》
·香港日記(131) -- 濫用醫療卷
·香港日記(132) -- 時間飛逝
·香港日記(133) -- 大灣危機
·香港日記(134) -- 戈爾巴喬夫
·香港日記(135) -- 特金不歡而散
·香港日記(136) -- 老師跳樓自殺
·香港日記(137) -- 性格衝突
·
·‘她’的補充
·讀《故鄉》
·童工
·香港日記(138) -- 重臨佛光街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139) -- 久違了,遊行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港事隨筆:衝擊立法會
·港事隨筆:暴行分析
·港事隨筆:為首‘暴徒’
·港事隨筆:悲情城市
·港事隨筆:‘撤回’與‘暫緩’
·港事隨筆:‘撤回’與‘暫緩’
·港事隨筆:良好願望
·港事隨筆:習近平為什麼死撐林鄭
·港事隨筆:打架了!
·港事隨筆:林鄭從未辭職
·舊文一篇:為什麼一定要林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顺境.逆境

   看世界波,颇能看到一点哲学意味来。

   巴西开始时一帆风顺,轻易进入八强。对荷兰时,十分钟便打进一球,以为胜券在握,球员开始轻敌。但荷兰愈战愈勇,士气高昂,追回一球后,巴西反而愈打愈躁,最后多负一球,以 1:2败北,被淘汰出局。

   反观德国,初赛时并不顺利,更爆冷输了给弱旅塞尔维亚,最后一场要必胜才能出线。结果球员有如给人当头棒喝,个个积极奋进,在十六强赛中4:1胜英国,八强赛中4:0克阿根廷,打出了非常漂亮的足球,现在是夺冠的大热门。

   开始得顺利,日后征途未必如此。开始得困难,如果不气馁,努力不懈,加上环境配合,必然有转机。

   人生何尝不如此。回想我二十三年打工的生涯,不可说是顺境。所谓不是顺境,便是说从来没有升职加薪,主要原因是不为上司所喜。至于为什么不为上司所喜,乃是因为我太独立的缘故。然而,幸运的是,我努力进修,加上在80-90年代香港过渡期间,教育界有许多上进的机会。我转了几份工,并在85年开始得到房屋津贴,这大大改善了我的经济状况,因为这等如给了我第一桶金,可以投资发展了。

   1990年我转职到香港最新的大学做行政工作,结果又与上司不和,(我发觉我不是一个善于与上级周旋的人) 三年约满,不获续约。彷徨之下,唯有移民。在送别我的时候,一个下属秘书对我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知这是安慰我。

   我移民美国到了一个被称为「世外桃源」的岛,本来没有什么作为,但在极困难的情况下盖了一所房子,这房子给我赚了五六十万美元,解决了我的老年生活问题。

   反观我在香港的一位朋友,(这是我很要好的朋友) 他可称少年得志,在大学任教,三十多岁便升级为教授,后来进入政府主持一个部门的工作,再后又转往一个教育机构当第二号人物。1991年,我协助他买楼收租,一年后该楼升值近倍,无端赚了一百多万。我移民后他仍然工作顺意,并且继续入市买楼,有几个豪宅。可是,九七后,先是楼价大跌,他成为严重的负资产一族,他的物业被迫贱价卖出,虽然不致债务缠身,也弄致身无一文。那时,我知他环境险恶,逐主动借他一笔金钱,以解燃眉之急。

   更不幸的是,数年之后,他连那份高职也失去了,每月十多万元的收入亦成泡影了。我很觉得可惜,亦于最近借他一笔为数不菲的金钱,因为他要养妻活儿,负担很重。回想起来,他以前境遇太顺利,难免有些举动是过于冒险的,因而伏下现在的恶果。

   草此文,不是要自夸,而是冷眼看自己,看别人,发一点感触而已。孟子曰:「死于安乐。」老子说:「福兮祸所伏。」愿各读友留意。

(2010/07/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