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槟郎文集
·花神湖的水怪
·清明银河祭
·又到清明节
·又到清明节
·续断菊的春天
·故乡的墓园
·徒步云台山
·兔园的对话
·记定远同学小聚
·上巳节回忆
·三月三的爱情
·荠菜花开的时节
·蔷薇花篱的小院
·故山杜鹃花
·我的槐花梦
·黑夜的纸杯烛
·忆上山砍草
·故乡的林场
·跨越三十八度线
·春归的燕子
·美味的桑椹
·又到五一节
·总统府之恋
·小小的地球
·参加音乐台诗会
·试刀山奇遇
·清晨的大雾
·温泉西施的传说
·有火的石头
·故乡天子轶事
·天国的母亲
·科学信仰者
·老山环保行
·方山诗林记
·这样的雨夜
·路过月老祠
·助残义工记
·人而非神的怀念
·轮椅上的女教师
·弯弯的小巷
·户外的好处
·盛世斯文扫地
·烟火清凉处的槟郎
·槟郎老师何许人也
·做教师的随想
·生命的尽头
·纪念儿童节
·一口大黑锅
·许老师的悲哀
·不能跟着疯
·他的诗和远方
·赏析槟郎的旅游诗歌
·丰富的诗歌世界
·一个爱写诗的怪人
·回忆我的高考
·宇宙正在膨胀
·拾光裁缝十四行
·徒步登山者
·徒步九连尖
·一直在路上的槟郎
·可贵的槟郎诗心
·城市中的隐者
·诗人如斯槟郎
·槟郎的诗与远方
·浅谈槟郎的诗歌作品
·槟郎诗歌散文赏析
·浅谈槟郎诗歌
·人生亦是旅行
·狗尾草的心事
·背上诗情环游四方
·我的诗人老师槟郎
·游子诗人槟郎
·故乡包粽子
·神殿的粽子
·父亲的一生
·咀嚼老师槟郎
·龙舟赛礼赞
·考古的问题
·槐树精的独白
·奈何桥上的舞蹈
·平实的孤傲的灵魂
·登山者的感悟
·龙洞的传说
·太阳的寿命
·怀念银河系故乡
·吡噗星球的文明
·走进一扇门
·6500万年的爱
·水泡的世界
·距离如何超越
·望乡台上的他
·再来一碗孟婆汤
·鸣蝉的赞美诗
·东李村的起源
·怀念巢湖师专
·穴居的鼹鼠
·给青葱的交代
·车上遇小偷
·记班主任张老师
·翻越鹰嘴山
·半汤镇抗日传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洪水中的甜甜小妹
     槟郎
     
     家园毁了还可以重建
     人也都有年老寿尽的死

     而你的花季,我的甜甜小妹
     在那死神肆虐的时刻
     把我推向罪责而平凡的生
     却使自己掉入那汹涌的旋流
     你的芳魂随洪涛梦归何处
     
     甜甜小妹,随你凄美的
     二十九岁的生命而崩毁的堤坝
     向走投无路的的水流敞开了
     方圆百里的圩区的村庄和农田
     蜿蜒的圩河本如美丽的绸带
     而今溢出一片汪洋的泽国
     水面上掠过成群的白鹭
     你是哪一只泣鸣灾区的精卫
     
     对你的过去也有些影子
     这次却震撼我卑微的灵魂
     细雨大堤上的乡村美女
     连衣裙紧裹着的丰满而苗条
     拦住了假期访高中同学的浪人
     红着脸问是南京的槟郎哥吗
     喊出的甜甜小妹分明带着苦涩
     已知你的丈夫因敲诈衙门的罪名
     据说正常地激动死于精神病院
     你从此与哥嫂一家照顾娘亲
     
     那晚的家乡菜和酒都醉人
     最醉人的是全家宠爱的小妹
     竟突然眼中只有一个外人
     频频地对我添菜又敬酒
     为我打水送衣又陪聊到半夜
     直到村官砸开门入室征调民工
     你主动代我残疾的同学出征
     他们竟以女不如男索要补工费
     直到我请缨补上才悻悻而去
     我们俩的组合汇入次日的护堤
     
     几天在雨中合抬着土筐
     你默认了挂绳尽量靠近我这边
     河水与官员一样的无情的脸
     劳工们服帖地被指使着流苦汗
     终于洪水无情地逼近了坡顶
     骄横的官员突然全部失了踪影
     你这个前妇女主任临乱站出指挥
     分出人员巡视河堤堵住管涌
     又联系县防总发动圩区大撤离
     
     民工全部解散回家撤离了
     只有你组织起来的突击队在坚守
     那天中午队员们正在吃中饭
     我陪着你再一次地巡查着坡沿
     我的脚后面突然冒水并迅速扩大
     你猛地推开我而自己跳进豁口
     边叫我快去通知队员赶过来抢险
     我领着队员们半路听到了巨响
     你被澎湃的激流消没于远方
     
     除了你都平安地撤走了
     在一个小土岗上支起帐篷
     随着救济品而来的省报记者
     津津有味地摄录着乡府官员的
     感谢某某与情绪稳定的废话
     竟然一个字都没有提到你
     他的打手弹压着乡亲的不满
     你的母亲和嫂子默默叹息
     可是你的哥哥拽住了我的冲动
     
     你的花季,我的甜甜小妹
     我终于确定了用我的诗
     而不需充彻谎言的喉舌玷污你
     在我和乡亲们胸中的烈士
     也会随着我们的死消失
     我的笨拙的诗歌能带着你永恒吗
     人类算什么,地球也终会毁灭
     但你信仰的真神超越一切
     你甜甜的笑绽放在他的天国里
      2010-07-14
(2010/07/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