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声援陈玉莲]
槟郎文集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声援陈玉莲

   声援陈玉莲
     槟郎
     
     请你有良知的中国人
     那些要去湖北武汉的人

     务必带去我对陈玉莲的慰问
     天朝人民苦难的一个象征
     她被省委的便衣们打了
     伤痕累累地躺在医院呻吟
     
     陈玉莲在省府大院被打
     充分说明了中国的五千年
     向老爷们喊冤的传统的终结
     说明当下的天朝信访制度
     不过是官方的钓鱼伎俩
     盖世太保的拳脚早已发痒
     
     陈玉莲,瘦骨嶙峋的
     中国可敬的一位老妇人
     我愿奉献三流诗人的敬意
     对武装凶手给予最恶毒诅咒
     你的伤是为劳苦民众受的
     你这样的人会蒙受天恩
     
     听说还是厅官诰命夫人
     你最该打耳光的是你丈夫
     身为维稳办大吏,他是
     在维稳还是在武装破坏安定
     你不计富贵而简朴如农妇
     替悲哭无告的冤民挡了暴行
     
     湖北省委是不是一级官府
     它也分明操控着封疆的公权
     可是警察前有人民限定呀
     人民警察如此任意残害人民
     这是权力极端失控之一例
     足以捅破盛世和谐的窗户纸
     
     天朝湖北诸侯国怎么啦
     高莺莺冤死案至今未昭雪
     抗奸的邓玉娇已经被清零
     到天子脚下抢记者的录音笔
     又在官府前伏兵对付民众
     我不禁为湖北人民悲哀痛哭
     
     没有冤屈谁愿颠簸流离
     冤屈能解决谁不愿呆在家里
     官员治省无方该谢罪国人
     却对公正诉求反加血腥镇压
     古代官衙前设鼓给人催击
     而今官府前只有拳脚狠似铁
     
     请你有良知的中国人
     务必带去我对陈玉莲的慰问
     她被省委的便衣们打了
     天朝人民苦难的一个象征
     替悲哭无告的人民挡了暴行
     伤痕累累地躺在医院呻吟
      2010-07-22
(2010/07/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