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那年巢湖抗洪]
槟郎文集
·槟郎老师何许人也
·做教师的随想
·生命的尽头
·纪念儿童节
·一口大黑锅
·许老师的悲哀
·不能跟着疯
·他的诗和远方
·赏析槟郎的旅游诗歌
·丰富的诗歌世界
·一个爱写诗的怪人
·回忆我的高考
·宇宙正在膨胀
·拾光裁缝十四行
·徒步登山者
·徒步九连尖
·一直在路上的槟郎
·可贵的槟郎诗心
·城市中的隐者
·诗人如斯槟郎
·槟郎的诗与远方
·浅谈槟郎的诗歌作品
·槟郎诗歌散文赏析
·浅谈槟郎诗歌
·人生亦是旅行
·狗尾草的心事
·背上诗情环游四方
·我的诗人老师槟郎
·游子诗人槟郎
·故乡包粽子
·神殿的粽子
·父亲的一生
·咀嚼老师槟郎
·龙舟赛礼赞
·考古的问题
·槐树精的独白
·奈何桥上的舞蹈
·平实的孤傲的灵魂
·登山者的感悟
·龙洞的传说
·太阳的寿命
·怀念银河系故乡
·吡噗星球的文明
·走进一扇门
·6500万年的爱
·水泡的世界
·距离如何超越
·望乡台上的他
·再来一碗孟婆汤
·鸣蝉的赞美诗
·东李村的起源
·怀念巢湖师专
·穴居的鼹鼠
·给青葱的交代
·车上遇小偷
·记班主任张老师
·翻越鹰嘴山
·半汤镇抗日传说
·游览天生桥
·假药的背后
·小时候的蚂蚁
·明媚的清晨
·无人之地
·村庄大世界
·荷塘的故事
·老坟岗的变迁
·谈谈宗教及观音
·人死如灯灭
·硕士打工女
·工会的颜色
·炎夏的台风雨
·从前有一座山
·小时候的反迷信
·幽灵的迷信
·救小贩后的反省
·八八爸爸节记事
·虫虫与五个手指
·感谢凌霄花
·老爸与三个儿子
·移民小爱的传说
·李黼的后人
·东边塘记事
·怀念山里红
·七夕夫妻节
·岁月的馈赠
·快乐也很简单
·三个疑问的分析
·特别的返乡记
·大学同学情谊
·所言谁信谁傻
·我的老天爷
·中元节的鬼
·中元节放河灯
·迷神的人
·读经的悲哀
·自我的反思
·婚姻的障碍
·记一个两族家庭
·废墟与一个鬼
·小鬼的沉默
·碗莲的悲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那年巢湖抗洪

   那年巢湖抗洪
     槟郎
     
     偌大的国土多灾多难
     民族的生存意志屡遭磨练

     今年南方的水灾牵忧我心
     终究能顽强地人定胜天
     倒使我想起九一年的大水
     我参加了第一线的抗灾会战
     
     那年初夏的雨水特别多
     激流奔腾地顺河道汇入巢湖
     监狱工厂接到当地政府的求援
     西炮营附近的河堤归我们管
     汽车将职工和工具抛到了原野
     我们挖挑泥土加固着河埂
     
     在远处的荒田里用锹挖土
     肩挑土筐蹒跚地爬上坡顶
     我这个农家娃倒不在乎体力
     同事们累得一个个长吁短叹
     终于完成了半天预定任务
     领导也决定第二天动用劳改犯
     
     大队人马在天黑之前撤走
     我和一个同事留下巡视河埂
     发现异常可用对讲机向厂部报信
     同事离开去买来西瓜和盒饭
     我们在蛙声如潮的水岸警惕水情
     直到半夜单位派人来接替轮换
     
     第二天抗洪的情景轰动巢城
     许多中队的犯人全部出动
     我们狱警近处管理自己的人马
     大批武警荷枪实弹地在远处执勤
     犯人们特别珍惜特殊改造机会
     从不缺少的体力劳动效果非凡
     
     那天的西炮营河堤彩旗招展
     狱警和武警看护下的劳动纷繁
     狂风细雨里大堤被超额加宽加高
     乐得巢湖防总的官员笑嘻开颜
     监狱领导奖励劳动者用白酒御寒
     归来时已有许多犯人酩酊大醉瘫
     
     单位的防洪任务被一天完成
     我所在建筑队的挖土方仍在进行
     便有源源不断的卡车开进工地
     将犯人装车的土石运到巢湖城
     中午下班时我乘上一辆防洪运土车
     亲眼目睹的景象如今还感到震撼
     
     卡车将我带到巢城西门附近
     两米多高的土袋堰围成了长城
     运来的泥土立即被装袋压在堰上
     一支精干抗洪队伍全都是农民
     堰外茫茫水中的房子已没过门顶
     而城里一如既往地和平繁荣
      2010-7-2
     
(2010/07/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