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北明文集
[主页]->[大家]->[北明文集]->[还原历史真相、找回人间正义——大陆抗战真相巨制长卷首展台湾]
北明文集
·布衣孤筆說老康
·《尋找共同點》•全球漢藏討論會——達賴喇嘛在中文記者招待會問答 實錄(修訂版)
·故里探親,立此存照
·零八憲章——中國又一次叩響人類大門
·紅樓里的林姑娘(圖文)——紀念林昭蒙難四十周年
·致信四川安縣桑棗中學校長葉志平
·未完成的涅槃——痛忆包遵信
·新年好,新的悲伤好!(圖文)
·中国“驼峰天使”的故事(图文)——纪念中国抗日卫国战争爆发七十周年(上)
·沉重的光荣——纪念中国抗日卫国战争爆发七十周年(下)
·你走之前----寫在美國陣亡將士日
·女囚們( 五 “秦大姐”)
·女囚们(四 “假小子”)
·女囚们(三 “胖胖”)
·女囚们(二 “川姑”)
·女囚们(一 “孙女”)
·母难日的对话
·弥留之际的刘宾雁
·哈维尔关注极权国家的民主进程—— 哈维尔5•24华盛顿答各国异议人士及美国听众问现场记述(图)
·捷克前总统、作家哈维尔印象
·伊拉克民主进程艰难,阵亡军人母亲反战引发争议
·风的色彩
·自由的现状――境外通信节选
·中国西北民歌漫谈
·中国记者谈中国新闻禁区
·中国新闻禁区一览
·不成句的话――《证词》读后给廖亦武的信
·《病隙碎笔》碎感
·尸骨的记忆(上)
·尸骨的记忆 (下)
·美国媒体如何“侦破”萨斯疫情------专访美国“时代周刊”驻京记者苏珊 杰克斯
·一个美国人在中央电视台工作的感受---访前CCTV英语频道外籍专家琼 玛尔提丝
·断代中国
·沉默的海洋----伊拉克战后随想
·先生的情人---郑义“中国之毁灭”代后记
·北明日记:不明荣耻的年代
·北明日记:政治绿野中的两党“动物”——美国总统竞选有感
·北明日记:赵品潞
·北明日记:“黑色星期二”
·北明日记:纽约废墟上的美国精神
·北明日记:爱国的理由
·北明日记:“共产党应站好最后一斑岗”
·北明日记:美国“国家公共电台”中国专家SARS辩词随感
·北明日记:中国中央电视台伊拉克战况分析有感
·旧年礼物
·一个中国自由诗人的故事
·生命的尊嚴----黃翔《夢巢隨筆》 讀前讀后
·我的书房
·上帝的弃地
·流浪人
·公安姐特写
·遭遇警察
·纪念金色冒险号难民被囚禁三周年
·你是我的见证人(上)---- 记美国二战大屠杀记念博物馆
·你是我的见证人(下)---- 黑账:中国当代非正常死亡人数总调查
·音乐不是什么
·运动
·一歲的故事(圖)
【解讀美國】
·解讀美國 一:無規則與法制的獨立乃是一盤散沙
·解讀美國 二:制定憲法的暗箱作業原則
·解讀美國 三:偉大的妥協挽救危機
·解讀美國 四:美國憲法的通過
·解讀美國 五: 美國的公民權利法案
【评论】
·为了在阳光下生活──读北明《告别阳光》
·追求自由与崇高----读北明的《告别阳光---八九囚禁纪实》
·路標——劉賓雁的遺産(註)
【音响与视频】
·中国的大雁,中国的十字架
【译文】
·“皇帝没穿衣服”―哈维尔2005年5月24日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的演讲
·捷前總統哈維爾與美前國務卿奧爾布萊特對談
·美国梦,自由梦――施瓦辛格在美国共和党大会上的演讲
·大谎言(上)---CNN名记者迈克.奇诺伊见证当局改写八九六四真相
·大谎言(下)---CNN名记者迈克.奇诺伊见证当局改写八九六四真相
·正当的理由正义的战争
·布莱尔:伊拉克战争醒世录
·实行专政
----澄清历史真相----
【冷战柏林墙】
【美国外交行为回顾系列】
【八国联军中的美国】
【庚子赔款中的美国】
【重评义和团运动】
【韩战解密】
·高调炫富掩人耳目 欺世盗名不得善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原历史真相、找回人间正义——大陆抗战真相巨制长卷首展台湾)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昨日开幕式上,我当着连战、郝柏村、刘兆玄三个(前)行政院院长的面,介绍了一个人,说了一个真实的故事。我说:我们当时非常差钱,穷得要命。有一个朋友来看过画了,就把我拉到一边说:如果缺钱,你的脸皮又薄,不好开口,你就发手机短信,就发两个字:‘差钱’。这个人,我素昧平生,没什么交道。可是后来我实在不行了,就想起来这个朋友,我想我干脆就发两个字吧,反正不行也就拉倒。我就发短信说需要钱。这老兄不到两个小时——我们当时正在商量一件事,天气也很热——就进来了。敲门进来,提了一个纸口袋。我一看,哎呀是这个朋友。他说,老康,这是二十五万人民币现金,你点一下。我一看这个袋子里面就是五打(钱),每一打是五万。哎,我才想起来问人家,我说你尊姓大名?他说他叫王广庆。然后他说,老康,你得给我十块钱,我说干嘛?他说,我车停在下面,取车要交费。我当时连十块钱都没有!旁边的朋友拿出二十块钱来,给了他。他扭头就走,没有(要)任何借条,满头大汗的。在座的朋友说,哎,你王康不写字条,总得给人家擦擦汗嘛!我才赶紧把一条毛巾拿上追出去,结果他已经上电梯飘然而去了。我在开幕式上介绍他,全场给他鼓掌。
     北明:
     他到场了是吧?
     王康:
   他到场了。这就是有良心有觉悟的中国人。经费就是这样来的。(捐款者)当然不是王广庆一个人,前前后后有十来个人吧。
   北明:
   您个人除了投入大量精力,据说还累得昏倒在现场,您也参与捐款吗?
   王康:
   我自己虽然有一个小小的公司,但是一个穷光蛋,多年靠朋友或者卖文为生。
   北明:
   你的公司是体制外的民间公司,对吧?
   王康:
   我的公司当然是民间公司。我们一共才三、四个人。我的父母亲是在1999年先后去世的,已经去世11个年头了。本来按照中国的习俗应该入土为安,但是后来种种原因,就一直没有。到了这幅画创作的时候,我私下给父母亲祭拜时我说:要把这幅画画完之后,我们再把您们入土为安。有三次,我的哥哥和姐姐,也都是退休人员,给了我三笔钱,就是安葬父母的钱,每次三万,一共九万,早就花到这个画上去了。这个我相信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北明:
   这幅画从头到尾总共花了多少资金?
   王康:
    我们画这个画可能有220万左右。这次展览又用了130万。
   
   谢绝官方参与,坚持独立立场
   
   王康:
   展览本来我们可以和台湾国家文化总会分摊,但是我想呢,大陆现在富起来了嘛,所以就干脆由我们承担。画画的时候,大约2005年,重庆市政府曾经来过一个财税局还是财政局的副局长,声称要给我们拨款来支持,我当时表示感谢,但是我说不能要。谢绝了。
     北明:
     为什么?
     王康:
     我们必须保持民间独立立场,不能接受任何党派、任何政府的资助,尽管他是好意,也不能接受。一点都不能接受。国民党也有类似的可能性啊,那也同样不能接受。必须从头到尾保持民间立场。去年……
     北明:
     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好你接着说,我先不打断你,去年怎么了?
     王康:
   去年,8月18号我们在北京见陈云林先生——他是海协会会长——的时候,我就特别强调这一点。我说,我们这幅画完全是民间的立场,民间的标准,是民意的表达。我们是老百姓,希望能够尊重我们的民间立场。这个陈云林先生倒很开明,听完我们的介绍之后,他说的第一点就是:我们非常理解,也非常支持你们以民间的立场行事,到台湾展览。所以经费上全是老百姓、朋友们资助的。
    北明:
    所以这幅作品从创作到展出,全部资金都来自大陆这一方的个人?
    王康:
   对。因为台湾国家文化总会的会长,以前是马英九,后来是刘兆玄,那么就实际上是国民党的高层人物在担当。如果他们出了钱,也就意味着整个这个画、这个展览,国民党也出了钱。我就要坚持不要任何党派的钱,你可以支持这个事情,就像大陆一样,你共产党可以放行,那我们当然很需要。但是钱,我一分都不能要。——我们这个民间立场是够彻底的。
   我们的民间立场是个人式的,确切说还不是民间的,是个人式的,纯属个人行为。你看王广庆,他给25万,后来他又资助了几次。干他什么事儿啊?他是个企业家,那是他的血汗钱。(这幅画)跟他屁事儿都没有,多多少少还有点风险——照一般庸人来看的话。可是他有觉悟,因为他的父亲是老八路,他的伯父是黄埔第四期的,是西北军的一个重要将领。他这个觉悟其来有自。不是所有商人都这样,大部分商人哪有什么民族大义!他觉得你有病!但是我们的运气好,或者我们这个画感染了很多人。他们真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就是抗战时候中国人的那种精神。
   
   浩气长流的大尺寸空前绝后,绘制耗费大量纸张笔墨,仅宣纸就用了3000多张,以至于当时重庆市面上八尺宣纸尽被买空,绘画组只好多次派人专程前往外省订购。
   装裱也成了一项重体力劳动。五六个装裱工匠专程从河南赶来,开动的是一台中国西南地区未曾有过的大型装裱机。因为机器体积过大,只得启用吊车搬动到位。
   还原历史真相、找回人间正义——大陆抗战真相巨制长卷首展台湾

   图4:大陆相关画家、学者与台湾画家、国民党三位前行政院长在浩气长流开幕式上合影。
   左起:马一丹、欧治渝、江碧波、王康、欧豪年、刘兆玄、连战、郝柏村。图片王康提供
   
    北明:
    你刚才说总共十来个人捐款,画画、展览总额是350万,等于这350万十来个人分摊,王广庆一个人还捐了好几次,可见这钱一小笔一小笔的,来之不易。你们大概是有钱潇洒几天,没钱抓耳挠腮。(王康插:是。)那么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这么样的坚持民间立场?为什么不要公家的大笔资助?现在那些国家相关的文化、艺术机构,比如艺术研究院什么的,一个项目的资金就大得吓人!
    王康:
    就只要这样。我们内部也有争论,说老康你也太僵硬了。人家给钱有什么不好?我说不行,只要我们自己能够集资,我们就不要任何其他的钱。很重要。中国人多年以来缺少独立性,缺少自己的立场,包括经济上面。如果没有独立性和自己的立场,我们干这个画,很多人心态都会不一样。我觉得我坚持是对的。
    这次展览,我们很快就集资了,私人的借款,将来我们能还就还。资金大概就这样,反正就是非常干净。画和展览一共用了350万左右。350万,那些贪官污吏们一夜赌博就输掉了!我们五年多以来,没有在外边吃过一顿饭。
   
   
   全体画家及工作人员义务劳动五年半
   
    北明:
    这些钱怎么分配使用呢?除了租场地、买材料、大锅饭什么的,总得发点工资吧? 工资标准是什么?
    王康:
    没有,一分钱都没有。最初我们(公司)的工作人员,因为天天在那里干嘛,画家们自己多少有些积蓄,工作人员完全是养家糊口,男的都没有工资,女的才有。有些人问,那你这是什么道理?我说,男人总得承担一点嘛。要不你就不要来,我们这里没办法发工资。我自己就没有工资,我们五年半时间里,吃饭就在菜市场买菜,洪冬姐小洪做饭。一个炊事员,几十张嘴。就是粗茶淡饭。夏天热,就是老鹰茶,酸梅汤,什么可口可乐我们从来没有喝过,极其艰苦的条件,才能够把这种精神的力量,道德的力量,艺术的才华发挥出来。我相信这个真理。
   北明:
   除了画家,打工的、服务的、开车的、跑腿的、采购的、包括你办公室的这些办公人员,总共有多少人呢?
   王康:
   我没统计过,前前后后,大概也有四、五十人吧。来送香肠的、来送蔬菜的、送红薯的、送西瓜的,来打工的,做清洁的,我说不全,来检修线路的,多得很。
   我这两个亲戚,我哥哥,完全是在干体力劳动,画画整个搭架子,都是他的事,爬上爬下,经常摔得鼻青脸肿。我还有个表姐夫也是,六、七十的老人了,所有的采购、跑腿,都是他。他节约得很,每次来都是坐公共汽车。亲朋好友都会参与。
   北明:
   所以从2004年到2005年底主体部分的创作结束,一直到展出前不久的补充绘画,那些工作人员,基本上都是义务的?
   王康:
    都是义务的。没有一分钱。老席,一个叫席庆生的,他自己是个小老板,有个小工厂。在我这里呆了五年半。我们经常用他的车,他自己有一部车。他还业余学会了摄影,我们到现在可能已经摄了一百多盘录像带了。我们的领衔画家欧治渝画了半年下来,突然告诉我,他说老康,我的眼睛看不清楚,你得把灯光加强。然后我们在他那一排又加了一排日光灯。他以前是400度的近视眼,他到医院去看,半年下来变成950度了,变成了一个深度近视眼了。后来他为眼睛住院了,视网膜脱落,最关键他的眼睛水晶体损坏了。后来做手术挖掉了五分之四,后来又充上什么气体,把眼球充起来,基本上是失明状态了。
   还原历史真相、找回人间正义——大陆抗战真相巨制长卷首展台湾

   图5:中国民间文化学者、浩气长流总策划、本文受访人王康在浩气长流画展开幕式上发言。图片王康提供
   
   
   “我把这个画看成一个时代的晴雨表”
   
   北明:
   回到这次画展上来,您作为这个画的策划人、主持人,甚至就是说一个灵魂人物或者说“磨心”吧,对这次这幅作品到台湾展出,您个人有什么感想?
   王康:
   我觉得像做梦一样。我们这幅画,严格说是不可能画完的,更不可能展览的。更不可能到台北来展览,更不可能在国父纪念馆展览。这种可能性,照常理来看没有。很多很聪明的人都说:老康,你们这是两头不讨好。而且你们这个根本就不可能!即使你(们)画完了,你休想!我也觉得他们说的不是完全没道理,但是我从开始就坚信:真理在我们一边,这个“道“在我们一边,上帝在我们一边,或者这个历史和未来在我们一边。苟有阻拦者,他们就是和民族大义过不去,他们就是和两岸的和平愿望过不去,就是和人性过不去。确实,没有谁来阻拦你。我们没有钱,很快就有钱,我们没有批文,很快就有批文,一路顺风。我的感慨就是:我个人从来没有交过好运气,但这次所有的好运气都来到了。人家都说,你们这次太顺了!怎么会这么顺呢?台湾很多媒体都说,这个大陆怎么会可能把这个画放行过来?他们觉得很不可理解,难以理解。我相信很多其他人也觉得难以理解。我觉得没什么难以理解的。这表明一个大的时代开始了。一种光明开始出现在中国。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