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整個地球在宇宙之中,只不過是一粒塵埃!腦電波本來是一种最奇特的現象,腦電波既然十分強烈,會不會有些并不愿意為人知道的念頭,也會因為腦電波特別強烈的緣故,而使得當事人感覺到呢?]
李芳敏144000
·8如果你的一隻手或一隻腳使你犯罪,就把它砍下來丟掉;你一隻手或一隻腳進
· 5凡因我的名接待一個這樣的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 6但無論誰使一個信我的
·9如果你的一隻眼睛使你犯罪,就把它挖出來丟掉;你一隻眼睛進永生,總比有
·10「你們要小心,不要輕視這些小弟兄中的一個。我告訴你們,他們的使者在天
· 12你們認為怎樣?有一個人,他有一百隻羊,如果失了一隻,他會不把九十九
·13我實在告訴你們,他若找到了,就為這一隻羊歡喜,勝過為那九十九隻沒有迷
·15「如果你的弟兄犯了罪(「犯了罪」有些抄本作「得罪你」),你趁著和他單
·17如果他再不聽,就告訴教會;如果連教會他也不聽,就把他看作教外人和稅吏
·19我又告訴你們,你們當中若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為甚麼事祈求,我在天上的
·21那時,彼得前來問耶穌:「主啊,如果我的弟兄得罪我,我要饒恕他多少次?
·23因此,天國好像一個王,要和他的僕人算帳, 24剛算的時候,有人帶了一個
·25他沒有錢償還,主人就下令叫人把他和他的妻子兒女,以及一切所有的都賣掉
·『請寬容我,我會把一切還給你的。』 27主人動了慈心,把那僕人放了,並且
·29那和他一同作僕人的就跪下求他,說:『請寬容我,我會還給你的。』30他卻
·31其他的僕人看見這事,非常難過,就去向主人報告這一切事情。
·32於是主人叫他來,對他說:『你這個惡僕,你求我,我就免了你欠我的一切。
·34於是主人大怒,把他送去服刑,等他把所欠的一切還清。 35如果你們各人不
·1「你們小心,不要在眾人面前行你們的義,讓他們看見;如果這樣,就得不到
·2因此你施捨的時候,不可到處張揚,好像偽君子在會堂和街上所作的一樣,以
· 3你施捨的時候,不要讓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 4好使你的施捨是在隱密中行的
·5「你們祈禱的時候,不可像偽君子;他們喜歡在會堂和路口站著祈禱,好讓人
·7你們祈禱的時候,不可重複無意義的話,像教外人一樣,他們以為話多了就蒙
·9所以你們要這樣祈禱:『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你的名被尊為聖,10願你的國降
·11我們每天所需的食物,求你今天賜給我們;Matthew 6:11Give us today our
·12赦免我們的罪債,好像我們饒恕了得罪我們的人;Matthew 6: 12And forgive
·13不要讓我們陷入試探,救我們脫離那惡者。』(有些後期抄本在此有「因為國
·14如果你們饒恕別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
·15如果你們不饒恕別人,你們的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
·16「你們禁食的時候,不可像偽君子那樣愁眉苦臉,他們裝成難看的樣子,叫人
· 17可是你禁食的時候,要梳頭洗臉, 18不要叫人看出你在禁食,只讓在隱密中
·19「不可為自己在地上積聚財寶,因為地上有蟲蛀,有鏽侵蝕,也有賊挖洞來偷
·21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哪裡。
·22「眼睛就是身體的燈。如果你的眼睛健全,全身就都明亮;
·25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甚麼喝甚麼,也不要為身體憂慮穿甚麼。
·26你們看天空的飛鳥:牠們不撒種,不收割,也不收進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
·26你們看天空的飛鳥:牠們不撒種,不收割,也不收進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
·27你們中間誰能用憂慮使自己的壽命延長一刻呢?
·1 耶穌吩咐完了十二門徒,就離開那裡,在各城裡教導傳道。
· 3「你就是那位要來的,還是我們要等別人呢?」Ma
·2 約翰在監獄裡聽見基督所作的,就派門徒去問他: 3「你就是那位要來的,還
·5就是瞎的可以看見,瘸的可以走路,患痲風的得到潔淨,聾的可以聽見,死人
·6那不被我絆倒的,就有福了。
· 11:7他們走了之後,耶穌對群眾講起約翰來,說:「你們到曠野去,是要看甚
·8你們出去到底要看甚麼?身穿華麗衣裳的人嗎?那些穿著華麗衣裳的人,是在
·9那麼,你們出去要看甚麼?先知嗎?我告訴你們,是的。他比先知重要得多了
·10經上所記:『看哪,我差遣我的使者在你面前,他必在你前頭預備你的道路。
·11我實在告訴你們,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比施洗的約翰更大;然而天國裡最
·馬太福音 11: 12從施洗的約翰的時候直到現在,天國不斷遭受猛烈的攻擊,強
·13所有的先知和律法,直到約翰為止,都說了預言。
·14如果你們肯接受,約翰就是那要來的以利亞。
·15有耳的,就應當聽。
·16「我要把這世代比作甚麼呢?它好像一些小孩子坐在市中心,呼叫別的小孩子
·18約翰來了,不吃也不喝,人說他是鬼附的;
·19人子來了,又吃又喝,人卻說:『你看,這人貪食好酒,與稅吏和罪人為友。
·21「哥拉遜啊,你有禍了!伯賽大啊,你有禍了!在你們那裡行過的神蹟,如果
·23迦百農啊!你會被高舉到天上嗎?你必降到陰間。在你那裡行過的神蹟,如果
·22但我告訴你們,在審判的日子,推羅和西頓所受的,比你們還輕呢。
·24但我告訴你們,在審判的日子,所多瑪那地方所受的,比你還輕呢。
·25就在那時候,耶穌說:「父啊,天地的主,我讚美你,因為你把這些事向智慧
·26父啊,是的,這就是你的美意。
·27我父已經把一切交給我;除了父沒有人認識子,除了子和子所願意啟
·28你們所有勞苦擔重擔的人哪,到我這裡來吧!我必使你們得安息。
·29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應當負我的軛,向我學習,你們就必得著心靈的安息;
·23然而時候將到,現在就是了,那靠著聖靈按著真理敬拜父的,才是真正敬拜的
·27按著定命,人人都要死一次,死後還有審判。28照樣,基督為了擔當許多人的
·1前約也有它敬拜的規例,和屬世界的聖所。 2因為有一個
·3在第二層幔子後面還有一個會幕,叫作至聖所, 4裡面有金香壇,有全部包金
·詩篇 119: 105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
· 1行為完全,遵行耶和華律法的,都是有福的。2謹守他的法度,全心尋求他的
·4你曾把你的訓詞吩咐我們,要我們殷勤遵守。5但願我的道路堅定,為要遵守你
·6我重視你的一切誡命,就不至於羞愧。
· 7我學會了你公義的法則,就以正直的心稱謝你。8我必遵守你的律例,求你不
·申命記 5:20不可作假證供陷害你的鄰舍。
·所有說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第二次的死。
·1所以要除去一切惡毒、一切詭詐、虛偽、嫉妒和一切毀謗的話, 2像初生嬰孩
·4主是活石,雖然被人棄絕,卻是神所揀選所珍貴的;你們到
·6因為經上記著:「看哪,我在錫安放了一塊石頭,就是所揀選所珍貴的房角石
·7所以這石頭,對你們信的人是寶貴的,但對那不信的人,卻是「建築工人所棄
·8它又「作了絆腳的石頭,使人跌倒的磐石。」他們跌倒是因為不順從這道,他
·11親愛的,我勸你們作客旅和寄居的人,要禁戒肉體的私慾,這私慾是與靈魂爭
·9然而你們是蒙揀選的族類,是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民,是屬神的子民,為
·22撒謊的嘴唇是耶和華憎惡的;行事誠實是祂所喜悅的。
·1名譽勝過多財,恩寵勝過金銀。
·17因為審判從神的家開始,就在這時候了。如果先從我們起頭,那不信從 神福
·1基督既然在肉身受過苦,你們也應當以同樣的心志裝備自己(因為在肉身受過
·5他們必要向那位預備要審判活人死人的主交帳。
·7萬物的結局近了,所以你們要謹慎警醒地禱告。 8最重要的是要彼此切實相愛
·9你們要互相接待,不發怨言。 10你們要作 神各樣恩賜的好管家,各人照著所
·12親愛的,有火煉的試驗臨到你們,不要以為奇怪,好像是遭遇非常的事, 13倒
·19所以那順著神的旨意而受苦的人,要繼續地行善,把自己的生命交託那信實的
·10賊來了,不過是要偷竊、殺害、毀壞;我來了,是要使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
·2那從門進去的,才是羊的牧人。
· 6耶穌對他們說了這個譬喻,他們卻不明白他所說的是甚麼。
·7於是耶穌又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我就是羊的門。 8所有在我以先來的
·9我就是門,如果有人藉著我進來,就必定得救,並且可以出、可以入
·11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
·12那作雇工不是牧人的,羊也不是自己的,他一見狼來,就把羊撇下逃跑,狼就
·15好像父認識我,我也認識父一樣;
·16我還有別的羊,不在這羊圈裡;我必須把牠們領來,牠們也要聽我的聲音,並
·17父愛我,因為我把生命捨去,好再把它取回來。 18沒有人能奪去我的生命,
·19猶太人因著這些話又起了紛爭。 20他們當中有許多人說:「他是鬼附的,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整個地球在宇宙之中,只不過是一粒塵埃!腦電波本來是一种最奇特的現象,腦電波既然十分強烈,會不會有些并不愿意為人知道的念頭,也會因為腦電波特別強烈的緣故,而使得當事人感覺到呢?


   本來,直覺是一件十分普通的事。但是最近,我接触到“直覺”這個名詞太多了。納爾遜直覺到那只硬金屬的箱子和方天有關,而且固執地相信著這個直覺。佐佐木直覺到方天會使他永遠見不到女儿,也是固執地相信著這种直覺。這絕不是普通人對付直覺的態度,而且,更不是納爾遜和佐佐木兩人的固有態度,因為他們兩人,都是极有頭腦的高級知識份子。  在那一剎間,我的腦中,忽然閃過了一個极其奇异的念頭來。兩個人所直覺到的事,都和方天有關,而方天是一個极其奇怪的人,他似乎具有超級的催眠力量,能使他的思想,進入別人的思想之中,我姑且假定為這是他的腦電波,特別強烈,遠胜他人之故。  腦電波本來是一种最奇特的現象,方天的腦電波既然十分強烈,會不會他有些并不愿意為人知道的念頭,也會因為他腦電波特別強烈的緣故,而使得當事人感覺到呢?  這种情形,在電視播放和接收中,是常常出現的。有時,在歐洲的電視接收机,可以收到一年前美洲的播放節目。  有時,電視接收机的銀幕上,又會出現莫名其妙的畫面,可能是來自數万公里之外的播放。這一切現象,全是電波在作怪。  如果我想的不錯的話,那么一定是方天在想念著那只箱子,所以使納爾遜感到兩件事之間有聯系。而方天也在想著要拐誘季子,所以佐佐木博士才會如此這般的直覺!我心中想了几遍,覺得在方天這愫的怪人身上,的确是什么都可以發生的。
   -----------------------------------------------------------------------------------
   季子道:“對了,很少人明白我的意思,人類在地球上生活,便形成一种可怕的概念,以為地球就是一切,一切的發展,全以地球為中心。卻不知道整個地球在宇宙之中,只不過是一粒塵埃啊!”
   我咀嚼著季子的話,覺得她的話,听來雖然不怎么順耳,但是卻极有道理。

   季子又道:“有的人,拼命想使自己成為世界第一的人物,又有的人,想要霸占全世界。哈哈,
   就算是達到了目的,那又怎樣,也只不過是霸占住了整個宇宙的一粒塵埃而已。”
   
   ------------------------------------------------------------------------------------
   
   第八部:博士女儿的戀人
   
     納爾遜自然是知道什么叫做“月神會”的,所以,我用不著多費唇舌,向他解釋。納爾遜道:“你不說,我也想告訴你了。”
     我訝异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納爾遜道:“本地警局接到報告,在一個早被疑為是月神會會聚活動的地方,發生了一場打斗,打斗的另一方,只是一個穿西裝的年輕人,我便想到,那可能就是你了!”
     我呆了一呆,不覺“噢”地一聲,道:“原來那是月神會的人物!”
     我想起了那個精于柔道的老者,那兩個假扮窮皮匠大漢,以及他們的突然离去,的确都充滿了神秘詭异的色彩。
     照這樣說來,月神會之注意我,還在某國大使館之前了。因為在我和那精于柔道的老者動手之際,我還未曾和某國大使會面哩。
     我呆了半晌,將那場打斗的情形,向納爾遜簡略地說了一下,便道:“如今,如果你只想追向那箱子下落的話,那么,我便要單獨設法脫身了。”
     納爾遜再不言語,當然他心中是在生气,但因為我并不是他的下屬,所以不能對我發脾气。
     納爾遜好一會不說話,才輕輕地歎了一口气,道:“我想不到你會這樣說法的。”我提高了聲音,道:“我是為了方天,才勉強介入那种危險而又無聊的漩渦之中的,如果只是為了勞什子金屬箱子的話,那我自然要退出了。”
     納爾遜望著窗外,道:“好,可是在一千万人口以上的東京,你怎能找到方天呢?”
     我道:“你說方天到日本來,是某國太空發展机构最高當局給他的一個假期,難道他可以不回去報到么?到了那時,他不就自然出現了么?”
     納爾遜道:“不錯,假期的時間是三個月,如今已過去一個月了。方天假期結束之后,某國的探索土星計划,也到了非實施不可的時候了,便沒有時間,再對他們作全面的調查了。”
     我不服道:“為什么?”
     納爾遜道:“我也不十分清楚,大致是因為環繞著土星的那一圈光環,是某一种地球上所沒有的金屬游离層。如今的計划,是要憑藉著那游离層的特殊引力使得太空船能夠順利到達,而游离層的吸引力,卻是時強時弱的,如果錯過了兩個月之后的那次机會,就要再等上几十年,才會有同樣的机會了。”
     整件事情的复雜,可以說已到了空前的程度。
     它不但牽涉到了地球上的兩個強國,而且,還關系到离開地球那么遠的星球,而關鍵,又在一個神秘的,有著藍色血液的人上!
     我只感到腦中嗡嗡作響,一點頭緒也沒有。好一會,才道:“依你之見,又當如何呢?”
     納爾遜道:“我的意思是,不論是什么人在跟蹤你,你都不加理會,我深信你能夠安然地擺脫他們的,目前,你最要緊的,是去調查那只硬金屬箱子的來源,在日本,能夠焊接…”
     他已經講過那句話的了,所以,我不等他講完,便打斷了他的話頭,道:“為什么?”
     納爾遜直視著我,道:“因為我相信兩件事是有連系的,你到某國大使館去,雖然未曾找到方天,但是發現了那只神秘的金屬箱子,我深信那箱子是所有事情的重要關鍵。”
     我苦笑了一下,心中暗忖,要調查那只箱子的來源,的确不是難事,本來我可以一口答應了下來的,然而在如今這樣的情形下,我實在不想做!
     納爾遜先生道:“如果你不想去的話,傷愈之后,我自己會去進行的。”
     我道:“難道國際警方,再派不出得力的人來了么?”納爾遜輕歎了一聲,道:“我相信你也有這樣的感覺,要找一個合作的對手,并不容易的事情,而你是個最适合的人了。”
     我的心中,陡地升起了一股知已之感,我站了起來,道:“我如今就去進行。”
     納爾遜道:“關于這件事,我如今也是一點頭緒沒有,但我可以向你提一個忠告,你別將事情看得太簡單了。”
     我道:“我在東京,認得几個有名的私家偵探,我相信他們可以幫我一下的。”
     納爾遜先生急道:“可是千万別向他們說出事情的真相來。”
     我點頭道:“知道了,我向門口走去,還未到門口,納爾遜已道:“你回來,關于海文·方的資料,你還未曾向我講完哩。”
     我又回到了他的病床旁邊。上次,我剛要向他提及海文·方的一切,被那群歹徒的突然出現,而打斷了我的話頭。
     這一次,沒有人再來打斷我的話頭了。
     我向納爾遜詳細地講述著方天的怪血液,以及他似乎有著可以令人產生自殺之念,并付諸實行的可怕的“催眠”力量,以及他有著亮光一閃,便几乎使我不能再做人的神秘武器。
     關于方天的一切,听來是那么地怪誕,若不是納爾遜已和我合作過許多次,知道我對他所講的絕不是虛語的話,他可能以為我是在發夢囈了。
     他靜靜地听我講完,道:“這件事,我要向最權威的醫界人士請教,何以人會有藍色的血液,然而,藍色的血液,和他在某國土星探索計划中所做的事,有什么關系呢?”
     我道:“或者他想一鳴惊人?”
     納爾遜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也不值得大惊小敝了。問題就在于他在太空船上,加多了一個單人艙位,像是他准備親自坐太空船,飛上太空去一樣!”
     我道:“他這樣做,是不是破坏了太空船呢?”
     納爾遜道:“并沒有破坏太空船,我已經和你說過了,相反地,他在太空船上,增添了不少裝置,經過研究的結果,這些裝置,是有利于太空飛行的。最近我還接到報告,說某國的科學人員,又查明了方天的一項新裝置,是他自己發明的。”
     我心中大是好奇,道:“那是什么?”
     納爾遜道:“他做了一個裝置,可以利用宇宙中的某一种放射線,成為一种光能,保護太空船,使得太空中的隕星,在碰到那种保護光的時候,便立即變為微小的塵埃!”
     我失聲道:“單是這一項發明,已足可以使他得到諾貝爾獎金了!”
     納爾遜道:“所以某國的科學家一致認為他是獨自在改進土星的探討計划,而不是在破坏,正因為如此,所以對他的調查,也是在暗中進行的,海文·方本身,并不知道。”
     我來回踱了几步,道:“你如此深信那只箱子,和海文·方有關,又是為了什么?”
     納爾遜搓了搓手,道:“有些事,是很難說出為什么來的,那只是我的一种直覺。但是我認為,那只箱子,恰好在我們全力對付海文·方的時候出現,而某國大使館又對之看得如此嚴重,這其中還不是大有文章么?所以我相信事情可能和海文·方有關。”
     我歎了一口气,道:“好,我不妨去調查一下那只箱子的由來。但是,我將仍追尋方天的下落。”
     納爾遜伸手在我的肩上拍了一拍,道:“不要忘了你還是月神會和某國大使館的目標。”
     我苦笑了一下,道:“我到日本來,是想休息一下的,卻不料倒生出了這么多麻煩來。”
     納爾遜意味深長地道:“人,是沒有休息的。”
     我轉過身,向病房門口走去,道:“希望你和當地警局聯絡一下,我本來是准備在醫院中栖身的,但如今既然要活動,便不能留在醫院中了,我想作為當地警局新錄用的一名雜工,并且希望能夠在警局工役宿舍中,得到一個床位。”
     納爾遜道:“容易得很,一小時后,你和我聯絡,我便可以告訴你該在何處過夜了。”
     我不再多留,逕自走了出去。
     我的身份,將一變而為當地警局的雜工了,我想起那些還在旅店房門外等我的人,心中不禁又好笑起來。我出了醫院,在一家小咖啡座中坐了下來,攤開在路上買來的報紙,見好几家報紙,都在抨擊警方最近突然實施的嚴厲檢查制度。
     我心中又不禁暗暗歎息。因為那樣嚴厲的檢查,并沒有使方天出現。
     方天可能還在東京,但是,他隱藏了起來,是為了什么呢?
     難道他已經知道了我沒有死在北海道的雪地之中,也來到了東京,仍不肯放過我?我想到這里,心頭不禁感到了一股寒意。
     老實說,我絕不怕力量強大的敵人,我曾經和人所不敢正視的黑手党和胡克党交過手。但是方天,他卻是那樣一個神秘而不可測的人,直到如今,我仍然不明白方天使我受到那么重傷害的,是什么武器!
     接著我看到報紙上,有一則十分奇怪的尋人廣告,道:“藤夫人店中棋友注意,速与我聯絡。佐佐木青郎。”
     首先吸引我的,便是“佐佐木青郎”這個名字,因為那正是在醫院中為我治傷的佐佐木博士,而“藤夫人店中棋友”,自然就是我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