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腦(長)在排水溝。人才外流。马来西亚的人才外流。中国人才外流。]
李芳敏144000
·你流人血的罪必歸到你自己的頭上。”
·所以,求你賜給僕人一顆明辨的心,可以判斷你的子民,能辨別是非,因為誰能判斷你這眾多的子民呢?
·禱告說:“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啊,天上地下沒有別的神像你;你對一心在你面前行事為人的僕人守約施慈愛。
·心靈感應是一种十分微妙的事情
·因為所應許的話是這樣:“明年這個時候我要來,撒拉必定生一個兒子。
·因為他要徹底毀滅地上所有的居民,真是可怕的毀滅。
·任何人,對于有預知力一事,都有极大的欲望,几乎人人都想自己成為一個先知, 知道還未曾發生,而又肯定會發生的事。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我:“好,那你去死吧!”
·要嫁就嫁福州人?
·你們要哀號,因為所有的商人都滅亡了
·张昌福 是 福州人 .. 那又怎樣?
·结婚真的这么难吗???????
·求你使虛假和謊言遠離我;Keep deception and lies far from me
·我也想知道 [为何男人不娶初恋女人]?
· 33 把綿羊放在右邊,山羊放在左邊。
·“你買,她賣,你還希望什么?”
·1973年出生的布林,六岁前住在尚未解体的苏联。他说生活在极权体制下,政治言论都得受审的经验,影响他的思考和公司的政策。
·“為甚麼我要赦免你?你的兒女離棄我,指著那些不是神的起誓。我使他們飽足,他們卻去行淫,一起擠在妓院裡。
·心靈感應,腦電波, 預知能力不是人人都有的,但是預感的經驗,卻人人都有
·【停止暴力对待妇女】国家性运动
·【停止暴力对待妇女】国家性运动
·所有信的人都在一起,凡物公用
·15在城外,有那些狗,那些行邪術的、淫亂的、殺人的、拜偶像的,以及所有喜愛說謊的和實行說謊的人。
·神經錯亂
·就是瞎的可以看見,瘸的可以走路,患痲風的得到潔淨,聾的可以聽見,死人復活,窮人有福音聽。
·爱,原谅及罪 ZT
·“自然知道,如果一个研究近代中国战争史的人和我详谈, 我相信他一定会发现他所研究的全是一些虚假的记载。”
·贱事做尽,他不爱你。 ZT
·Chinese sex movie
·於是,神照著自己的形象創造人;就是照著他的形象創造了人;他所創造的有男有女。
·“无为而治”是老子政治主张、治国方术和人生哲学的核心。
·“哥倫布的雞蛋。”
·現在我的夢想是找到一個人,他想讓我做他的妻子
·耶和華神呼喚那人,對他說:“你在哪裡?”
·不甘于失败巫统激进份子和马来至上极端份子,上街挑衅胜选庆祝的华人,利用种族暴动导致513事件的发生
·马来西亚的马来人鄙视华人??? 大家觉得吗? 我觉得他们好像把我们当成狗!
·所以,我們中間凡是成熟的人,都應當這樣想.即使你們不是這樣想,神也會把這事指示你們.
· 耶和華看見人在地上的罪惡很大,終日心裡思念的,盡都是邪惡的。6於是,耶和華後悔造人在地上,心中憂傷。7耶和華說:“我要把我創造的人,從地上消滅;無論是人或牲畜,是昆蟲或是天空的飛鳥,我都要消滅,因為我後悔造了他們。”
·耶和華必不肯饒恕他;耶和華的怒氣和憤恨必向這人發作
·50 多年前的日本妓女是这样卖淫招呼嫖客的
·我尋找一個美籍華裔成為我的丈夫.. ^-^
·不論 左派 右派 有敵派 無敵派 掃蕩派... 不論 何黨合派 只有 殺光共匪 天下太平!!!
·在巫统走狗马华公会的分裂华人团结之下,马来西亚华人成为马来服适马来人的次等公民,马来人享种种特权马来西亚华人被种种限制和不公平待遇。
·马来西亚的华人现在的地位连狗都不如......
·客人嘲笑道,或许马来人有点笨,没法,要照顾一下。
·中国人为何在马来西亚受虐?ZT
·言论自由有什么不好?
·馬來西亞一黨獨大制順應時局的轉變,也必然有崩潰的一天。
·馬來西亞:性、謊言、謀殺,與政治
·但耶穌說:“撒但,走開!經上記著:‘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他。’”
·13我把彩虹放在雲彩中,作我與大地立約的記號。
·13我把彩虹放在雲彩中,作我與大地立約的記號。
·在地球上不会有什么大事,因为就算整个地球爆炸了, 也只不过是宇宙中少了一粒微尘而已!
·信仰是无国界的。信仰是自由人权的。神是最终的审判者。
·信仰是无国界的。信仰是自由人权的。神是最终的审判者。
·阴茎折断了怎么办?
·阴茎折断了怎么办?
·如果你对一个吃人魔兽说,魔鬼,你太坏了! 这样能建立起人民可以更换的政府来吗?
·參與和公民精神的養成:弥尔著《自由论》,
·自衛殺人是否犯法?为什么自卫杀人不付法律责任呢?
·男性被强奸强奸(又叫性暴力、性侵犯或强制性交),是一种违背被害人的意愿,使用暴力、 威胁或伤害等手段,强迫被害人进行性行为的一种行为。
·男性被强奸,怎么办?男人被强奸之后的尴尬. 男性被强奸,法律如何保护?
·民主可能会选出一个坏人,希特拉发动战争对外侵略,促发第二次世界大战涂炭生灵,这是人所共知。
· 但主的日子必要像賊一樣來到。在那日,天必轟然一聲地消失,所有元素都因烈火而融化;地和地上所有的,都要被燒毀。
· 因此,那城的名就叫巴別,因為耶和華在那裡混亂了全地所有的人的語言,又從那裡把他們分散在全地上。
·一個死了一個瘋了
·我正想在一個專家身上得到解決疑點的意見, 這种亂來的插口,而又沒有知識的人,真是再討厭不過了!
·哥白尼的学说改变了那个时代人类对宇宙的认识,而且动摇了欧洲中世纪宗教神学的理论基础。
· 你 要 專 心 仰 賴 耶 和 華 , 不 可 倚 靠 自 己 的 聰 明 ,
· 很多马来西亚华人想移民
·鬼船的進攻
·聖經 : 傳 道 書 Ecclesiastes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到我指示你的地方去。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到我指示你的地方去。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到我指示你的地方去。
·一句「學生們不要動,讓領導先走」,使288名學童葬身火海,領導們卻全部逃出生天...
·婚 姻 , 人 人 都 當 尊 重 , 床 也 不 可 污 穢 ; 因 為 苟 合 行 淫 的 人 , 神 必 要 審 判 。
· 如果你娶妻子,這不是犯罪;如果處女出嫁,也不是犯罪。不過,這樣的人要受肉體上的苦難,我卻不願你們受這苦難。
·所以甘霖停止,春雨不降;你還是一副妓女的面孔,不顧羞恥。
·妓女可以成為基督徒么?
·誰說人是万物之靈呢?
·海底基地
·我甚麼都不要,除了僕人吃掉的以外,但與我同行的亞乃、以實各、幔利所應得的分,讓他們拿去吧。
·殺了兩只狗^-^ 加州有地
·俄罗斯要向以色列学习打击恐怖主义经验 vS 印度总理:巴基斯坦是“世界恐怖主义中心”
·死共匪就是 欠人罵
·全世界無處可申的冤屈
·怎么辦?人類在很多問題上,都不斷在提出怎么辦?
·這個人又道:“人類制造出來的
·可是時間已經證明,毀滅的來臨,越來越近了。
·“孫中山早就提出過‘喚醒民眾’,過了那么多年,我看中國民眾昏睡的多,醒的少之又少!”
·神說:“你的妻子撒拉,真的要為你生一個兒子,你要給他起名叫以撒,我要與他堅立我的約,作他後裔的永約。
·每天都要禱告上帝...讓 共匪死光光..讓那些 沒人選的 高台⋯⋯狗官=天打雷劈=死無葬生之地!!! 今日中國 公開造假說謊=死共匪...一定下地獄 永遠的火湖!!!
·情報員之死
·耶和華說:“控告所多瑪和蛾摩拉的聲音甚大,他們的罪惡極重。 21 我現在要下去,看看他們所行的,是不是全像那聲聞於我的控告;如果不是,我也會知道的。”
·妓女最早上天堂!!!~~~那些 假道學=最快下地獄...
·馬來西亞残胞特权
·人類一面在追求物
· 周亞輝,你錯了!!!! 假如13亿中國人民, 每一個中國人民通通好像台湾小小妮這樣, 你認為中國现在還有腐败专制的共产党和一党独裁的制度嗎?
·你周亞輝只需要回答: 你周亞輝是死共匪的敵人嗎? 死共匪是你周亞輝的敵人嗎? 死鬼毛泽东死共匪是你周亞輝的敵人嗎?
·劉曉波:毛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腦(長)在排水溝。人才外流。马来西亚的人才外流。中国人才外流。

otak --> 腦, dalam --> 在, longkang -->排水溝
   [ otak Dalam Longkang 腦(長)在排水溝? ]
   
   
   otak Dalam Longkang

   Malay to Chinese (Traditional) translation:
   人才外流
   
   Q : 人才外流 or 腦在排水溝? Which one is right?
   -----------------------------------------------------------------------------
   
   http://cblog.limkitsiang.com/?p=298
   
   感谢元首御词(一):马来西亚的人才外流
   
   lim-kit-siang-in-parliament-2007.gif
   
   我对元首陛下昨天在上下议院所发表的施政御词表示感激。
   
   在国家宪法和传统的君主立宪制度下,元首施政御词不仅是元首陛下的个人献词,同时也是当今政府在未来12月的政策演说。元首在发表施政御词前,首相必定亲自将政府政策呈献给元首。
   
   因此,在许多共和联邦制的国会如英国、澳洲或印度,都会有修正感谢元首施政御词动议。这不是对元首或元首府进行人身攻击,而是针对施政御词中所包含的国家政策,提出一项修正提议。
   
   这也是为什么在10天的国会辩论中,有两天时间让部长们在国会结束前,为元首施政御词中的政府政策辩护。
   
   由于元首施政御词是政府未来一年的施政方针,因此在元首发表施政御词后,内阁部长通过赞扬施政御词,达到自夸自擂的效果,是极不寻常的。他们似乎忘了,元首施政御词就是政府提呈一年政策的立宪传统。
   
   副首相纳吉赞扬元首施政御词为“充份展现政府的理想及议程”;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黄家定则认为,元首御词提醒大家继续加强具透明化的公共传递系统;工程部长三美威鲁说,元首建议提升水利灌溉系统,以防止柔州大水灾再度发生,充份表现了政府要提升人民生活水平的决心。
   
   我并不是说我们不能或不应该赞扬元首施政御词,可是当内阁部长赞扬御词时,那若不是自吹自擂的表现,就是对元首施政御词是政府政策一事的无知。
   
   我完全认同元首在施政御词中表示,国民团结是我国最重要的议题。我国做为一个多元种族、语言、 宗教、文化的国家,是否成功达致国民团结,应该成为建国50周年是否成功的基本指标。
   
   华都牙也区国会议员冯宝君有一个部落格(http://pokuan.blogsome.com)。她最新的一篇贴文《我的朋友,现在是美国人》。这篇感人的贴文叙述着一个背井离乡的马来西亚公民的事迹。在过去40年,这个故事也发生在逾百万马来西亚人民身上——该不该移民和申请他国公民权。
   
   虽然,移民是人类历史的普遍现象,但是在过去40年来,逾百万马来西亚人移民,是因为我国一些推进因素促使的,并非被他国吸引的关系。这让我国面对人才外流、人力资源短缺,也破坏了我国取得国家发展及提高国际竞争力的潜能。
   
   若上述百万人不是因为过去40年的不公平歧视政策及短视的政治手段而远走他乡,那独立50周年的马来西亚或许是个更发达、更具竞争力的国家。
   
   经过40年的“自残”,像冯宝君部落格中那则触动人心的故事,应该随着废除不公平的歧视政策而结束。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在面对国人移民海外的问题上,今天还是很多人和七、八十年代一样,普遍地以一副“要走请便”的心态来看待。
   
   对于移民的外在吸引因素,我们能做的不多。但是对于推进因素,若政府不承认这是由于不公正及没有良好施政的问题所引起的,这不能算是一个好政府。
   
   所有的国会议员都应该阅读冯宝君部落格的贴文。她的部落格和我的部落格引发了网民的广泛讨论,反映出逼走百万人才外流到其它国家,是一件多么令人痛苦、伤心的事。
   
   在2004年3月大选时,首相阿都拉巴达威承诺将领导一个“听真话”的政府。国会更不能不聆听这些马来西亚人的真心话,他们不仅代表逾百万被迫背井离乡的国人,也代表了留守家园的另外逾千万名马来西亚人民所背负的伤痛和困境。
   
   第一个回应我的是“carboncopy”,他写道:
   
   我的叔伯在1960年代离开马来西亚。他在MIT毕业,并到耶鲁大学考取电脑科学博士学位。我敢说,当时的电脑时代才刚刚开始。
   
   他曾是一个很爱国的人,是一名毕业自皇家军校的皇家童军。他在考获博士学位后回国服务,并在马来亚大学找工作。但是,对方却直接告诉他马大有职位空缺,但只给土著申请。
   
   结果,他前往美国追求更宽阔的发展空间,已成为美国公民数十年。他为电脑科学领域做出极大的贡献,并会继续贡献。
   
   他不曾原谅马来西亚拒绝他回国。我想,这辈子他绝不会原谅马来西亚。
   
   第二个回应来自firstMalaysian, 他写道:
   
   我的儿子在没有任何奖学金或国家承认的情况下,到国外攻读生物医药工程,目前在异乡攻读博士学位。国外的大学给予他所有的帮助和机会,而最近他的研究有重大发现。肯定地,一名马来西亚科学家在国外总是被他的学生及教授称为“马来西亚人”,而他总是引以为荣。不过,当他每次抵达吉隆坡国际机场时,他感觉到自己是二等国民。在自己的国家,他面对身份认同的危机。
   
   在国外,他不分种族地协助许多马来西亚人取得更高成就;他乐见马来西亚人取得成功,不管他是华人、印度人或马来人。在国外,他秉持“大马人优先”的精神;但是国内的情况却是种族优先。
   
   人才外流的情况将会继续。
   
   另一个回应:
   
   关于在大马高等教育文凭的少数族群优秀生,无法进入本地大学的报道越来越常见,反对声不但遭忽略,政府还常常宣称这是公平的游戏。
   
   我个人认为,我别无选择而必须到海外读书。我的父母必须耗费他们所有的退休金,供我到澳洲念书。毕业后,我的朋友大多数选择留在澳洲或到新加坡工作,因为在这些地方,公平的机会及平等的竞争环境能给他们较好的事业前景。
   
   到伦敦之前,我在新加坡考获我的硕士学位,我遇到许多面对同样情况的马来西亚华人。我们都想回国,但我们知道给少数族群的研究前景是非常有限。无论我们多么出色,我们看来只能继续在国外寻找机会。
   
   PWCheng写道:
   
   你我都了解这些问题,而巫统也是。从我和他们在一起的经验,以及对于那些和我有共同经验的人,他们不理会非土著移民不满的呐喊。你我都知道,他们的短视心态打从心里就像要越少非土著越好,最好是没有非土著,那他们就能独自拥有全部。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继续奉行越来越偏激的歧视性政策。
   
   他们高谈国民团结,并实施一些政策,就为了让他们在外界眼里看起来是一个和平、进步的多元种族社会。不幸的是,就像美国曾经受法律认可的歧视黑人一样,若我国的非土著继续被歧视,那我国国民就不会有团结的一天。
   
   就因为他们这些歧视性动作,对我国社会及人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当他们尝试以一些无知可笑的计划和想法来哄骗全世界时,只会让人看到他们企图用小小手段来掩饰大问题。
   
   另一则贴文:
   
   我的儿子是一个全A学生,不过当他申请奖学金时,他们甚至不屑回复。结果,外国政府提供奖学金给他时,他选择去升学。如今,我告诉他别回来,因为这种不公平的待遇似乎不会有任何改变。
   
   另一则贴文:
   
   还记得马丁路德金的演辞?“我有个梦想”?的确,我们对未来皆抱有梦想和希望。不过,不幸的是,我们在这个国家的发展机会存有太多不确定性和不明确。我的姐姐是一位生物科技毕业生,之前因为前首相马哈迪在第8大马计划下所提倡的生物谷概念所吸引,对此感到非常兴奋。是否有任何进展?结果呢?现在即使你到谷歌搜索有关课题,搜索引擎会把你带到2003年的搜查结果。怎么能够这样?
   
   当我在收看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时,他们正在播放关于印度的下一个世代。当时,SKS微金融的创办人和首席执行员维克南亚古拉是其中一位主讲者。印度将会崛起成为大国,那马来西亚呢?这就是为什么现今的年轻人想要趁早离开这个国家。我们既然有这么多聪明、有创造力和创新的国人,但有些人依然故我,放弃纳入人才,却选择闭门造车,那就不能指责我国人才流失。所有的毕业生都希望自己能够在某一个领域受到认同,他们希望能够成功,他们需要一份职业能够凸现他们的教育背景,以及他们辛辛苦苦为考取文凭所付出的努力。他们应该得到赏识。
   
   但是,事实是,少数人被歧视!到现在,我们还被认为是非土著、外来者?这就是为什么国人选择离开这里和移民。我的朋友告诉我,他们会想要回到马来西亚的唯一理由,只是因为婚礼喜事和丧事。虽然他们的说法很悲观,但是我不怪他们,我感同身受,而这也是事实。
   
   Richard Teo有话要说:
   
   我不认为国阵会在未来改变其政策。只要马华、国大党和民政党继续支持这个贪污的政府,一切将会维持现状。顶多国阵只会输掉几个议席罢了。那些乡区的马来人虽然同样被边缘化,但还是会继续支持国阵,因为国阵会继续玩弄种族和宗教课题以捞取选票。是的,全体马来西亚国人的未来前途一片暗淡,不止是华人和印度人,还包括马来人。目前,新经济政策仅帮助巫统精英朋党,他们是唯一在新经济政策底下受惠的一群。
   
   冯宝君的部落格也引起了一些关于真实人民困苦的回响,包括达贾恩佐的贴文:
   
   1。我认识A先生九年了。他是一名书记,而他的太太则是一名普通员工。他们育有两个儿子。当时,他们的长子无法进入政府大学,因此决定抱读私立大学的双联课程。与此同时,他兼职工作以赚取学费。当他到了课程最后一年时,他们两父子皆无法存储足够的海外升学费用和生活费。这位父亲还记得当年他在学校所学的:
   
   人遗子金满赢
   我教子惟一经
   
   A先生最终选择自愿退休。这让他得以获得其退休金,以资助他的长子完成最后一年的学业。因为他依然很硬朗,因为兼差以供养其幼子的中学教育费。幸好他的幼子能够进入政府大学念书,否则他的妻子可能被迫像A先生一样做出牺牲。
   
   这是KS Ong的贴文:
   
   马来西亚的损失,却让美国得益。没有多少人能够在一个根深蒂固的歧视性制度下挣扎求存。不过,我相信有越来越多的人民继续斗争,特别是那些对种族主义政党、以扶助多数族群为名的歧视政策感到厌倦的各族年轻公民。
   
   最近我们经常讨论疲弱的经济,这有鉴于我们所使用的方法,然而还有一些人高谈主权,而这些人往往又是掌握权力的人。
   
   感谢互联网的出现,让我们有另一个管道获取资讯,以塑造我们自己的言论思想,决定我们国家的未来。
   
   这些背井离乡国民的部落格链接到另一个令人感动的故事。Lucia Lai,一个在华盛顿生活的马来西亚华裔妇女的部落客写道:
   
   我在槟城圣乔治女校以非常优秀的成绩考获大马高等教育文凭。那我得到马来西亚政府给我的大学学额吗?没有。我的得分近乎满分,但我什么也没有得到,而我的马来朋友皆获得到海外深造的机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