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艾鸽文集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1上流一情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2上流一情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3上流一情妇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4扫黄大队长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5扫黄大队长0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6秘书闹自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7秘书闹自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8秘书闹自杀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09查澳门赌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0查澳门赌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2神秘的女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1神秘的女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3神秘的女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4花海一夜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5花海一夜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6花海一夜游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7老E出水面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8老E出水面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19海面女尸迷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0海面女尸迷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1死亡证明书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2死亡证明书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3死亡证明书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4老B被双规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5老B被双规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6老B被双规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7冤案知多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8冤案知多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29低处有人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0低处有人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1老B临死刑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2老B临死刑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3律师是高手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4律师是高手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5命运大转机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6命运大转机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7命运大转机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8开庭前预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39开庭前预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0开庭前预演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1地下室隐秘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2地下室隐秘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3白道追杀令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4白道追杀令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5老C获高升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6老C获高升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7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8夜半鬼敲门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49婵娟变菲菲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0婵娟变菲菲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1开庭赛演戏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2开庭赛演戏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3新闻发布会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4新闻发布会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5菲菲被包养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6菲菲被包养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7秘书被他杀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8秘书疑他杀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59限期内破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0限期内破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2副书记点火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3副书记点火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4副书记点火3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5男女哭错坟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6男女哭错坟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7记者打官司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8记者打官司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69女尸溺死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0女尸溺死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1舌战政法委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2舌战政法委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3红楼消费圈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4红楼消费圈2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5菲菲夜惊魂1
·长篇诡谲派小说《后宫》76菲菲夜惊魂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艾鸽六四历史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全球第一部心灵感应长篇文学屏幕)
    我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是受到自由的诱惑。
    -----艾鸽
   

   第77回:国境线上缉毒采访 艳遇少妇春怨泄密
   
   自由苑:宫娥怨
   
   俏在眉绡,
   两泪萦绕。
   眸中万般炙热,
   身袭一脉风骚。
   愁,愁,愁,肠结世间烦恼。
   原本无情,竟盈满心潮。
   
   (生灵:光)
   凉露沾衣,山影重影。每天放眼望去都是苍波万倾,细草香生。结束之前的采访后不久,又闻得国境线上破获了一些缉毒案件,就又匆忙赶赴。云南是贩毒大省,可说实话,我还没有写过一篇缉毒报道。有这个机会,自然很珍惜。那国境线上密林葱幽,神秘莫测,一切都是那样令人不可思议。忆海中波涛汹涌,拍打着心坎上的门窗。
   
   从缅甸金三角流出的海洛因白粉,经由长长的边陲辗转至昆明及广州等,再贩卖到各地。因利润高,前斩后续。我在国境线上的一个边防站附近,与缉毒队上的人取得了联系。接待我的是一个军警姑娘,只见她约二十来岁,气宇不凡,双眸若水,身姿稍丰,款段妩媚。一见面她硬说认识我,原来是在一个地区的表彰会上见过,但没有多少印象。她非常大方,主动握紧我的手:“我读过你发表在青年刊物上的情诗呢!”接着,她说带我去采访一个人。
   
   天影摇曳着,那神秘的军用帐篷在一个极隐蔽的地方。一路上,她告诉我为了缉毒,他们真是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如何‘不择手段’,我却不明白。终于找到那顶军用帐篷,她悄悄的钻了进去,但由于关闭不严,我无意中看到惊人的一幕:
   
   有俩个女子,有点象边境上的外国女孩,正赤身裸体地与一男子裹缠着,显然正在干那种事情。女警的到来,使那男子略为吃惊,他喘着粗气,一只手放在一个女孩的腰上,另一只手开始抚摸枕头边的一只手枪,对来人说:“你是加入进来玩呢,还是回家做饭去。”那女警应该不是第一次碰见这种情形了,只听她发怔了一会,小声地说:“你们玩吧,我回家做饭去!”
   
   她出来后,脸色沮丧,她也不知道我是否看见此事,而表情却极力地掩饰着,甚至还微微一笑,不过泪花闪烁。她把我带到另一个比较远的显然是临时搭起的住宅里,然后头一扬,目光颇有韵致:“他太忙,你就采访我吧!”我惊异道:“这里安全吗?听说贩毒分子手中也有枪呢?”她取出一支枪来给我看:“最新式的,若需要火箭筒我们也能调来。”泡茶后,她开始谈起破案详情:“进来我们破获了不少女孩子贩毒案,你知道她们把毒品藏在哪里?”我摇摇头:“不清楚。”她用手指指下身:“藏在阴道里呢!”接下来的汇报里,她不厌其烦的时常重复那个字眼,大谈细节,如何放进去,如何取出来,直听得我脸红心跳。她大概也感觉到了,眼一亮:“听不下去了?”我脸上讪讪的:“那个词汇那么敏感,你说一两遍我就明白了。”意思是:有必要重复十多遍吗?没想到她仰身叉腰大笑起来:“你觉得那个词汇敏感吗?要不要从我嘴上取下来,给你玩一玩?”
   
   我简直不敢相信是她的话。听说曾经有军警姑娘扮演妓女去勾引商人,难道她也被训练过?可又觉得不象。她没有必要对我这样做。她见我无语答腔,更走进一步,眸波荡漾:“你敢不敢玩女警姑娘?”我罕异道:“此话从何说起?”她媚眼放电,开始吸食毒品:“不瞒你说,我在男朋友的腐蚀下,早就开始吸毒了!”
   她拿出一小包给我:“免费请你尝一尝。”我道:“我母亲从小就不准我抽烟,我更谈不上食白粉了!”她脱了警服上装,故意松了淡红色的胸罩,雪白的胸脯露了出来。我突然失控地问了一句:“那……男人是你男朋友吗?”她点点头:“你怎么知道的?”我只好承认:“我都看见了。”她叹了一口气:“我正寻思报复他呢。”原来,她是在寻觅报复工具呢!
   
   她毒瘾发作着,嘴中也絮絮叨叨:“我是把你当朋友看的。你说说这年头,他们尽去勾引年轻女孩贩毒。缉毒队里有的是白粉和现金,碰上漂亮的女孩子,他们先有一人拿出一大叠现金来,对女孩子说‘只送一程,再翻倍给你’!没做过的女孩子不敢做,他就手把手地教她们把白粉藏在阴道里。到了目的地,当女孩子当面把白粉取出来,兴奋地准备再捞到一笔钱时,就有人就把手拷拿了出来:“对不起,小姐,你被捕了!”没见过世面的女孩子还不吓得急于献身求饶。我查到的有的女孩子就是被他拖下水的。“你没想过和他分手?”我道。她眼泪又在波动:“我提出过,可他说:敢再提分手就同归一尽。他枪法极准,我怕他。”见我沉默不语,她又道:“我那男朋友甚至说:我能逼女孩子就范,是我的本事。你不也有枪吗?你若见到可意的男人,你也可逼他就范去。”她抬起眼光:“我不是没试过:可军警姑娘真没人敢干!有一次,我碰到一个男人,那个帅,我刚把枪掏出来,他就吓瘫了:‘大姐,你把我杀了我我也不敢干呀!’”我注视着她:“对我来说,这不是一个敢不敢的问题,而是一个能不能和愿不愿的问题。”
   她故意启着丹唇:“你不愿吗?”我知道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即便不想做,也应该为女方留足面子。就扯了一个谎:“你知道女孩子有月经期吧?”“当然知道。”“可你恐怕还不知道男人每月也有几天是性欲低潮期呢,这几天我正好……”她急道:“瞎说!我从未听到过男人也有例假。”
   
   见我始终未碰她,她真的动气了,又吸了一口白粉,然后把枪掏了出来,对准我:“把话说白了吧:今日你想干也得干,不想干也得干!”我忙道:“你好象不是为了情欲吧!”她未松手:“有一点。最主要的是我要找回心理平衡。他能逼人干,我也能逼人干!”我料定她不敢开枪,可就怕她枪走火。便娓娓而言:“你不想想:伤人一命,你不也活不了吗?何况,劫财呢,我身上又没多少钱。劫色呢,也不值。”她没了主意,可还是握着枪。我又心生一计:“你今天受了些刺激,肯定睡不好觉。我给你按摩一下脖子和肩背,保你晚上安眠。”她听说我可以给她做按摩,又高兴起来,把枪也扔开了。我用自己学到的一点医学知识,恰到好处地给她按摩催眠穴位,约半个小时,她就昏昏欲睡了。我忙道:“你休息吧,我要走了。”她利用残留的清醒:“不该见的也让你见到了,不该说的也让你听到了。到嘴边的肉你又没吃。你恐怕对报道缉毒案件不感兴趣了吧?”我点首道:“黑白难分,就暂时不报道了,以后有好典型再说。”她躺到床上:“你也不能完全怪我男朋友,谁叫那些女孩子贱,愿把毒品藏在那里,活该被人干!”我拿起被包:“恐怕不能这么说。”她惟恐我写批评稿,又道:“其实,我们这里不算什么!你若有本事,写某部队的某些士兵去。那才叫牛呢!其中有一人现到我们这里来工作了。据他说:有的士兵看见男女青年谈恋爱,只要女的长得漂亮,就一拳把男的打翻,把女的抢进军营去。”我道:“真有此事?”她便把具体地址也说了出来。我告别她后,便匆匆离去。出了门,一阵秋风卷着落叶袭在身上,只觉得天昏地暗,晚暮垂垂。
   
   有诗为证:
   忧忿竟能釀春心,
   含愁欲将娇躯倾。
   奈何香濡错识人,
   无故凭添一段恨。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0/07/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